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命运无常,迷团

这奇异能力,似乎可能大概是有些喜欢装逼,不,人前显圣。

不管到底是不是,他总还是要试试。

下定了主意,林云打开系统的一次性商城,开始搜索能够迷惑人五感的幻镜阵法。

没办法,无论是自己设定的苍天化身,还是超兽冥王,两者的力量都过于巨大。

不说自己现在还无法施展那等力量,就算能够施展出来他也不会去那么做,这个世界过于脆弱,即便是现在的他,

这个世界依然是动动手指就能够摧毁的存在。

而以他现在仅仅只能够摧毁星辰的实力,对于聊天群的人还是不够看的。

不是说实力,而是以见识来看。

聊天群经历了这么久的交流传递,对于很多的东西都有了足够的见解。

更有琦玉这种本身就具有破灭星辰之力的人。

真要亲自动起手来,难免会降低自身格局。

所以暂时只有施以幻术,蒙蔽所有人的感官,之后见机行事。

“找到了,就这个吧,这种幻阵就算是蓝染也绝分辨不出。”

林云的目光停留在一个叫离幻阵的阵法。

此阵法没有任何攻击力,却在幻之一字上出神入化。

号称仙之下,无人可堪破此阵。

有了此阵,即便蓝染的幻术境界再高,修为实力不到家,一样无法堪破。

此阵系统标注整整五千的扮演点,但他却毫不犹豫地拿下了。

开玩笑,虽然这阵法看上去很贵。

但此阵可是号称,仙神之下,无人能破的强大阵法。

仙是什么,只有九阶以上,使身体灵魂彻底蜕变,超脱于中千世界,不受中小千世界任何法与道的影响。

创世灭世举手之间,才可称之为仙。

离幻阵虽影响不了仙神,但对于之下却是无解。

之所以只价值五千的扮演点,还是因为此阵没有任何攻击力且只能使用一次,价格才会如此低下。

但如果运用得当的话,也不失为一件利器。

准备妥当,他开始进入戏精状态。

“道友为何阻吾?”

漠然的声音回响天地,声音中似乎蕴含特殊的魔力,使人心中压抑无比。

“没有为何,我比你强,想做便做了。”

同样是一道声音传出,与之前那道声音不同的是,这道声音可以很明显的听出是道男声。

而不像之前那个一样,无法辨别。

斗萝界的土著们则是一阵兴奋,很明显,这后面回答的声音就是他们那位神秘的救世主了。

果不其然,下一刻,黑色的天幕升腾而起。

瞬息之间,就挤开紫色天幕,牢牢占据半边天。

同样的情景,不同的力量。

那黑暗天幕下,一道有些透明的巨大虚影凝聚。

虽在黑暗之下看不清切,但大致还是可以看出这是一个长发飘逸,脸带面具,全身覆铠的男子。

“道友若想与吾论道一番,那边随吾而去,此番天地,也是施展不开。

说完,林云便是随意一指划开虚空,大步而去。

‘冥王’没有回话,而是直接用行动表明态度。

只见他大手一挥,空间顿时碎裂成一道巨大的门户,化做一道黑光穿梭而入。

“啊这……管理员去战斗了,我们还要留在这里吗?”

琦玉挠了挠没有一根头发的大光头,眼中几乎冒着火光的说道。

虽然在这里的只是一道意识体,但所有的一切情绪都会共享给本体。

现在他的本体已经是出去寻找怪人战斗了,虽然没人能顶的了他一拳。

实在不行,就去英雄协会走一趟,听说那里面有一个叫龙卷的实力还不错。

正当琦玉想着要不要去一趟英雄协会的时候,一道熟悉威严的声音回荡在他们脑海。

“尽力记下你们所看到的画面,或有一天,也会是你。”

没等人反应,一副类似直播的画面映入他们的脑海中。

正是刚刚撕裂虚空离开了的两人。

而他们和斗萝界的人则是以第三视角观看着。

林云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妥,虽然有点像是猴子被人观看着。

但在他看来那只是弱小之人才会生出的感觉,当你拥有颠覆一切的力量时,这对你而言,不过就是一场有趣的游戏而已。

站在第三视角中可以看到两人周围被无数星辰包裹着。

群星闪耀着淡淡的星辉,有规律的按照某种路线运行着。

密集的星辰在此规律的运行下,竟未发生任何碰撞,让人颇感神奇。

视角再缩小,就能发现,这赫然就是一片荒凉宇宙星空。

林云开始的时候本是想模拟混沌鸿蒙之景的。

但让他惊讶的是仅仅是刚刚开始往阵法中拟造景像,整座离幻阵便传来咔嚓咔嚓的声音,隐隐有崩毁的迹象。

吓得他立马停下了动作,这次是真的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

没想到这离幻阵竟连模拟混沌的景像都无法承载,真不知道真正的混沌究竟是什么样子。

既然无法模拟混沌,那就只好退求其次拉低再拉低,最终选择营造出这片荒凉的宇宙星空之景。

“吾也不欺你这一缕神念,吾自我封印到与你这缕神念同等层次。”

“吾不想问你为何阻吾,那没有意义,若你输了,退离此界,井水不犯河水,若吾输了,同是如此,可行?”

代表苍天化身的幻境影像率先开口。

是的,现在站在这里的都是他用离幻阵模拟的两道幻身。

至于他的本体则是在为众人提拱第三视角。

“看的出来,你很自信。”

冥王似乎根本没觉得自己在战斗,很是随意地开口道。

“自信是强者必要的,如果连战胜对手的信心都没有,那岂不是愧对吾这无数年的修行。”

苍天化身同样没有动手的念头,就这样风轻云淡的和冥王闲谈了起来。

两者相处和洽,似两个许久未见的老朋友。

“……”

“怎么回事,不是来拯救我们的吗?怎么还聊上了?”

在心灵网络上,一名路仁甲发出疑问。

“得了吧,人家又没说是来救我们的,只是我们自作多情而已。”

一位颇为冷静的智者如此发言。

“我们是同类,他这是要抛弃自己的同类吗,人类的叛徒,是会被浸猪笼的。”

也不伐有失了智的人,发泄似的释放心中的戾气。

不管心灵网络上的众生百态,此时的聊天群群员们却显得有些沉默。

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们好像隐隐约约的看见了两股意志的交锋,未曾出手,却凶险更甚。

一个人可以说是幻觉,但他们一群人,甚至连最精通幻象之术的蓝染都是如此,那么就不得不怀疑事情的真实性了。

他们更愿意相信这是冥王所造成的结果,目的就是想让他们感悟什么。

而事实上他们想的也没多大的偏移,望着面板上那如流水一般流逝的扮演点,林云的嘴角不由得一阵抽搐。

他之前的想法一直都只是想优胜劣汰,往后的时间总会有强者加入进来。

但他没有考虑到的是,真正的强者,又怎么会轻易屈服于他。

他不认为自己一个明晃晃的大反派会有什么主角光环,王霸之气,真敢这样想,怕是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这时候他明白了自己的缺陷,开始将自己的目光放长远来看待问题。

这也是他还太嫩了,经历太少的缘故,不过为时不晚还可以弥补,人总是一点点成长的。

现在他最先需要做的只有两点,一改变心态,自从他拥有系统之后,还是不可避免的变作前世那种一切皆是游戏的心态。

简单来说,就是他膨胀了,再次将这个真实的人生当做是一场一条命的游戏。

二就是培养出真正属于自己的班底,诸天万界之凶险,他已经了解过了,但伴随这些凶险的则是无尽的机缘。

那就是数不清的宝藏,等待着挖掘,风险与机遇并存。

聊天群的群员们完全可以凭此提升自己,再加上聊天群的辅助强化,至少短时间内群体实力绝对可以暴涨。

呼~压下这些心思,他开始询问系统那股奇异波动有没有出现过,没办法,有时候他的系统灵动的像个真人,但有时候却又异常死板,也不知道为什么。

【曾短暂性波动,时间记录为一刻之前,源头追溯宿主本身】

“什么?怎么可能?难道他跨过了你!!”

这一次林云是真的被震惊了,虽然他早就想过诸天万界总有比自家系统更强的东西。

但也没有想到自己遭遇的如此之早,没有任何反应时间,无声无息的就被侵入了身体。

【并非如此,系统本未到出世时间,是被一股特殊的规则牵引到宿主这里,因此破了冥冥中的限制】

【根据系统追溯,宿主所吩咐系统捕捉的那股奇异波动与当初牵引系统的规则是非种同源的力量】

信息量很大,但他已经恢复了冷静,喜怒不形于色虽达不到,但强制自己恢复冷静还是可以做到的。

“系统,你是什么时候降临的。”

他觉得自己有必要理清这些事情,他不怕死,但也不想自已如同木偶一般被人操纵着命运。

是的,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他感觉背后仿佛有一双无形巨手在幕后推动着这一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