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北原苍介是个大好人

快活热舞中的山田阳扭动着身躯,用他那糟糕透顶的舞姿配合着身前高挑美女的火辣动作,天花板上悬挂着华丽的吊灯,照射下的光时不时在他身上流转,让山田阳有种自己是全场中心人物的错觉。

一曲结束,他热汗淋漓,用力在高挑美女的屁股上捏了一把,随后将一大把万円大钞塞进她的深V领口、短裙边缘等可以夹东西的地方,心满意足的下了台。

六七名黑衣大汉瞬间围了上去,紧跟在他后面,排场十足。

见到山田阳走来,放浪形骸中的大岛光夫立即起身,和小泉和政一起鞠躬行礼,态度很恭敬。

“山田社长您好,鄙人是东京产业银行大阪中央区支行的大岛光夫,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大岛光夫来了一个九十度标准鞠躬,以显示自己对山田阳的敬重。

刚才的交谈中,他从小泉和政那里得知了山田阳的真实背景。

他的父亲是大阪中央区知名大社团山田组的组长山田正宗,如今各大极道社团都开始转型做生意,不再明目张胆游走于法律边缘。

山田组在大阪名声并不算大,但在中央区也是前十的存在,山田正宗在广场协议签订后立即成立了山田房产信贷株式会社,没有像其他极道社团那样从暴力购房起家,而是瞄准了民间信贷市场,可谓眼光独特,头脑清晰。

这之后几年,房市股市大好,资金需求越来越大,很多人贷无可贷,就会搏一搏,从这些民间信贷会社以高利息获取巨额资金,然后投入房市股市,拼一个单车变摩托的命。

房市和股市也足够给力,上涨速度甚至超过了高利贷利率,让这些投机者和信贷会社大赚特赚。

山田房产信贷株式会社有钱有人,根深蒂固,在发展壮大后,山田正宗便让儿子频繁接触其他地产业的大中小会社,和他们建立起新的关系圈和人脉网。

山田正宗身上背着不少人命案子,还是警视厅重点监察对象,自然没可能出任会社的法人代表,因此这些业务都由儿子山田阳全权代理。

他既是会社的社长,亦是山田组的若头(组长认的义子或者亲儿子,相当于组长候补),权力大,又有钱,谁都不敢轻易招惹。

山田阳随意瞥了眼大岛光夫,摆了摆手,算是打过了招呼,自顾自坐到沙发上,很快就有不少相熟的夜场公主娇滴滴围聚了上来。

他左拥右抱,一个人就享受着九个人的服务。

“东产啊,呵呵。”山田阳不屑地冷笑,一名夜场公主讨好般腻上来,在他耳边轻轻说着什么话,逗得他哈哈大笑起来。

大岛光夫脸上有点挂不住,自己好歹是一名银行系长,金融精英,山田阳连招呼都没一个,也太无礼了!

小泉和政察言观色,立即起身为山田阳和大岛光夫各倒了一杯香槟,做起了和事佬:“大岛系长,山田君可不是故意给你脸色看,他现在对东产的人都看不顺眼呢,你多多体谅。”

说完,他以最快速度解释了下今早在支行发生的事情,大岛光夫恍然,原来是这样。

他本来还很懊恼为什么说好的业务会没掉,原来是北原苍介这个小子惹怒了这尊大神啊,真是愚不可及!

为了区区一个楼下的柜员,得罪山田阳这样的优质大客户,北原苍介的脑袋真是坏掉了!

“原来如此,山田君,说来惭愧,我和北原苍介是一个课的,平时他就总碍手碍脚,让我也很苦恼啊。”大岛光夫站起来敬酒,杯沿压低了几分。

山田阳听到这个名字现在就来气,可听见大岛光夫似乎也不待见北原苍介,立即来了神,直起身,单手拿起酒杯和大岛光夫随意碰了下。

“大岛系长和他很熟?”

一旁的小泉和政立即站出来科普,简单说明了融资一课内部的问题和斗争。

山田阳根本不了解银行体系,听得云里雾里,随后拍了拍大腿:“哦!也就说,大岛系长和他都是组里的若头,要抢下组长位置咯?”

“也、也可以这么理解......”大岛光夫有些不适应他的极道思维,但类比起来,还真有点像。

“哈哈,那可真是死敌中的死敌了啊!”山田阳拍手大笑,搂住一名少女的纤腰,嘿嘿说道,“这件事,我倒是有个主意。”

“山田君有经验?”大岛光夫心中不屑,表面上却是一副愿闻其详的神态。

“哈哈,当然有。几年前,我们组里其实不止我这个若头,老爹还收了个义子,那时他觉得我不务正业,继承不了他的衣钵,有将山田组交托给那个家伙的意思。”山田阳提起他的义兄,有点咬牙切齿,又有点快意。

父不传子在极道社团里颇为常见,若是组长认为亲生儿子没有才能,无法发扬壮大社团,可以另外认养义子,年龄不限,将他培育成新的若头,未来继承衣钵。

山田阳之前有个义兄山田一马,就是山田正宗认的义子,极大威胁到了他的地位,为此山田阳设计陷害山田一马,弄得他家破人亡,断指后逐出山田组,现在已经不知去向。

这件事说起来冗长,全是恶心人的招数和下三滥的手段,大岛光夫不太想听这种东西,正好回来的林原响听到后也是微微皱眉。

然而山田阳说在兴头上,谁敢阻止他?

“后来啊,我就当着他的面,骑着他最心爱的女人......啧啧啧,那个味道,他那个眼神,我啊......”

山田阳说到兴奋的地方,手舞足蹈起来,一旁的夜场公主们也是齐声尖叫,无比配合他的言辞动作。

好不容易一长串说完,大岛光夫对他有了新的评价——

人渣中的人渣。

忍着不悦和恶心给山田阳倒了杯酒,大岛光夫腆着笑脸问道:“不知道山田君和山本社长的关系如何?是不是可以......”

“山本,哪个山本?放心,大岛系长,只要你愿意帮我弄死那个北原苍介,我可以介绍几百个山本社长给你认识!”

山田阳拍着胸脯大笑,

“对啦,你们银行职员的收入这么高吗?他才入职多久,竟然能有八千万円?”

“啊?”大岛光夫一愣,开什么玩笑,他的年收入都只有八百万円,那可是他不吃不喝,十年才能积攒下的巨款啊!

北原苍介入职才三年,能有个一千万円就很不错了吧。

他带着满腔疑惑,正打算仔细询问,一名黑衣大汉忽然快步走来,躬身附耳对山田阳说了几句。

山田阳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点头后推开了几名腻在身上的夜场公主,对着大岛光夫和小泉和政笑道:“大岛系长,小泉部长,两位运气可真不错啊,我在东京的大姐大来了,她可是真正的大人物,你们能见到她,是大福气啊!”

“去去去,全部滚到一边,让出位置来!”他挥手驱散了一大批夜场公主,让她们和对向的大岛光夫两人挤在一块,自己这边的沙发则是空出一大块来,还特意让人收拾了下,打扫的无比干净。

山田阳的大姐大?东京极道组织的大小姐?

大岛光夫不由得坐直了身体,伸长脖子,翘首以待,不过他对混极道的人没什么好感,并无太大期待感。

哒哒哒的高跟鞋声响起,几名高大的黑衣男人让开一条道,一个身穿米色呢子风衣的高挑女人缓步走来,风衣带子系得很紧,勾勒出完美纤细的腰肢,随着步行左右小幅度摇摆,极为勾人。

容貌精致,化了浓妆,却和那些夜场公主不同,左耳下挂着一个粉色星星状耳坠,长发高高盘起,用了漂亮发簪束好,平添了几分典雅与秀气。

北野兰刚走几步,就自然吸引了不少男人的视线,她有一股天生的魅感,性感诱人,像是熟透了的苹果,对男人杀伤力巨大。

最初在自家会社工作,她就是公关部门的招牌,为父亲打理生意和客户,周旋在各种男人之间却不沾染一丝腥臭。

久而久之,北野兰看到一个男人,就能从他的眼中看出潜藏的欲望和野心,很少失手。

除了那天的北原苍介。

“北野大姐大,欢迎来到大阪!”山田阳笑着站起来,双手大张,就要和她来一个亲密的拥抱。

北野兰脚步一旋,躲过他的拥抱,面带笑意坐到沙发上,左腿自然上翘,压在右腿上,脚尖处的高跟鞋微微下垂,露出洁白光滑的脚背,往上是黑色丝袜,包裹住她那修长诱惑的美腿。

一名黑衣大汉走上一步,为她点燃了一支女士烟,然后弯着腰恭敬退到一旁站立。

“我已经不管社团的事情啦,这是我的名片,喏。”北野兰轻轻吐出一个烟圈,媚笑着说道,“去去去,以后可不要在别人面前叫我大姐大。”

“好好好,北野课长,小兰姐,这样总可以了吧!”山田阳也不气恼,将她的名片接过,小心放进了上衣口袋里,和对大岛光夫他们的态度截然不同,“私下里叫叫可以,我懂,我明白,我自罚一杯!”

他说着就咕噜噜喝完一杯香槟,然后又给北野兰续上了一杯。

北野兰扫视了下卡座,见到还有两个陌生男人,似笑非笑地问了一句:“阳君,我是不是打扰到你做生意了?这两位是......”

“哈哈,哪有,小兰姐你来,就是我最重要的客人,他们打扰到我们才对!你们说是吧,小泉部长,大岛系长?”山田阳连忙摇头,嘿嘿笑着,朝北野兰坐近了一些,但还保持着一定距离,不敢太靠近。

“是是是,我也自罚一杯,不不不,三杯谢罪!”小泉和政很上道的倒酒赔罪,笑脸看得大岛光夫有点恶心。

大岛光夫犹豫了下,也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初次见面,北野小姐,请多多指教。”

“小兰姐,我给你介绍下哈,这位是山本建筑开发株式会社的财务部长小泉和政,这位可就厉害了,是东京产业银行大阪中央区支行的小岛光夫系长,金融精英!”山田阳指了指两人,又看向北野兰,“两位,大姐大是东京北野不动产交易株式会社社长的独女,北野兰!”

山田阳打开了话匣,大岛光夫听了一阵,总算弄明白了北野兰的背景。

这东京北野不动产交易株式会社原来是东产控股的一家上市公司,在东京地产界名气挺大,现任社长北野武极道社团出身,会社前身便是东京赫赫有名的北野组,在东京极道圈子能排进前五!

北野组在大阪也有堂口,北野兰中学就是在大阪读的,和山田阳算是发小,只是高中就去了东京,之后北野组脱离极道圈子,两人的交集其实很浅。

山田正宗的目标就是希望山田组能像北野组一样成功转型,他让儿子疯狂结交的人物主要便是北野兰这样的大家族子弟,再往上,人家看不上他,往下吧,他又看不起别人。

北野组正好就是山田组的目标榜样,山田阳自然要讨好北野兰,多取取经。

这次北野兰亲自来大阪,倒是有一宗好生意交付给山田阳。

听到大岛光夫也是东产的人,而且和北原苍介一个支行,北野兰瞬间换了态度,面对小泉和政的殷勤是一副爱答不理,面对大岛光夫却是格外热情。

而知道东京北野不动产交易株式会社是东产手下的控股企业后,大岛光夫也换了态度,摆出一副上位者的气势。

谁知道多年后退休自己会不会调任到这种小企业当社长呢,那之后,这样的女人还不是随便他玩弄?

山田阳在他眼里不过是个发了财的土包子,没见过世面,他也能理解,毕竟极道出身嘛,想破了头也要混进上流圈子。

聊了一会儿,话题回到北野兰此行的目的上,原来她正好在找北原苍介那套大阪房产的接盘者,找了圈通讯录,最后父亲建议她亲自来大阪,将房产出手给山田组好了。

北野兰哪里不懂父亲的意思。

虽然离开了极道圈子,但其实只是北野家从台前到了幕后,父亲将位子传给了义子,让他从若头升任为组长,本质还是在给北野家卖命。

若是有机会吞并其他组,北野武也不会手下留情。

北原苍介出手房产,不出意外,房价可能产生波动,现在找接盘者,就是坑别人,这样的情况下,父亲还要求她来接触山田阳,可见他的心思多么可怕。

当然对他们几人,北野兰只是说有一个客户想急于脱手名下房产而已。

“那是好事啊,我就说大姐大......哦不,是小兰姐最照顾我了!大阪哪里的房产,大概多少钱?”山田阳摩拳擦掌,他现在就是要买买买,然后坐拥房产,等着升值发财,现在不愁没钱,就愁没房子。

“中央区,价值大概在一亿円。”北野兰看了眼大岛光夫,不知道这个男人和北原苍介的关系如何,如果是他的好友,那就得稍微讨好下了。

“有点贵啊,不过没事,我要了!”山田阳财大气粗,当即回应,“小兰姐你也不要去找别人了,我拿下了,为表诚意,我多给三百万円,就当是给小兰姐你的接风费了。”

北野兰心中暗骂蠢货,其实现在房价来说也就值九千万円不到,她想着给北原苍介多赚一些,没想到这蠢货连资料都不看,就拍板了。

活该他倒霉啊。

不过还是得考虑下,他和这个大岛光夫认识,会不会和北原苍介有交情?

想到这个可能性,北野兰话锋一转:“对啦,大岛系长,您认识一个叫北原苍介的人吗?听说他也是贵行的职员。”

“北原苍介?巧了啊大姐头,我们刚才还在说那个家伙呢!”山田阳愣了下,随后大笑,“你和他也有仇吗?”

他将今天银行的事情,以及大岛光夫和北原苍介的恩怨简略说了下。

听着听着,北野兰的脸色渐渐阴冷了下来,笑容凝固到消失。

不过很快,她又灿烂一笑。

“那可真是巧了,我这个客户就是他呢,其实他在东京还有两套房产要出手,阳君有兴趣吗?”

一直沉默的大岛光夫闻言一惊,随后像是想明白了什么,心中狂喜。

原来如此,这小子是把房子卖了拿钱来装逼的啊!

难怪他能拿出填补空缺的钱,这是用了老命来泡楼下那个小林杏子啊!

今天不来,差点还以为他有什么特殊背景和际遇呢!

“一个银行职员,三套房?还有那么多现金?”山田阳目瞪口呆。

北野兰轻笑了下,幽幽说道:“我这呢,有些小道消息,希望三位听了不要说出去呀。据说这位北原先生是用大量贷款弄来的这三套房,但是这其中花费的开销太大,他不得不快速脱手套现,为了弄到大量现金,他似乎把股票也卖了,我帮他折算过,一来二去,也没赚什么钱呢。”

“可惜,如果他要再持久些,说不定真能大赚一笔,诶。”

北野兰装作一副惋惜的样子。

“蠢货啊,这个时候不死撑,非要卖掉,真是白白便宜了这个人渣。”大岛光夫心中暗骂北原苍介愚蠢,觉得他用这笔钱泡妞,更是蠢上加蠢!

“还有两套?我都要了!小兰姐你开个价吧,北原苍介,嘿嘿,等我收购了他的所有房产,再请他好好吃个饭。”山田阳兴奋地凑上来,“得好好感谢下他为我做的努力啊,东京的房产,现在摇号都摇不到了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