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什么都可以!

离开艾达精机总部大楼时,外面的天色已经有些昏暗。

谢绝了中岛松的晚餐邀请,北原苍介带着藤原纪香径直朝AE86而去。

路过门房间,一道挺拔的身影突然蹿出,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姓山田的极道门卫足有一米九的个子,比北原苍介还高出小半个头,工装制服下可以看出一身的肌肉。

他面色冷漠,站在道路中央,有一股肃杀的气势蔓延开,藤原纪香下意识往系长背后靠了靠,好像这样能让她感受到一丝安全感。

北原苍介倒没什么反应,只是笑着看他,随后平缓说道:“山田桑,有什么事情吗?”

他对RB的极道社团了解不多,在这个国家他们是合法合规的,除了好勇斗狠,到处瞎晃荡外,还会有目标的去做灰色生意,比较难缠。

不过再怎么壮大,都是一群上不了台面的家伙,背后也得依靠政府和财团,很少会去招惹社会的精英分子。

早些年,他们做娱乐、包工程,现在搞房地产和股市,确实有一批发展起来了,就是不清楚目前在市场占据了多少份额,是不是每一个背后都有靠山。

“你们,是来收回给中岛社长的贷款吗?”他的声音低沉有力,声线不错,配上那副凶戾的神情,形象上作为极道大佬倒是合格了。

“虽然我已经不在......道上了,但是该有的关系还在。”山田门卫顿了下,似乎是在组织语言,过了会儿又继续说道,“你们晴天借伞,雨天收伞,我能理解。但这些钱现在对中岛社长非常重要,要是收回去的话......”

“他就不得不向那些小型金融机构,甚至是极道社团借钱了。”北原苍介打断了他的话。

山田门卫愣了下,心里想的东西第一次被人说中,说出来,让他有些惊愕。

这个年纪不大的银行年轻人,似乎意外的有些难缠啊。

“是。他们的利息太高了,我之前做过......不希望中岛社长走到那一步。”山田门卫上前一步,“哐”,从他身上传出铁器碰撞的响声,“我在大阪,没有其他亲人了。”

他的衣服里藏着刀器?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北原苍介几乎同时将身旁的藤原纪香拉到背后,身体紧绷,如临大敌般看着山田门卫。

他没说话,对方又迈进了一步,然后忽然猛地冲着他们来了个九十度标准鞠躬!

“所以,拜托两位了!请务必不要收走中岛社长的贷款!只要两位答应,我可以为你们做任何事情!”

突如其来,宛如怒吼般的请求语吓了北原苍介一跳。

他联系了下山田门卫的前后语句,原来他说的“我在大阪,已经没有其他亲人了”是这个意思啊。

没有牵挂和羁绊,所以他能做任何脏活。

敏锐觉察到这句话背后的用意,北原苍介又是一笑:“今天是怎么了,伱是第二个说‘什么都愿意为我做’的人。”

上一个是井上桃,身材和性情都快熟透了的少妇,现在又来了一个浪子回头的极道混混,还真是有趣。

“我是认真的!请阁下再考虑一下!”山田门卫依然保持着鞠躬的样子,声音很低,却格外坚定,“绝对不会连累到您!”

“说实话,山田桑的恳求让我还是很心动的,可惜,我们并不是来收回贷款的。”北原苍介将他扶起,“相反,我们是来提供贷款给中岛社长。”

“对哦,已经差不多谈妥了!”藤原纪香从他背后露出一个小脑袋来,连忙解释,生怕这个极道混混一言不合就把自家系长给砍了。

山田门卫那张面瘫般的脸颊上转换了几个表情,最后完全愣住了。

银行居然愿意出手援助中岛社长?

这几天,他见惯了中岛社长对着这些银行人卑躬屈膝的模样,无论他怎么哀求,对方都不为所动,最后留下狠话扬长而去。

艾达精机的现状他也略有耳闻,虽然中岛社长跟他说问题不大,但那种整天哀愁的表情却表明了一切。

这个愿意收留他的企业,快不行了。

被山田组逐出门庭,最爱的女人也悄然离开后,山田一马孤身一人,原以为人生就将这样灰暗的度过,却意外被母亲儿时的旧友中岛松认出,并且毫不嫌弃他的背景,收留下了他。

这份恩情,他必须用尽一生去报答!

他没钱,有的只是这双拳头和一条命,那就用它们来报答吧!

山田一马是这么想的。

“山田桑,刚才你说那句话时,我差点以为你在威胁我呢。”北原苍介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笑容渐渐敛去,“要真是那样,我保证,艾达精机会什么都不剩下。”

这是警告么?

山田一马敏锐嗅到了一丝异样的气息,他没少被人警告和放过狠话,但从眼前年轻人嘴里说出的这句话,却让他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紧张感。

就像是在社团面对老爹时一样!

自己的身份果然还是让人忌惮的。

也对,毕竟对方是一名银行业精英,正常情况下,他们两人不会有交集,对方甚至都没有和他交流的意思,自己这么唐突地冲上去说这些话,只会让他反感吧。

山田一马压低头,极力用平和的语气回答他:“我并没有那个意思,请不要因此而迁怒中岛社长。”

“当然不会,不用多虑,和艾达精机的合作是我早就考虑好的事情,至于具体细则,山田桑可以询问中岛社长,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北原苍介说完微微鞠躬,拉起藤原纪香离开了。

看到他一直以身体护着旁边的少女,山田一马眼睛微微眯了起来,随后忽然冲着他的背影喊道:“我叫山田一马,刚才说的话,阁下可以再考虑下!拜托了!”

远处北原苍介挥了挥手,没有回头。

回到车上,北原苍介才发现自己握着藤原纪香的那只手出汗了。

藤原纪香被他攥紧小手,脸上绯红,又不好意思抽出来,等上了车,才轻轻拍了拍胸口,也是长出了一口气。

山田一马的气势很足,压迫感也让人有点喘不过气来,关键是他极可能带了刀器,面对这种极道混混,北原苍介始终存有戒心。

这年头,也不是那么太平啊。

汽车启动,一路疾行,朝着市区飞速而去。

两人商议着晚饭地点,同时开始复盘今天的两笔业务。

藤原纪香现在感觉每一次跟着系长出动,都能学到好多东西,他面对井上彦那种老赖也不落下风,面对中岛松那样的老实企业家也是游刃有余,让她无比崇拜。

这才是她憧憬的银行职员形象啊!

从四国岛来东大求学,从无数竞争者手中得到东产的岗位,她很想在银行业里出人头地,实现心中的抱负和理想。

要是能有系长这么厉害就好了。

她这么想着,随后问道:“话说系长,您是怎么推算出艾达精机有五千万円的资金缺口呀,您说出那个数字时,中岛社长真的有被惊讶到。”

“哈哈,不是只有你有自己的同期啊。”北原苍介心情不错,就将自己调查艾达精机的前后过程说了说。

他的挚友桥本翔太在东产总行任职,也是他的同期,掌握着不少企业的精密数据,包括之前井上物流的财务报表与现状,也都是桥本翔太那里获取的。

“羡慕!系长的同期也那么厉害!”藤原纪香满脸憧憬,然后想到了什么,又有些苦恼的问他,“对了,系长。那井上桃小姐该怎么办呀?”

“咳咳,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就不要瞎掺和了,一会儿给你买条新的丝袜,然后我们再去那家居酒屋吃饭吧。”北原苍介干咳了几声,口袋里还装着井上桃的名片,她不提,自己倒是差点忘了。

“我才不是小孩子!”藤原纪香气鼓鼓回应了一句,听到说要给自己买新丝袜,她的脸蛋又红了些。

光洁白皙的大腿一直裸露在外,确实不太好,可和系长一起去买,又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还有晚饭该吃什么呢?那家店的烤鸡肉串确实好吃。

不对,刚才还在说井上桃小姐的事情!

小丫头脑袋里思绪翻飞,看向窗外,天色已经黑了。

又一个迷醉的夜晚要到了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