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谁才是大人物

黑田裕微微皱眉,他还没表态,大岛光夫就以上位者的姿态开始训斥北原苍介的行为让他有些不满。

不过大岛光夫说的话也是他心中所想,就暂时没开口,任由他以前辈的口吻教训北原苍介。

“武内橡胶可是一家濒临破产的劣质会社,听说社长还是个冥顽不灵的老糊涂,在这种大环境下仍然死守什么‘匠人精神’,不愿意转型做地产,贷款给他,你是打算让我们的钱打水漂吗?”

大岛光夫用力拍打着桌面,言辞不善,整个会议室都回荡着他的怒吼,站着一边的普通职员们纷纷缩头弯腰,不敢直视他的目光。

“不久前,武内橡胶还被大阪金融收走了一千万円,他们的上游企业也几乎转型成了地产商,利润率低,经营难度大......”黑田裕翻看着一份份文件资料,里面如实记载了武内橡胶此时的惨状,他更加不解。

如果真想做特殊融资项目,北原苍介起码也该稍微粉饰下这家会社吧!从他提供的资料看,武内橡胶根本毫无优点可言。

“即便只是一千万円,就算提高利息,我们也不可能贷款给它的。”黑田裕的话就是对这笔业务的最后判决,他脸色难看,不知道北原苍介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课长,大岛前辈,北原在最后写明了他的申请要点,我觉得......不是没有机会。”一直沉默的樱井冴子突然开口,清冷的嗓音极为动人,一下子就将所有人的注意力给吸引过去了。

她很少在早会发言,但每次说话,往往一针见血,能简单扼要的直指核心问题。

樱井冴子居然帮腔北原苍介!

大岛光夫愣了下,旋即伸手去拿北原苍介面前的资料,翻到最后,简略看了下。

“新型汽车减震系统......特殊橡胶制品,独家研发技术......”

一份份资料展现在眼前,从专利申请书到研发计划,无数资料佐证着武内橡胶确实在用心钻研这个全新的技术。

资料中用非常简练的语句概括了这项技术的前景,也特意指出丰田等大型汽车制造会社有海外拓展的计划,后面一一列出日产车和其他国家汽车的差别。

按照资料描述,如果武内橡胶研制成功,那确实有点看头。

以巨大的汽车市场前景看,用区区一千万円的贷款博一个可能,也不是不可以。

樱井冴子在大岛光夫指责北原苍介时早就细细看完了这份厚厚的资料,她从专业角度评估了下,这笔贷款并非毫无可行性,就看放贷者的胆量,以及武内橡胶的真实情况如何了。

“北原,你有实地考察过这项技术的开发研究室吗?”樱井冴子扭头看他,用手捋了下耳畔的发丝,“武内社长的人品如何?武内橡胶内部的环境氛围呢?还有,武内社长在会社里是否具有一定的凝聚力和信服力?”

她一连串问了好几个核心问题,听得藤原纪香一愣一愣,这些都是当初系长认真考量的内容啊。

她微微坐正,感觉不远处被众人私底下誉为“冰山俏美人”的樱井系长果然厉害,不愧是业绩第一的系长!

北原苍介一一作了回答,这些他都重点考察过,对答如流,没有拖泥带水的感觉,让樱井冴子也微微有些吃惊。

这些问题是她看完资料后反复思考,仔细推敲才得出的,从北原苍介回答的速度和质量看,他分明一早就在实地调查时都考虑到位了!

好厉害的男人!

“课长,我赞同为武内橡胶提供一个定制的特殊融资项目。”樱井冴子看向黑田裕,直接无视了大岛光夫,表明态度。

北原苍介看了眼樱井冴子,有些惊愕。

记忆里,这个女人精明能干,和自己的交流不多,在行里也是独来独往,极少参与其他人的业务决策。

她竟然会为自己说话?而且是在这么不被看好的一个项目上。

要不是深切知道樱井冴子不是那种会被情感随意支配理智的人,他差点以为这女人暗恋自己,然后将感情带到了职场上!

当然,也不排除她有坑自己一把的心,毕竟理论上说,她也是下一任课长的有力候选者之一——虽说高层不喜欢女人坐到太高的位置,但区区支行课长的职业,也不是没可能。

黑田裕有些犹豫,说实话,他的眼光可没好到能评判出一个企业的未来,作出决断,更多是依靠他对部下的认知和信任。

一千万円,是不是太冒险了?

最主要的是,特殊融资项目的审批流程繁琐,起码一周起,这样北原三系就要花费大量时间在这件事上,那一课的融资任务怎么办?

区区一千万円,距离三亿的目标太远了!

打回特殊融资项目的申请,同意普通贷款审批?这样既能顾及大岛的情绪,又能安抚住北原,然后让他们好好为自己卖命。

黑田裕心里打定主意,正准备开口,大岛光夫却是不识趣的又抢在了他的前面:“课长,我不赞成。”

“特殊融资项目只针对优质会社,武内橡胶到底能不能活过年底都不知道,更别提通过分行的优质审核了!就算以商业贷款的形式提供一千万円,也可能成为一笔呆账,课长,这太冒险了!”

“仅凭一份资料,课长该不会就能认定它是一家好会社吧?”大岛光夫又补充了一句,彻底卡死黑田裕的路。

“大岛系长!我和系长可是去武内橡胶实地调查过......”后面的藤原纪香实在忍不住了,笑面虎大岛太可恶了!居然要封死他们所有的路!

只是她还没说完,就被“砰”的一下重重敲击桌子的声音给打断了。

“藤原!北原没有教过你会议礼仪吗?这种时候,你有插话的资格吗?区区一名入行两年的主任,居然对前辈和领导指手画脚?你是不想在行里待了!”

大岛光夫声音如雷,轰得藤原纪香脸色煞白,RB职场里下级质疑上级是非常要命的愚蠢行为,她一时没注意,就这么喊出来了。

此时她回过神,一下子慌了,连忙低下头,眼睛里也开始有泪水在打转:“我......我......”

“大岛前辈,我并没有打算走分行的优质审核流程。”北原苍介坐在椅子上,不动如山,就这么看着气势汹汹的大岛光夫,悠然说道,“那个过程太繁琐了,需要打通太多关节,等到分行正式下达文书,武内橡胶可能真的就倒闭了。”

“不走优质审核流程,北原,你是想以并购控股模式兼并武内橡胶?”樱井冴子反应很快,一脸讶色,旋即又想到什么,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可这必须要有以你为法人代表的株式会社才行,我记得行内职员注册株式会社,必须入行超过十年,且至少是支行行长级别。”

“开什么玩笑,并购控股模式,这是多少年前的东西了,还有人会这么做?”大岛光夫也傻了。

同样傻掉的还有黑田裕等其他人。

所谓的并购控股模式是东产早年推出的一项颇具时代气息的政策。

那时的东产高层被大量插入来自三菱财团的内部人士,为了平衡原东产土著高层的心理,东产推出了这项政策。

政策允许入行超过十年,且级别在支行行长及其以上的职员在外注册自己为法人代表的株式会社,可以进行任何自由商贸活动,甚至能通过这项政策得到东产内部注资支持,成为银行旗下的一家子企业。

RB是主银行制度,各大银行由财团掌控,然后它们注资各种会社,互相间也有控股关系,以此形成一个由银行为主,企业为辅的庞大关系网。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这个政策,相当于变相允许职员做副业,将自己的会社融入到银行体系里,成为一份子,享受到低息贷款和各种福利,未来的商业交易也能得到各种照顾。

只是后来高层们发现,与其自己去创办一个新企业,不如干脆让银行将名下某个大企业过渡到自己手中,直接掌控或是退休后空降去做社长,既省心,又赚钱,还没风险。

久而久之,就没高层再这么做了,一般都是直接薅银行现有羊毛,反正财团手下不知道有多少控股会社,随便抽几个走又没事。

这项制度保留至今,但基本作废。

而它,恰恰是北原苍介最需要的一环。

“北原,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黑田裕也有点懵,“你的职位可不够。”

“我记得并购控股模式后来并非限定必须是本人出任法人代表,他只要在行内发文,愿意作为推荐人即可。”北原苍介笑了笑,“也就是说,只要有这样一位高层愿意推荐我的特殊融资项目,就能成吧?”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浅野行长他......”黑田裕点点头,“绝对不会通过你的申请,还是不要去麻烦他了。”

这点也是藤原纪香最疑惑的地方,今早在为系长做资料时,她也意识到系长想走并购控股模式,这样,一切都说得通了。

可问题在,浅野行长根本不可能同意吧?

“课长,如果我能找到这样一个人,您就会同意这个项目,对吧?”北原苍介依然笑着,胸有成竹的表情。

黑田裕微微点头:“那当然。”

“大岛前辈呢?”北原苍介转头看向大岛光夫。

“我当然也没问题。”大岛光夫气得想骂人,这不是废话吗?

如果有这个级别的高层愿意出来推荐北原苍介,谁敢反对?

是找死吗?

他疑惑地看向北原苍介,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难道这小子背后有靠山了?

不可能啊。

他入行这么多年,现在才刚打通分行的关系,在人事就是一切的银行里,要找到一个真心愿意培养你的靠山太难了!

下属的成果是上司的功劳,上司的过错是下属的责任。这可是银行内部的不成文的铁律!

谁知道你的靠山会不会转头就卖了你。

拜山头,是一件非常考验人和危险的事情。

是东大派系的前辈?

他是东京人,难道是东京派的大佬?

大岛光夫脸色越来越凝重。

“那就这么说定了,课长,到时候请务必通过我的申请文件,拜托了!”北原苍介起身鞠躬,嘴角带着笑意。

藤原纪香晕乎乎的,这事情忽然就这么定下了?

总觉得现在系长一出手,好像什么事情都能轻松解决了?

......

是夜,大阪中央区,长颈鹿夜总会。

大岛光夫油光满面,穿着花绿色的格子衫,外面是一件遮不住他大肚皮的风衣,正带着林原响走在大厅过道上。

林原响还有点拘谨,看着地上的红毯,听着震耳欲聋的音乐,精神变得恍惚了起来。

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光照射闪烁,一座金灿灿的长颈鹿雕塑竖立在大厅中央,周围的卡座全部爆满,男人搂着小姐们嬉笑玩闹,不时有人洒下一大堆万円大钞,顿时引起少女们的尖叫和哄抢。

而在中央舞台,一个身材矮小的年轻男子正搂着一名浓妆艳抹的高挑舞女激情热舞,上下其手,在灯光的绚丽中扭动身躯,彻底迷醉在了这样的糜烂景象里。

“林原,这里才是人间天堂,香槟酒随意开,只要有钱,世界就是一块糖果,随便你舔舐撕咬哈哈。”大岛光夫嘿嘿笑着,重重拍了拍下属的肩膀,“去吧,挑一个你喜欢的夜场公主,尽情放纵一回!”

打发走了林原响,大岛光夫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他看向一个卡座,那里正坐着一个干瘦的中年男人,此刻搂着三四名夜场公主,见到他走来,立即起身相迎。

“大岛系长,万分抱歉,山本社长今天有重要会议,来不了了。”

“山本社长为什么会突然打算去樱花银行?”大岛光夫脸上没好气,被小泉和政强行按在了沙发上,也顺手揽住了一名少女。

“大岛系长,这确实事出突然啊,本来社长已经答应好贷款了,但昨晚,山田组的太子突然来访,要求社长脱离贵行,您也知道,山田组和我们的关系,社长无法拒绝啊。”小泉和政为他倒了一杯洋酒,“尝尝,香槟的滋味可真不错啊。”

“山田组的太子?”大岛光夫身旁的少女迅速接过酒杯,娇笑着喂到他的嘴边。

“喏,人我给您约出来啦。”小泉和政满脸绉媚,看向舞池中央独舞的矮小男人,“他可是真正的大客户啊。”

“山田组的山田君可是大人物哦,是我们的贵客,每晚都要消费几十万円呢!”少女笑着说道,“客人您一定要找机会认识下他哦~”

大岛光夫听完,身体不由得坐直了一些,能说动山本社长,连这里随便一个夜场公主都知道,这样的人物,确实来历不凡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