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第八幕 桃花叱拔

  • 我在大唐当主播
  • 扫叶僧
  • 2068字
  • 2021-08-21 12:16:03

有人意气风发,自然也有人老羞成怒。

汉中李亿府,李裴氏端坐堂上,听着下人的禀报,表情肃杀。

“八臂魔刀宋终疾已经是关中群盗里数得上的字号了。原本以为有他出手必可保万无一失。哪儿知道半路杀出了卢国公,将八臂魔刀的手下杀了个七零八落,宋终疾仅以身免。小底已经在骆谷道上打听过了,出手的似乎是大唐西屏安定席家的长公子。另外,京兆韦氏的韦保衡也曾在真符县换马落脚。这两人,都是老爷的学生。”

呯!

一只价值连城的邢窑白釉杯被砸在了青石地板上,碎屑飞溅!

“京兆韦氏,安定席氏!哼,凭他们便能护得住那贱人?唐祚至今四甲子,我河东裴氏出了十四相,平章世家数第一。你们以为这事儿完了,天真?到了京城,这才是开始!裴柱,你替我修书一封给二伯。就说狐媚子鱼幼薇不守妇道,嫁入老爷府中,却还总惦着当年京城面首。竟然公然勾结本届贡试学子私奔。至于是哪位世家纨绔这么不争气,不用我来教你吧?”

老奴裴柱知道主母脾气,这时哪儿敢有半句忤逆,口中不停称是,“小底省得!小底省得!”

真符县的驿站里,一匹粉红色的骏马在马厩里闹着脾气。

它不应该被困在这种地方,主人真是不仗义,有热闹居然不带它去,反而换了一匹短腿儿的小滇马。

如此扎眼的宝马,自然引得许多人驻足观看,当地士绅也问询赶来,向驿站老板打听这马的来路,是否有机会可以售卖。

但听说这是京城公子韦保衡的座驾,便只能识趣地摇头走开了。

那马儿不屑地嚼着料草,特意还留了半截没咽进肚里,和着吐沫向着那些灰溜溜的背影呸去!

就凭你们也配骑老子?那韦保衡若不是财大气粗本马也不会……

呼噜噜~粉红马儿忽然抖了抖身上的料草,把自己的胸膛听得笔直。

它看到陪着主人一起走来的小姐姐,瞬间就精神了几分。

这个小姐姐漂亮!哇塞!瞧瞧这腿!能驮这样的小姐姐出去撒欢儿,那才值得!

鱼闪闪看到粉红马驹的时候,眼睛也是瞪得溜圆!

喵的!马还有粉红色的呢?

韦保衡见到她的神情,嘴角勾起了一抹得意的微笑。

大唐年代,可没有现在那么多的名车超跑,有的只是这些骏马精骑。

男人爱马,女人也爱,但是注重点自然不同。

韦保衡是世家公子,除了读书以外,爱好无非便是玩玩马或马子。

他选马的眼光颇为独到,首先是要神骏,这样骑出去再兄弟里有面儿,其次就是要拉风,打马平康里的时候自然便会惹满墙红袖招。

所以他费尽心思才从胡商手里买下了这匹桃花叱拔。

所谓叱拔,指得是粟特原产的汗血马,以粉红色最为难得,故岑参有诗曰:枥上昂昂皆骏驹,桃花叱拨价最殊。

入手了这匹桃花叱拔,他不但是公子圈里的高光存在,更引无数少女趋之若鹜。

白衣公子引缰绳,双股轻骈催桃花,那该是多么浪漫的场景啊……

这个幸运的人儿马上就要出现了。

韦保衡还了滇马,伸手去解桃花叱拔的缰绳,

那马儿迈着温顺优雅的小方步从马厩里踱了出来,有意无意地蹭在鱼闪闪身旁,前蹄微屈,把背部高度刻意降了降。

“闪闪妹子请上马!”

他本以为鱼闪闪如此瘦弱的人儿,很难跃上粟特骏马,定会楚楚可怜地求他帮助。

哪儿知道闪闪除了唱歌,舞蹈也是极好的,抓住马鞍翻身轻寰,漂漂亮亮的骑在了马背上。

二人共乘,本是权宜。

有了条件,总还需注意些礼法。

韦保衡将自己的爱马让给闪闪,自己又去挑了一匹,与她并辔而行。

两人如此着急赶路,是因为得了驿站老板的消息:

说席公子杀退了贼人,但是自己也身负重伤,却恰好救下了鱼幼薇。

主仆二人乘了拉车的马匹,连夜赶到了真符。

他们见到了驿站里的粉红叱拔,知道与韦保衡走岔。

因为席温身上有伤,三人还是决定先赶回长安,于是拜托驿丞转告韦保衡,千万要寻到闪闪下落。

此刻闪闪与韦保衡同来,自然是皆大欢喜。

既然席温早了半日出发,他们便也不停留,直接上路。

鱼幼薇是长安花魁,自然住在北城著名的销金窟——平康里。

只是她嫁为人妇,刚刚回京便重操旧业,似乎对李亿的名声会有极大损害。

夫妻一场,李亿对她还是有情,她对李亿也心存感恩,因此这平康里是万万不能回的了。

这次鱼幼薇被大妇逐出家门,几乎是净身出户,随身只有自己平时积攒的一些首饰银两,并不阔绰。

于是她只能找到之前的姐妹,在城西的边缘处盘下了一处民宅。

韦保衡带闪闪回了长安城,带着她东走西逛狂刷好感度,希望能拉她在府上盘桓几日。

鱼闪闪是何等人物?YY电母级的主播,日日哄着她,捧着她的哥哥数不胜数,韦保衡这些伎俩他又焉能不识?

只是看破不便说破,好在席家公子做事情实在地道,他虽然在家养伤,却派了一名家仆守在韦府门口,一见韦保衡回来,就将鱼幼薇的住处交待得清清楚楚,顺便还附了一张地图。

这下韦保衡也没有理由阻拦,只能恋恋不舍地将闪闪送去了鱼幼薇的住处。

鱼幼薇绝代风华,艳冠长安,而今落到这般田地,韦保衡也的确看不下去。

他留了许多银两,又对闪闪千叮咛万嘱咐,如果遇到什么困难,一定要记得去韦府寻他,这才怏怏去了。

鱼幼薇望着韦保衡的背影,又看了看妹妹,忽然觉得不知不觉间闪闪已经长大了。

之前一直将闪闪拴在自己的身边,实在是将她当孩子在照看,长此以往也不是办法。

韦保衡在京圈的公子里也颇有名望,闪闪又有喑疾,若真能被韦公子看中,哪怕只是收了做侍婢,也算是高攀了。

“闪闪,我看韦公子对你蛮有意思的。他这人也还不错,你看是不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