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第五幕 三教布衣

  • 我在大唐当主播
  • 扫叶僧
  • 2053字
  • 2021-08-12 11:05:06

“老大,他身上有伤!我们一齐把他做了!”

瘦高个招呼道。

那道清亮的嗓音再次响起,只是声音略显疲惫,显然是经历了一番苦战,

“鼠辈尔敢!”

兵器交击声,怒吼声不断响起,却渐行渐远。

鱼闪闪心中不断盘算,

那名声音非常好听的小哥哥似乎是突破了十几名凶徒的重围,自己负了伤,又和匪首罩上了面,以一敌众……跟在他后面的还不知有多少……

小哥哥能安全脱身吗?

偶有凄厉的叫声向悬崖深处坠落,听得人毛骨悚然。

闪闪紧紧地抓着藤蔓,也不知这样在崖下捱了多久,眼皮渐感沉重。

嘭!一道光束忽然向她射来,照得她睁不开眼。

“你是谁?如何来到这个时代?为何身上会有她的气息?”

光束后有男声响起,那声音虽然经过时间沉淀,却丝毫不染风尘,超然三界。

闪闪腾不出手遮挡眼睛,只有偏过头眯缝着眼,不敢直视光源,她心中挣扎道:

“你又是谁?这到底是哪个时代?你问的她又是谁?”

出尘男子仿佛能读懂她的心事,哈哈大笑,自我介绍道:

“你瞧瞧,是老夫唐突了。老朽,陈陶,陈嵩伯,号三教布衣,隐于洪州西山。今夜本是老夫大限,举霞飞升之际,忽见斗宿异动,有光华西落。似有灵识自天外来,落入这个时空。天地分野,斗宿映吴越,在九江之南,正是老夫隐修的所在。老夫神识脱离肉壳,受其所感,被牵引到此处。你身上虽有她的气息,却非那道流华的正主,故而老夫有此一问。”

九江?江西……九江?思思姐?他感应到的应该是思思姐!

这人……陈陶,陈陶?为什么名字如此耳熟?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深闺梦里人?”

闪闪心头忽然跳出两行千古名句。

“咦?你读过我的诗?所以,你们来自未来?”

天哪,这位老神仙真地可以读心!闪闪急忙点头,心中闪念:

“不错,不错!布衣真人,可有办法送我们回去?”

“哈哈哈,老夫若有这本事,还会被樊笼囚禁这许多年?不过今日老夫有所顿悟,倒也能赠你一番机缘。这块玉石是随那道光华一起坠落的,老夫得之,又在上面刻下了自己的感悟,希望能够帮到你们。”

一道彩霞自光华中破出,照在闪闪锁骨之间,如凝脂般的皮肤上异彩闪动。

闪闪只觉得胸口暖暖的,似乎是有神物化形,但奈何生在视野盲区,无法查其细节。

“好了,老夫大限已至,无法再做盘桓。今年是大唐咸通七年,莫露了马脚。祝你们好运!”

一阵光华大炽,照得人睁不开眼。

闪闪将双目紧闭,过得片刻再睁开时,正见秦岭日出,红霞漫天,哪里还有什么布衣神仙?

露水沿着野藤缓缓滴落,啪地沁在她的眉心。

闪闪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人顿时清醒了许多……

刚才的仙人,究竟是梦,还是……

“厚君!厚君!厚君还在吗?”

崖上似乎有人在呼叫。

是友?是敌?是路人?

闪闪无法确认,因此也不敢吱声。

可是那名男子的声音越来越近,竟然摸到了崖边。

哗啦啦!

想是他心情急切,探到树林边缘时未提防是一处悬崖,不小心踩落了一些土石。

可是这却苦了闪闪,噼噼啪啪地被浇了一头尘泥碎屑。

“阿嚏!~”

这一口喷嚏是着实忍不住,直接喷了出来。

“咦?!”

那名男子听到有女子声音,一声惊呼,忙探身来瞧。

“咦?你是谁?怎么会吊在这里?”

男子身披白氅,温润如玉,态度很是和蔼。

他瞧见鱼闪闪,一边询问,一边四处寻么,如何将她安全救上来。

鱼闪闪咿咿呀呀,指着喉咙半天说不出话,随后又用力抖了抖系在腰间的腰带。

“你~不能说话?哦!我想起来了,你是鱼花魁的哑妹鱼闪闪吧。看来李子安想让我与厚君兄接应的就是你们……你等着,我马上拉你上来。”

白氅公子正是韦保衡,他在真符镇上换了匹善行山路的滇马,小憩半夜,趁天蒙蒙亮的时候便启程南下,想要尽快追上席温。

可是他一路追下了几十道弯,不见一道人影,却零零散散辨认出好几处打斗的痕迹,心中便知不妙。

他追到闪闪遁入的这处山林,只见落叶衔泥,脚印密集,树干上偶尔还能看到刀剑划伤的痕迹,一看便知有一场入林追逐战。

于是韦保衡便沿着种种迹象,一路探到了悬崖边,巧遇闪闪。

韦少爷知书达理,也是个体贴人儿。

为求稳妥,他用配剑斩下几根粗枝,以藤条扎紧放落悬崖。

闪闪紧紧抓着枝条,被他拖了上来。

“好轻啊!”,韦保衡双手交替,如拽空枝,不禁腹诽,

“明眸善睐,腰肢若柳,若是放在前朝,也能算是个绝色美人胚。只可惜,我唐爱牡丹雍容,以丰腴为美,眼前这女子,毕竟还是……瘦了些。比起她姐姐鱼花魁的魁伟汹涌……哎,倒也别有一番风味呢……”

“公子,你在看什么?”

闪闪想要问出这句话,可是口中咿咿呀呀,发不出完整的声音。

她此刻已经爬上了悬崖,只是留给她容身的地方不多,韦保衡若不后退,她也只能挤在他的面前,与之四目相对,吐气撩眉。

“啊!抱歉!抱歉!”

虽然男女风尚在唐代未如程朱理学那般拘谨,但如此贴面对视,总是逾礼。

韦保衡以为闪闪口中嗬嗬有声是在抱怨,慌忙后退,只是方才被她身上如兰似麝的香味一激,竟有些微醺,浑身竟有些不自觉的乏力,脚下一绊,扑通一声坐倒在了地上。

扑哧!

闪闪见他窘态,不禁笑出了声来。

她在崖下捱了一夜,脸上免不了沾些泥垢,但是此时一笑天下粲,恍若濯水清莲,香远益清,婷婷净直。

韦保衡不禁看得痴了,就这样保持着坐姿,仰望着眼前佳人,

直到一截藕臂送到眼前,柔荑若雪,十指如葱……

那一刻,他竟有了想要起立的冲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