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身家过亿了

放开手脚吃喝后的藤原纪香变得十分可爱,红扑扑的小脸蛋扎在烤鸡肉串堆里,硬是将好几盘全部吃完了!

她的酒量极差,几杯清酒下肚,说话都有点大舌头起来,没聊多久,就一头栽倒在吧台处,呼呼睡了过去。

北原苍介一脸无语,这小丫头也太没防备心了,明明是个女孩子,却毫不顾忌地在男人面前喝得酩酊大醉,不省人事。

要是他存点少儿不宜的心思,藤原纪香今晚就遭殃了。

结完账,北原苍介无奈搀扶着东倒西歪的藤原纪香上街打车,深夜街边依然站满了穿着各异的男男女女,不过像他们这样男人扶着喝醉女人的组合还是颇为少见。

还好北原苍介和藤原纪香都穿着制服,胸口处有银行职员的铭牌,不然看周围几个眼神不善的小青年,怕是怀疑北原苍介是个资深的“捡尸族”,随时都可能A上来。

“一天到晚尽给我惹麻烦,车钱你付。”北原苍介从她的手提包里抽出几张万元大钞,不要钱似的用力挥动,很快就有出租车停靠过来。

他立即扛起藤原纪香就往车里钻。

她的身体很软,带着一丝淡淡的荷花香味,出乎意料的轻盈,黑色丝袜手感不错,估计是名牌。

北原苍介挺喜欢这个有些天真,又很聪明的小助理,前世见过太多心思重,城府深的女人,藤原纪香就像是一朵刚刚绽放,还未散发香气的樱花,多了几分清纯,让他觉得相处起来没那么难受。

“唔......好热。”迷迷糊糊的藤原纪香就准备伸手去解胸口扣子,二十三岁的年纪,发育不错,近距离看,颇具规模,紧身的制服勾勒着,确实有些闷。

“还没到家呢!”北原苍介一把拍掉她的手,微微摇开了车窗,这个时候的汽车,车窗还是那种手动摇转控制开关,年代感十足。

凉凉的风吹来,藤原纪香圆脸微红,猛地扑进他的怀里:“爸爸,我错了!别打我......纪香会好好读书,会去东京工作的!不要打纪香了......不要打了......”

“咳咳,先生,你的女朋友......可真有趣啊。”出租车大叔干咳了几下,大概是以为他们在玩什么奇怪的游戏,咳嗽声里参杂着一丝男人都懂的笑意,“真令人怀念啊,年轻人的气息。”

“......”一脸黑线的北原苍介想要推开这个让他丢脸的家伙,却发现藤原纪香不知道为什么死死抱住自己,嘴里还在不断呢喃着“爸爸别打”之类的话。

他叹了口气,任由她抱着自己,扭头看向窗外繁华的大阪城区,夜色迷离,思绪渐渐飘飞到了其他地方。

把藤原纪香送回出租屋后,北原苍介以散步的方式走回了自己的公寓,他们住的地方相距不远,房价也近似,只不过北原苍介直接买了房,而乡下来的藤原纪香是租房生活。

记忆里依稀有些小助理的信息,不过那都要追溯到面试时了,北原苍介作为直属领导,简单面试过程中有询问过她的家庭背景。

老家好像是四国岛香川县内某个小地方,反正是旮沓里的旮沓,原主根本没在意过。

这样一个来自乡下的女孩,能考进东大,最后进入东产确实很不容易,压力不小啊。

回到公寓,北原苍介正打算去洗澡,“铃铃铃”,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走过去接起电话,手机中传来威压而低沉的声音:“苍介?”

“是我。”北原苍介心里咯噔了下,这两天他一直在想怎么应对可能来自家里的诘问,没想到事情会来到这么突然。

而且打电话过来的不是别人,是他的父亲,北原正雄本人!

原主和家里的关系很一般,脱离家庭后,求学到工作这几年,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他不愿服从父亲的安排,想要通过自身努力证明自己,性格执拗单纯,思维简单。

北原正雄只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身为独子的北原苍介自然是唯一继承者,从他出生后,北原正雄就为他铺设好了未来的人生道路。

可惜原主根本不领情,非要固执的想通过自身打拼成为像父亲一样的人,这个埋在心底的愿望还没告诉过其他人。

好像在记忆里,因为常年缺失父爱,原主对待父亲,一直是那种既渴望得到关爱和认可,又无比怨恨的态度,最后才衍生出这种情绪,要通过证明来得到父亲的注视。

在他看来,原主精神可嘉,做法愚蠢,这种身份背景给前世的他,他就能在三十岁前达到那时的成就了,也不会因为始终没能再进一步,成为真正顶尖的风云人物而懊恼一生。

事实上,北原正雄并非真的像原主以为的那样,默许着他的行为,没有任何干涉。

要不然,凭借他现在的实力人脉,怎么可能得到两套东京房产?还不是人家看着他老爸的面子上卖的人情吗?

然而原主完全没有意识到这点......

电话里始终沉默着。

这也是他们为数不多几次电话交流的常态。

一个不擅长和儿子交流,一个闷骚,谁也不愿意主动开口。

又过了一会儿,手机那边终于再度响起有些失真的声音。

“你想做什么?”

简单直接。

北原苍介知道,北原正雄打这个电话前应该已经把他最近的一切都调查的一清二楚了。

卖房产股票套现,改变融资方向和策略,甚至他今天去武内橡胶的事情估计都瞒不住。

北原正雄应该会很疑惑,调查结果会显示他毫无经济危机,也没什么不良嗜好,种种反常行为是那天庆功宴后开始的。

“我觉得股票马上要跌了。”北原苍介斟酌了下,还是决定用最简洁的回答表明态度。

北原正雄能坐到东产执行董事的位置,必然是人中龙凤,用谎话骗他,意义不大,只会惹来不信任和怀疑。

他虽然没有继承北原苍介的个人情感,但也不想彻底脱离他的人际关系,除非真的让自己很难受时。

既然还绑在北原家这艘大船上,博取北原正雄的好感是必须做的事情。

在自己的羽翼没有丰满时,北原家的支持必不可少。

如果可以,他也不想孤身一人。

电话那头又沉默了许久,随后北原正雄吐出了几个词。

“为什么?”

北原苍介怔了下,记忆中,那个男人威严赫赫,从来都是以自我为中心,是个我行我素的大男子主义者。

他想过各种被训斥的场景,也有过一些应对手段。

毕竟大环境如此,要让人相信股票可能近期会暴跌这件事,太难了点。

可北原正雄竟然会愿意听他的解释?

父子间的感情比自己想象的要深?

北原苍介轻轻呼出一口气,摇头摒弃这个可笑的念头。

能坐上那种位置的男人,绝不会被情感羁绊。

所以......其实他早有风声消息?

“我们的贷款资金,基本流入股市和房市,而一旦资金回笼,这两个市场就会产生剧烈动荡,同时会迅速波及到各种企业,包括放贷的银行,股票暴跌,恐怕不久后,房价也会跟着跌。”

北原苍介缓缓说着,从后世的角度看,RB的经济泡沫从85年起,到89年末,已经很巨大。

但身处其中的人们往往会被虚假的繁荣和翻倍的钱包所蛊惑,随着泡沫越来越大,可能少部分嗅觉敏锐的人能感知到,但大部分人依旧纸醉金迷,毫无感知。

而且只要泡沫持续变大,这种景象就会一直存在,除非,有人戳破了。

这一过程在后世被作为经典案例反复描摹,只要是金融业相关工作者,都知道的一清二楚。而实际上,那时的RB全国都鲜有人预料到泡沫会破碎的如此迅速,更别提未雨绸缪了。

因为北原苍介的解释中,作为最主要的开始——资金回笼这一点,就没人能预料到。

在原来的历史轨迹中,这一起始点源于RB银行行长三重野康的上任,以及他那疯狂的上调利率行为,是他亲手戳破了泡沫。

现在,三重野康还只是RB银行的副行长,他是在89年12月17日竞选成功的。

“现在总行的方针依旧是鼓励大量贷款,我们的资金不缺,为什么会回笼?其他银行的情况也类似。要是真出现伱说的情况,你知道RB会发生什么事情吗?”

北原正雄的语气平静,却有种难以言喻的威严感。

“国民经济大幅度倒退,资产瞬间萎缩。”北原苍介如实回答,“父亲大人,我觉得这并不是没有可能。现在日银还掌握在澄田智行长手中,但我记得换届就是这两个月的事情吧?”

“澄田智行长来自大藏省,按照规定,下一任行长必须由日银本部的人出任,而日银本部都是激进派......”

RB银行作为RB的中央银行,控制着国民经济和货币政策,而作为首脑的行长则规定由本部高层与大藏省事务官轮流担任。

大藏省相当于国务院财政部,属于政府派系,基本都是保守派,日银本部高层则相反。

面对这么恐怖的经济泡沫,激进派的人选择戳破也不是没有可能。

虽然听上去是很骇人......

“不错,苍介,这几年,你真的在成长。”北原正雄打断了他的话,语气中是由衷的赞许。

估计原主听到这种认可的话语,会激动的难以自已吧。

北原苍介倒是很平静,第一反应是,果然,这些站在高层的人不是毫无风声!

“现在东产内部也是争论不休,以白川行长为首的保守派认为利率暂时不会变化,以源内专务为首的进取派则认为近期会发生利率的巨大动荡,理由和你说的差不多。”

“只不过现在到底谁接任日银行长的位置还不确定,因此对于利率的问题大家也是众说纷纭,不管结果如何,苍介你能想到这点,并且付诸行动,很不错。”

北原苍介了然,看来东产内部也不太平啊。他知道父亲北原正雄隶属于源内专务的进取派,只不过他是执行董事,还没进入到董事会那个核心权力层,能知道的信息也有限。

现阶段,站队的对错,可能会直接影响到他未来的职务!

“但是,”北原正雄顿了顿,语气变得严厉了起来,“在任何时候,将自己的所有底牌全部于情况未明时投下去,都是非常愚蠢的行为!万一你的预测是完全错误的,你知道你会损失多少东西吗?”

金钱还是小事,因为他的判断,他已经得罪了黑田裕课长,也等于没有按照浅野直人行长的吩咐行事,这是职场大忌。

北原正雄想要点醒儿子的就是这个。

“苍介,你要时刻牢记,在银行,人事就是一切。”

“是。”北原苍介轻笑了下,忽然反问,“只是父亲大人,若任何决定都瞻前顾后,没有勇气去放手一搏,那又怎么可能成为站在最高点的人呢?”

风险最大时,回报也往往是最丰厚的。

他的目标是成为新的财阀式人物,毫无锐气的行为,与他的性格和目标不符!

北原正雄被他的反问给惊住了。

从儿子平淡的语气里,他仿佛看到了一头正在觉醒的雄狮。

“请您放心,我会用结果来证明给您看的,也希望那时候,您能同样明确下好决定。”北原苍介补充了一句。

他感受得到,北原正雄在犹豫,从历史角度看,东产最后的斗争是白川行长的保守派大获全胜,进取派几乎被打压得一蹶不振。

同时,保守派的失误让东产不得不最后选择与东京对外银行合并,原东产的人几乎都遭受了巨大损失。

挂断电话后,北原苍介长舒了口气,和那种级别的人物对话格外耗费心力,说服北原正雄,让他愿意等待自己的证明其实很难。

而且他本身就不看好自己的ALL IN玩法,打这个电话来,起初恐怕就是为了劝诫自己回头是岸,去主动缓解和课长与行长间的关系。

不过北原正雄也不会看着他“胡闹”,同意等待他用实际行动证明后,北原正雄也提出,如果他的判断失误,铸成大错,那么就主动灰溜溜的回家,跟着他在东京重新发展。

对于原主来说,这是他最不愿意接受的命运,但现在他很无所谓,心里没有原主那种执拗情绪。

况且北原苍介还有一个最大的优势——

他是先知先觉的穿越者。

伸了个懒腰,北原苍介坐回沙发,刚安静下来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莫西莫西,请问是北原苍介先生吗?”

是一个有些耳熟的少女音。

“我是。”

“根据您的意思,您名下的松下电子和东京产业银行两支股票所有股份都已经抛售完毕,扣除手续费后您将得到99918764円,已全部汇入您的银行卡内,请及时查收哦。”

“好的,多谢。”北原苍介的嘴角微微上翘,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二天,自己就身家过亿了。

可喜可贺,是不错的开局啊。

虽然只是日元,但他有信心未来将它变成同样,甚至更多的米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