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两极反转

“哈?收回贷款?”

啪!

井上彦的右手在茶几上重重拍打了一下,吓得藤原纪香差点跳起来。

“你这个女人,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混账话吗?!”井上彦手指点了点藤原纪香,就快戳到了她的眼睛,语气冷厉而不悦,“当初是你们银行死皮赖脸求我贷款的吧,怎么现在突然毫无理由就要收回贷款?你们是在把我当猴子耍么?”

当藤原纪香提出要收回贷款后,井上彦再也坐不住了,毫无风度可言的冲着她破口大骂,指责银行是没有信用的无良机构!

“理由?理由呢!银行总不能凭借伱个人的喜好就擅自收回我的贷款吧!”井上彦伸手摊开,对着藤原纪香唾沫四溅,“区区一名主任,你真的有明白自己的身份地位吗?”

藤原纪香攥紧拳头,从井上彦这里扑面而来不讲理的气势让她摇摇欲坠,对方一直拿着自己的性别和职位说事,是典型的谈判PUA做法,偏偏自己又无能为力,难以反驳。

这一刻,她忽然意识到这就是以前系长在做业务时一个人面对这些难缠客户的感受,他是这样一路过来的吗?

“井上社长,收回贷款的条件在当初的合同里我们已经注明过,您可以仔细查看合同内容,我们做事一定符合流程制度,不会随心所欲。”藤原纪香保持着职业化的微笑,低声说道。

她在来之前做过功课,仔细查阅了近些年井上物流的资料,也详读了当初黑田课长与井上彦签订的贷款合同。

这是一份纯信用贷款,当初是为了冲刺业绩,由浅野行长直接特殊审批,没有走常规流程。

业绩归业绩,那时的井上物流确实符合贷款资质,同时黑田课长也留了一手,在合同中注明银行有权在出现下列情况之一时,随时能向井上物流收回贷款的权力。

一、井上物流近一年亏损率超过30%

二、井上物流出现任何违法行为与操作

三、井上物流背负的债务超过5亿円

井上彦偷偷向樱花银行又贷款了一亿円的事情还是系长率先关注到的。

加上这笔贷款,井上物流的债务便超过了5亿円的高压线。

系长因此觉得它会有巨大风险,想要收回贷款,倒也能说得通。

藤原纪香从包里抽出当初的合同复印件,将它摊开到井上彦跟前,特意指出了这项特殊条款。

“如合同所示,井上社长,贵公司的债务已经超过5亿円,我们有权根据合同描述收回......”她点了点那条标红的字迹,正说着,忽然感觉脑袋一疼。

“啪!”

“开什么玩笑!”井上彦根本没听她的话,直接甩手将那堆文件狠狠砸在了藤原纪香的脑袋上。

“看来你还没搞清楚状况,女人!我说了,这笔贷款当初是浅野直人和黑田裕求着我办理的,现在,想要收回去,就让他们过来和我谈!你算什么东西!”

井上彦一把推开桌上的其他文件,用力指了指大门:“滚!给我现在就滚出去!”

藤原纪香被那一下打懵了,眼里顿时闪烁起泪珠,她咬着牙低头不去看井上彦,再傻,现在她也知道了,对方根本没有想要和自己讲道理!

从一开始的不尊重,到听说要收回贷款后直接撕破脸皮,井上彦始终占据着强势的主导权,死死压制着她。

以前也听其他同期说过那些有钱有势的会社社长,有一部分不太好说话,但真的遇见,还是让她有些手足无措。

这也太难沟通了吧!

这个时代,银行求着别人贷款,热钱汹涌的情况下,贷款的才是大爷,让许多银行职员苦不堪言。

你要是不好好捧着这些优质客户,人家可以转头就去和别的银行合作。

毕竟他们什么都缺,就是不太缺钱。

“井上社长......”藤原纪香努力抬起头,没有去看后面安坐的系长,今天说好了是让自己来处理,她绝对不能退缩,把烂摊子甩给系长。

调整了下呼吸,恢复平静后,藤原纪香的眼眸里泪水已经消失不见,看着面前高大的男人,她再次拿起散落的合同复印件。

“够了,就这样吧,藤原。”

北原苍介终于说话了。

他站起来,将茶杯放回桌上,用手轻轻拍了下藤原纪香的肩膀,示意她坐回沙发。

藤原纪香紧张地扭头看他:“系长,我、我可以......”

“差不多这样就可以了,井上社长不是已经表态了吗?”北原苍介手臂用力,将她按回了沙发,然后推过一杯茶,“那就法院见吧。”

“法院?”井上彦已经坐回沙发,继续吞云吐雾起来,随后一笑,是那种讥讽的笑容,声音也变得阴阳怪气,“你是在吓唬我吗?仅凭这种不合理的合同条约,就强行收回给我的一亿円贷款,你认为法院会听谁的?”

“我觉得法院会听这些证据的吧。”北原苍介笑着从自己的公文包里取出一摞厚实的新文件,啪地一下甩在了井上彦的面前。

这些文件,藤原纪香都没见到过!

“证据?”井上彦依然笑着,像是看小丑般看着北原苍介,“什么证据?”

“井上物流最近三年陷入了瓶颈期,利润率始终提不上去,而与此相对,会社的开销却在逐年增加,三年前,会社的净利润已经不到一千万円。”

北原苍介熟练地翻开那堆资料,悠然说着让在场其他人都目瞪口呆的隐秘信息,

“前年,你们在外的债务已经从一亿五千万扩大到了两亿,净利润是负的;去年上半年,债务增大到两亿八千万,而利润,哦不,应该说是亏损,数额为九千万円,曾一度连下面职员的工资都发不出吧,真是辛苦你了,井上社长。”

说到这,北原苍介戏谑般抬头看了眼脸色已经开始阴晴不定的井上彦。

“毕竟土下座跪求东京对外银行给予你一笔应急贷款的滋味很不好受呢。”

井上彦听到这里,嘴角微微抽搐了下。

“哦当然,为了社长的威严,你不能告诉其他人这笔贷款的真实用途是给员工发工资,嗯,贷款用途是扩建厂区,真不错啊,在会社连年亏损的情况下,还有雄心壮志继续发展扩张,不愧是井上社长!”

北原苍介说完,啪啪啪鼓掌。

“够了,你到底想说什么!”井上彦再度重重拍桌,眼神凶狠地瞪向北原苍介。

然而,“啪!”。

这一次,北原苍介的拍桌声比他的更重!

茶几都快承受不住这股巨力,而轻微晃动了起来。

北原苍介拉近和井上彦的距离,他身材高大,与井上彦相比毫不逊色,气势上更足,稳稳占据了上风。

“听我说完!你不是想要理由吗?”

“去年下半年,得知东产有业绩压力后,你主动找上浅野行长,稍微透露出了自身的贷款需求。虽说井上物流经营不善,一直在亏损,但至少底子在,不会一下子垮了。”

“大概是浅野行长给你的建议吧,让你转型做房地产,用新资金大肆购买土地房产,彻底放弃井上物流这边的生意。嗯,去年下半年,大阪中央区边缘地带的工业用地价格还不算贵。你靠这笔钱赚了不少吧?”

“一亿,两亿,还是三亿?算了,反正也不重要。”北原苍介退回到沙发一侧,眼神犀利,语气冷漠,“要是继续保持你当下的规模,在贷款到期前,我也不会考虑收回它。但你偷偷向樱花银行又贷了一亿円,而这笔钱,你把它全部投进了房市。”

“那又怎么了,房市的情况你们银行应该比我更清楚吧,而且这是樱花银行的资金,和你们东产有什么关系?”井上彦被揭了老底,气势已然没有刚才面对藤原纪香时那么充足,但他还是保持着高高在上的姿态,摊手冷笑。

“你得到了资金后,没有将它用来挽救开始走下坡路的井上物流,而是全部注入个人账户,用来购置房产。然后抽了极小一部分重新修缮了总部大楼的外观,以此去银行套取更多贷款,接着再投入房产。”

北原苍介看着他,最后一字一句说道,

“井上社长,是想彻底放弃井上物流,然后申请会社破产吧?”

企业破产后,那些债务就将清零,无法被追回。

而大量资金被井上彦划归到个人名下,投入房产。破产成功后,他完全可以坐拥数十亿资产,逍遥法外!

毕竟贷款是以井上物流的名义申请的,井上物流倒闭了,和我井上彦又有什么关系呢?

仔细聆听的藤原纪香顿时目瞪口呆,这也太坏了吧!

“混蛋!你有什么证据这么说?就凭这番话,我可以去法院告你诽谤!你知道自己的下场会是什么吗?!”井上彦猛地站起,吓了远处观望的井上桃一跳。

她知道,这是井上彦被逼急了的样子。

这个看上去年纪比自己小很多的银行职员好厉害!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玩世不恭的井上彦被人逼成这副样子。

之前一直是藤原纪香在交涉,他们都下意识忽略了这个男人,还以为他只是个陪同者。

原来他才是真正的杀手锏!

“我确实没有任何证据,但是不是这样,井上社长心里不是比我更清楚吗?”北原苍介摊摊手,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不过,捏造会社财务报表、将贷款资金挪到个人账户用来购置房产、违反合同条约,只是这几项,就足够法院评判了吧。”

“井上社长既然想要理由,我就给你一个理由。东产不会把自己的钱拿来给你当作买房的筹码,井上物流不是一家值得我们合作与信赖的公司,按照合同描述,我有权现在就收回这笔一亿円的贷款。”

北原苍介直起身,看着井上彦,淡然说道,

“如果井上社长不愿意合作,那我们就法院见吧,告辞。”

说完这些,他拿起公文包,给早就目瞪口呆的藤原纪香递了个眼神,径直走向了大门。

北原苍介带着藤原纪香潇洒的离开了,从他接手藤原纪香的角色到现在,情势瞬间逆转,几乎是在其他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他已经把井上彦彻底击溃。

掏出证据,将井上彦那些肮脏想法和无耻做法一一挑明,然后抛下狠话从容离去。

他这一套做的行云流水,根本没给井上彦反应和反击的机会!

直到他走后,井上彦还有些发愣。

自己未来的打算,被这个可恶的银行职员全部看破了啊!

他就是打算彻底舍弃井上物流,申请破产后逍遥到国外去。

在此之前,尽量利用这家日薄西山的企业套取更多资金,反正这些银行的家伙不是一个个求着自己贷款吗?

每当到了年末,他们也会有业绩压力的。

然而这一切,都被北原苍介看破,无情的说出。

井上彦翻了下北原苍介留下的厚厚一叠文件,里面全部是和井上物流以及他个人相关的各类资料,可见北原苍介很早就盯上了自己。

他就像一条毒蛇,寻找着时机,要将自己一击毙命啊!

“彦君,我们该怎么办?”井上桃贴了过来,没有了外人,她干脆扑进井上彦的怀抱,像是一只可爱的小猫,依偎着他,眼神里充斥着担心与忧虑,“东产的一亿,我们可是早就投进了房地产啊。”

“没了东产的一亿,但我们刚刚到手了樱花的一亿啊!这混蛋,是看准了这点才来的吧!混蛋!混蛋!混蛋!”井上彦怒不可遏,骂了一阵后平静下来,将怀里的井上桃忽然拉起,在她耳畔低声说了几句。

井上桃听着听着,脸色渐渐变得惨白。

“桃酱,拜托你了!要是东产真的要强行收回那一亿贷款,我会非常难办的!”井上彦抱住她,叹了口气。

井上桃呼吸变得沉重了几分,然后说道:“彦君,你不是和浅野行长关系不错吗?直接找他吧,区区一个系长,应该没有能力收回你的贷款吧?不、不然,实在不行,我们放弃这一亿也没关系吧!反正已经拿到很多钱很多房子了,就算现在提破产......”

“桃酱!”井上彦脸上泛起一丝怒意,随后又压了下去,对着她柔声说道,“拜托了,只要你搞定那个银行职员,我们就能多出一亿円啊!”

“拜托你了,桃酱!”

“好、好吧......”

......

北原苍介带着藤原纪香出了总部大楼,他走在前面,后面藤原纪香小碎步跟着,还没从刚才的谈判中回过神来。

“藤原,抱歉,害你被打了一下,还疼吗?”北原苍介叹了口气,这小丫头恐怕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吧。

商场上,并不是每个人都文质彬彬,保持着礼貌态度的。

事实上,越是高位者,表面越是光鲜,里面就越是腐烂和恶心。

毕竟金钱与权力的顶端,必然有着人性的最阴暗面。

井上彦还算和气的了,北原苍介前世可见过不少真正令人作呕的恶心商人。

“诶?系长不用和我道歉的啦,看到井上社长,说出要收贷款的话后,我就做好心理准备了。”藤原纪香甜甜一笑,小拳头握紧挥了挥,“而且最后他也被系长给收拾了呢!”

“藤原,如果我说从一开始,我就预料到了这样的事情,但我没有打算阻止,你会记恨我么?”北原苍介顿住脚步,和她一起又扫视了下井上物流的各个厂区。

“诶?系长预料到了?”藤原纪香先是一愣,随后鼓起嘴,“那当然还、还是会有一点点生气的。”

毕竟那一下真的很疼,而且处于女性的弱势地位被人一直拿捏,太让人不爽了!

“藤原,还记得我们上次去武内橡胶吗?”北原苍介笑了笑,忽然问道。

藤原纪香小鸡啄米般点着头:“当然记得!”

“你看,虽然武内橡胶比起井上物流来,什么都不是。但他们的职员,会社的氛围,社长的态度,和这边完全不同呢。”

北原苍介看了眼周围,

“这些集装箱卡车全部印着其他会社的商标,没有一辆是井上物流自己的。总部大楼也只是外观翻新过,电梯、内饰,全部陈旧不堪,这样的企业,你觉得有前景吗?”

“当然没有!”藤原纪香摇头,仔细接触后,她完全不认为这是一家优质的企业。

听到这里,她脸红着微微低下了头。

是啊,比起系长来,她做的功课还是太少了,要不是最后系长出面,她的谈判早就破裂了。

想和这些商人讲道理,就是最愚蠢的想法。

“其实,即便如此,按照井上物流的情况,他们起码还能撑个一两年,等明年合同期限到,我们不续贷,说不定他也能还上这一亿円。”

北原苍介看着她,眼神里流转着光芒,语气渐渐变得凝重了起来,

“可放任他这样下去,最后倒霉的是谁呢。”

“井上物流一倒闭,那些上下游的企业和里面的员工会非常苦恼吧。”藤原纪香叹气,“它支撑得越久,这些人未来受到的伤害就会越大。”

“这就是我想给你上的第二课。”北原苍介微微吐出一口气来,用手攥紧拳头,然后慢慢放到她的眼前,“掌握着权力的同时,我们要肩负起相应的责任。”

在前世,他见过太多拥有了财富名气地位的人渐渐堕落,最后从高空掉下,摔了个粉身碎骨。

因为他们不再关注他人,只在意掌握的权力,不承担权力带来的责任,久而久之,总有一天,会被他们所看不起的人拉下水。

许许多多的大人物,就是被不知名小卒杀掉的。

北原苍介的目标不是赚多少钱,成为怎样的富豪,他的理想更宏远。

他想要成为六大财团那种级别的存在,要站上这个国家金字塔的真正顶端!

为此,他必须小心谨慎,做好每一件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不让它最终成为倾覆大厦的那一小枚螺丝钉。

当然,这份心气,不是藤原纪香能理解的了。

“而且,做好了,这也是未来的一份好业绩啊。”他笑了笑,“等井上物流倒了,你可是为银行规避了一次巨大风险呢。”

“对我们是挺好的啊,可惜那个讨厌的家伙没人制裁他呢!”藤原纪香吐了吐舌头,气愤不已。

就算井上物流破产,按照系长的说法,也影响不到井上彦个人,他早就做好了抽身离开的准备。

偏偏知道内情的她又无能为力。

“那可说不定。”北原苍介轻笑,井上彦把所有钱都投进房产了,等到房市泡沫破裂,可能会比井上物流的负债还高吧,“走吧,今天还有一家企业要去拜访。”

“好。”藤原纪香心里祈祷着,希望井上彦个人也会大破产,这么坏的人,绝对不能有好结局!

就在北原苍介准备上车时,背后忽然传来一声娇呼。

“请留步,北原系长!”

井上桃气喘吁吁的跑来,拦住了打算离开的北原苍介。

“北原系长,方、方便借一步说话吗?”她还在大喘气,胸口剧烈起伏着,有意无意露出些曼妙光景。

北原苍介点了点头,和她走到了一边,坐在车上的藤原纪香好奇地张望着,可惜从她的角度只能看到北原苍介的背影,也听不到任何谈话的内容。

“社长说,希望北原系长能重新考虑下收回贷款的事情!他愿意拿出三百万円单独酬谢您!”

井上桃用力鞠躬,胸口露出一大片粉腻,过了一会儿,才慢慢直起身,满脸期待地等着他的答复。

“三天,我只会等三天,若是井上社长三天内无法还清贷款,我们就大阪法院见吧。”北原苍介竖起三根手指。

“五百万円!”井上桃见他完全不为所动,一咬牙,提了价格,又从包里取出一张金灿灿的名片,强行塞进他的手里,“这是我的名片,若、若是北原系长有其他需求,今晚我们可以再单独商讨!”

说着,她的手指在北原苍介手心轻轻滑动了下,再度压低语调,

“我什么都可以做,拜托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