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勾心斗角,令人作呕

融资一课的早会在黑田裕的指示下迅速召开。

后方普通职员一排整齐站立,在他们前面是三个系的主任,各自拿着一堆材料屏气凝神,三位系长则左右分坐,目光全部聚焦在最上首的黑田裕身上。

几天不见,北原苍介感觉课长的白头发好像又多了一些。这个年纪才勉力做到课长之位,黑田裕同时代的好友很多都在各个领域混得风生水起了,让他压力巨大。

他双手撑着下巴,扫视了众人一眼:“开始吧,各位。”

例行数据汇报结束后,满面油光的大岛光夫率先开口:“课长,这周末,我提了一笔新业务。”

黑田裕微微点头,也没太在意。

临近年末,十二月份的业绩对个人、部门以及支行都万分重要,部下们双休日加班干活很正常。

“这是一笔5亿円的经营性贷款需求......”大岛光夫嘿嘿笑着,故意拖长了声音,放缓了语速,他后方的林原响将几份资料分发给了所有人。

“天呐,5亿円贷款!”

“这一定是大客户吧!”

后方站立的普通职员们低声惊叹,这种额度,整个支行一年也出不了几笔。

仅仅一个周末,大岛系长居然拉到了这么大额度的贷款!

“什么!5亿円?”黑田裕一时间也没反应过来,过了片刻,才怔怔翻开资料,仔细审阅起来。

看到山田房产信贷株式会社几个字,北原苍介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个怪异的笑容。

贷款人山田阳社长的照片格外显眼。

“5亿円......”北原苍介用手指轻轻敲打着桌子,他的三套房产总价值正好是这个数,这家伙还真是贪心,不仅想要得到全部的房子,还不想自己出钱。

用银行的钱买房,然后等待房价提升后再出手,就是赤裸裸的空手套白狼行为啊。

“如资料所示,山田房产信贷株式会社成立于四年前,近年来会社利润极高,已经开始有新的发展方向,他们是多家银行的优质客户,之前也和我们东产有过合作,存款挂靠在运营一课二系名下,但因为楼下一名柜员的愚蠢行为,这名贵客打算断绝与我们的合作关系,转投樱花银行。”

大岛光夫侃侃而谈,反正山田组做的就是高利贷生意,目前资产雄厚,会社蒸蒸日上,随意粉饰下就可以了,不用细究太多。

“因为柜员小林杏子的失误,山田社长取走了名下三千万円的存款,还拉走了许多优质客户,其中就包括北原名下的山本社长,啊,就是上次的事情。”

他转头看向北原苍介,眼中笑意更加浓郁。

“对了,听说当初北原并没有阻拦他们离开,反而说用自己名下的资金来填补二系的存款空缺,啧啧啧,八千万円呐,北原这钱是卖了大阪房产拿到的?”

北原苍介有些好奇大岛光夫是怎么和山田阳搭上线的,不过他们既然有交集,后者必定在大岛光夫面前吐槽过自己的卖房行为,想必拿到手后还炫耀了一番。

“是啊,打算换个房子住,说起来大岛前辈是怎么认识山田社长的?听说他是极道社团出身。”北原苍介不软不硬的送回一句话。

“这多亏了山本社长的牵线搭桥啊,这么优质的客户,放弃就太可惜了。”大岛光夫没有提东京房产的事情,毕竟说太多,会让其他人怀疑到山田阳的贷款用途上。

其他人还沉浸在这些爆炸的信息流中,北原苍介卖了名下房产也是一件无比劲爆的事情。

当下RB六大城市的房价持续上涨,普通职员们只恨自己没有能力购买,听到北原苍介提前出手了,一个个满脸震惊,不知道他究竟在做什么。

大岛光夫眯着眼看北原苍介,他笃定北原苍介不会当自爆卡车,就算他说出变卖房产的事情,也无法证明山田阳的资金是用来购买他的房子。

以山田组的资质,这笔贷款必然不会被卡,最后全部抖出来,也只是北原苍介炒房失败的事情被当作一个笑柄供大家茶余饭后消遣。

这一轮,是他的大胜利啊!

黑田裕还在浏览资料,从上面的信息看,山田组的资质确实极高,完全没有任何风险。

不过这笔贷款额度太大了,不能随意审批。

他习惯性抬头看其他人,征求他们的意见。

樱井冴子捋了下耳边发丝,声音空灵:“我不赞成这笔贷款。”

“为什么?!”大岛光夫没想到第一个反对的会是樱井冴子,他直起身,看向这个一向冰冷高傲的女人。

为什么总感觉这女人最近一直在帮北原对付自己。

看到年轻英俊的男人就合不拢腿了吗?

他恶毒的想着,嘴上却是笑笑:“樱井系长有何指教?”

“山田房产信贷株式会社有极道背景,所谓的转型不过是将灰色生意放到台面上,他们根本没有实质性的商业生产能力,资料中描述的扩张全是空谈。我认为他们突然要这么一大笔钱,很大可能是用于房产购置!”

樱井冴子顿了顿,翻到山田阳的信用记录上,

“山田阳社长名下负债很高,房产太多,他的家人情况类似,已经很接近我们的预警线了。”

她说的有理有据,若贷款真实用途是购置房产,那山田阳的风险性还是很大的。

“可樱井系长,有了这5亿,我们必然会蝉联最佳部门奖,支行也能将今年的最佳支行纳入囊中。”大岛光夫看她,随后悠然笑道,“事实上,这笔贷款我已经走了特殊审批流程,直接递交给了大阪分行的岸本副行长,审批通过的讯息应该很快就会下达。”

他洋洋得意地看向北原苍介和樱井冴子,上次早会,北原苍介将了他一军,然后又提出自己的特殊融资项目计划,着实落了自己不小的面子,现在他终于把场子找回来了,心情一下子顺畅了许多。

脸色最差的还是黑田裕。

既然岸本副行长都审批完了,别说是他,就连浅野直人也没有权力拒绝。

大岛光夫是直接绕过自己了啊,明明还不是课长,却三番四次的越俎代庖!偏偏他给岸本副行长带去了业绩,自己总不能跑去分行闹。

大岛光夫花了好几年才打通岸本副行长的关系,谁料到这个大靠山明年就要荣退,他还不得趁着对方还有权势时多捞一点?

而且有了这笔业绩,岸本副行长的荣退之路也能多一些亮点,在总行的评价越高,退休后,他能得到的待遇就越高。

北原苍介将几人的表情看在眼底,只觉得挺可笑。

“我还是持保留意见。”樱井冴子秉持着职业操守,不过这事情也不是她能决定的了,她看向北原苍介,后者应该会反对吧。

毕竟他可是预判了房价近期跌落这种事情啊。

谁知道北原苍介却是一笑:“我没什么意见。另外,我这边准备收回井上物流的一亿円贷款,还有这份特殊......”

“砰!”

大岛光夫重重拍了下桌子,猛地站起,如同肉团般的身体上下颤动着。

他嘴角抽搐,神色不善:“北原,你是想害死我们融资一课吗?好不容易弄到一笔5亿贷款,你又要收回1亿!你是准备让大家的努力都白费吗?”

黑田裕还没表态,大岛光夫就开始斥责北原苍介,他再也忍不住,冷哼了一声。

大岛光夫这才装作醒悟过来的模样,连忙对着黑田裕鞠躬:“抱歉,课长,我太激动了!”

“嗯。”黑田裕点头,看向北原苍介,“北原,说理由。”

这次,连黑田裕都有些生气了。

北原苍介如实回答,他确信井上彦打算破产出境,不收回这1亿,钱就会打水漂。

众人沉默了,随后黑田裕摇了摇头:“北原,你这个判断太草率了。井上物流即便做假账,套贷款,但......只要他把钱投进了房产,就肯定是大赚,偿还这些贷款肯定不是问题。”

“对啊,北原你还是太嫩了,万一惹火了井上社长,他还了贷款,放弃和我们合作,岂不是又少了一个优质客户?对了,还有呢,到底是不是破产出境,要有证明,不能凭空判断,难道你的判断这么准确?其他银行也不是傻子,他们就不会盯紧着持续审查吗?就算他真逃了,我们也来得及反应。”

大岛光夫一阵嗤笑,以老前辈的口吻教训着他。

“这笔贷款,是当年我升任课长前和浅野行长一起办理的。”黑田裕犹豫了下,还是低声说了出来,“北原,再好好考虑下吧。”

这话表达的意思很隐晦,不过只要是职场老人,大多能听懂。

这笔贷款涉及到浅野行长的脸面,你收回贷款,就是打脸他,作为下属,这就是寻死行为!

就算成了呆账,还有总行给的背书额度(上面容许的一定坏账额度,一般银行都会有),何必因此去得罪浅野行长。

北原苍介沉默了下,随后轻笑。

他倒也没指望能在东产内部达成共识,立即收回这笔钱,所以才会联系上井上桃,以备不时之需。

只希望之后他们被自己打脸时,不会感到难堪。

旁听的藤原纪香倒是很气愤,小拳头捏得很紧,她是全程陪同系长一起过来的,可以肯定井上彦不是好人!

这钱都不收回去,拖得越长,那些关联方就会越倒霉啊!

藤原纪香明白课长他们的用意,可心里却完全不能接受这种做法。

人事是一切,但为了人事而放弃职业道德,她做不到!

不过这次小丫头没有冲动的起来反驳,上次的教训历历在目,只要系长不动,她就不动。

“那我再观察一下吧。”北原苍介让藤原纪香将特殊融资项目的计划书取出来分发,这才是他今天的重头戏。

然而才刚发完,大岛光夫就冷笑了一声:“这份计划,我反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