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莫名受阻

藤原纪香小脸憋得通红,心里忍不住碎碎念:明明看都没看,就说要反对系长的计划!就是故意针对系长!

可恶!可恶!可恶!

不过她表面上还是保持着职业化的笑容,将计划书分发完后对着几人鞠躬,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系长教过自己,会议时,要少说多看,说得少就不太能被敌人抓到把柄。

“写的什么东西,狗屁不通!”大岛光夫象征性看了几眼,随后将计划书甩回到了藤原纪香的眼前,露出轻蔑的笑容来,“北原是没教过你怎么写一份合格的计划书吗?武内橡胶、艾达精机,你看看上面的财务报表,这么低的利润率,这么高的负债,居然要纳入到特殊融资项目里?”

这是之前讨论过的问题。

北原苍介不喜欢做粉饰计划书的事情,因此藤原纪香都是如实书写,将利弊都写在了里面,也着重提了这两家会社能被看重的原因,和林原响做的那份5亿融资计划书一比,确实显得不那么好看。

但也更加真实。

黑田裕拿着手里的计划书,现在满脑子都是山田阳的5亿円贷款,根本看不进去。

现在课内,大岛光夫气焰越来越嚣张,他针对北原苍介的举动也更加明目张胆和过分,自己身为课长的威严一降再降,可这笔业务......

只要大岛光夫顺利完成这笔融资业务,那他最期盼的事情就能达成,一切都会变得更好。

是不是该帮他打压北原苍介一次?

黑田裕举棋不定,随意翻着计划书,不经意间瞥到了最后面的计划推荐人——总行北原正雄执行董事。

执行董事就是所谓的执行役员,一般都是资质还不够,但能力、人脉都达标的董事会预备成员,他们现在大多脱离了行内具体部门,作为董事会派系成员之一,间接参与着董事会决策与最高层的业务。

这位北原董事黑田裕有印象,大概五年前上任,如今兼任总行融资部、国际业务部、运营部三大部门的总负责人一职,也就是说这三大部的部长直接由他管辖。

这样的权力,在执行董事中数一数二。

北原......难道是北原苍介的亲戚或家人?

黑田裕满脸疑惑,随后又暗自摇头。

要真是什么重要亲属,这种身份背景加持,一般人经过一年的培训期就该脱离基础岗位,跑去总行任职了吧。

北原苍介在大阪可是待了整整三年!

大概是什么远方亲戚之类的。

要说服这样的大人物推荐自己,恐怕得付出巨大酬金。这么一看,大岛说他售卖了自己名下的大阪房产,原来如此......

黑田裕再度犹豫了起来。

既然北原董事已经署名推荐北原苍介,那么公文马上就会到,不管北原苍介是用什么方法说服北原董事,他们支行要是提反对意见,就是明着与一名执行董事作对!

黑田裕背后可没有什么大人物撑腰,他用力敲打着桌子,陷入了两难之境。

不帮大岛打击北原,那么万一他的贷款出了纰漏,就完蛋了,可要是帮了大岛,万一之后北原告状,那位执行董事将锅扣到自己头上,退休的事情也就基本告吹了。

这两个家伙,还真是麻烦,净给人惹事!

几人中,只有樱井冴子在仔细察看计划书,还特意喊了藤原纪香过来,一对一指导她计划书中写的不正确的地方。

藤原纪香站在一旁弯腰聆听,心中敬意快速飙升。

樱井系长在她眼里就是一个完美的女人!

职场精英,人又漂亮,身材又好,学历还高!

是她憧憬的对象无疑了!

看到最后的推荐人,樱井冴子愣了下,随后瞥了眼北原苍介,心中勾勒起了一定的轮廓。

他把卖房子的一部分钱送给了那位北原董事?

不惜这样,也要促成这次的特殊融资项目计划吗?

她咬着嘴唇,陷入沉思。

在她看来,这份计划只能说中规中矩,有一定前景,但不会有太大业绩提成。

毕竟两家会社都是中小型企业,距离上市还很遥远,要给银行带来实质性利益,也不知道在猴年马月了。

投入这么大的精力在此,真的值得吗?

见到黑田裕的犹豫表情,大岛光夫立即猜到了他纠结的点,心里暗骂老跑腿无能,只想着自己和制衡下属,没一点眼力!

得罪一个天高皇帝远的执行董事和唾手可得的5亿融资,哪一个更有实际利益,这都看不出吗?

他上前一步,准备加一把火:“课长,事实上,这项计划浅野行长已经打算驳回了。”

“什么?”黑田裕大为震惊。

那可是一名执行董事的推荐啊。

浅野直人现在正处于风口浪尖,应该比他更加惧怕得罪总行的人才对!

“北原的计划太过冒险了,武内橡胶一千万円,艾达精机五千万円,一旦这两家会社破产倒闭,东产作为控制方也只能自吞恶果。”大岛光夫现在是铁了心和北原苍介唱反调,又是引经据典,又是分析时事,把这项计划贬的一无是处。

毕竟答应了山田阳要好好“照顾”下北原苍介和小林杏子,只是表面糊弄,万一山田阳不满意,将贷款需求撤回,那他怎么办?

只是牺牲一个同事和楼下一个柜员,没什么大不了的。

听到这里,旁听的普通职员们也都明白了,大岛系长是在针对北原系长,有种誓不两立的意思。

银行内部的斗争往往私底下抽冷子较多,像他这样摆到台面的极少。当面撕破脸皮,万一打不死对方,就可能被反噬。

这点职场经验,大岛光夫应该不会没有才对。

北原苍介皱眉,在自己得到父亲支持的情况下大岛光夫还有恃无恐对付自己,难道真的只是浅野直人的意思?

浅野直人还是为数不多在支行知道自己身份的人,他应该清楚自己这次绝不可能放弃这个计划啊。

“这……既然是浅野行长的意思,那北原你的计划就先搁置吧。”黑田裕犹豫片刻后,还是决定站到他们那边,“北原董事那边,还得麻烦你解释下。”

浅野行长是他的直系上司,他的意见,自己不可以违背!

“明白了,我会再去和行长交涉的。”北原苍介倒真没料到会在这一步卡住,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大岛光夫,眼神渐渐阴冷了。

系长生气了!藤原纪香敏锐觉察到这点,反而有点开心。

就该出手反击,让他们知道厉害!

就是不知道系长的后手在哪里。

早会结束后,满面红光的大岛光夫走过来贴近他,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北原啊,对待工作要认真严谨。不能像楼下那些柜员一样,老是犯错。对了,早上那个山川小百合就没有一点身为银行职员的觉悟,就算不是她值班,缺人手,就该顶替上去!”

原来山川小百合是被大岛光夫整了,似乎还和自己有关。

北原苍介目送他离开,心中有些疑惑,又极度不爽。只是行内斗争,他倒也无所谓,毕竟自己不会永远就在小小的支行里,这种跳梁小丑阻碍不了他的脚步。

可将斗争内容延伸到他身边的人,那就不一样了,他会将这种行为视为挑衅。

既然这么着急去死,那就送他一程好了。

“真是太欺负人了!”藤原纪香跟上他,低声抱怨。

“我会去和行长交涉的,藤原你下午再去一趟井上物流,帮我探听下消息。”北原苍介拍了拍气的不轻的小丫头,面色凝重的走回了工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