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如果给你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 ,你会选择怎样活着

“这应该是在看千仞雪吧,之前冥王大人不是说我们的意识体非四阶及以上不可见的吗?”

一脸惊讶的景天表示难以置信,在他之前查看群资料的时候,根据群介绍,千仞雪所处于的斗罗大陆封号斗罗也才二阶巅峰。

那些所谓的神,也只是三阶的程度。

总不能这个只能容纳三阶的世界,凭空冒出来一个四阶以上的强者吧。

“根据心理学来讲,人们往往会潜意识的排除其难以置信却又正确的答案。”

“我翻看了之前的聊天记录,这位冥王大人也曾明确的说过,世界异变聊天群无响应无非也就两种情况。”

“一种是世界本身诞生的存在,这个可以划掉,还有一种就是外来者,这种就很模糊不定了,聊天群对于此类的情况太少,还无法做出判断。”

“但基本可以确定这个林云是属于第二个情况了。”

蓝染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他越来越印证了自己之前的一个猜想。

下面那个男人根据千雪的诉说,明显已经开始大范围的损毁剧情了,但聊天群却没有对于千仞雪世界的变故有任何提示和任务产生。

这是不是说明聊天群和此次事件有关呢,当然这些话那肯定是不能明面上讲出来的,他可不觉得自己活够了。

而通过众人的神色来判断,这些猜想并不止自己一个人猜到。

而这些能猜到的人,就是自己日后要有所防备的人。

归根结底,还是林云自己本身的阅历太少了,才会露出空子从而让别人摸到蛛丝马迹。

下方的林云也不再关注意识体那边的情况,他通过斗萝的世界本源已经看到魂兽大军的接近。

“问你一个问题,如果给你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你会选择怎样活着?”

林云仰望着漫天乌云的天空,心里越发平静的他,突然毫无由头的问了一句。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问,但既已问出口,他倒也想知道比比东会怎么回答他。

“重新开始吗?”

比比东也学着林云的模样仰头看天,“或许我会怎么自由,怎么活吧!”

最终她说这个只存在自己幼时幻想中的想法。

“帝天,你有把握吗?你要知道,我们这次不成功便是成仁。”

作为被邀请过来的主力之一,冰帝觉得自己有必要考虑清楚双方差距,毕竟敌人很可能是神界中人。

“把握?怎么,你要退缩,我想我应该把利害关系说的很清楚了。”

“我可以告诉你,我没有任何把握,但魂兽成神的最后希望却掌握在敌人手里,你要退吗?”

帝天的声音没有丝毫波动,他根本不觉得会有魂兽在这一刻退缩,魂兽不是人类,万万年的禁锢,他们对于进化的渴望,早已远远大过生命。

“没有把握啊!是啊,就算没有把握,似乎也没有什么退路呢!最后的退路已经被那群该死的神所掌控了呢!”

“没有退路,那便誓死一博,吾等魂兽一族,永不为奴!”

最后一句,冰帝几乎是喊出来的,这句话似乎有什么特殊的魔力,不经意间调动了所有魂兽的情绪,能说话的就跟着一起喊,不能说话的,只是一声咆哮来表达自己的兴奋荣誉感。

“我宣布此次全大陆魂师精英大赛的最终得冠者是“史莱克学院”

当他宣布只是大赛的胜利者后,却并不像往届那般有无数的掌声和欢呼,任谁都看得出这一届的魂师大赛似乎在他们前往武魂城的时刻,就发生了改变。

似乎哪里不一样了,有种怪异感,却是说不上来。

场中只响起了零零散散的掌声,最后由比比东开始发放本次魂师大赛的奖品,当那三块魂骨出现的时候,和原著一模一样的剧情发生了。

小舞突然就是一个惯性的狗吃屎,放在储物袋中的那朵相思断肠红就这么掉落了下来。

“这是?”

在那几位斗罗的眼中,下方的小舞突然变换的形态,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绒毛兔子。

“冕下,我们要不!”

说完,菊斗罗还比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意思再清楚不过了。

“不用了,你记得等下如果有异常情况发生,带着武魂殿属于我们的有生力量直接撤离,越远越好。”

“是”

菊斗罗虽然疑惑,但也没有多问,比比东多年树立的威严,让他们知道只需要按照命令行事就够了。

“来了!”

林云话音刚落,一道恍若广播般的声音就响彻在整个武魂城。

“武魂殿,交出吾王!”

之后就是一道整齐划一的万兽齐吼,一阵阵音浪,碾碎了云霄,冲破了苍穹,好似要发泄出这万万年被禁锢的怒火和憋屈。

好在比比东有先见之明,已经提前将武魂城的居民都转移了出去。

不然就这一阵兽吼,都能带走不少人的小命,毕竟帝天这次带来的都是千年以上的精英魂兽。

至于那些万年以下的,来了也帮不上太大的忙,反而会拖延他们赶路的时间。

“这是魂兽的声音?”

“这声音听上去不少啊!”

“怎么回事,为什么武魂城会有这么多魂兽聚集,听这声音是来找武魂殿的。”

“这明显有十万年魂兽带领,武魂殿究竟做了什么,不要牵连到我们啊!”

“呵!谁知道呢,说不定就是武魂殿凭借自己是大陆上最强的势力去……”

这位兄弟话还没说完,就被身边的同伴一拳打晕了过去。

一道道嘈杂带着各种情绪的议论声,在庄严的武魂殿中响起。

“安静”

眼见着现场这些各势力的议论声越来越大,隐约已经有种控制不住的现象,比比东只好上前一步稳住局势。

她之前之所以没有遣散这些各大势力的人,就是为了让他们留在武魂城里,彻底永远的留在武魂城里。

这里留下的都是各大势力的嫡系,和各大学院的核心学子,还有武魂殿属于千道流派系的那些人。

趁着这次机会,她要直接让整个斗萝大陆重新洗牌。

至于她的人,早就在帝天刚刚喊话的时候,菊斗罗和鬼斗罗已经带人从她以前设下的后手溜走了,顺便清除了所有千道流以前安排在她教皇殿的奸细。

或许有人要问她,明明在不久之后,林云就要按照愿望取走她的生命,为什么还要做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呢?

她并没有什么复杂的想法,就是想让千道流后悔,后悔让她成为教皇殿的教皇。

后悔在当初她杀死他儿子的时候没有直接杀了她。

不完成这些事情,她觉得就算是真的有重新开始的机会,她也未必会活成她想活的样子。

心绪回归现实,在身为教皇的她一声喝令下,终于不再有人敢明目张胆的讨论武魂殿。

“因为我们武魂殿的原因,给诸位带来了很大的困扰,所以我们武魂殿决定派出供奉殿的几位斗罗来保护诸位,请大家放心,相信武魂殿的实力。”

听到这些话,终于没有人再惊慌失措,在他们看来魂兽那边应该只有一只十万年魂兽,毕竟没有谁听说过十万年魂兽是扎堆出现的。

他们之前之所以显得比较惊慌,不是怕武魂殿保护不好他们,而是怕武魂殿根本不保护他们。

所以在听到武魂殿将派出供奉殿好几位斗罗来保护他们的时候,内心是非常具有安全感的,然后为他们之前猜疑武魂殿感到愧疚,果然武魂殿的信誉还是杠杠的。

刚刚赶到现场的千道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