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第二十八幕 李嗣源
  • 我在大唐当主播
  • 扫叶僧
  • 2073字
  • 2021-08-09 23:23:58

鱼玄机过关,只剩下小阿刁一个人对着镜子挣扎。

于是下午的课,就变成了思思特训阿刁一人。

鱼玄机自告奋勇,与绿翘去为大家张罗晚膳。

闪闪哄着唐东赞,闲来无事,就将他抱去了思思授课的正厅。

思思不喜多言,见闪闪来了,忙抢着去抱她怀里的唐东赞,让闪闪去教阿刁。

闪闪见阿刁似乎有些累了,便也不急着逼她练习,反而将她手中的镜子夺了下来,

“歇会儿吧,也不用急于一时。阿刁过去的生活习惯不同大唐,有很多东西要重新适应起来。对了,我想到一件事。吐蕃国旧日的疆域曾经覆盖河湟,河西,距离长安应该不算远吧?”

阿刁点了点头,“是不算远。从河湟到长安,道路便捷,健马数日既到。”

“这么说来,你们躲在长安也未必安全啊。长安天下之都,吐蕃的探子客商,也是经常路过的。”

思思听到这里,急忙抬起头来,不依道,“闪闪姑娘,你莫不是想将他们送走?”

阿刁闻听此言,身体急忙一缩,望向闪闪的眼神也变得极为警惕。

“当然不是!”,闪闪急忙分辨,“我的意思是,阿刁现在这个样子,并不安全。她的气质,形象,必须有一个大的改变。让吐蕃的探子瞧不出破绽,她和唐东赞大人才能安全。对了,还有唐东赞这个名字,也是万万不能再用的了。”

“对,对,对。”,思思急忙附和,不想却惊了怀中的唐东赞。

小家伙哇地一声大哭,醒了过来,伸手一阵乱抓,似乎是饿了。

思思被他抓地双颊绯红,不禁大窘。

阿刁忙道,“啊,等等,我去准备些酥油茶。”

不过一会儿,阿刁端着酥油茶回来,用筷子尖将酥油茶一点一点点进小家伙的嘴里。

小家伙吃饱喝足,似乎非常惬意,靠在思思怀里,轻唤了两声,也听不清是馍馍还是妈妈,便倒头沉沉睡去了。

阿刁咦了一声,“唐东赞大人,能说话啦?”

“刚刚开始会发声而已。”,闪闪解释道,“对了,我们给他起一个汉名吧。”

阿刁点了点头,“嗯。尼玛衮大人也希望唐东赞大人可以换一个名字隐居起来。唐东赞这个名字本是根据大法师的谶词所起的。东赞,在我们的语言里是天皇贵子的意思。尼玛衮大人希望这个孩子可以将国家治理的像天朝一般强大,所以在前面又加了一个唐字。”

“孩子姓李。”,思思的话言简意赅。

李是大唐国姓,以李对唐,非常贴切。

“名字你想。”,思思望向闪闪,这锅就算甩出去了。

闪闪啊了一声,大脑飞速的开始运转,“天皇贵子,天皇贵子……那么,那么就叫嗣源吧,李嗣源。”

“李嗣源?”,思思读了一遍,觉得还挺顺口,于是便点了点头。

阿刁本就分不出好坏。她见两位姐姐都说是好的,那自然就是好咯。她口中喃喃说道:“唐东赞大人,今后您就有了新的名字。叫做李嗣源,不知道您可喜欢?”

说来也巧,睡梦中的小家伙居然吮着手指,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

“对了,思思师姐。接下来,我们也应该帮阿刁姑娘改变一下形象啊。”

闪闪这一提醒,立刻得到了思思的赞同。

她们二人将阿刁带到小溪旁,拆光了所有的脏辫,将她的头发用皂角洗得乌黑油亮,然后又盘起唐人女童多用的双丫髻。

闪闪退开两步,仔细瞧了瞧,摇了摇头,“可惜这身衣服,一眼就能看出破绽。”

“不用怕。师傅在云游前,特意留了一套女童服饰。原本我还不知其中用意。现在看来,师傅早就知道阿刁姑娘会来。”

一行人回到了观中为阿刁换过了衣衫,又在她面上扑了些粉,压低肤色。再这么一看呐,活脱脱就是一位明眸善睐的中原少女。

阿刁取过镜子,只见镜中的自己翻天覆地,仿佛是彻底变了一个人,不禁从心头涌出一丝欢喜。自然而然的微笑挂在她的脸上,映在镜底。

思思和闪闪一齐拍手,第一课的内容,阿刁,通过!

“阿弥陀佛!文仙子可在观中?”,观门外此时忽然有人口宣佛号求见文仙子。

思思和闪闪急忙一起迎了出去。

观门打开,一名穿着月白布僧袍的僧人,带着一名红衣喇嘛映入三女眼帘。

红衣喇嘛这身打扮,一看就是从吐蕃来的大和尚。

阿刁一见是吐蕃来客,吓得直向思思身后躲。

闪闪怕阿刁的神色被对方看破,急忙救场,“莫怕,莫怕。这位红衣服的大师是从吐蕃境内来的。他们的服装虽然和我们略有不同,但唐蕃同气连枝,大家都是朋友。”

红衣喇嘛以为是自己的高冠惊到了小女娃,急忙面露微笑,行礼致歉。

“我们是来找文仙子的。”,月白僧袍的和尚目光在三女面上一一扫过,却不见文仙子出来,心中略有些失望。

思思上前稽首道:“家师外出云游了。不知两位大师有何见教。”

月白僧袍的和尚笑容和蔼,样子很招人喜欢:“贫僧圆载,本是日本国遣唐僧。因此得大唐皇帝特许,入住终南西明寺,离此处不远,与诸位也算是邻居。这一位大师乃是鄯州节度使尚婢婢座下大将拓跋怀光。他在数月前阵斩逆臣尚恐热,受主家尚婢婢的委托,将逆臣头颅上献天朝。这几日恰巧在西明寺借宿……”

拓跋怀光听到圆载介绍自己,也随着微笑躬身,示意所言属实。

圆载颔首,继续说道:“拓跋将军此来天朝,还带了雪域天獒十八头作为贡礼。可是万万没想到,昨夜獒群竟然一齐走失。拓跋将军心急如焚,便拉我一起四处打探。不知几位姑娘可有线索?”

三女心中皆是咯噔一下,原来他们就是纵狗之人啊!

这时候上门来,明显是没安好心啊。

思思与阿刁一时不敢言语,好在闪闪口舌伶俐,故作镇定应道:“十八头……天獒?我们这咸宜观中都是些姑娘家的,怎么敢招惹这些东西……大师您还是到别处问问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