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北原苍介的北原

“请恕我无法接受这样的条件!”中岛松鞠躬,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从爱信集团离开时,我曾答应过老师,会将变速箱制作技术一直传承下去,唯独东产的这个条件,我不能答应!”

“继续传承下去么?”北原苍介眼含笑意地看着中岛松,用手轻轻拍打了下桌面,“但爱信精机近乎垄断了汽车变速箱行业,艾达精机未来将依靠什么从它的嘴里虎口夺食呢?”

“我很敬佩中岛社长的执着精神,但很多东西,不是光靠一股狠劲就能达成的。”

一个具备匠人精神,有着自我追求和意志的企业家现在面临着巨大金融危机,说真的,即便不考虑自己未来的商业版图,北原苍介也愿意抽出一只手来帮助他。

因为他也是从这么弱小的时期一步步走过来的。

随着日后全球商业化趋势的逐渐扩大,有点良心的企业家会越来越少,现在仅存的一些,能帮就帮一帮,也是功德一件。

但前提是,这名企业家不仅有良心,也要有能力!

“确实!要在爱信集团的嘴里拿到一些份额很难很难,但在离开集团时,我就早已做好了规划。”说到专业相关,中岛松一下子变得无比自信,他跑去从办公桌抽屉里拿出一大叠的资料,平铺在两人面前,“爱信集团最优质的汽车变速箱现在只提供给三井财团旗下的汽车企业,而提供给其他汽车企业的变速箱还是二代产品。”

说着他拿起了好几张画着复杂机械图的图纸,眼神中放着光芒。

“这种二代产品我们已经可以生产,质量和产出效率不比爱信差,完全可以采取薄利多销的手段拉到一些订单,不需要太多,就能让艾达精机活下去!”

“而且我已经着手开始研制最新一代的汽车变速箱,和海外的梅赛德斯也一直保持着紧密联系。”

中岛松拿出一份又一份资料,不断叙述,情绪激昂,充满了信心。

“所以,北原系长,我坚信制作汽车变速箱远比转型房地产更有前途,只要、只要熬过现在这个阶段,我们可以重新崛起的!”

中岛松再一次九十度鞠躬,声音恳切而真诚,

“拜托了,请给我们一次机会吧!”

“中岛社长的决心和毅力我已经见识到了,但很遗憾,以贵公司当下的处境,如果仅仅是抵押贷款,东产可能连三千万円都给不了。”北原苍介面带遗憾地说着。

“这么大一片厂房抵押,连三千万......都不行吗?”中岛松的心猛地下沉。

“是的。”北原苍介点头,随后将他慢慢扶起,“不过,若是中岛社长愿意加入我的特殊融资项目计划,我可以去为艾达精机尝试申请五千万円的贷款。”

“可、可转型这件事......”中岛松叹气,还是摇了摇头,“这是我的底线,抱歉了。”

“不,不需要你们转型,相反,我希望加入特殊融资项目后,你们能始终坚持本心,继续做汽车变速箱生意。”北原苍介从公文包里取出一份文件,郑重地交到中岛松的手中,“不过我们采取的是并购控股模式,未来艾达精机上市,将会自动成为北苑投资株式会社的附属公司。”

“北原投资?”中岛松迅速浏览了下他递过来的文件,并购控股模式是银行经常采用的收购手段。

在主银行制度的RB商业界,一家大银行掌控着无数上市公司的现象很常见。

许多企业家并不反对被银行收购,甚至还有些期盼能得到大银行的青睐。

因为被收购后,他们就将有源源不断的资金和资源,付出的代价仅是成为一个庞大集团的下属。

而能被银行看中的企业,一般都在各个领域崭露头角,或已有名气,至少也是未来有极大几率能上市发展的潜力股。

艾达精机,撑死了也就是个大阪的中小型企业,能不能上市都两说,中岛松一直以来的目标也只是将它做下去,不辜负老师对自己的期盼而已。

“北原系长,据我所知,银行并购控股的企业一般会归属在银行总部名下,从您提供的资料看,我们似乎并不属于东产?”中岛松还是留了个心眼。

北原苍介笑着点头,和他解释了下这个新模式的具体内容,这也是藤原纪香第一次听系长主动说起他开始布局起的这个项目。

起初,她认为系长只是嫌弃分行繁琐的审查制度,才拿出了这个都快过时的旧并购控股模式。

但听过他的小目标后,藤原纪香隐隐感觉到了一丝异样。

系长似乎是故意这样做的!

“没错,这个特殊融资项目计划的发起人是我,中间并不需要经过支行、分行的审查,由总行董事会直接通过。计划实施后,总行会分拨资金和资源给北原投资,而贵公司就隶属于北原投资之下。”

北原苍介笑着解释,

“中岛社长请放心,资源和资金上,不会有任何差别。”

“那这个北原投资?”中岛松绞尽脑汁也没想起有哪家有名的投资会社叫这个名字。

“这个北原,就是我北原苍介的北原。哈哈,不过请放心,我们的幕后还站着一位东产总部的执行董事,并非孤军奋战。”北原苍介气势很足,没有隐瞒北原投资的意思。

这就是他的公司,他的起点,没有什么好隐藏的。

“一位执行董事!原来如此,好,我愿意加入这个特殊融资项目计划,还请北原系长尽快审批下贷款!”

中岛松对东产略有了解,执行董事再往前一步就能进入到东产核心权力层,那可是手握数千亿资金的圈子,有这样的人物撑腰,即便项目失败,他的贷款总是没跑的。

他也能理解,这样的人物恐怕在绞尽脑汁准备一些大业绩,以此来跳入核心权力层。

这个特殊融资项目计划可能只是他随意布局的一小环组成部分吧。

不管如何,能搭上一名执行董事,都是好事。

“那就这样说定了。”北原苍介起身,艾达精机总体给他的感觉还不错,“对了,关于贵公司的门卫......”

“啊,北原系长是说山田那小子吧!怎么了,他是有冒犯到您吗?”中岛松脸色一变,连忙赔笑,“实在是万分抱歉!山田他以前混过极道,可能做事有些偏激,但他的人本心不坏,要有什么冒犯的地方,我代他向您道歉!”

“倒是没有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只是单纯好奇。”北原苍介摆了摆手,他不过是好奇为什么中岛松会雇佣一个社团背景的人当门卫。

据他所知,社团背景的混混大多不靠谱,不值得人浪费心力,听中岛松的话,两人似乎还很熟?

是亲戚?还是朋友?

“好奇?啊,北原系长好眼力!山田那小子之前是山田组的人,听说犯事被踢了出来,这倒是好事,混极道才没有前途!”中岛松说起名叫山田的门卫,有些义愤填膺,“说来惭愧,这小子来自大阪西区,和我是同乡,他的......妈妈是我的故交,唉,等我知道他来大阪中央区打拼时,他已经加入了山田组。”

“北原系长请放心,他这个人本性不坏,现在也不在极道混了,我给他安排个正经工作,也算是对过世的佳子有交代了。”说到这里,中岛松眼神一黯,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令人唏嘘的往事。

青梅竹马的儿子?

北原苍介嘴角微微上翘,似乎有什么了不得的小故事啊。

他没再细问,既然中岛松都愿意出面为那个门卫担保,他也就不再追究下去了。

“看来是个令人悲伤的故事。中岛社长,如果这山田君愿意踏踏实实工作,我觉得让他做安保可比门卫强多了。”

北原苍介随意提了一嘴。

能有那种眼神的男人,只是看门就太屈才了。

“我会考虑的,那贷款的事,就拜托您了!”中岛松再度鞠躬,然后恭敬地将两人送出了总部大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