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全部卖掉

1989年11月29日。

回到私人公寓,北原苍介松了松领带,看着日历本上的神社,又看了眼窗外的繁华夜景,环视四周,最后将视线定格在了客厅中央那台款式老旧,但在此时却颇为新潮的松下彩电。

打开电视,富士电视台重放着今天已经播过的《乱马1/2》,看着屏幕里能够自由在男女之间来回切换的早乙女乱马,北原苍介不由轻笑了下。

好有年代感的动漫啊……

不仅是动漫,房间里的家具,装修风格,对他而言连童年记忆都算不上的各类家电,空气里的每一份味道都透露出极浓郁的年代气息。

“这个年纪能在大阪拥有这么一间公寓,不愧是隐藏的富二代......”北原苍介坐到书桌边,打开台灯,座位上贴着各种便利条,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小字,看得出,原主是一个工作态度极为认真的人。

隐藏的富二代并不是他的吐槽,北原家在东京金融业算是新兴豪门,家族产业雄厚,而他的父亲北原正雄现在担任着东京产业银行东京总行执行董事一职。

身为北原正雄的独子,北原苍介从小接受最优质的精英教育,一路到东大金融系毕业,是其他人口中津津乐道的“别人家的孩子”。

不过原主性格内向执拗,毕业后没有服从父亲的安排,而是选择独自来到大阪打拼,想要摆脱家族,凭借个人努力证明自身价值。

典型的象牙塔学生思维啊。

脑海里的各种信息一闪而过,他很快就将注意力转移回了当下的要事。

1989年12月29日,日经平均股价达到最高38915.87点,此后开始下跌,土地价格也在1991年左右开始下跌,泡沫经济开始正式破裂。

到了1992年3月,日经平均股价跌破2万点,仅达到1989年最高点的一半,8月,进一步下跌到14000点左右。

这段文字在他的记忆里不知道反复出现过多少次,美丽的泡沫破灭的如此迅速,以至于大部分人根本来不及反应就破产了。

这种情况下,别说是他个人,就是整个北原家都可能遭受重大损失,既而一蹶不振。

北原苍介转动着手里的钢笔,思绪翻飞,迅速整理起已有的信息和要点,不一会儿,钢笔在纸上高速滑动,以极快的速度写下了一条条清晰的事项。

这是他前世的习惯,将收集好的杂乱信息一一列出,寻找出内部的逻辑,再抽丝剥茧般找出问题的解决方法。

“我只知道股市和地价跌落的大致时间,并不清楚手中握有的这些近期会发生怎样的变化,而且即便穿越过来,也不一定代表历史必然会按照既定轨迹发展,与其握在手里赌它会在年底前继续上涨,还不如直接抛售来得靠谱。”

“要在泡沫破灭后崛起,首选的是文化、服务、高科技这三个行业,但想在经济大萧条的情况下从零发展,难度太大,家族的助力必不可少,不能让北原家在这场风暴中彻底崩塌;泡沫破灭后,连保安的职位都会遭到哄抢,大部分企业破产、裁员,现在跳出银行业去创业,就是找死。”

“RB银行业是所有企业的顶端,占据着食物链的最上游,在这里,我能拥有更强力的人脉和资金,虽然穿越了,但是我本身没有什么过人技能,做个文抄公还不如投资他们来得轻松方便。”

钢笔唰唰唰的滑动着,北原苍介的心中逐渐清晰明朗,一幅幅蓝图规划跃然纸上,未来的道路也不再模糊。

他要借助北原家的力量,以银行业为跳板和基石,在这段特殊期里积蓄资本,发展党羽,构建起属于自己的商业帝国雏形。

现在他名下一共有三套房产和两支股票,房产一处位于大阪,两处位于东京。

东京的两套房总价分别约一亿八千万円和一亿三千万円,都是位置偏远的小型公寓,而位于大阪的房产就是现在他居住的这套,总价约九千万円。

他手里还捏有松下电子和东京产业银行两支绩优股,总价值约五千万円。

北原苍介微微咋舌,身为穿越者,他依然对当下RB的泡沫经济感到震惊,作为东京产业银行的一名系长,勉强算打工人里的中高收入人群,他的年收入大概是七百万円,如今手下的房产总价约四亿円,相当于他不吃不喝工作近六十年才能买到!

这可是1989年啊!

更可笑的是,若不是北原正雄的关系在,他甚至还摇不到号!

而三套房产所需要的按揭费用,一年都快一千万円,超过了他的工资总收入!

如今房价不正常升值带来的利润极其恐怖。比之北原苍介入手前,这三套房的总价近乎翻了一倍,去除他拿出的首付和中间的交易支出等,只要现在卖出,他能得到一亿五千万円的净利润。

相当于自己二十多年的工资。

不过在如今“东京、大阪涨涨涨,RB永远世界第一”的疯狂理念下,没人会愿意在这时出售东京与大阪的房产。

房价一定还会涨!这基本是所有投资者的共识。

可惜,房产的泡沫很快就会破灭,届时成交都会成为一件难事,很多人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手里的房产极度缩水,然后背上一辈子都还不上的债务。

他抽出一根万宝路香烟,轻轻点燃,在升腾而起的烟圈下,用携带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这个年代,RB的手机刚从之前笨重的汽车式便携电话解放,名叫Cellular HP-501的摩托罗拉手机初登场,北原苍介就入手了一款,不过为了低调,他很少带去银行。

一贯低调行事的他没有暴露身份背景,估计整个大阪中央区支行也就行长浅野直人隐约知道些。

很快,电话那头就有了回音。

“你好,这里是大阪证券交易所,尊敬的VIP客户北原先生,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吗?”

是一个甜美知性的少女声音。

北原苍介拨打的是大阪证券交易所的特殊VIP通道电话,24小时畅通,随时为高端客户服务,因此临近午夜,还有客服接待。

“我是北原苍介,打算明早开市就卖出名下松下电子和东京产业银行的所有股份。”他的声音刚劲有力,没有丝毫迟疑。

电话那头的客服妹子显然被吓了一跳,她查询了下,发现这位北原先生手中持有不少东京产业银行的股份,若是此刻全部抛售,可能引起一场不小的风波。

客服妹子小心谨慎地确认了一番,生怕这位大佬是喝多了上头,抑或是别有用心。

她之前也遇见过一些高端客户通过这种方式接触客服小姐,以展现自身实力的手段引诱对方一步步献身,在他们看来,似乎用这种手法泡到的妹子比花钱砸来的要好玩的多。

“您真的确认出售名下所有松下电子和东京产业银行的股份吗?”客服妹子再度询问,说实话,最近工作中,她见多了疯狂购入股票的客户,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大量抛售手中优质股的奇怪客户。

以往只有在面临熊市前,才会有不少高端客户提前抛售手中的大量股份,可现在,怎么可能会有熊市发生?

而且即便熊市,也没有必要抛售自己手中的银行股份吧,那可是东京产业银行,银行业的巨头之一,怎么可能股价大跌?

客服妹子彻底凌乱了。

“是的,因为我明早会先前往东京一趟,预估要到下午才能返回大阪,希望你们这边可以提前将所有手续办完。”北原苍介吐出一口烟圈,他能想象电话那头客服妹子此刻的惊异神态,大概是觉得自己脑袋坏了吧。

“好的,北原先生,不过这么大的交易量,我需要先请示我们的课长,您这边确定要全部抛售吗?”

“是的,麻烦你们了。”

电话那头的客服妹子再三确认后,才小心翼翼的挂断了电话,北原苍介最后还听到了她因为这事而变得有些紊乱的呼吸声。

随后北原苍介立即又拨通了另一个号码。

他的手中不知何时捏着一张烫金名片,上面有着一排淡金色的工整字迹——东京北野不动产交易株式会社,业务一课课长北野兰。

东京北野不动产交易株式会社是东京产业银行控股的一家大型不动产公司,主要负责东京区域不动产的买卖交易,也是银行内部员工交易房产的中介平台。

身为银行职员就是这点好,无论衣食住行,他都能得到各种优待,不必像一般社员那样去自己寻找各种中介公司。

“这里是北野兰,阁下是哪位呢?”电话那边传来一个慵懒至极的女人声音,妩媚中带有一丝酥甜,似乎是刚睡醒不久。

此刻正缩在家中大床上的北野兰一袭淡红色的睡袍遮蔽着修长的身体,曼妙风光若隐若现,有点气恼,又有点好奇。

这个电话是她的私人号码,能知道这个号码的都与自家公司来往密切,是她的重要客户。

可眼前的号码极度陌生,北野兰还是第一次见。

“十分抱歉,这么晚还来打搅北野课长,我是北原苍介,东京产业银行大阪中央区支行融资一课融资三系的系长。我想将名下的两套东京房产出售,不知道北野课长明早有空吗?”

电话那边男人的声音沉稳有力,音色却十分年轻。

北野兰有点懵,她猛地直起身,先是被北原苍介的名字惊到,随后又差点被他后半句话吓得魂飞魄散!

呼呼呼——

她伸手胡乱摸索了下,打开床边台灯,然后咕噜噜喝下小半杯红酒,又长吁了口气,这才略微平静下来。

根本没在意后面那串头衔,她的注意力直接被对方的名字所吸引。

北原苍介这个名字她可是听父亲北野武提到过好几次了!

“小兰啊,北原董事是我们公司的救命恩人,他儿子北原苍介的业务就交给你了,一定要认真对待啊,无论多小的事情,你都得亲自处理!”

五年前,广场协议尚未签署,父亲一手打造的东京北野不动产交易株式会社濒临倒闭,正是从天而降的北原正雄出资并购,挽救了自家企业,也救下了父亲的命!

她从小憧憬着银行职员的生活,但由于父亲早些年的社团背景,她无法进入银行工作。

对于这位救下父亲和自家公司的北原董事,北野兰十分敬佩与尊重。

不久后广场协议签订,房价疯涨,自家企业一跃而起,从濒临倒闭到成为东京地产业知名企业,这都拜北原董事所赐,是值得一生去偿还的恩惠!

得到北原苍介这个特殊客户后,北野兰忐忑而又激动,对方子承父业,已经是东产的一名系长,和她这种社团背景出身的房产经理有着天壤之别。

内心的自卑和对北原家的敬畏让她不敢贸然接触北原苍介,但父亲那句话北野兰铭记在心。

好不容易盼来了北原苍介的第一笔生意,但居然是要抛售名下的房产?

还是在这个最繁荣的时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