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三幕 京城公子
  • 我在大唐当主播
  • 扫叶僧
  • 2179字
  • 2021-07-02 00:00:48

山路上两骑快马一先一后,似乎正在较劲。

前骑骑手穿的是一身青莲服,乌纱巾,披紫绮裘,背跨宝剑,英姿挺拔。

COS青莲居士向是唐代任侠风尚,此人多半也是兼修文武诗剑的热血青年。

后骑马上公子白氅飘飘,面冠如玉,那种陌上公子的既视感,一望便知出身不凡。

想是斗了半日,人马俱疲,白氅公子一勒马缰喊道:

“厚君兄,慢一些,走这么急做甚?子安又没说会有什么危险,需要如此赶路吗?”

“子安长我,性格温润,极少开口求人。他若非有万分为难之事,绝对不会修书京城请我探视骆谷。虽然他在信上没有详说,但想来事情并不简单。蕴用,你若累了,可在前方真符县歇息。我要赶在入夜之前过黄泉路。明日你我订在洋州汇合,如何?”

“黄泉路?那段山路险峻,若是要在今日内赶到洋州,是否太过仓促?”

“如果有人要在骆谷道上制造意外,那里自然是最佳地点。我要尽早探明,好给子安兄一个交待!驾!”

背剑侠士说完,再次打马前行。

席温,字厚君,安定席氏长公子。

席氏家族扼守长安西北屏障,虎蟠泾州,席温在关中公子圈中自然有一定的分量。

但是若和身后这位出自京兆韦氏的韦保衡(字蕴用)比起来,身份还是差了一大截。

两人本是同窗,一同投了今年秋试贡举的碟子,

按现代话说,那就是一起报名了当年高考。

这两名公子一来身份不凡,二来都有真才实学,为同届之佼佼,因此被同分在了贡举择优班进修。

择优班的监学祭酒,大致相当于现在的班级辅导员,正是八年前的状元郎李亿,李子安。

李亿为汉中太守府长史,不能常住京师,除了每月的例课检查,书信便是他与诸学子间的主要交流方式。

一年一届状元郎,当世才子,能得状元称号的,不过寥寥之数。

状元情史,自然是当世顶级八卦。

偏巧李亿还真不是个省油的灯。

他正妻出自河东裴氏,在当时可是响当当的大门阀。

河东女子天生贵气,姿色都是一等一。

三国时期王允献上河东女子巧施连环计,董卓吕布因此反目,为千古佳话。

可是河东女还有一大特点与姿容并称,那就是家传“狮吼功”……

各个都是眉目如画性格刚烈,眼睛里揉不得半分沙,登榻也要抢上位的主儿。

可偏偏李亿又是倜傥风流,惹出不少桃花债。

李裴氏用尽了手段,将那些野花统统关在门外……

可是百密总有一疏,终究还是出现了漏网之“鱼”。

长安花魁鱼幼薇,那是天下闻名的才女,词写得是精彩绝艳,曲谱得令朱弦三叹。

李亿因为工作需要,经常入京述职。

状元郎入京与京圈的公子哥们交际,喝个花酒,点个花魁,那都是应有之义。

才子佳人,惺惺相惜,一来二去混得熟了,李鱼CP便被炒了个满城风雨。

二人的名声都是当代顶流,这消息不胫而走,很快就传遍了大唐。

现在全天下都知道状元郎与京城花魁有一腿,如果李亿没法将鱼幼薇娶进门,那必然就是大妇的肚量问题。

李裴氏她也要面子啊,只能硬着头皮劝夫君先将那个浪蹄子迎回府里,反正到了自己的地盘,有的是办法教她做人。

可想而知,鱼美人入府之后受到的是怎样一种特殊“待遇”。

久而久之,李亿也看不下去,终于是一纸休书,还了京城花魁的自由。

但是李亿深知李裴氏为人,她以鱼幼薇过门为奇耻大辱,不可能如此善罢甘休。

可是府里的护院家丁,饭碗都攥在夫人手里,没有一个靠得住,他只能修书一封,找长安同道相助。

文武双全的席温最是热血,他收到李亿书信,虽然只是笼统地拜托他探视一下骆谷道的安危,却已猜出其中必有难言之隐。

于是席家长公子跨剑上马,直出长安。

同窗韦保衡不甘人后,也衔尾追了下来。

鱼幼薇的马车已到了八十四叠鬼门关前,马车吱吱呀呀艰难地开始爬破,也就勉强转过两道弯,刚刚临时加固的车辕再次崩开。

绿翘搀着闪闪,随鱼幼薇一起走下了车。

闪闪的体力其实已经恢复,却苦于说不出话,对眼前陌生的环境更是一无所知,懵懵懂懂地,看上去倒像似还在病中。

天将暮,晚云低,车夫老杜头担心地说道:“小姐,您确定要连夜赶路吗?就算是露营的话,也是远离这段黄泉路为好。等老奴将车子修好,我们退出一段距离寻方便之所过夜可好?”

“我们必须尽快赶到长安。大夫人既然在车辕上动了手脚,必然是要在路上对我下手的。这八十四叠鬼门关虽然地势奇险,但是山石峥嵘,也有许多可以用来隐蔽行踪的所在。相反,如果我们还是守着马车,取平坦处露营,目标反而更大,更易被发现。尽快赶到前面真符镇上换车才是当务之急。”

老杜头也不再争辩,抢在头前领路。

入夜时分,他们已经一连转过了十八盘。

闪闪脚下似乎踩到了什么异物,她低头一看,顿时尖叫了起来。

那是一截断臂,血尚未干,断处白骨峥嵘,显然是被生生扯落的。

月光虽然昏暗,但是勉强能够辨认出草丛间的血块残肢……这里刚刚有过一场剧斗!

鱼幼薇和绿翘的尖叫也先后响起,急得老杜头连忙摆手,

“几位小姐,贼人显然尚未走远,莫要将他们引来!”

鱼幼薇识得厉害,收笼心神,捂着嘴紧跟老杜头快速赶路。

绿翘再次牵起闪闪。

闪闪轻咳几声,润了润喉,绿翘以为她是惊魂未定,抚背好言安慰。

其实闪闪心中只是恨自己至今仍无法顺利发声,她本不想尖叫,而是想要提醒大家附近有异,可是话到嘴边就变成了咿咿呀呀的怪声。

对于人美歌甜的网红主播来说,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声音是一种非常糟糕的体验。

四人复行片刻,山中异响更甚,隐约间还能听到兵器交斗与呼喝的声音:

“在那边,我听见女人的声音了!”

“点子扎手,先将他拿下,再去追正主不迟。她们又跑不远。”

在众人之中,一道清亮的嗓音明显与众不同,气息悠绵,似乎在剧斗间仍游刃有余:

“哪里走?今日你们碰到了小爷,便一个也别想溜!”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