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祭孔大典
  • 天下第一家传奇
  • 我捅了马蜂窝
  • 2103字
  • 2021-07-08 13:44:19

后梁乾化三年(公元912年)秋,在曲阜的孔庙里,举行着盛大的祭孔大典仪式。

祭孔活动可追溯到公元前478年,孔子卒后第二年,鲁哀公将孔子故宅辟为寿堂祭祀孔子,孔子故居成为世界上第一座孔庙。汉高祖刘邦过鲁,以“太牢“祭祀孔子,开历代帝王祭孔之先河。同时封孔子九代孙孔腾为奉祀君,守卫孔子林庙,代表朝廷祭祀孔子。

自汉高祖刘邦驾临阙里以后,汉朝及接下来的历代王朝无不尊崇孔子,对其嫡系后裔眷顾备至,优渥有加。除了不断的封侯加爵,同时还赐予食邑、祭田等。汉元帝封孔子十三代孙孔霸为“关内侯,食邑八百户,赐金二百斤,宅一区”。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后,各地纷纷建孔庙,以致出现“县县有孔庙”的盛况。孔庙逐渐演变成封建朝廷祭祀孔子的礼制庙宇。孔家还享有蠲免各种赋税、差徭等特权。自唐玄宗于公元739年封孔子为“文宣王“后,祭祀孔子的活动开始升格,孔家也是荣极一时。

而到了五代十国,天下大乱,朝廷政权更是更迭频繁。孔子的第四十二代嫡孙孔光嗣也没有获得世袭封号,仅授泗水主簿。这个官职仅仅是泗水令下面掌管文书的佐吏,没有什么实际权力。兵荒马乱之下,孔家的嫡系后裔也只剩下了九户。但是,毕竟是孔子世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由于历朝历代皇帝的优渥优待,孔家还是有一定的积蓄。因此,对于沿袭了一千三百多年的祭孔大典,孔家自然不能马虎行事。

只见皇家孔庙红毯铺道、黄菊漫地、黄绸围栏,一派庄严神圣的景象。

祭孔大典上,孔子的第四十二代嫡孙孔光嗣领衔,带着孔子嫡裔众人、孔孟颜曾后裔缓缓走向大成殿。大成殿主祀孔子,并以颜回、子思(在左)和曾参、孟子(在右)配享。随着典仪高唱“启户”,钟鼓齐鸣,肃穆的音乐响起,孔氏后裔代表等五十余人,缓步进入祭祀现场。

嘉宾行至于孔子像前就位,由孔光嗣宣读祭祀告文。

告文曰:

大哉孔子,先觉先知,与天地参,万世之师。祥征麟绂,韵和答金丝,日月既揭,乾坤清夷。

予怀明德,玉振金声,生民未有,展也大成。俎豆千古,春秋上丁,清酒既载,其香始升。

......

告文宣读完毕,全体嘉宾向孔子像行四拜礼。行礼完毕,典仪引领嘉宾进入大成殿前主祭现场。祭孔大典由迎神、读祝、行初献礼、行亚献礼、行终献礼、送神、望燎等环节组成。孔家是诗礼之家,最重视的就是礼仪。祭孔各个环节必须严格做到位。嘉宾肃然而立,现场庄严肃穆。

礼毕后,孔光嗣向一白发老丈缓缓走来。这老丈虽然满头白发,却是面容温和,精神矍铄。

“老丈人,您也过来啦!”孔光嗣开口道。原来这老丈是孔光嗣的岳父。孔光嗣的岳父叫张温,也是当地的名门大户,诗书之家。孔家因为世代封爵,地位非同一般,按照门当户对之说,一般的姻亲都是非富即贵。

“是的,贤婿。祭孔这么大的事,我怎么不能过来看一眼呢。”这老丈看了看女婿,宽慰的答道。

“让老丈人见笑了。天下大乱,朝廷更迭,我没有袭封到爵位。这祭孔大典也举办得稍显草率了。”孔光嗣一脸惭愧的样子。祭孔大典是孔府最大的事,在往年对孔府来说都是无限风光的事情,朝廷会派官员作为代表,当地县令、名门大族都会参与。而今,朝廷政权更迭频繁,自己尚且自顾不暇,更加无人关心祭孔之事了。

“贤婿宽心。你这已经很不错了。时局如此,也非人力可为。在这乱世之中,你仍然挑起了这么重的担子,这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张温安慰道。

“哪有,哪有,老丈人过誉,我给祖上抹黑了。”孔光嗣连忙不迭的说道,同时邀请老丈人在配殿坐下喝茶。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对当前天下的大势、朝廷的形势点评起来。作为与王朝兴衰命运息息相关的孔家,一直对朝廷动态、天下局势紧密关注着。孔光嗣谈起朝政来是滔滔不绝。

这时家丁慌慌张张来报,朝廷有重大变故。孔光嗣听到又是不好的消息,心头一紧。

他是一家之主,他知道,任谁乱,他都不能乱。朝廷的政局关系到孔府的兴衰。偌大的孔府,上下一百多口,全靠他支撑着。虽然内心紧张,但是孔光嗣仍然端坐不动,面不改色,大声呵斥道:“紧张什么?平时怎么教育你的,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就是山崩地陷,我孔家的人,都不要慌。”

家丁诚惶诚恐,回禀道:“是,主人。据打探到的京城消息,朱友贞兵变,逼皇帝自杀,在东京即帝位。”

孔光嗣不禁摇头,先祖孔子曾广布教育“孝悌忠信仁义廉耻”。没想到,才过了多少年,世道就开始礼崩乐坏了。

他愤愤的对岳父说道:“老丈人,你看,世道变了,礼崩乐坏,人心不古。我先祖孔子说,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可朱氏一家哪有一点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样子?朱温草莽出身,为夺皇位,作为唐朝臣子,杀唐昭帝,逼宣帝禅位,代唐称帝,建国号梁。他荒淫无耻,竟让儿媳妇们轮流侍寝,简直是禽兽不如。紧接着,他儿子朱友珪弑父夺位。这才过了一年,朱友珪的弟朱友贞竟又发动兵变,逼朱友珪自杀,拥兵自立为王。”

张温也是正直的人,但有点胆小怕事。他见女婿情绪越来越激动,嗓门越来越高,连连劝道:“贤婿,休要气恼。你我生逢乱世,俗话说,乱世之人不如犬。乱世之中,人命如草芥一样,保住性命就好啦。”

孔光嗣见岳父如此说,说道,“老丈人方才所言极是。乱世之中,人命如草芥。黄匪起兵粮草不足,竟然以“人”做军粮。黄匪所过之地,百姓净尽、赤地千里,真正的骇人听闻。”

说到伤心处,两位男人唏嘘不已,为这世上不再有圣人之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