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北原投资成立!

1989年12月2日,土曜日。

大阪府府厅(大阪市市政府)不远处的经济产业厅迎来了一名特殊的客人。

北原苍介将自己那辆黑白相间的AE86停靠好,一下车,就看见经济产业厅那气势恢宏的建筑群落,不愧是掌管经济贸易的重要政府机构,建筑豪华度不比附近的大阪府府厅差。

此时的经济产业厅还叫通商产业厅,负责的职权也没后来那么多,昨晚说漏了嘴,还好藤原纪香这丫头没有反应过来。

不然让她一直追问经济产业厅的问题,他也会无比头疼。

广场协议签订后,RB的经济高速腾飞,房市股市的暴涨促生了一大堆空壳会社,他们积累大笔资金,专注于炒房炒股,以此牟取暴利。

原本负责商务登记的法务省无比头痛,就将工作暂时分摊给了大藏省和通商产业省,先施行集中登记,然后再汇总到法务省统一处理。

大阪的法务局流程繁琐,自身事务又格外繁忙,北原苍介当然首选通商产业厅去注册登记株式会社。

至于为什么不选择大藏省,这玩意儿旗下的国税厅、金融厅之类的机构和银行业就是死敌,他一个银行职员,以自身名义注册株式会社,如果经手大藏省那边,他们还不得把自己查个底朝天?

这也是北原苍介穿越后没有选择用手上的房产无限抵押套娃的原因之一。

要是那么做,首先会引起大量同行以及大藏省官员的注意,先不说你这么做最后是否能撑到获取暴利的时候,只要你开了这个头,就算是将名气于圈子里彻底弄臭了。

银行业内名声臭了,会举步维艰,要是还招惹了大藏省那堆鹰犬,以后做生意方面就会变得处处是坑,得不偿失啊。

做空股市之类的做法与此类似,不仅容易被上面注意,还可能被财团联手震荡,最后偷鸡不成蚀把米。

因此权衡再三,北原苍介选择了变卖家产套取资金,而不是继续利用这些资产玩花样。

有了第一笔钱,他有信心将其操纵起来,慢慢滚出一个硕大的雪球,不需要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而承担巨额风险。

恰逢节假日,通商产业厅内部冷冷清清,只有寥寥几个应急窗口还开着,这年头公务员岗位不吃香,有本事的大学生都想着去大企业做人上人,只有学校差的一批才会选择进入体制工作。

RB体制和前世国内还不同,多党共存,财团幕后操纵选举,黑的一批,普通人就算混进去,也没有出头日。

因此这个时期,政府单位反而人手紧缺,还招不到人。

北原苍介带着藤原纪香绕过前厅,来到后边的小房间里,那里已经站着一个身着职业装的年轻女人,看到他们走来,就是一个鞠躬,态度亲和,职业化的笑容让人挑不出一丝问题。

“北原先生您好,我是负责接待您的工藤百惠,请问您现在就要开始注册吗?”

抱着一大堆资料的藤原纪香好奇打量着四周,原来通商产业厅内还有这种vip包间!

“是,现在开始吧。”北原苍介坐在松软的沙发上,也让藤原纪香安定下来。

有人敲门后进来送了茶水和糕点,随后退去,只留三人在包间内。

工藤百惠偷偷打量了下眼前的年轻男人,颇为好奇。本来是休息日的她被课长要求强制加班,为这个突然到来的男人服务,虽然不爽,但想想总比其她人那样去陪总务省下来的几个大肚子色鬼好,也就忍下了这口气。

一般周末加班的服务对象都是些有权有势的大人物,可面前这个,也太年轻了点吧。

“非常荣幸能为北原君服务,请问清单上所需的文件资料都备齐了吗?”工藤百惠热情的问道。

“藤原,把文件资料都给工藤小姐过目吧。”北原苍介昨夜回家后便给北原正雄打了电话,父亲倒是很爽快的同意了他的请求。

他也在期待和好奇着北原苍介的下一步计划,想看看秉持着ALL IN态度的儿子能倒腾出什么惊人成果。

有了北原正雄这个东产总行执行董事的推荐,他不用再担心审批问题,后续只要将文件递交上去,等着一路绿灯就是。

其实北原正雄也没看懂他的这步操作。有他的协助,北原苍介大可以直接申请特殊融资项目,然后由银行出资出力,帮他搞定武内橡胶,流程会简单许多。

若是担心分行和支行会卡申请,摆出他北原正雄的名字也就够了。何必多此一举,费心费力的走总行流程,申请并购控股模式来针对这么一家体量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的会社?

他当然想不明白,因为这是北原苍介缔造属于自己的金融帝国的第一步!

他在早会时对其他人的解释是嫌弃分行流程太繁琐,武内橡胶也等不及,才选择了这个特殊模式。

黑田裕他们也不觉得分行会通过他的申请,这么看,好像并购控股模式是唯一的出路,完全没毛病。

但事实是北原苍介并不愿意将武内橡胶和东产绑定!他是特意要将两者割裂开。

再过没多久,东产会因为这个时期的不良贷款而产生巨额负债,幕后的三菱财团也会介入,出手挽救。

但烂到骨子里的东产很难靠三菱财团的注资就渡过难关,撑了几年,之后不得不和东京对外银行合并,谋求一线生机。

他都不知道明年大阪中央区支行还在不在,将武内橡胶绑上这艘船,万一翻了,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铁定成牺牲品。

所以从最开始,北原苍介就做好了准备,卖掉所有家产,利用东产这棵还没倒塌的大树为自己才刚起步的帝国遮风挡雨。

借用人力物力财力,又几乎不受制约,这才是他想要的。

包间内十分安静。

在北原苍介思绪发散的时候,工藤百惠迅速确认了所有文件材料后,盖章密封,然后抬头看他,

“请问会社名叫什么?”

“就叫北原投资株式会社吧,董事会成员的信息在这。”北原苍介笑了笑,拿出一份他亲自保存的文件。

董事会人员名单里有谁他并不在意,反正只是父亲那边拉来凑数的人,未来壮大后,一个个剔除,重新安插自己的部下就好。

听到叫北原投资,工藤百惠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

看来又是一个空壳会社,主要用于房地产买卖吧。

这些日子她经手过不少类似的登记业务,通通挂羊头卖狗肉,只要缴纳个几十万円注册金,就能开始名正言顺贷款炒房了。

这么想着,工藤百惠接过北原苍介递来的信封,里面就是注册金,咦,怎么那么沉?

“工藤小姐,里面是五百万円注册金,请核对下数目吧。”北原苍介笑着说道。

五百万円?!

空壳会社不是只要缴纳最基础的几十万円就够了吗?

五百万円已经到实体企业注册金门槛了!若不是对未来公司业务有需求,根本不用缴纳那么多啊。

工藤百惠满脸疑惑的接过信封,清点完毕后郑重收下,看向北原苍介的目光都变了。

这是一个财大气粗的男人啊。

“那就拜托工藤小姐了。”北原苍介起身鞠躬,工藤百惠也连忙起身回礼。

完成北原投资的实体登记,北原苍介和藤原纪香迅速离开通商产业厅,前往下一个目的地。

此刻藤原纪香小脑袋里的疑惑又多了一个,不知道背后愿意支持系长的大人物到底是谁,居然还愿意将会社名取为北原投资!

看上去就像是系长全权负责一样,但那怎么可能嘛,人家又不是你爸爸,为什么这么好心又是推荐又是放权!

她的脑海里很快脑补出系长对某个大人物一边卑躬屈膝,一边献上装满万元大钞的礼盒的场景。

哎,系长真的太不容易了!

北原苍介看到小丫头一脸怜悯表情望着自己,没好气一笑,也懒得去理会她又脑补了什么奇怪东西,轻轻在她头上敲了下,

“打起精神来,一会儿去井上物流,由你来和他们的社长交流。”

“诶诶诶,我来?”藤原纪香这段日子跟随北原苍介东奔西走,看了不少,也学了不少,不过基本是工具人角色,没独当一面过。

“是的,要好好把这笔贷款收回来啊,藤原。”北原苍介脸带笑容,他的笑看上去明明很温暖,却总让藤原纪香觉得和电影里的一些恶魔类似。

收回贷款这种事可不轻松,俗话说得好,“借钱容易还钱难”,那些客户碰到银行收贷,一个个就跟挤牙膏似的,恨不得还一辈子!

藤原纪香本来不是很想干这种脏活累活,但抬头忽然看到北原苍介眼神里的异样光芒后,猛地惊醒。

系长这是在考验自己这几天的学习成果!

这样的话,硬着头皮也得上了!

……

两小时后,两人来到位于中央区边界地带的井上物流株式会社总部。

还没走进建筑群,就能听到大卡车引擎的轰鸣声,一辆辆集装箱货车驶入驶出,偶尔传来蓝白制服工人的怒吼。

翻新过的总部大楼格外亮眼,六层楼高,最外侧树立着刻有井上物流的巨大广告牌。

藤原纪香自然来之前就做了功课,井上物流是大阪中央区颇有名气的物流企业,也是融资一课的老客户,之前掌握在黑田裕课长手里,他升任课长后,这个客户就交托给了北原苍介。

从近几年的财报看,井上物流差不多到了瓶颈期,守成有余,潜力不足,即便如此,它依然是各家银行争相拉拢的优质客户。

一年前,它开始转型房地产,随后便扩大了贷款需求,从三系这里一共借了一亿円。

以藤原纪香的眼光看,井上物流就是他们需要的优质客户,各大银行都趋之若鹜。

要不是已经接受之前北原苍介给她灌输的泡沫概念,也下定决心和系长绑定在一条船上,她是绝对不会脑抽去收这笔贷款的。

“收就收吧!”她深吸一口气,像是上刑场般走进了井上物流总部大楼。

北原苍介倒是没太过着急,慢悠悠走在后边,四处游荡晃悠,等藤原纪香人影都消失了,这才迈步走进总部大楼。

藤原纪香恭敬等候在电梯口,见他走来,连忙挥手,示意他先进开了门的电梯,等北原苍介走进,才扭身也冲进来,随后踮起脚看电梯一侧有些模糊的提示字迹。

撕拉一声,刚才走的太急,藤原纪香下身的黑色丝袜勾丝,破了个小洞。

“哎呀!怎么还有钉子呢。”她懊恼的说道,用手下拉了点包臀裙,希望能盖住丝袜破洞的地方,可惜裙摆太短,本来又腰身处较高,强行下拉,会让包臀裙遮不住衬衫下摆。

尝试几次无果后,藤原纪香只得放弃,到时候就用手轻轻挡住好了。

北原苍介有一米八,不用像藤原纪香那样踮脚看,电梯上的提示字迹十分模糊,看了半天他才认出社长办公室所在楼层。

出了电梯,来到六层大厅,里面是陈旧的卡座设计,许多部门挤在一起,只用一些告示牌区分开。

烟雾缭绕,声音嘈杂,为数不多的职员四处走动,交头接耳,没人注意到他们走来。

“这装修也太差了......”藤原纪香忍不住低声吐槽了一句,随后看了眼北原苍介,后者耸耸肩,一副你随意的模样,看来是铁了心全部交托给她来处理。

藤原纪香咬咬牙,快步走过去拦住一名女员工:“下午好,我是来自东京产业......”

“啊,请找人事部的吧,我还有事,先失陪了!”那名女员工不耐地打断了她的话,笑着摆手,快步离开。

藤原纪香皱眉,又接连拦住了几名员工,却都得到类似的答复,有一个人还刚说着有急事要处理,转头就跑去另一边工位找同事聊天了。

大概是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一名身着大红色貂皮外衣的女人扭动腰肢走了过来,她脸上画着很浓的妆,身上充斥着刺鼻的香水味。

“请问两位是来自东产吗?”妖艳女人笑容满面的走来,得到肯定答复后热情的挽起了藤原纪香的手,“这边请,我是井上物流的人事部长井上桃,社长在办公室等着你们呢。”

井上桃带着他们一路穿行过各个工位,来到最里面的社长办公室,推门而入,视野陡然变得开阔起来。

比起外面大厅的嘈杂破旧,社长办公室安静精致得多。

巨大的落地窗蜿蜒两侧,几乎占据了大半个墙面,另一侧红木墙上挂着几幅字画,旁边是陈列柜,摆满了各式藤原纪香见都没见过的洋酒。

正中间的皮质沙发上坐着一个身材高大、油光满面,梳着大背头的中年男人,他翘着二郎腿,手里拿着一支雪茄,正美滋滋的吞云吐雾着。

“社长,东产的两位带到了,呃......”井上桃尴尬地看向他们,突然想起还没问过他们姓名,一时间僵住,介绍不了。

北原苍介上前一步,递出了自己的名片:“我是来自东京产业银行的北原苍介。井上社长,去年那笔一亿円贷款,就是我和黑田课长一起办理的。”

藤原纪香也递上了自己的名片:“井上社长,我是来自东京......”

“北原系长?抱歉啊,去年的事情我记不太清楚了,我们真有见过吗?”名叫井上彦的中年男人随意接过名片,然后只是瞥了眼藤原纪香,就不耐地打断了她的话,“你也知道,我们会社一般只和贵行的课长、行长打交道,其他人,我这一年时间真记不住了,见谅见谅。”

“没有关系,我们就当第一次见面好了。”北原苍介脸上依旧挂着笑容,另一边,井上桃已经熟练地烧好热水,从柜子里取出茶杯为他们泡上了热茶。

“说起来,黑田课长,就是那个跟在浅野身边的老头吧。”井上彦吐出一个烟圈,“怎么,他退休了吗?现在是你们接管我们的业务?”

“黑田课长距离退休还早呢。”北原苍介对着井上桃点头致谢,喝了口茶,继续说道,“不过井上物流的业务倒确实交托给我们系了,现在负责和你这边对接的是我身边这位藤原纪香主任。”

“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藤原纪香连忙起身鞠躬,这是系长将谈判权交付给自己了。

坐在沙发上的井上彦嗤笑了声,完全没有掩盖眼中不屑的意思:“女职员?她能处理好我们的业务吗?”

“请井上社长放心,我在东产已经工作了两年,经手过数十次贷款业务,绝对能妥善处理好与贵公司的合作。”藤原纪香不卑不亢地回了一句,职场歧视女性很常见,她也遇见过好几次,并没有因为井上彦当面的质疑而乱了阵脚。

“呵,好吧,那你们这次来是有什么事?如果是找我贷款,那就只能说抱歉了。前几天樱花银行的人刚来过,我们已经从他们那里贷了一亿円,暂时没有新的贷款需求。”

井上彦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这个时期来会社找他的银行有七八家,无非都是希望他能从他们银行贷款,以应对年终的业绩要求。

想来东产的人也不例外。

“井上社长,其实我们这次来......是为了收回贷款。”藤原纪香硬着头皮说道,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好尴尬啊,系长一定是自己不愿意说,故意让我来说!

藤原纪香偷偷瞄了眼一旁安静喝茶的北原苍介,心里有些腹诽的想着。

这句话一出,场面瞬间冷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