第28章 决裂与离间

回到工位,北原苍介取出笔纸涂涂写写,开始专注于思考接下来的工作和重大事件。

现在他手上有一亿六千万円,其中一千万会用在个人日常生活开销,另外一亿五千万则会投入到他的金融帝国中。

过了这个12月,股市就会开始震荡下跌,而房价则相对滞后,在91、92这两年间持续下降,一直到96年,这漫长的6年时间陆续发生无数企业、银行倒闭破产,经济剧烈下滑,国民生活总体下降,仿佛进入了严冬季节。

好不容易在政府和多方协调下,经济有了复苏迹象,却又遭逢97年亚洲金融危机,再次一蹶不振,一直到00年代仍旧没有恢复过元气。

这期间,北原苍介记得六大财团也受到了巨大波及,各大银行相继合并,无数企业抱团取暖,各行各业都不景气,经济大萧条的同时就业率极低,国民低欲望低消费。

之后引发的各大银行危机和重组风波有利于他在东产更进一步,说不定还能让北原家在东产危机里谋得巨大利益,一跃成为顶级豪门。

而泡沫破裂后崛起的高科技、文化、服务三大产业是他未来投资,释放资金的主要点,之后互联网浪潮席卷,他也能借着日元升值的优势兑换大量米金,去提前布局设计那些互联网巨头公司。

银行职场、国内金融帝国、国外投资这三大块总体方向不会有什么偏差,但要达到他成为财团的目标,还需要仔细关注各种细节,抓取机遇!

“权力,必不可少。”北原苍介用钢笔敲了敲桌面,被浅野直人和大岛光夫卡住项目,让他有种梦回前世的感觉。

没有权势就没有财富,而只有财富没有权势,只会成为别人的猎物。

不管是为了金融帝国还是为了职场升迁,他都要顺利推进这第一个项目,阻拦者,杀无赦!

北原苍介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凶戾之气,与此同时,一名普通职员忽然小跑过来,放下抱着的一堆文件,鞠躬说道:“北原系长,有您的传真,请验收。”

女职员脸上还有些稚气,应该是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她偷偷打量着被称为“支行最帅男人”的北原苍介,心里打鼓般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万分感谢。”北原苍介点头拿起传真,一一铺开,发现是井上桃传来的一些“密码文件”。

如他所料,井上彦上钩了,觉得自己是个好捏的软柿子,想要让井上桃从自己的嘴里套出更多讯息。

“因为不再被信任,所以要给他好看。”北原苍介嗤笑几声,这个女人还挺有趣,这算是给自己表忠心吗?

女人的嘴,骗人的鬼。

不管是哪张嘴,随便招惹上,都是祸事。

他没有在意井上桃的小心思,而是将注意力聚焦到了她给的另一个极有价值的信息上。

“五百万円,浅野行长居然吃了回扣。”北原苍介冷笑,这个时代,金融工作者利用职务之便吃点回扣,也不算新鲜事。

不过这类金融问题在职场规则森严的RB一旦被曝光,就唯有鞠躬谢罪,离职隐退一条道路了。

不是最信任的合作伙伴,很容易就被对方出卖。

浅野直人很缺钱?在这种问题上阴沟里翻船,他也太不小心了点。

北原苍介下意识考虑是不是井上桃和井上彦设计坑自己,但最后一张传真里还有交易汇款记录,这可不好伪装。

他收拾好东西,顿时有了交涉必胜的信心。

浅野直人的办公室在最里侧,此时门半开半掩,能看到低头伏案工作的浅野直人严肃认真的模样。

名校毕业,虽然不是豪门出身,但却通过入赘大阪当地商业巨头获取了海量资源,四十岁的浅野直人作为职场人士,是无数人追捧的楷模,精英中的精英。

听到敲门声,他没有抬头:“请进。”

北原苍介走进办公室,随手关了门,听到关门声,浅野直人不悦的抬起头,见到是他,便放下手中钢笔,重新换上了淡然的笑容。

“苍介啊,有事吗?”浅野直人语气亲切,刚收到署名内部公文的他终于确认了北原正雄董事和北原苍介的关系。

分行的黑泽行长刚才还打来电话,也暗示了下北原苍介和北原正雄的关系,希望他能顺利通过这个特殊融资项目计划。

“浅野行长,听大岛系长说,您决定驳回我的特殊融资项目计划,能告诉我是什么原因吗?”北原苍介站在他的书桌前,面带微笑。

“先坐。”浅野直人的脸色微微一变,随后再度轻笑。

他心里咒骂了几句大岛光夫这个蠢货。

不是说好的先用审批流程和特殊验收流程卡他么?怎么到了北原苍介耳朵里,就成了他浅野直人卡项目了?

北原苍介笑眯眯看着他,等待着解释。

“我刚收到公文,令......北原董事的推荐已经通过了董事会的审批,我也看过计划书,问题不是很大。”浅野直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叹气道,“但你也清楚,临近年底,我们需要做一些巨额贷款去竞争最佳支行,按照例年规定,其他项目需要暂时搁置,等到来年年初再启动。”

“我没有过驳回计划的打算,只是你的这个计划必须走分行的特殊验收流程,暂时不能施行而已。”浅野直人笑了笑,“不用太紧张,计划本身没有太大问题,而且董事会也审批过了。”

“可是行长,拖到明年,这两家会社可能会撑不住。特殊验收流程是针对资金拨款问题吧,临近年末,大额资金要用于冲刺业务,这我没有意见。既然分行拿不出多余的资金,我可以通过北原投资暂时支取,贷款给他们。”

北原苍介早就考虑过这个问题,就是担心分行支行这个时期不愿意出钱给他们这种会社,他才立即成立北原投资,决定先用自己的钱垫付。

不过区区六千万,他还是拿得出的。

“这......”浅野直人看上去依旧很为难,他卡计划的真实原因自然是山田阳,这笔5亿业务达成,他就能稳稳拿到最佳支行荣誉。

现阶段,满足这个大客户的要求是首要任务!

可总不能跟北原苍介说,有客户要恶心你,你先配合着忍气吞声下吧?

他可是北原董事的儿子,这种地位的大少爷,肯定咽不下这口气。

最妥善的解决方法就是让他缓缓,两边都不得罪,等业务完成了,皆大欢喜。

见到浅野直人露出这个表情,北原苍介心里已然有了谱,是有人要整自己!

对方通过大岛光夫和浅野直人之手来对付自己呢。

他思绪翻飞,很快就锁定了山田阳这个家伙。

近期和自己有矛盾,能让大岛光夫、浅野直人不惜得罪老爹也要打压自己的,只有他了。

这样看,大岛光夫忽然打了鸡血般针对自己,还顺带对山川小百合她们下手的理由也充足了。

看浅野直人的表情,应该还不知道这5亿的具体用途。

也对,他只要这笔业务就行,管他是干嘛用呢。

北原苍介看着他,见他没有改变意思的想法,也就不说出这件事,只是慢慢将手里的复印件放到他的眼前。

“浅野行长,希望你能再好好考虑下。”

浅野直人先是疑惑看他,随后见到了那张转账记录复印件,顿时脸色大变,下意识拿起来攥成一团,死死盯着他!

“井上物流的1亿円我也打算立即收回,浅野行长应该没有意见吧?”北原苍介继续笑着,“如果您还是固执地决定按照之前的说法去做,那么这份文件明天就会出现在每一位支行同事的桌上。”

“北原苍介!你在威胁我?”浅野直人猛地将纸团按在桌上,神情极为恐怖扭曲,“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很清楚我在说什么,所以我才在分发给其他同事前先找您商量。”北原苍介不为所动,没有被对方身上陡然传递来的气势所压倒。

“北原苍介。”浅野直人和他对视了一会儿,确信他的话不是随便说说后,终于皱着眉挤出了一句话,“你想清楚了这么做的后果?”

“今年年底,我们将会召开盛大的全职员年会,业绩不佳的职员,我将上报给分行、总行领导!就凭你的这个特殊融资项目,只会让支行遭受巨大损失!得罪我,即便你是北原董事的儿子,也逃不过被流放的命运!”

“你真的考虑清楚了?”

这算是彻底撕破脸皮了吧。

北原苍介安静看着浅野直人,他也没有想过要走到这一步,但无论对方是谁,什么身份,胆敢阻挠他的脚步,都绝不饶恕!

“请您也好好考虑清楚吧。”

北原苍介冷声回应。

“好!”浅野直人重重拍了拍桌子,猛地站起身,“我会通过你的项目,然后看着你怎么一步步被流放,被淘汰,到无人问津的小岛上度过一生!”

北原董事虽然权势大,但毕竟没有进入董事会,本身与人事工作也无关,他只要完成业绩,上面自然不会动他,等待他的只有未来远大而光明的前途。

而且再进一步,他就能有资格拜码头,找真正的总行靠山,那时候,北原正雄也动不了他了。

一个区区的下属,竟然敢当面下克上,威胁逼迫他!

绝对不能饶恕!

“那就多谢行长了。”北原苍介临走前不忘鞠躬,出门时,又记起了什么,回头看他,“对了行长,山田阳那笔贷款,听说已经上报给岸本副行长了,您还不知道吧?”

说完,他走出办公室,一脸轻松写意,只留下有些抓狂的浅野直人低声怒吼着。

岸本这个位置浅野直人觊觎许久,而前者年纪到了,但还想再待几年,有了大岛光夫的这笔业务,他也许能得到人事部的肯定,继续在大阪分行副行长的位置干几年,而浅野直人则会被卡住。

大岛光夫跳过浅野直人直接找岸本,已经触碰到了浅野直人的逆鳞,现在浅野直人知道这件事,一场好戏必不可少了。

下属的功劳归上司所有。

大岛光夫知道最大功劳落不到自己头上,耍小聪明想抱岸本大腿,却真正触怒了浅野直人。

本来这层窗户纸,北原苍介也懒得去捅破,但既然他们处心积虑恶心自己,那就互相去闹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