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谁才是赢家

“阳君,那可是东京的两套房产,总价值差不多得5亿円了,山田叔叔会同意给你出这么一大笔钱吗?”北野兰故作疑惑,又轻轻叹息了一声,“不过瞄准这两套房产的客户确实不少,毕竟是东京的房子啊,现在摇号都困难的情况下,要想得到一套东京房产,基本只能靠二手买卖渠道了。”

是啊,那是东京的房子啊!

听到5亿円时,一时头脑发热的山田阳也冷静了下来,这不是一笔小数目,山田组经营多年,手头也没有那么多现金储备,买下北原苍介大阪的房产,已经是他自身的极限。

再多5亿円,那必须得央求老爹批准了。

可那是东京的房产啊,而且是北原苍介那家伙辛苦弄来的,要是能一口气吃光,还不是得气死他?

“山田社长,据我所知,东京的房价还在高速飞涨,并且房源难求,这是一个赚钱的大好机会啊!”一旁的小泉和政凑上来拱火,其实他听到现在,格外眼红。

5亿円,他们会社努力下也不是拿不出,可人家已经暗示了山田阳,这是摆明了要送山田阳人情,小泉和政当然不敢不识趣地凑上去。

除非山田阳吃不下。

他心里微微叹息,可惜就算山田阳吃不动,以北野兰的人脉资源,不愁出手不了这两套东京房产,给谁,那都是卖人情给别人。

他们会社完全凑不进北野兰那个圈子,只能干瞪眼着急。

大岛光夫也是心中火热,心里更多的还有对北原苍介的嗤之以鼻和不屑,这小子看上去人脉还真不错,能搞到两套东京房产,为了这些房子,他大概贷款了不少金额吧。

可惜,最后还不是给这些人渣做了嫁衣。

“我知道,可老头子那里......”山田阳有苦难言,他上次排挤山田一马的事情闹得极大,一度被老爹禁足,缩减可用资金,而且自己每次弄得生意乱七八糟,老爹也不放心他单干。

“山田社长,我觉得这笔生意,您不必非要经过山田会长那一层啊。”小泉和政忽然阴笑,瞅了瞅一旁的大岛光夫,低声说道,“您看,今天我不是给您带了个财神爷来嘛?”

“财神爷?”山田阳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大岛光夫却是敏锐的觉察到了巨大商机。

对啊!

他是东产的人,这显然是一笔非常优质的房屋贷款,以山田组的实力,贷款5亿円不是没有机会。

现在是“特殊时期”,如果这笔5亿円的贷款能拿下,融资一课、支行,还有他大岛光夫,都会获益匪浅!

他有信心说服课长还有浅野行长!相信他们也不会拒绝这只到手的鸭子。

压抑住内心的激动,大岛光夫直起身,严肃说道:“山田社长若是有意向来东产贷款,我当然十分欢迎,不过5亿円数目巨大,需要课长和行长的审批,我不能保证一定能审批完成啊。”

“不能保证一定,就是有戏咯?”山田阳立即站起身,对着大岛光夫和北野兰都是深深鞠躬,“两位,拜托了,请务必帮我达成这笔交易!事成之后,我必有重谢!拜托了!”

东产贷款买员工名下的房产?北野兰笑了笑,也不知道自己今天一手促成的这笔生意会不会出现大问题,她思考了下,决定静观其变。

“我这是没问题啦,阳君家里和我们是世交,只要能拿得出钱,当然优先考虑你们呢。”北野兰抿嘴轻笑,两套价值在三亿五千万的房产转手卖了五亿,碰上这种蠢货还真是让人身心愉悦啊。

“我这也会尽力为山田社长争取的!”大岛光夫起身回礼,一扫之前的不悦,人渣就人渣吧,能给他完成业绩,就是好客户!

倒是一旁的林原响欲言又止,总觉得这种贷款风险和问题太大,尤其是合作方,两边都是极道社团出身,完全不合规!

但有拍板权的是系长,林原响完全不敢反驳大岛光夫,他在一系说一不二,任何敢质疑他的职员,都会被小鞋穿到死。

毕竟在人事就是一切的银行里,得罪上司,就只能等着被流放。

几人达成一致后,北野兰又幽幽开口:“对啦,这边请不要对外泄露是我主动找上来的呢,毕竟做业务嘛,我这儿也有许多熟悉的客户,让他们知道了,可是很麻烦的。”

“明白明白,今天我就没见过小兰姐!是我主动找到的这笔业务!”山田阳对这方面倒是很上道,在他看来,北野兰简直是自己的大福星,怎么能做暴露她的蠢事呢?

那些合作的其他极道社团也确实凶狠,万一知道了内幕,气得跳脚来大阪找他麻烦,山田阳也会很苦恼。

“我这边也会守口如瓶,毕竟房产涉及到本行员工,我建议山田社长以其他名义贷款5亿,绝口不提东京房产的事情,具体事宜,等行长批准后,我会和您沟通的。”大岛光夫也摆出专业姿态,提点了下山田阳。

贷款途径嘛,随便编一些就完事了,重要的是结果,谁会在意过程呢?

“那就为我们这次的合作干一杯吧!预祝各位合作愉悦,诸事顺利!”小泉和政为他们倒满酒杯,率先举起一饮而尽。

“哈哈,今晚的所有开销我包了,各位放心吃喝玩乐,不用顾忌!”山田阳一脸兴奋,搂着一名夜场公主哈哈大笑,随后脸色忽然一沉,对着大岛光夫低语,“对了,大岛系长,那个北原苍介和小林杏子,还请你在行里多多‘照顾’下。”

“那是当然。”大岛光夫堆满笑容,只要山田阳能给他完成这笔5亿贷款,别说“照顾”下他们,就是让他跪舔山田阳的鞋子,他也不介意!

几人起立,各怀心思的将手中酒一饮而尽,北野兰笑意吟吟,陪着他们又说了几句话,然后以去洗手间的借口离开了卡座,独自一人走出长颈鹿夜总会,来到繁华喧闹的大阪街头。

夜市昌盛,珠光宝气的景色不比东京差多少。

北野兰裹紧风衣,点燃一支女士烟,吞云吐雾了起来,过了片刻,她还是取出手机,拨通了北原苍介的电话。

电话没有人接,重复了几次后,她没有再坚持,只是留了言,告知北原苍介大阪的房子成功出手,买家是一名叫山田阳的大阪商人。

至于今晚的会面,她做的小手脚,以及山田阳几人商议的内容,她都没透露。

父亲大人说的没错,跟对一个人比什么都重要,年轻的北原苍介是否真的像他父亲一样值得人跟随呢?

北野兰忍不住想用这件事稍微考验下他。

在不知情的状况下,面对这几人联手,他会怎么应对,能轻松解决吗?

山田阳和大岛光夫都和他有仇,估计会在以后联手下绊子,至于房产的事情,无论后续房价怎么变化,北原苍介应该都不会吃亏。

北野兰吐出一个淡淡的烟圈,心里好奇又疑惑,北原苍介的预测会成真吗?自家会社开始收缩产业,父亲是很相信北原家的,只是这事情看起来实在太魔幻了。

要是北原苍介预判的准确,夜总会里几个人,还有东京大阪无数的商人政客,就都成了小丑!

......

“Platinaの月明かりこんな切なさを(散发白金色的幽暗月光竟令人如此悲伤),夜更けのせいだと思ってた(想來大概是夜深的缘故)......”

昭和歌姬中森明菜婉转中带有一丝烟嗓味的歌声从对面的商铺传出,这首4月份发行的《LIAR》,让她重回排行榜第一位,今年才24岁的美丽歌姬比北原苍介还小一岁,却已经是RB当今歌坛举足轻重的天后级人物了。

可惜7月11日她在男友近藤真彦家中割腕自杀,差点香消玉殒,这段金童玉女般的恋情也开始传出各种诸如情感不佳的小道消息,令人唏嘘。

穿越来的北原苍介自然清楚,整件事起因在近藤真彦这个渣男上,白白害苦了好几个女星,他还蛮喜欢慵懒中带着一丝性感的中森明菜。

一旁跟着调子哼歌的藤原纪香一蹦一跳,离开支行后,整个人活跃了不少,多了几分少女气息,也是因为北原苍介不像其他前辈一样计较那么多,她才敢渐渐放开,展露自我。

今天早会结束时,樱井冴子称赞了一番北原苍介的特殊融资项目,他却是笑着说多亏藤原纪香不辞辛劳的制作项目资料,这个项目的推动才能顺利进展下去。

这让藤原纪香受宠若惊,她没想到系长会将这份功劳归结在自己头上!

在职场,上司占据下属的功劳天经地义,是潜规则,她早就习惯了。

她因此又得到了樱井系长的一番夸耀,虽说不是什么实质性的奖励,却是她工作两年来极为期盼,想要得到的一种肯定!

她在成长,在进步,而不是始终碌碌无为,只是上司的一个工具人。

这种肯定,比奖金更让她激动。

路过一家金碧辉煌的歌舞厅,见藤原纪香今天格外开心,北原苍介指着歌舞厅笑问:“藤原你今天很兴奋啊,要不要去唱一首?我请客。”

藤原纪香连忙摇头,她可不敢做这么得寸进尺的事情。

“系长,我、我......”藤原纪香看着同样心情不错的北原苍介,想起白天的事情,又有点担忧了起来,支支吾吾,想问却不敢问。

今天下午他们又去了几家会社,看得出,系长是铁了心要将这批项目推动起来,那几家都是类似的高科技技术或制造相关的会社,可惜没有武内橡胶那么靠谱,被系长全部婉拒了。

他的这番举动在当下环境实在怪异,人人都挤破了头想去大企业,做大项目,既能完成业绩,额度又不小,只有他专挑别人不关注的实体业去拜访。

说实话,藤原纪香心里也没底。

系长到底要干什么呢?

“你什么?有什么想问的就直接问吧。”北原苍介笑着说道,这丫头现在怕是脑子里一团浆糊,她愿意一直跟着自己弄,也真是为难她了。

毕竟藤原纪香和系里其他几名职员不同,她是自己的助理,脑袋上打着明晃晃的“北原派系”标签,三系出了问题,底下职员可以分流到其他系,但她不行,要么现在果断离开自己,申请调岗,要么跟到死。

其他系是不会接受这样一个有着明确派系站位的人进入自己部门的。

一旦北原苍介出事,三系垮了,那藤原纪香就要跟着被流放。

藤原纪香很聪明,不会不知道这中间的问题,即便如此,她还愿意跟着自己,而且北原苍介也考察了她几次,她是真的想跟自己学东西,也是真的信任自己这个系长。

这样,就足够了。

“那、那我可真的问啦,系长不准生气。”藤原纪香吐了吐舌头。

北原苍介白了她一眼:“想问就问吧,吞吞吐吐干嘛,我又不会吃了你。”

“系长......卖了股票的钱,是打算全部投到项目里去吗?你是要贿赂哪位高层?”

“咚!”

北原苍介用手拍了下她的小脑袋,没好气一笑:“什么贿赂,怎么说话呢你。”

“哇,系长,你说过不会生气的哇!”藤原纪香捂着脑袋跑跳到一边,忿忿不平。

“我真生气,就把你头都敲烂了。”北原苍介笑了笑,随后低声说道,“放心,我不会做那些事情的。”

“可、可那谁会愿意推荐我们的项目啊,没有推荐人,黑田课长和浅野行长绝对不会批准贷款的!”藤原纪香一脸苦恼,“我们之后也要做类似的项目吧?”

“是啊,会做很长一段时间呢,所以接下来可能会非常非常忙,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北原苍介点头,昂首走在前面,“对了,明天早点来,我们要去收回一些贷款,顺便去经济产业厅注册株式会社,还可能要拜访其他企业,不准迟到!”

“啊?”藤原纪香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她还在担心推荐问题,怎么突然明天就要去经济产业厅注册了?

而且这个阶段收回贷款又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系长总会有一些她看不懂的神秘操作啊......

藤原纪香好奇又苦恼着,总觉得前方独自行走的男人越来越神秘莫测,让她看不透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