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六幕 战狼
  • 我在大唐当主播
  • 扫叶僧
  • 2035字
  • 2021-07-05 10:43:39

嗷~呜~

随着一声如婴啼般的兽啸声响起,一头灰狼从林中缓缓走了出来,抖了抖毛发,警惕地望着两人。

这还是闪闪第一次见到活着的狼……

在她原本生活的那个时代,这种动物在人类聚集的区域几乎已经绝迹,只有铁笼中还圈养着一些已经失去了捕猎的能力,整天无精打采地等着饲养员喂食的同类物种。

在绝大多数的现代故事里,狼,都是凶残的化身,这几乎已经成为了一种刻板印象。

闪闪自幼受到这种刻板印象的影响,对这种生物充满了恐惧。

在她认清了那头生物的一瞬间,顿时体若筛糠,几乎就要失声尖叫。

韦保衡知她害怕,一个鲤鱼打挺跃了起来,挡在了她的身前,“不必惊慌,不过是狼而已。”

不必惊慌,不过是狼而已?

这TMD是人话吗?

鱼闪闪心中暗自腹诽。

其实,她对这种动物的所知实在有限。

林中的狼大多体积较小,成年不过一米长短,也只是比如今的草狗略大了一圈。

它们虽然群居,族群通常也不大,最常见的,是七匹一组的搭配。

七头草狗,显然也成不了什么大气候,所以总体来说,它们并没有多大的攻击性。

昨天晚上几十个人在这里剧斗,呼喝连天,金铁交鸣,把原本盘踞在此处的狼先生一家吓得在石缝里捱了一夜。

好不容易等到天破晓,人声寂,头狼这才敢回到领地探看。

狼是一种有着严格领地概念的生物,它们对人类的攻击,通常也是因为人类个体冒犯了他们的领地,打破了本地的势力平衡,它们才会联络附近的狼群,在形成绝对数量优势的情况下一齐发起反击。

一旦狼群锁定了猎物,那便有着不死不休的执着。

这时候头狼发觉自己的领地内仍然有人类逗留,而且只有两名,它自然要仔细观察对方的用意。

如果这两名人类不识好歹,想要长期在这里盘桓,那么……哼哼,也别当本狼王是吃素的!

鱼闪闪哪里懂得这些禽兽的心思啊,她只想提醒韦保衡赶快跑!

她伸出右手的中指和食指,两指交替,做了一个跑路的手势。

不过现代手势体系啊,在古代似乎面临着水土不服的问题。

韦保衡见了,一拍脑袋,恍然大悟!

“哦,对了,马!闪闪小姐果然聪慧!马可千万不能被他们吃了!走,快去救马!”

韦保衡拉着闪闪狂奔,把那只头狼吓了一跳,嗷呜一声把脑袋缩回了林中。

吁,吁!

远处几只灰影在林中乱窜,韦保衡骑来的那匹滇马不安地嘶叫起来。

驿路上的滇马走惯了山路,怎会不识得狼群的厉害?

只要它们的阵势摆好,定然会发动绞杀式的攻击。

“呜呼,好险!我们要马上离开这里!”

韦保衡见到马匹无恙,心中一块大石终于落地。

滇马不擅负重,二人共骑,想来很是勉强,但好在闪闪实在是不重~

哎?瘦些到也有不少好处,看看这筷子腿……嘶~

韦保衡的眼睛已经眯成了一条缝~

林中又探出了一只脑袋,两眼也眯成了缝,望着两人一马,正是方才那头狼王。

眼看韦保衡要去解缰绳,狼王嗷~呜~一声,再次领嚎。

嗷~~呜~~

其余六匹狼一齐回应。

不好!韦保衡嗅到了其中杀机。

他当机立断,拔出佩剑,一剑削断了缰绳,用剑腊在马的臀后一拍,

“扶紧马背,快走!”

韦保衡并没有上马,因为狼群的攻击已经发动!

作为男人,作为京城贵族,保护弱者乃是基本操守。

他左手一拽马尾,身体借着滇马启动的速度,骤然前冲,斩倒了最先冲来的饿狼。

滇马吃痛,希律律一声长嘶,径直向前蹿出。

马的身材比林狼大了何止一个数量级,再加上此时亡命猛突,竟将两头尝试上前阻挡得灰狼撞飞了出去。

韦保衡如何会错过这等良机,接连补刀将两狼击毙。

举手斩三狼,这都是借足了马力,可是真要比起速度,人与狼之间的差距还是巨大的。

闪闪纵马出圈,韦保衡却仍留在了原地,被四狼夹击。

尤其是那只头狼,因为同伴的死,已经被激起了杀意,双目泛红,誓要将韦保衡利齿万断。

韦保衡虽然英雄救美的时候没有半分犹豫,但独自面对四头发狂的野兽,他的身体也在不住的颤抖。

鱼闪闪伏在奔驰的马背上,在高速的运动中,周遭的一切似乎都进入了慢镜。

她仿佛能够看到四头灰狼,拉出四道残影,向白衣公子合围。

韦保衡白氅飘飘,单手持剑,显得是那么单薄,弱小……

但他是个好人,他是为了救自己才陷入险地的,他不能死!

鱼闪闪心中开始祈祷,为了初次见面的白衣公子祈祷,

“那些狼啊~

也和我们相互偎依似的站着,眼珠放着光,咀嚼着彻骨的阴凉……

【《秋月》,诗:徐志摩】

黄天在上,救救那名勇敢的白衣少年吧!”

随着闪闪的祈祷,她颈间忽然放出光芒万道,如丝,如茧紧紧的将她缚起,将她连人带马拽了回去,拽回了四狼包围的阵中!

光茧飞快地增长,密织,将两人四狼一马尽数包裹在其中。

对于强光地恐惧是所有生物的共性,但人类的承受能力相对还是较强。

狼嚎,马嘶,它们都已经陷入了最绝望的惊恐中,唯有是韦保衡却还能保持些许清醒!

他在光茧中如最终的裁决者一般,进退自若,十步斩一狼!

转瞬之间,四狼已毙!

可是那些光丝仍然在野蛮地生长,逐渐填充了空间的每一个缝隙,照得人睁不开眼来。

五感再次被剥夺,意识被抽离。

光芒尽处是黑暗,鱼闪闪仿佛又回到了朦胧中的时空裂隙,在永夜里渐渐失去了知觉。

等到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正午。

那匹滇马口中呼呼作响,无精打采地嚼着路边地野草。

一地狼尸!

韦保衡手握带血的长剑,瘫在地上,白氅上沾满了红斑、泥垢,人兀自未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