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我来填补空缺

1989年12月1日,金曜日。

刚过早上8点,繁华的大阪市像是苏醒的巨龙,张牙舞爪,到处是阔步疾行,穿着大风衣的上班族。

吃过早饭,穿好制服的北原苍介下楼,准备搭乘电车上班,昨晚喝了酒,他的AE86停在居酒屋附近,没有开回家。

路过传达室,管理员大叔正对着一台黑白电视机里的女星嘿嘿大笑,现在彩电还没普及,北原苍介住的是高档人才公寓,因此传达室才有资金配备一台黑白电视。

看到北原苍介走过,管理员大叔立即正襟危坐,面带笑容地向他打着招呼:“北原桑,早上好。”

“早上好。”北原轻轻点了点头,算是回礼。

“对了,门口有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很早就在等你了,叫她进来也不听,还让我不要打扰你休息。有这么一个温柔体贴的女朋友,北原桑可真是好福气啊。”管理员大叔像是记起了什么,在他没有离开前急忙小跑出传达室说道。

北原苍介愣了下,旋即看到双手提着包包,一身制服短裙的藤原纪香正站在门口,小脑袋好奇地朝里张望着,外面的风很大,她的脸颊微红,像是喝醉了一般。

“北原系长~早上好!”藤原纪香的心情似乎不错,在他走出门口兴奋地挥动着手打招呼,包裹在短裙下的黑丝长腿笔直修长,并拢在一起,还沾染着点点白色物质。

“你怎么过来了?”北原苍介走出大门,被突然灌来的冷风冻到,下意识捂紧制服外的风衣。

“我每天都搭电车去银行的呀,系长您的车不是停在居酒屋附近嘛?我想着您今天应该也会搭电车,所以就买了些早点......”

藤原纪香说着打开手提包,取出了里面还热气腾腾的早点,她的头发上也有晶莹的水滴,小皮鞋动了动,想要跑来,却被北原苍介制止了。

“有心了。”北原苍介其实在家里吃过一些,但还是主动上去接过早点,打开吃了一口,来到街边,他才发现似乎刚下过雪,地面湿湿的,藤原纪香丝袜上的白色物质估计是还没融化的雪花。

这家伙难道一直顶着雪站在外面等他?

“怎么样?还合胃口吗?”藤原纪香凑过来,身上是淡淡的荷花香味,“谢谢系长昨晚把我送回家,实在是太麻烦您了!万分抱歉!”

“味道不错。”北原苍介看着在寒风里微微摆动的少女,迟疑了下,还是将身上的风衣脱下,给她披上了,“你等了挺久?”

“没多久啦。”藤原纪香连忙摆摆手,见到他往车站走去,立即踢踏踢踏快步跟了上来。

“为什么不去传达室,也不穿外套,现在可是‘非常时期’,你要是因此生病了,我是不会批准病假的。”北原苍介笑着打趣,几口吃完了一个饭团,看来是她自己做的,总算没白费他这几天的照顾,还明白知恩图报。

“因为也没有多久呀,我的老家在四国岛,冬天也很难看到雪景呢,出门的时候看到下雪了,就忍不住站着多看了会儿。”藤原纪香走在后面,双手提包,语气轻松,像是想到了什么,俏脸忽然一红,低声问了句,

“对、对了,系长,最晚我喝醉后,没、没有说什么奇怪的话吧?”

“没有,你喝醉就睡,睡得很死那种。”北原苍介心里腹诽了一句,不仅奇怪,而且你还管我叫爸爸,当然,这话是不能当着小助理的面说的,不然她怕是得一头栽进街边的绿化带。

“那就好,那就好......”她拍了拍胸口,随后将话题跳跃到最晚的那件大事上,“系长,您住的公寓看起来很高档啊,现在出售,是不是太亏了?今早起来,还听楼下管理员阿姨说股票又大涨了呢。”

股市高昂,房市自然也不会差。

大阪如今的房价早已让藤原纪香这个小打工妹望而却步,连她住的老式公寓都快到天价了,想到系长把这么值钱的公寓出手了,她感觉无比难受。

系长不会真的碰上经济危机了吧?

藤原纪香胡思乱想的时候,北原苍介却在思考怎么效率最大化的利用自己那第一桶金——售卖股票得来的一亿円。

看到系长一脸神色凝重的表情,藤原纪香也不敢说太多闲话,就这么默默跟着他,一路上了电车,在9点前堪堪来到支行。

走进一楼大厅,有人主动跟北原苍介打起了招呼:“呦,这不是北原系长嘛,这么巧?又见面了,哈哈。”

那人的声音里夹杂着一丝戏谑,有点阴阳怪气,让人听了很不舒服,其中淡淡的讥笑之意格外明显,让跟在北原苍介身后的藤原纪香十分疑惑。

看上去像是和系长有仇的人?

但她又没有任何印象。

北原苍介扭头,看见那个身材矮小,穿着花绿色大衣,戴着墨镜的年轻暴发户后,眉头微微皱起。

“我叫山田阳,山田房产信贷株式会社的社长,是你们的大客户哦。”山田阳双手插在口袋里,抬头看北原苍介,脸上的笑容十分古怪,在他背后还站着几名西装革履的男人,有老有少,全部聚集在山田阳一步后,态度谦卑,神色拘谨。

其中有一个,北原苍介还有印象,似乎是三系的一个优质存款客户。

“你好,山田社长。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北原苍介微微点头,也没有拿出名片,打完招呼就打算离开,“我还有早会,就不多说了。”

“北原系长不用那么着急嘛,难道你不想看看怎么回事?”山田阳瘦弱的身体一步挡在北原苍介跟前,脸上的笑意更加浓郁,“哦,我忘了,北原系长是楼上融资部的人,和他们运营部似乎没什么关系,对吧。”

“融资部就是体面,不用拉下脸来讨好客户呢,看看运营部,维系不好客户,就得挨骂,太惨了。”山田阳转身拍了拍背后一个男人的肩膀,“不过我听说融资部职员如果犯错,也会被发配到某些旮沓角落里去?山本桑,你对银行比较熟悉,有这一回事吗?”

“是的,若是被流放,那这名银行职员的职业生命也就到头了。”姓山本的中年男人就是北原苍介认识的那个优质客户,此时他一脸笑意对着山田阳,讨好的态度十分明显,“那位小林小姐一下子损失这么多客户,怕是逃不掉被流放的结局了。”

已经听得不耐烦的北原苍介这才慢慢低头,看向那个让他恨不得一巴掌糊上去的男人,语气低沉而有力:“小林杏子?”

“是啊,一下子损失八千万円的存款和多名优质客户,这份责任,不知道她能不能担得起。”山田阳笑着点头,随后看到北原苍介如鹰隼般锐利的眼神,立即摆手后退半步,“这可不是我有意针对小林小姐啊!她自己的业务能力不过关,流失了这么多优质客户,我也很替她感到遗憾。”

听到这里,北原苍介哪里还能不明白,这小子就是在故意针对小林杏子,只不过里面是不是有自己的因素就不得而知了。

原本以为他只是个有黑道背景的暴发户,现在看,似乎还有点身份地位,竟然能鼓动那么多优质客户提取存款,与东产断绝合作关系。

北原苍介抬头看向柜台那侧,果然,角落处,小林杏子正缩着身体冲一个中年男人不断鞠躬,而那个身穿银行制服的中年男人则对她指指点点,破口大骂着,声音隐约能传到这边。

骂了一会儿,中年男人回头看到门口站立的山田阳,立即换上笑容飞快跑来,临走前还不忘再训斥小林杏子几句。

抬起头的小林杏子眼中隐隐有泪光,她正好看到这边站着的北原苍介,连忙用手擦了擦眼睛,鞠躬后消失在柜台后侧。

“山田先生,山田先生请留步啊!”中年男人夸张得嚷嚷着,冲到人群里,一把就要抓住山田阳的手。

山田阳后撤几步,戏谑地笑道:“大河系长,这是干什么?”

“请务必再给我们一次机会!拜托了!”大河系长是运营三课下属运营二系的系长,也是小林杏子的直属领导,他用手抹了抹额头的汗水,不停鞠躬,“我们一定会给您满意的答复!请不要将所有的钱全部取出去!”

运营部有存款业务指标,虽说现在这个时代,银行内部不差钱,但谁也不会嫌弃钱多,如果能拉到大量存款,还可以维系住一些优质的企业客户,对银行而言,是一举两得的好事。

这个时代,放贷轻松,敛资也容易,可竞争性也同样巨大。这次山田阳一口气带走数名优质客户,偏偏到了年底,大河根本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人填补这个缺口。

他的年终奖、升职机会可都被小林杏子这个蠢女人给毁了!

他也听说了,貌似是小林杏子拒绝山田阳的约会邀请,而后者有黑道社团背景,脾气极差,看准了她,非要搞到手。

这些都是小事,大河并不在意,可牵扯到部门业绩,他就不能坐视不理了。

“啊,这可让我太为难了,樱花银行那边已经谈妥了,人怎么能随便反悔。”山田阳露出一副为难的样子。

“请您务必再考虑考虑,您是我们的大客户,若是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或是需求,请您直接说出来,我们一定会满足您的!”大河系长还在鞠躬,甚至没看到一旁高大的北原苍介。

山田阳嘴角微微上翘,正准备说话,却看到一个高大身影瞬间遮蔽了自己的视线。

“大河系长,山田社长带走了多少存款?”北原苍介挤开山田阳,一米八的个子在89年确实有些鹤立鸡群,他一说话,很多人都下意识看了过去。

“诶?北原系长,您怎么也在?”大河抬头,吃力地看他,“山田社长这边一共取走了五千万円,加上上次的三千万,总计八千万,全部是我们二系名下的存款。”

八千万円,对一个运营系来说,确实算伤筋动骨了,而且山田阳带走的不仅是钱,还有人。

“其实嘛,樱花银行那边也没有彻底谈妥,大河系长啊。”山田阳走过去,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满含深意地微笑道,“小林小姐的业务能力确实糟糕,但我们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和我之前说的一样,她要是后悔了,可以随时来找我。”

“哦对了,不过这次条件就不像之前那么宽松了,你明白的,大河系长,让她好好考虑下吧,为了你们,也为了她自己嘛。”

这种公然的威胁和赤裸裸的暗示也只有这些黑道社团出身的人才会毫不忌讳的这么说出来。

“那么再见了,北原系长,就不打扰你工作了。”他志得意满地拍拍手,准备带着人离开。

上次被北原苍介破坏了好事,山田阳始终耿耿于怀,从第一次见到小林杏子示爱失败后,他就缠上了她,以往经历中,还没有女人能经受住他软硬兼施的攻击。

这个也不会例外。

现在家里不仅控制着许多社团,还掌握着大量房产,他在心里赞美这个时代,有钱,就是爽啊。

“只是八千万的话,我可以暂时先帮你们补上,小林那边,我觉得事情还得仔细调查过才能下结论。”北原苍介忽然开口,对着大河淡淡说道,“我的卡里正好有些钱,如果二系这个月填不了空缺,可以先用来应急。”

他的工资卡可以随意挂在任何运营部名下,只不过一般银行职员都不愿意暴露自己的存款,一到手工资,就会将它和其他资产一起存到其他银行的卡中。

所以职员的工资卡只不过是名义的挂靠,一般不会给运营部门带来利润。

“对对对,小林之前在培训时成绩比我还好呢,怎么可能业务能力不过关!”后面的藤原纪香立即凑上来附和,旋即又被北原苍介刚才的话给惊住了,“用、用系长的工资卡填补空缺?!”

“北原系长,那是八千万円的空缺,不是八百万。”大河狐疑地看他,担心眼前的年轻系长是不是听错数目了。

才走出门一步的山田阳也顿住了脚步,回头看他。

开什么玩笑?

八千万円,他十年工资能够吗?

“系长,是八千万円啊......”藤原纪香低声提醒了他一句,也担心他是不是听错了数字,免得出丑,就难看了。

北原苍介倒是一脸云淡风轻,朝着大河摆了摆手:“大河系长可以自己去查询下,我还有早会,就不多聊了。对了,小林的事情,希望你们再多调查下吧。”

说完,他就拉着还有些呆滞的藤原纪香朝里面而去,大河有些愣,一时间不知道是去追山田阳他们,还是回去查北原苍介的余额。

不过那边偷偷旁听许久的山川小百合早就先一步去后台确认了,她一大早就看到山田阳带着人来骚扰自己的闺蜜,还那么可恶的以她业务能力差,强行取走了大量存款。

可她也无能为力,根本劝不住那些铁了心要跟山田阳跑的客户,只能默默看着事态发展,趁着大河跑去跪舔山田阳,这才偷偷过来安慰小林杏子。

这时北原苍介随口说要填补缺口,连她也吓了一跳。

她和小林杏子并排站着,见到小林杏子还没反应,忍不住催促,一扭头,却看到闺蜜一脸惊愕的表情。

“杏子,北原系长到底有多少钱啊?”

“一......一亿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