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请君入瓮

翌日清晨,双眼红肿,黑眼袋明显的井上桃踉踉跄跄地离开了北原苍介的公寓。

楼下的管理员大叔昨天看着北原苍介将醉醺醺的漂亮女人带回家,现在看到她这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心里不住感慨现在的年轻人还真是疯狂,这是折腾了一夜没睡吧。

双腿有些发软的井上桃也看到了管理员大叔的眼神,她懒得理会,此时心中只有对那个恶魔般的男人无穷的恐惧与敬畏。

要是昨晚两人真发生了点什么倒还好。然而吃饱喝足后,脑海里还幻想着跟北原苍介发生点亲密关系的井上桃迷迷糊糊被带到他的住所,随后便是令她精疲力尽的一番洗脑和教育。

说实话,北原苍介让她去做的事情她想都没想过,可、可就像他说的那样,井上彦真的破产逃跑了,百分百不会带上自己。

可能连那承诺的八百万円也一分都拿不到!

到头来,自己不过是他玩弄剩下的女人而已。

与其让他来掌控自己的命运,还不如尝试和北原苍介合作。

至少他已经预先支付了自己五百万円!

“五百万円啊......他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就这么转给我,也不担心我拿着钱逃跑,或者出卖他。”井上桃双手抱胸,心情无比复杂。

不,从他的行为和思维看,他根本不惧怕自己出卖他。

就像他晚上说的一样,他十分精准的估计到了她的心理价位,只是一晚上的交流,他就把自己看透了,拿捏的死死的。

“桃酱,你大可以不听我的话,回头就将所有事情告诉井上彦,白拿了五百万円,又没有背叛自己的男人。不过呢,做这件事前,希望你能考虑下这两点。第一,背叛我,并不能给我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而你已经和我接触过,就不可能再得到井上彦的信任;第二,跟着他还是和我合作,到底怎么样,你自己才能利益最大化,你心里应该很清楚吧。”

“我拿三千万円买下你,这是我给你的估价,如果你认为自己只值五百万円,那我无话可说。我也希望你能明白,你从我这里拿走五百万円却不做事,我有一千种一万种方法,十倍百倍从你身上拿回来。”

虽然只交流过一晚,但是井上桃已经明白,这个男人和井上彦之间她该选择谁。

根本不用去考虑好吗?

公寓窗边。

一边吸烟一边看着井上桃离去的背影,北原苍介悄然吐出一个烟圈,随后拨通了北野兰的电话。

电话很快就被接起。

“北原先生,我正想打个电话给您呢~上次的留言有收到吗?”北野兰的声音依旧慵懒动听,大概还赖在床上没起来。

“收到了,那位山田阳先生是什么来历?他打算吃下我所有的房产?”北原苍介目送井上桃消失,转身回到了书桌前。

北野兰没有打算隐瞒这些信息,一五一十说了出来,但她没说自己和大岛光夫也见过面,只是说着生意细节,并未刻意提及交易过程。

毕竟这里面还有她想看看北原苍介如何应对这批人的念头。

另外自家主动找上山田组并利用北原苍介的房产坑他们,这件事最好也不要让他知道。

上位者必然不喜欢被人指手画脚。

反正除了银行内部的问题,北原苍介个人并不会因此遭受什么损失,相反她还为他赚了更多钱。

即便东窗事发,北野兰相信北原苍介也能理解自己良禽择木而栖的做法。

听到对方就是那个吊儿郎当,还故意恶心小林杏子的山田组若头,北原苍介哭笑不得,算他倒霉,接了自己的盘。

“大阪房产的一亿円我已经打给您了,还请你在最近尽快搬去新家。另外东京的两套房产最后议价为四亿円,您能接受这个价位吗?”北野兰有点遗憾,没能痛宰山田阳一顿,不过四亿円也溢价了九千万円,很不错了。

这样,等于是让北原苍介白白多赚了一亿円!

除去成本,变卖房产带来的总利润将变成两亿五千万円,加上股票的一亿,他的总资产将达到三亿五千万円!

嗯,自己五十年的总工资。

是很多人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了。

“没问题,尽快把房产交易出去就好。北野小姐做事比我想象的还要出色,麻烦你了。”北原苍介对这个女人有点刮目相看,她是一个擅于公关交际的人,但是否能成为自己的合作伙伴还有待商榷。

这次为自己多赚了一亿,不管是用什么手段达成的,都证明了她的能力。

两人又闲聊了一阵,北原苍介故意透露了自己在北原正雄的支持下成立了北原投资的事情,算是给北野兰的一个福利。

随后他便打听起一些极道上相关的事情。

“社团里的人,确实大多愿意去做些脏活累活,毕竟名誉和信用对他们而言还不如到手的金钱来得实在。至于您说的那位山田一马先生,我倒是正好听说了一些有关他的传闻......”

世界还真是奇妙啊。

北野兰这么想着,又将那天山田阳吹嘘的事情复述了一遍。

北原苍介听完后就挂断了电话,心中也是十分感慨。

他其实对山田一马挺感兴趣,一方面有中岛松先为自己把关,验证下他的人品,一方面他展现出的品行也挺符合北原苍介的需求。

懂得进退,心地不坏,关键时刻明白要推销自己,光这几点,就胜过大部分人许多了。

只是这样的极道中人,都是脱缰野马,没有缰绳就无法束缚住。

现在有了复仇这个点,就比较好操作了。

难怪他的眼神里有那种光景,经历过那些事情,还能隐忍着不冲动,这不是一般的极道混混啊。

北原苍介掐灭了手里的烟:“山田阳,呵。”

......

大阪中央区某别墅。

“五百万円!这一亿円投资所产生利润的10%!还有你!”坐在沙发上只穿着浴袍的井上彦气极反笑,看了眼同样只穿了轻薄睡衣的井上桃,一字一句问道,“他真的是这么说的?”

“是。”井上桃咬了咬嘴唇,为他倒了杯红酒,想要端过去,却被井上彦自己一把夺过,一饮而尽。

“好大的胃口啊。在会社时,我还以为他是什么正经的银行职员,没想到比浅野直人还贪!”井上彦冷冷笑着,“他说了只要满足这三个条件,他就不收回贷款,而且还会让井上物流加入什么特殊计划,得到更多资金?”

“海翼。”井上桃跪坐在地,继续倒酒,“是特殊融资项目计划,听说可以以极低的利息得到大量贷款。”

“他真的这么说了?”井上彦眼神中充满了怀疑。

井上桃平静看他,再度点头。

和北原苍介说的一样,无论自己是不是和他发生过什么,经过昨晚一夜,井上彦就不再信任自己了。

“他会让你回到我这里,作为他的眼线,你照做就行。”

回忆着北原苍介的话,井上桃深吸一口气,对着井上彦低声说道:“彦君,他太贪婪了,我们去找浅野行长吧,他才是大阪中央区支行的掌控者,有他出面,北原苍介收不回这笔贷款吧?”

井上彦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他忽然从沙发上下来,温柔的搂住井上桃。

而就在这时,井上桃的脸上渐渐绽放了笑容,一个只有她自己能理解含义的笑容。

不,如果他在这里的话,也能明白她现在的感受吧。

“桃酱,拜托了,你去陪着他吧。”井上彦的声音温柔却让她觉得极度刺耳,“反正也陪了一次不是吗?你忍耐一下,就顺着那个愚蠢的小子,帮我打听下那个什么计划究竟有没有可行性。”

“我......”

“桃酱!浅野直人那只老狐狸绝对不好糊弄,让他出手,他大概率会猜到我要提前破产出境,而且他上次也拿了我五百万円!这个小子更贪,但却没有那么老奸巨猾。拜托了!帮我搞定他,这次事情结束,我答应你,就带着你一起去美国,去你一直想去的夏威夷,怎么样?”

“五百万円,一亿投资所得回报的10%,加上一个随时可以抛弃的女人,要是这么点代价能再得到东产上亿的贷款,他怕不是会开心到暴起。桃酱,我和你打个赌,他必然会选择我,而不是选择找浅野行长,就赌下次的晚饭谁请客吧,如何?”

他说这句话时,好像已经看到了井上彦的反应似的,说的那么自然,那么自信,笃定了他会上钩一般。

“好,为了彦君你,我什么都可以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