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只要钱到位

酒是一样好东西,特别是在某些时候,它能瞬间拉近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井上桃原以为北原苍介这个初入社会不久的年轻人已经被自己的成熟动人所诱惑,接下来无论是开房还是野外,她倒都不太在意。

反正只要达成目标,让这个男人愿意做这笔交易,她就成功了,有了这一次,大概还会有下一次,下下次吧。

然而预想中的场景没有出现,北原苍介只是带着她一路行走,最后随意找了家居酒屋,点上小菜,暖了一壶本酿造,就这么吃吃喝喝了起来。

“抱歉,之前没吃饱,先垫垫肚子。”北原苍介大快朵颐着,上一轮的吃食几乎都落进了藤原纪香的肚子里,吃完喝完,她又烂醉过去,离开公寓大楼时,他就明显感觉到肚子在抗议了。

前世的经历让他有了两个刻骨铭心的体悟。

一个是赚再多钱也买不回曾经的健康。

一个是赚再多钱也买不回曾经的女人。

“后面这个体悟存疑哦,北原桑。没有什么女人是用钱买不来的。”心中稍稍有些失落的井上桃很快调整了心态,陪着他喝酒吃菜,听完这番感慨后,却是忍不住笑了笑,“她不愿意为你敞开双腿,只是因为你给的钱还不够呢。”

北原苍介顿了顿,拿住空荡荡的酒杯,井上桃立即贴心的为他续上了一杯酒,依旧保持着妩媚的笑容。

他一饮而尽,悠然说道:“桃酱以前是在风俗店工作吗?”

井上桃的脸色僵了下,随后微微点头,如实交代。

她离开老家来到东京打工,既没有学历也没有技术,试过几次服务员之类的零工后,她最终还是选择了出卖容貌与身体的工作。

说不清是幸运还是不幸,她被偶然来店里玩的井上彦看中了,得知对方是一个有钱的企业家,她毫不犹豫跟着他回到大阪,入职井上物流,甚至不惜连姓氏都改了——

即便井上彦始终没有给她任何的名分。

北原苍介默默听着,然后掏出香烟叼在嘴里,井上桃从手提包里取出一个Zippo打火机,为他点燃香烟。

“不错的牌子,但不适合女人用。”北原苍介看着她淡然一笑,“他在你身上花了不少钱嘛。”

“再多钱......他也没有真正把我当作他的女人。”井上桃这次从包里掏出一根女士烟,点燃,神情迷离,“今晚,我是你的女人哦。”

“即便我依然会收回他的贷款,也可以吗?”北原苍介拿起最后一串蔬菜,放进嘴里,“桃酱,我可没准备和你做任何交易哦。”

井上桃拿着烟的手微微一颤,脸上闪过一丝愠意,不过很快就消散不见了,她死死盯着北原苍介,这个男人一次又一次打破自己的认知。

明明年纪不大,却能力极强,很快就识破了井上彦的心思,在和自己的交流中,也处处透露出与年纪不符的成熟感。

要不是知道对方才二十五岁,她差点以为是在和什么商业大佬在交谈。

他绝不会闲得无聊把自己喊出来消遣一番,若是想吃白食......

好像也不是不可以呢。

她看着北原苍介的侧脸,不断和井上彦做对比,结果显而易见。

“如果只是单纯的陪你,也不是不可以呢。”井上桃朝他身上靠了靠,淡淡的香水味弥漫开,身体变得有些温热和柔软,“这么寂寞的晚上,有一个人帮你暖床,也不错吧?”

“桃酱,井上彦打算什么时候申请破产?”北原苍介没有在意她的动作,忽然开口,“应该就在最近了吧,或者说还想找其他银行再弄点钱?”

“东产的一亿,樱花的一亿,外加其他银行,一共超五亿的贷款全部在他的私人账户上,申请了破产,就立即离开RB去过逍遥自在的生活,不过呢,桃酱你已经快三十了吧,他真的会带上你吗?”

北原苍介看着她的脸色渐渐变白,轻笑着继续说,

“女人的话,只要有钱,要多少就能有多少的。说起来,他有在你这里放钱吗?你是不是连他到底有多少钱也不知道?”

“那、那又怎么样......”井上桃挽住他的手臂,语气已经有些变了,“我、我也没有奢求他会带上我离开,只要有那笔钱,就足够了。”

“是啊,如果一个女人不愿意为你敞开双腿,只能说你出的价格不够,多少钱?五百万?一千万?我猜肯定不会到一千万円吧。”北原苍介伸手按在她的后背,轻轻摩挲着。

“八百万円。”井上桃咬了咬嘴唇,说没有想过跟着井上彦离开那是假的,但被北原苍介挑破后,她心中最后一丝幻想也就破灭了。

他真的会想嘴里说的那样带自己一起走吗?

傻子才会信吧!

“三千万。”北原苍介竖起手指,“我给你三千万円,然后我要知道他所有钱在哪里,他未来的计划,精确到某一天更好。”

“我做不到的。”井上桃被他说出的数字吓了一跳,随后冷静的摇头,“我只知道他现在把钱都投进了股市和房市,他只想尽可能稳住你,然后捞取更多的钱,从里面滚出更多资金,之后再申请破产逃跑。”

除此以外,谨慎的井上彦没有再对她多说什么,包括钱在哪些银行账户,井上物流的真实情况到底如何,以及何时打算申请破产。

甚至他可能在外面还有很多女人,她也不是很清楚。

“你能做到的,桃酱。”北原苍介微笑着看她,右手将她慢慢环抱住,语气低沉而充满魅力,“我来教你怎么做。”

他在她的耳边轻轻叙述了几句,听得井上桃一愣,随后惊骇的神色涌了上来。

“不,不行!这样做,要是被他发现了,我会被他打死的!”井上桃连忙摇头,看着北原苍介的神色极度惊恐,“你、你想要把他彻底弄垮,弄得一无所有?!”

“桃酱,你不是说了么,只要给的钱足够多,没有什么女人是买不到的。虽然我不是很认同这句话,但我相信你心里有一个满意的价位,而且你不是说你什么都可以做吗?”

北原苍介的声音如同恶魔,却又充满了诱惑感。

“那些钱,冲入房市股市,最后只会烟消云散掉。那为什么,不能成为我的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