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第三十二幕 魔改乐器
  • 我在大唐当主播
  • 扫叶僧
  • 2146字
  • 2021-08-19 00:27:54

“你们要改乐器?”

闪闪点了点头,“走,我们先去搬乐器。这观里一应礼乐器材俱全,倒确实是个好地方。”

“你要搬多少乐器啊,我们就这么几个人,一人挑一件不行吗?”,鱼玄机不解道。

事实证明,闪闪是对的。

她们将绿翘一起叫来搬运,也足足准备了小半个时辰,才把这些个大鼓,花鼓,夔鼓,金铮,琵琶,古琴,古筝,大阮,小阮,箫,笛,埙什么全都搬到了前厅。

在后院里还有一整架防制的编钟,那是演奏祭祀先祖的《无射》曲必须的乐器。但是闪闪认为这东西实在笨重,也着实用不着……众人这才算是勉强逃过了一劫。

“妹妹,你端这么多鼓来干什么呀。虽然钲,鼓是最好的节奏乐器,可是这么多不同的鼓,适合的音调高度都不一样,适应的曲子也就自然不同,没有必要同时使用啊。”

闪闪虽然累的浑身香汗淋漓,但是她现在非常有成就感,笑容也就更加地暖了。

她这次对姐姐的回答非常满意,虽然姐姐没有上过现代的乐理常识,但是明显对乐器的音域不同是有概念的,只不过用词没有那么准确而已。

但这样便已经足够,解释起来就会容易很多,“那是因为大唐乐府的曲子太简单了呀,我们要演奏音阶落差巨大的强节奏音乐,就需要这些东西。这样,我先打个样,给姐姐看看什么叫做节奏乐器。”

她熟练地搭起了架子,将一只鸣冤大鼓,一只军用夔鼓,两只花鼓,四只金钲固定好。

将鼓和钲搭在一起也就罢了,闪闪还在在脚下做了一个临时的鼓槌踏板。随后她手里又抄起一对鼓锤儿,娉娉婷婷坐在了鼓架子后面。

“我开始了哦。”

思思闪着那一对二次元大眼睛,显然颇为嘉许。虽然她不确定自己有没有见过这东西,但是她对这套架子鼓感觉很亲切。

对于阿刁来说,这里的大多数乐器都是新鲜玩意,所以不管闪闪怎么摆,她都觉得新奇。

但阿刁心中的新奇与鱼玄机此时脑海里的一堆问号,显然不是一种情绪。

鱼玄机已经开始怀疑这个世界了,自己的哑巴妹妹忽然变成了乐器达人,拼装出和编钟一样的组合乐器……虽然说把这些鼓啊钲啊的放在一起的点子倒是也不难,可为什么她坐在这新式乐器前的时候表情如此自信?而且她竟然可以直接上手演奏?谁教她的?

咚!

一声鼓响将鱼玄机的三魂七魄聚在了一处,但很快便又将它们炸飞了出去……太震撼了!

咚!咚欻,咚咚咚咚磬欻欻,咚不咚不咚,咚咚咚咚……咚~~~~磬!

金鼓交错,高低相间,节奏感极强!尤其是那一连串的高频敲击……鱼玄机感觉自己浑身的肌肉都在跟着节奏一起颤抖。一小段free style,听得她汗毛竖起……天哪,原来鼓钲还能这么玩?

鱼玄机这时候已经惊得下巴都合不拢了,可是缺心眼的阿刁却还在一旁鼓掌。可不,对她来说,热闹就是好的。

再转头去看饭思思,她虽然话不多,可是手上却一直没停。从一开始她就挑了只琵琶在那里摆弄,这会儿已经将琵琶的弦全部卸了下来,重新调试呢。

旧日平康里的花魁第一次在乐器知识方面感受到了不自信,原来小丑竟是我自己,身边队友各个超神~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阿刁,把你的卓玛刀借我用一下。”

“哎!”,阿刁好不容易能有些参与感,自然应得快,不假思索地就将卓玛刀递给了思思。

小师姐攥住卓玛刀向琵琶的腹部猛地就要插落。

“不要!”

鱼玄机和阿刁同时喊出了声。

“好好地琵琶,破了腹它就不能用了。”,鱼玄机劝道。

“那把刀太锋利,你这样插下去琵琶会对穿的。”,阿刁的注重点和鱼玄机完全不同。

思思也没有答话,将二次元的大眼睛迷得微微向上翘起,露出一个萌笑,向二人致意。

随后她再次握起了卓玛刀,切向琵琶的腹部。

短刀入木,就像切豆腐一样毫无阻力。

饭思思咦了一声,运刀如飞,开始在琵琶肚子上割圆。

鱼玄机张着嘴巴一时说不出话,那把琵琶不但用料上佳,表面的漆工装饰也是一等一,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工艺品。可是居然就被这样……造孽啊!

等到思思重做隔柱,为那把琵琶重新装上六根弦的时候,鱼玄机的世界观再次被刷新。

琵琶由西域传来,本来有四弦五弦两种制式,但是自从大唐乐府规定琵琶以四弦十七柱为正,所有制造工艺,检验手段便基本确定了下来。

可是而今思思小师姐居然将琵琶开了膛,还加到了六弦二十一柱……

“吉他,思思居然会做吉他!手艺好巧啊!有了架子鼓和吉他,乐队的基本架构就成啦!”

只有闪闪知道思思在干什么,躲在一旁暗暗窃喜,等着姐姐再次接受震撼。

思思完成了最后的改造,斜抱着这把琵琶跳到大厅中央,向闪闪使了个眼色,后者微笑颔首表示get。

噌!

吉他绝对是乐队的灵魂,思思给了一个起调,闪闪的鼓点立刻开始。

“黑奋内,那双俺动羊,朽桑更没羊~”

【《喜欢你》/原唱:beyond乐队/词:黄家驹/粤语音译】

闪闪有很久没有听到过这么具有现代气息的歌了,吉他和架子鼓伴奏的粤语歌……一曲下来,她已是热泪盈眶。

“这,这是什么曲?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过?”

鱼玄机感觉刷新这个词已经配不上自己现在的感受了,她可能是穿越到了某个错乱的时空……太疯狂了!

现场改乐器,现场作曲,演奏,演唱?

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古代的礼乐歌曲,自黄帝,唐尧,虞舜,禹夏,每代祭祀也就传下一曲。到了殷商略多了些,但也不过数曲而已。有些旧曲散失,但不断还有新人作曲,就这样循环反复,传到唐代的乐府曲库,也不过只有几十首曲子。所以文人才以为曲填词为兴趣。

在当时的条件下,作曲比作词难得多,新曲要想得到承认,难度更大!

可是眼前这两个女娃,随随便便就凑出了一曲……

音域之广,节奏之快,变调之巧妙,都是鱼玄机闻所未闻,甚至连想都不敢想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