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四幕 绝地
  • 我在大唐当主播
  • 扫叶僧
  • 2106字
  • 2021-07-03 15:41:45

随着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还是有几名毛贼蹿出了山林向鱼幼薇这边追来。

为首一名大汉提了一把鬼头刀,大步流星,认出了鱼幼薇的妇人发饰,径直冲了过来。

老杜头口中大叫,“小姐快走!”,转身便欲将那大汉抱住。

那汉子看都没看老杜头一眼,随手一刀,鲜血迸现!

老杜头的身子摇摇晃晃地软倒在地上,垂死仍不忘护主,一只枯瘦而颤抖的手勾向了那大汉的脚踝。

刀光再起,一只手臂飞起。

老杜头的喉管早已碎裂,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一声。

鱼闪闪眼见事态紧急,她推了推绿翘,指了指鱼幼薇,又指了指山林,做了一个分散的手势。

那意思就是,你照顾好姐姐,我们分头逃走。

绿翘这小丫头能有什么主意,早就吓得六神无主,自然是别人怎么说,她就怎么做咯。

她三步并作两步赶上鱼幼薇,向后者转述了闪闪建议,拉着鱼幼薇向山林幽暗出逃去。

鱼幼薇自然放心不下闪闪,她回头去瞧,却已不见人,只是林间人影攒动,想是闪闪先走了一步。

持刀大汉步步紧逼,鱼幼薇也无暇思索,只有遁入幽林求一线生机。

山风猎猎,树影幢幢,莎莎的脚步声时远时近,难辨方向。

鱼闪闪也顾不得东西南北,只是快步前冲。

她跑出去许久,四周只剩下自己的脚步声……

闪闪躲在一颗大树后喘着粗气,仔细分辨着周围的声音……

没有人跟过来,那些强盗并没有跟过来!

姐姐会不会有危险?

虽然她刚刚来到这个世界,心理上还没有完全接受这个事实。

但鱼幼薇是她在这个世界见到的第一个人,这是一种独特的牵绊。

更何况,鱼幼薇与她以姐妹相称,在这个世界里,她们二人间似乎还有些更特别的关系。

我不能放任姐姐不管,不能让她受到伤害。

在我原本的那个世界里,目击犯罪而不作为,那是不道德的。

鱼闪闪如是想。

自己现在的位置相对安全,再往林深处跑,那些强盗一时也不太可能追上。

对,就这么办,引他们过来!

她清了清嗓子,想要发出声音,但仍然是咿咿呀呀地无法控制。

鱼闪闪冷静了片刻,她毕竟是专业音乐院校出身,受过发声的专业训练。

她按照惯有模式尝试发了几个基本音,大概总结了一下变音规律,心头便已有了计较。

“啊咦呀咦阿咦呀大狗,

呆!大狗呆,大狗呆,大狗打狗敌狗呆,大狗呆,大狗都,

啊咦呀咦呦~~~~~~”

【《忐忑》/原唱:龚琳娜/词:Robert Zollitsch】

闪闪的声音本来就极具穿透力,加上这样魔性的歌词和曲调,余韵拨风,直接洞穿了夜空。

“老大~歌声自那边响起,是不是我们追错了?”

一名高瘦汉子指着声音来处向持刀大汉道。

“不可能啊,我刚才分明看见鱼幼薇那个骚娘们儿是向这边走的。”

“可是李家夫人说鱼幼薇一行四人。那个老头,死了。一个丫鬟,还有一个哑巴妹妹……会唱歌,嗓音又这么好的,肯定是鱼幼薇本人啊。哦,我懂了,她们为了混淆视听,专门换了妆发!”

“哎?老四,你说得有些道理哈。走,我们往那边去瞧瞧。”

鱼闪闪现在的发声能力实在有限,唱完一曲已经浑身是汗,她听到远处林间莎莎声响,料想已经有人上钩,立刻拔足向远方奔去。

哗啦啦~

这黄泉路可不是浪得虚名,山路盘于险峰间。

夜色下,路边的山林看似茂密,其实却是层层叠叠的山景叠加而成的。

若是真在林中穿行,走不了几步,便是悬崖绝壁。

鱼闪闪脚下的岩石有些塌方,脚下一软,将整个人带得向一侧滑落。

好在她眼疾手快,伸手揽住一株大树。

低头看时,脚下竟是悬崖!自己半只脚已经滑出了崖壁,下方黑洞洞的,在夜色里,什么都瞧不见,根本不知有几许深。

她小心翼翼地将身子挪了回来,正欲拔足重新奔跑,脚踝处却传来一阵钻心剧痛。

她的右足在刚才那次滑步中已经扭伤。

身后的脚步声渐近,可闪闪却已无力奔行……

崖畔的山风更烈,闪闪无助地抱着眼前的树干,仿佛只要一松手,就要与这个新世界作别。

在这个世界里死亡会发生什么?真正的死亡?还是重返现世?

没有人敢轻易尝试,赌上生的机会。

此时求天,天不应;

此时求地,地无声。

想要绝地求生,最终只能靠自己。

眼前这根树干微微向悬崖外倾斜,闪闪将身体伏在树干上向下探去,山间似乎有藤蔓垂落。

她虽然不确定这些藤蔓能否负担得起她的重量,但是出于对自己身材的自信,以及眼下危机局势所迫,她还是决定冒险一试。

于是闪闪解下了腰带,在泥土上蹭脏,使其颜色更加接近树皮。

随后他将自己和树干绑在一起,做了一个简易的安全装置。

显然,仅仅通过这根腰带,是没有办法将她长时间吊起的,山间的藤蔓才是她的依靠。

闪闪选了根最粗壮的古藤,缓缓滑了下去。

当她的左脚触碰到某处突岩的时候,她借助腰带与突岩的支撑,找到暂时的平衡,腾出手来扯过一条条藤蔓系在身上。

还好此时是黑夜,低头看去一片朦胧,不会有太强烈的视觉冲击。

就在闪闪匆匆缚紧两三根藤条的时候,悬崖上脚步声,粗重的喘息声和男人的对话声传了过来。

鱼闪闪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咬着藤条,想着属于自己的那个世界,尽量让思绪放空下来,抑制心跳。

“老四,这都跑到崖边了也没看到,会不会是追错了方向?”

“不会啊,我刚才明明听得是这边。隐约间还看到了人影。嘶,会不会她沿着悬崖往哪个方向下去了。”

“前面已经没什么树木了,会在哪里吗?”

“也只有先看看再说。”

莎莎,莎莎,一行人脚步声渐远。

闪闪怕两人还没走远,也不敢尝试爬上悬崖,只能又抓了几根藤蔓紧缚在身上,将自己吊起。

“啊!”,一声暴喝向起,象是持刀汉子的声音,

“这小子居然还没死!十几名弟兄都没把他拦住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