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第三十幕 干饭人
  • 我在大唐当主播
  • 扫叶僧
  • 2008字
  • 2021-08-14 15:42:57

鱼玄机性子极善,她本就没有赶走阿刁的意思。

眼见闪闪又把利弊分析得明白,她便跟着劝了绿翘一句,“昨夜之后,我们对阿刁的事情已经无法再作壁上观。还是按闪闪妹子所说,一起帮他们隐瞒身份吧。”

绿翘捏着衣脚,一脸委屈,“我也不是说要将他们赶出去。只是阿刁姑娘身为吐蕃人,想瞒人也……”

阿刁本来已经躲进了内屋,但毕竟毕竟好奇,便在窗纸上戳了个洞,盯着外面风吹草动。

当她看到是鱼玄机主仆回来,便知道是一场虚惊,于是将李嗣源在床上放好,自己也迎了出来。

绿翘看到远远走来的小姑娘,翠衫双丫髻,完全是汉家女子模样。虽然她知道那定是阿刁,但一时却又不敢认,惊得是瞠目结舌,硬生生将话头吞回了肚子里。

“哎呀,阿刁姑娘换了汉服居然如此水灵,我几乎都认不出了呢!”,鱼玄机围着阿刁左看右看,越看越是喜欢。

闪闪拍了拍绿翘的肩膀,“看,这下没问题了吧?”

鱼玄机和绿翘准备了一桌丰盛的晚餐。

思思打着饱嗝,摩挲着肚子,“我隐约间记得自己也是造饭小能手。只不过一时间能想到的菜谱配料都非常奇怪。就像是《魔法小厨娘》里面的场景,尽是些瓶瓶罐罐的。”

绿翘不解道:“魔法小厨娘是什么?”

思思挠着头想了半天,明明是自己脱口而出的名字,认真去回忆的时候却什么都想不起来。

闪闪急忙帮忙打圆场,“许是文仙子的仙法?思思师姐不光是造饭小能手,还是干饭小能手呢。要不为什么将刀名都改做了‘饭’思思。”

思思经这么一提醒,好像真地想起了什么,脱口就唱了出来:“端上了我的饭盆,觉醒吧干饭之魂!”

【《干饭人之歌》/cover原唱:IN-K,王忻辰/词重填及演唱:张老板阿】

随着歌曲,思思不自觉地就端起了饭碗,拎起汤匙大口大口地开始干饭。

绿翘和阿刁仿佛也受到了影响,魔性地跟着节奏一逞朵颐之快。

闪闪心中暗暗啧舌,这首歌果然还是和思思的契合度高啊,怪不得因此卷动一番风雨,弄得原翻唱的粉丝老大不痛快。其实呢,版权界讲究得是一个相互尊重,在法律范围内,以合理的篇幅演绎是非常正常的现象。短视频平台就是靠这个生存的嘛。思思的cut一经传播,有多少人因此去搜索原唱,这还不是和则两利的事情?就像是我自己的歌曲,要是能被Angela老师那样的天后翻唱唱火,那可是巴不得的际遇!就算她唱满了整首,把视频挂在网上,我还能因为这个去告她?

哎,想得太远了……能不能回去还不知道呢,怎么就忽然吃起主播界的瓜了?

是了,还是思思师姐这首歌太接时代气息,一听就仿佛回到了直播间……哎,我的萝卜……

“喵!”,闪闪正沉湎与对萝卜的怀念中,一道黑影就乖巧地撞进了她的怀里。

萝卜,它还真地来了!

虽然此萝卜非彼……哎?莫非宠物也能穿越?

不对啊,当天萝卜不是被我锁在家里了吗?

闪闪向往常一样溺爱地抚摸着怀中的“萝卜”。

谁料到它只是借了个道,踏着闪闪的玉腿向她怀中一钻,直接就趴上了桌子。

哗啦啦,最大的那一锅肉汤被萝卜翻了个底儿朝天,它叼起最大的一块带骨肉,又轻巧地跃下了桌子。

事了拂衣去,不留身与名……

我去!思思和阿刁见肉被抢了,一人拎着一个饭盆去捉那黑猫。

可是萝卜滑若游鱼,哪里捉得住?

盛怒下的两名干饭人,将矛头直指闪闪,一口咬定“萝卜”是她引来的。

至于惩罚的方式,闪闪看着一水池子的碗,不免一声叹息……

就在她洗刷刷,洗刷刷的档口,厨房里又是黑影一闪~

闪闪只觉得眼前一花,本以为是幻觉,直到她看见厨房角落里,萝卜叼着一只尚在挣扎的老鼠朝她邪魅的一笑~

“啊!”,闪闪立刻尖叫出声。

她怕得当然不是萝卜,而是萝卜嘴里那只吱吱乱叫的老鼠。

观众诸女听见尖叫声一齐赶了过来。摆出这么大的阵仗,萝卜自然早就惊走了。

闪闪几乎是带着哭腔说明了原委,胆子最大的阿刁走到萝卜方才消失的角落,推开一只米缸,她也被眼前的一切惊得怔住。

诸女小心翼翼地跟了过来,打眼这么一瞧,顿时叫声迭起,如猢狲散。

米缸之后垒起了一堆白骨,阿刁大约摸辨认了一下,各种小动物的都有。

有鸟,有老鼠,可能还有些是青蛙或者壁虎,一时也无法全部认出。

乖乖!这萝卜刚刚入寺不到一天,就要将寺院周围划作小型动物禁区了?!

这一定不是我养的那只萝卜,阿弥陀佛,闪闪心中默念。

她家里那只萝卜阿,贪吃固然贪吃,可是只敢贪几口猫粮。

要是真地放一只老鼠在它面前,估计那只懒猫一定会拖着臃肿的身躯,玩命的逃跑……

思思知道闪闪害怕,留下来陪着她洗完了所有的碗筷,随后又一起回房谈心。

绿翘原以为今日闪闪姑娘会回到姐姐身边来睡,结果没想到她又去了思思那里,不免腹诽:“哎?二小姐也真是的,有了可爱的师姐,连亲姐姐都不要了。”

鱼玄机则是一脸的不以为然,“哎~话可不能这么说。思思小师姐和闪闪的年纪差不多,兴趣也相近,她们能聊得到一起去,也是正常。无需强求。”

可是绿翘偏偏是不甘心,晚上借着倒夜壶的空当,摸到了思思房间附近,想要听听她们到底在谈什么。

烛光摇曳,两道纤细曼妙投影相互缠绕,在窗纸上映得分外清晰。

吓得绿翘远远地就停住了脚步……

绿翘不敢再看,掩面奔走。

屋中的思思和闪闪却丝毫未觉异常,还在那里专心致志地研究着玉坠的妙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