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梦中的金角兽
  • 梦镜穿越系统
  • 夏中云
  • 3143字
  • 2021-06-27 18:18:11

周易知道自己是在做梦,明明是在拼了命地跑,但就是用不上力跑不快。还好,后面追他的头怪兽也一直追不上。一会儿是荒漠,一会儿是丛林,周易是正着跑,反着跑,躺着跑,连滚那带爬的跑,全身心享受着做梦的愉悦。毕竟,他也没有什么办法停下来。

身后的怪兽似虎似熊,黑毛毛丑不拉几身形巨大满嘴獠牙,头上一只大金角闪闪发光,甩着大舌头流着口水,摇头晃脑张牙舞爪地追着。

应该是从读大学的时候,周易就在室友的呼噜合奏中养成了失眠多梦的毛病。每天早上醒来基本都能记得夜里做了什么梦。但像现在梦里就这么清醒还是头一次,不过他本人当下却觉得很能接受,只是觉得有点累,心里累,这样一直跑实在很无聊。白瞎一个梦。

嘀嘀嘀~闹钟响起,周易睁开眼睛,拿起手机按掉,翻了个身,打算再迷糊一会儿,十分钟后还有一个闹钟才是正式起床。

嘭!周易突然觉得自己被压的喘不过气来,一只铜铃大的眼睛凶恶地瞪在自己眼前!我尼玛就中途醒了一下,梦里的怪兽追上我了!?周易猛地挣扎起来,即使知道这是个梦也是不由自主地害怕。压迫感越来越强,双脚乱蹬,两手乱抓。

笑!怪兽眼里居然透着笑意!它抬起头,再猛地往下一顶,头上那大金角向着周易撞来!

嘀嘀嘀!闹钟响起,周易弹起身,喘着粗气,身上已经惊出汗。起身开始洗漱,周易觉得一身酸软无力,就像刚跑完步一样,没怎么细想,就当是做了个噩梦的他速度洗漱完成穿衣出门,赶公交车上班。

早起的打工人有座位,周易靠着车窗的位置,试了个舒服的姿势,戴上耳机,眯着眼睛看窗外的街道。这个点的早班车基本都是老头老太太颤颤巍巍上车去买菜爬山提水的时间点,吵吵闹闹熙熙攘攘,不知不觉周易又睡着了。

还是那只带着笑意的大眼,透着轻蔑!还是那只闪着金光的大角,向他撞来!周易惊地跳起身,居然这梦还在继续,这怪兽是不弄死他不舒服斯基吗!?

嘭!大金角撞进周易身后的岩体内,刚刚他身体神经反射版的跳跃躲过这一撞,然后骑在了大角上。周易紧张又害怕地双手双腿紧紧夹住大金角,感觉被呛住了口水剧烈的咳嗽不像是在梦中。

睁开眼,哪还有什么大金角怪兽,公交车内一片混乱,全是哭喊和叫骂声。撞车了!

周易没急着下车,车是被撞的车头,他坐在车尾只是被弹了起来,还好双手是抓着前座靠背的扶手。检查了一番自己没有磕着碰着,虚惊一场。

车外已经开始争执起来,老头老太太们也下车加入了与对方司机谩骂的行业,公交车司机大哥已经开始撸袖子解扣子。看了下手机时间7:25。

许是被噩梦纠缠,没有一点看热闹的心思,也没去关注这场事故是谁的责任。与公交车相撞的大奔里下来两个人,顶着不耐烦的表情走到路边,应该是准备打车。

周易看着老板和助理模样的两人,戴上耳机望着后方,几辆公交车也缓缓靠边驶来。老板和助理两人见公交车挡住视线,于是走到车道上招手拦出租车,突然一辆公交车从后面超过来,双方都是视线盲区,直接撞倒两人,然后卷到轮胎下。

混乱加剧了!

周易摸了下脸颊,感觉有什么液状物飞溅到嘴角,“呕!”不止他一人,路边的人吐成一片且达到了连锁反应。

报刊亭的矿泉水瞬间被抢购一空,洗脸的漱口的冲鞋子的,甚至还有从头上开始浇。虽然有点夸张,但在极度刺激和群体情绪的影响下,人们的行为都会过激反应。

周易强忍着恶心,快跑几步到前面的公交站,也不等线路车到,跳上一辆车,打算过几站再转乘,先离开这片事故区再说。

没去食堂吃早饭,周易摊在办公椅上,泡着方便面,心有余悸地跟同事聊起早上的遭遇。于是作为技术宅开始分析车祸撞击数据,为什么两个人会爆汁之类……

三流大学的计算机专业,周易在这家四星级酒店的机房上着两班倒的工作。加上主管,也就四个人,好在工作比较清闲,出工也就带两把螺丝刀一个U盘,拆拆电脑机箱,刷下系统。

最近酒店在升级五星,听说会把部门合并成为电子信息工程部,比门口挂的“机房”两个字洋气多了。机房四个人,三个胖子,周易目前是微胖,刚毕业就开始微胖,心里不慌是假的。

铃铃铃!机房的座机响起,“喂!”同事胡平接起电话,“什么!这么劲爆!好,马上来!”

“咋了?”周易喝完最后一口面汤,直接袖口擦嘴,反正工装都是洗衣房每天换洗。

“车库里卡车撞了员工通道门,监控线路坏了,还有还有个什么炸屏了,反正一包糟,维修部的刘师傅带人先过去。咱们两过去看看。”胡平收拾好一个工具箱,估计这是个大活儿,转身对睡在里间小仓库的张同喊了句:“小张,听着点电话,我和小周去个大活儿。”

在张同的闷哼中,周易两人出了门直奔酒店地库。事故现场依然是熟悉的迎头撞击,周易帮着维修部的同事整了下损坏的线路,胡胖子走累了不想再跑,留下继续在现场,于是周易一人去保安部监控室看看爆屏的情况。

脑子里想着一大早连着见证三起车祸事故的周易,看到监控屏幕的爆裂纹路和满墙屏幕的黑屏及黑白雪花时,整个人都懵了!

“很严重吧,这好修不?”保安部的刘队长在事故现场调度,监控室里是领班刘勇。

“小刘队,这块爆裂的屏幕肯定得换,我看下系统,做下内检再说。”周易打电话让留在机房的张同起来重启线路,这边重启程序做内检,又打电话请示机房老大曾亮换屏的问题。

忙碌一番,回到机房的周易心里依然止不住狂跳,那爆屏的裂纹,怎么看怎么像他梦里的那头怪兽!特别是那支撞向他的大金角,正是爆屏中心的裂纹模样。

张同嘟嘟囔囔继续回里间睡觉,夜班只有一个人,基本没什么事,机房值夜班基本都是通宵游戏的时间。下班后一般都懒得回去就先在小库房了睡一会。

除了领班曾亮从来不值,现在酒店忙着升级五星部门合并,他忙着跟领导套近乎,白班也不怎么待在机房里。胡平放倒座椅靠背,打算眯瞪会儿,难得有大活儿,胖子哥觉得累了。

周易还在发呆,如果现在是2020年,他一定不会这样,会很快地进入灵异事件对接思维,探索下随身系统或者找点碎屏残片滴血激活什么之类,幻想屌丝逆袭的主角模式。

但现在才2004年,连电脑显示器都还没普及薄屏,他手机也没舍得换彩屏的,身边的人还有很多用的小灵通。他无法自我解释今天接二连三的车祸遭遇,更加害怕那个梦,那个如此清晰的梦。只是隐隐觉得有什么在缠着他,是在针对他。

“呯!”门突然打开,是机房领班曾亮回来,周易和胡平两人同时被吓得一激灵。一个是在心虚害怕的在愣神,一个是在刚进入睡眠的虚迷状态。

“哈哈!”曾亮反手关上门,“就知道你俩小子再看片,咦?居然没有,那反应这么大干啥。”操起一把转椅,曾亮坐下滑到两人中间,“部门整合定下来了,咱们加维修部还有保安部的监控组,公司集团总部空降一个经理,哥哥我升主管,坐等空降经理镀完金,嘿嘿。”

曾亮转了一个椅子圈,瞄了一眼里间,“咱们到时候会搬到后面的行政楼去,不窝着这个小笼子里,硬件都得升级,不然不够升级五星的。下个月开始慢慢转设备。走!门口抽根烟食堂吃饭去!”

三人蹲机房门口抽烟,胡平脑袋清醒起来,开始和曾亮聊起机房四人组以后进军集团公司管理层的终极梦想。周易盯着烟头继续发呆,捡起一根树枝在地上画着一只头上有大角的丑猫。

午饭后曾亮和胡平异常兴奋,说去集团总部看新设备随便学习学习,周易独自值班,在里间张同的呼噜中,他也趴桌子上迷糊起来。

“吼!”还是那只铜铃大眼!周易很确定这次闻到了怪兽口里的腥臭味!自己从角上摔下来,怪兽顶着脑袋挣扎着,试图从山体中拔出来。

周易脑海里出现早上那两个被圈进公交车轮下爆汁的人,心里惊恐到了极点,手里抓起地上的碎石胡乱砸去。

“嗷~”一声哀嚎,怪兽的一只眼睛被砸中爆汁,淋湿周易一脸,咔嚓一响是怪兽崩断了大金角,张开血盆大口向周易咬来。而被绷断的大金角也正好脱落掉在周易面前,然后怪兽被自己的角深喉了……

嘀嘀嘀!闹钟响起,周易弹起身,喘着粗气,身上已经惊出汗。拿起手机看着时间:2004年3月21日、闰二月小、初一、星期日、6:50。

我居然一直是在做梦!周易抹了一把脸上的汗,床上坐起身,目光呆滞地看着地上一根断裂的大金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