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北原苍介的小目标

“系长,井上桃小姐真的是这么说的吗?”坐在车里的藤原纪香将信将疑,虽然早就听说职场女性往往会被用作讨好男人的筹码,但真看到了类似的情景,她还是难以接受。

有一种难受的感觉梗在喉咙里。

“是。看来那笔钱对井上彦还挺重要,越是这样,我们越要将它快速收回。”北原苍介微微点头,“等贷款一回笼,你就立即去和你的同期们大肆宣传井上物流被我们东产收掉贷款的事情,明白了吗?”

“好......诶?”藤原纪香还纠结在井上桃被牺牲掉的事情上,听北原苍介这么一说,忽然打了个激灵,“这样做,不是把井上物流往火坑里推么?”

她的同期们分布在大阪各个支行,而同期们又有他们自己的关系圈,只要消息放出,井上物流被收回贷款的事情就会瞬间于银行圈子里发酵。

可想而知,用不了多久,其他银行也会动手收回贷款,这样必然会加速井上物流的倒闭!

“怎么,不想做吗?”北原苍介瞥了她一眼,“是觉得这么做会造成巨大的不良后果?”

藤原纪香低头不语,保持沉默。

她很聪明,一下就明白了系长这个做法的核心。

井上物流的贷款被收回,随后以雷霆之势倒闭,连锁反应下,因此受到伤害的企业不计其数,包括动作慢的银行,上下游企业,以及井上物流内部的员工,都将成为系长这个举动的牺牲品。

她知道如果收回贷款后不再去管,井上物流也会倒闭,因此被牵连到的人依旧难逃一死,不过时间拖得久,其他银行就会有充足的时间反应,至少能在破产前尽量规避损失。

可要是像系长吩咐的那样去做,很可能出现井上物流迅速破产,大部分银行来不及收回贷款的情况!

最终结果便是东产成了最大赢家,成功收回一亿円贷款,毫发无损!而作为这笔业务的操办人,她和系长将在功劳簿上被大大记上一笔!

“就没有更好、更温和的办法么......”想到那些被牵连的人可能会遭受的劫难,作为最终获益者的藤原纪香怎么也开心不起来,而且始作俑者井上彦能顺利金蝉脱壳,逍遥法外!

“没有人会受到伤害的世界是不存在的,藤原。”北原苍介叹气,从小地方来的藤原纪香大概对大城市,大银行一直抱有少女般的憧憬与幻想,现在让她直面商场的残酷和尔虞我诈,一时间必然难以接受。

但想要快速成长,这种事情必不可少,北原苍介自己也是这么一步步过来的。

他瞄向藤原纪香,还想安慰几句,却发现她已经重新抬起头,眼神中不再有迷茫和失落。

“系长,我知道的。越早让井上物流破产,对那些被牵连的人来说越好,而且这对我们,也是最有利的!”

“能想通就好,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也可以直接问我,我们接下来要去艾达精机,快点打起精神来吧。”北原苍介点了点头,小丫头的悟性和能力都不错,他的身边总会需要一些人,几番考察和调教后,藤原纪香已经被他列入到未来伙伴的行列中。

“是!”藤原纪香攥紧小拳头,用力挥了挥,给自己打起后再度元气满满。

“对了系长,能告诉我,您现在到底想做什么吗?”

这句话,她憋得实在太久了。

她心里默默细数了系长这些天的异常举动,隐隐有了某个轮廓,却又无法完全看清。

那天庆功宴后,系长先是变卖了亿万家产,之后突然在“特殊时期”决定转型,不再涉足房市相关的贷款;给武内橡胶申请特殊融资项目,为此可能还花费了大量金钱去讨好高层;今天注册了北原投资、为了业绩而收回井上物流的贷款......

这些事情看上去风马牛不相及,又好像互相之间有什么线悄然将它们联系在了一起。

“我啊,我的目标是高层。混到高层之后,我有些想做的事情,也为此一直在努力做着先期计划。”北原苍介没有再笑,而是认真看着挡风玻璃,一字一句对藤原纪香说道,也像是在对着他自己说。

“接下来的三年里,我会先定个小目标去完成。”

“小目标?”藤原纪香直起身,来了兴致,很好奇系长的小目标会是什么。

“嗯,在东产混到部级,然后让北原投资有个1000亿円的市值。”

“1000亿円!?”

藤原纪香惊呼了出来,然后用手紧紧捂住小嘴,由于太过激动,撕拉一声,破了小洞的左腿丝袜彻底崩裂开,露出了一条光滑而洁白的大腿。

她看着北原苍介的侧脸,确认他没有开玩笑后,内心激荡,惊涛骇浪般的情绪在波动,久久难以平复。

有一股难以言喻的压迫感在袭来。

这一刻,她清晰感受到了系长身上那在此前从未显露过的侵略性和恐怖的野心!

......

艾达精机株式会社总部。

这家企业和武内橡胶一样,沉积在三系那份不活跃客户名单中,价值评分比武内橡胶还低,上次联络,还要追溯到一年前,三系的一名普通职员接到过艾达精机中岛社长的电话,想要从东产这儿获取一千万円的救助贷款。

被黑田裕以会社经营不佳为理由无情拒绝了。

北原苍介花了几个晚上的时间重新审查了一遍三系名下的所有客户,从中挑选了近百家高科技制作企业作为第一期特殊融资项目的预备对象。

艾达精机也在其中。

可惜前几天的实地考察,那些企业让他颇为失望。

很多不是倒闭了,就是已经悄然转型去做房地产,没有一家有武内橡胶的决心,在这种大环境下还能坚守本心,继续在制造业发光发热。

至于艾达精机,北原苍介没什么特殊记忆,可能只是一家在泡沫经济时代最后淹没在资本浪潮里的小企业。

但只要符合他的准入标准,他也愿意伸手拉一把这些保留有“匠人精神”的企业家。

扫视了眼周围的环境,这家以制作汽车变速箱为核心产业的会社至少比华而不实的井上物流好。

希望能给自己带来点惊喜吧。

北原苍介提着公文包,大步朝会社总部大楼走去。

后面亦步亦趋跟着的藤原纪香还有点晕乎乎,脑袋里全部是“1000亿円”的小目标,她可是被吓得不轻呢!

“你们是什么人?有邀约证明吗?”门房间走出一个身材健硕的男人,穿着一件蓝色工装制服,身体紧绷,制服下的肌肉看上去格外雄厚,剃了个小平头,脸上还有一条长长的刀疤。

他面色不善,伸手拦住了想要走过去的北原苍介。

和井上物流不同,这里的职工明显负责许多。

“你好,我是来自东京产业银行的北原苍介,和中岛社长有预约过。”北原苍介笑着打量起这个气势不凡的门卫。

前世见识过各种三教九流的人物,他第一眼就能确定这个门卫混过极道。

极道门卫?这个艾达精机似乎不像表面那样单纯。

接过北原苍介递来的名片仔细看了看,男人微微点头:“请稍等片刻。”

就一头扎进了门房间里。

隐约的谈话声传出,不一会儿他再度现身,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目送着他们走进总部大楼。

“系长,这个门卫的眼神好可怕啊,像要把我们吃掉似的。”藤原纪香快步跟上,小声嘀咕着。

“嗯,毕竟是混过极道的。”北原苍介点头,和她一起来到电梯口。

在那里,已经有名秃头的中年男人恭敬等候着。

“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鄙人就是艾达精机的社长中岛松!”秃头男人九十度鞠躬,然后笑着抬头看向北原苍介,“北原系长,昨晚我们刚通话过,您本人比我想象的还要年轻许多啊。”

“中岛社长也很精神呐。”北原苍介回礼,面带职业化笑容。

“两位请。”中岛松按着开关,让北原苍介和藤原纪香先进电梯,随后才跟着进来,始终保持着一步距离,态度十分谦卑。

电梯一路上行,中岛松苦笑着先简单介绍了下自家会社的现状。

和武内橡胶类似,上下游企业转型的太多,订单量比以往少了近三成,由于不愿意朝房地产行业发展,艾达精机被多家金融机构放弃,现在还合作的只有一家关西城市商业银行。

“说来惭愧,关西城商行那边,我也是靠抵押了厂房才贷到区区八千万円。”中岛松脸色一红,幽幽叹气。

“关西他们也太黑心了吧!”藤原纪香咂舌,这么大一片厂房,才给抵押八千万円,简直就是打发叫花子!

“唉,关西那边说愿意再额外分拨一亿円给我们,但前提是要求我们转型房地产,并且同意关西委派职员来会社任职。这样的条件,我绝不可能答应,我估计......等下个月贷款到期,他们就会收回这八千万円了。”

中岛松满脸苦涩,他明白关西城商行说是委派职员来任职,其实就是想要空降另一个社长,架空自己。

这比控股并购还要彻底,等于是让他开价把一辈子的心血打包卖掉,他无论如何也做不出这种事。

卖了艾达精机,他还有什么脸面去应对那些一起创业的老兄弟们?

“这和武内橡胶简直一模一样啊。”藤原纪香低声感慨,她知道现在制造业整体很不景气,但没料到这些前几年经营状况还不错的会社已经到了这种田地!

若是像北原苍介这种经历过后世的人,对现在的RB会有更加大的感叹。

这几年,整个RB处于热钱汹涌,全民疯狂投资,人人资产暴富的时代,随处可见娱乐场所以及流连在夜市的都市白领,他们的自信无与伦比。

无数依靠房市股市起家的人占据全国经济的大半壁江山,意气风发;而之前作为RB经济崛起重要因素的制造业却全体陷入低迷期,兢兢业业的创业者都像中岛松一样,面临着会社破产,资金链断裂的尴尬境地。

“诶?藤原主任也知道武内橡胶?说起来武内光社长和我是老朋友啦,最近汽车业动荡不小,他们也不好受呢,唉。”中岛松点头,带着他们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和井上物流一样,这里的楼层大厅是卡座式办公区域,许多身着制服的员工来来回回,神色严肃,见到他们走来后纷纷鞠躬行礼,说着“下午好”之类的问候语。

整体氛围明显比井上物流要紧张严肃得多,职员们的工作也很繁忙。

有了对比,藤原纪香能明显感知到两家会社的差距,不由得对系长的敬佩又加深了几分。

来艾达精机前的路上,北原苍介在车上简略说了下他对井上物流的判断,很多都是藤原纪香没有注意到的细节问题。

根据系长的思路代入到艾达精机判断,她一下子获取了许多隐藏信息。

“其实我们和武内......”扫视四周,藤原纪香下意识就要将三系和武内橡胶的合作说出来,却被北原苍介的话给打断了。

“中岛社长和武内社长很熟吗?”北原苍介和中岛松不知何时走在了前面,两人变成北原苍介主导,中岛松跟随,一问一答,随意交流间,北原苍介就大致了解了艾达精机的更多讯息。

“是啊,武内他和我是高中同学,之前还一起在爱信工作过,不过他主要研制汽车橡胶产品,我们专精于汽车变速箱。”中岛松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对北原苍介的问题,他都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北原苍介微微点头:“那最近应该还时常有过联系吧?原来两位社长都在爱信集团工作过。”

“啊,其实已经有三个月没通过电话了。武内那家伙,性子执拗,前段时间我介绍了关西城商行的人给他,听说谈得很不愉快,这阵子估计在和我闹脾气,一直没打电话来。哈哈,他人还是很不错的,就是死脑筋了点。”

中岛松放声大笑,迎着两人进入办公室,早在里面等候的女秘书泡好了茶,鞠躬后便悄然离开,只留下他们三人。

爱信集团是RB非常有名的汽车自动变速箱专业研发与制造商,在后来,其产品市场占有率位居世界第一,和多国的汽车公司都有合作。

昨晚的通话,听到北原苍介说愿意来实地考察,中岛松无比兴奋,这是第一家没有以要求他转型为前提来考察的银行。

如果能批下贷款,就能解决燃眉之急了!

交谈中,他倒是很想将话题引入到贷款上,然而北原苍介似乎对他在爱信的经历更感兴趣,一直问个不停。

在知道他是爱信集团首席工程师的弟子后,北原苍介的眼神微微一变,忽然笑着说道:“中岛社长,我们可以给艾达精机提供一笔额度在五千万円以上的贷款,不过可能需要走特殊融资项目计划。”

“五千万円以上?!北原系长,您是认真的吗?”中岛松差点跳了起来,一脸难以置信。

关西城商行收回那笔八千万円的抵押贷款后,艾达精机的资金缺口大概就在五千万円,要得到类似额度的贷款,银行一般都会要求他们先转型。

中岛松甚至做好了只能从北原苍介处得到一千万円,甚至更低的普通贷款的准备。

“是的。”北原苍介笑着看他。

“真的能有五千万......这么多吗?”中岛松咽了下口水。

“当然无法保证,只能说尽力争取。”

尽力争取,基本就是没有问题了。

中岛松狂喜,自己都没开口,事情就好像解决了?

这个名叫北原苍介的年轻人和他之前见过的所有银行职员都不一样!

“但是,如果我的要求是希望你们暂时放弃制作汽车变速箱,转型做房地产生意,当然,东产不会空降职员到艾达精机,您依旧是社长,这样的话,您愿意吗?”

北原苍介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藤原纪香呆住了,这......系长是用一样的方法又套路了下中岛松啊!

和人交流,做业务,还可以这样玩的吗?

她看着北原苍介,神色无比复杂。

系长说的是那么自然,就和那天面对武内光时一模一样,该不会这种套路,他其实已经用过无数次了吧?

此刻,在她的心里,对北原苍介只剩下无穷无尽的敬佩和讶然。

1000亿円的小目标,系长的话,说不定真的能够实现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