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第二十七幕 笑
  • 我在大唐当主播
  • 扫叶僧
  • 2060字
  • 2021-08-08 01:23:59

噗!闪闪正听得聚精会神,耳朵里猛地跳出主播这两个字,立即将刚刚吞在口中的茶水尽数喷了出来。

思思见状,明显有些不悦:“闪闪同学,你有什么问题?”

她不自觉地用出了同学这个称谓而不自知。而闪闪显然也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只是急着澄清,“呛喉,呛喉了。对不起,师姐请继续。”

思思皱了皱眉,不再与她计较,转头向鱼玄机问道:“玄机师妹,你对主播这两个字,如何理解?”

鱼玄机什么时候听过这个呀?但是既然师姐有问,不答未免失礼,“啊,这个主字,代表了主要职能,如主祭,主厨之主。至于这个播嘛,播……嗯,前朝《说文》曰:播者,布也。今朝大儒陆德明又作《经典释文》,注曰:播着,舒也。所以,这主播之播,意,当取二者之间。”

闪闪听到这里,将手高高举起,似乎急于补充。

思思向闪闪微微颔首,示意她有话就说。这位大师姐还真是惜言如金,能不讲话的时候,绝不多说一字。

闪闪就不同啦,她的表达欲极强,得到许可,立即是手口并用,噼噼啪啪一顿输出:“姐姐说的很好。但是我觉得主播这个词,播字的取义并不在古今二意之间,而是兼而有之。传播舒适,传播快乐。主播,就是以传播快乐,传递积极的生活态度为主的娱乐概念。”

思思不由多看了闪闪两眼,嘉许道:“解释得很完整啊。你以前是不是做过主播?”

闪闪听得差一点又要喷茶。她心道我当然是做过主播了,可是思思sama你可比我更资深啊,不但从业时间比我久,粉丝数量也是杠杠的啊。但身处这个时空,她又不能信口开河,只得委屈道:“还不曾在大唐做过主播。”

思思似乎十分满意,展颜微笑道,“那好,我们就要在大唐做主播!下面,就开始主播的第一课。”

笑~

主播的第一课就是笑。

主播既然传递的是一种安心和快乐,最有力的武器就是笑容。

思思抿嘴一笑,两只眼睛自然上弯,五官的所有弧线被非常巧妙地重新勾勒,生动而富有感染力。那是一种跨越性别,跨越年龄,跨越职业,跨越社会地位地感染力。

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闪闪这一瞧,打心眼里为师姐竖起了大拇指。仅仅是这一笑,就价值千万粉丝啊。

“好了。示范完毕,你们也来做一遍。”

鱼玄机也曾是在人前卖笑的,她以为自己应该是一条就过的那种。于是挽了个兰花指,在唇上一遮,笑不露齿,凤目斜飞,媚眼如丝。这是一个标准的平康里笑容,不知折煞过多少英雄人物。

哪知思思的评语却非常严格,“这一条不好。首先,掩嘴笑是在制造社交隔阂,这样会与观者产生距离感。其次手部动作太抢镜。最后,眼神太媚。我们是要大方,得体地传播快乐。玄机姑娘再体会体会。”

什么?笑了十几年的方式不对?鱼玄机这下整个人都变得不好了。要知道,打破一个习惯比养成一个习惯要难很多。让她忘记现有的最自然的微笑,很容易陷入HD学步的死循环当中去。

但是自己刚刚拜入咸宜观,得了人家的庇护,怎么好意思和人家叫板?就算好意思,看到……看到思思小师姐这能将人心儿都化掉的笑容,又怎会生了与她理论的心思?

哎?我为什么生不起与她理论的心思?莫不是因为,笑容本身的力量?

鱼玄机似乎很快就get到了关键,自己捧着镜子,在一旁苦练起来。

思思看了片刻,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摇头是因为她看得出来,对于鱼玄机来说,要改掉现有的习惯,实在是太难;但是她也点头,因为对方的悟性还算不错,似乎已经领悟到关键,只是需要非常刻意地去控制,让笑容略失了些自然。

“就这么练吧。”,思思吩咐好了玄机,又望向了小阿刁。

阿刁的皮肤被雪域高原炽烈的日光晒得黝黑,她因为久在生与死之间徘徊,目光冷厉肃杀,真不是人前卖笑的那块料。

思思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才希望她也可以一起来学习温柔自然的微笑。否则依旧保持着那种满脸戾气的模样,入我中原,如何与人交朋友啊?

阿刁呲牙咧嘴,双目上扬,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

好嘛,这时在微笑还是在示威啊!

思思不住摇头道,“对唇,齿,腮,眉,睛,睑都缺乏有效的控制,需要对着镜子长时间练习。”

阿刁此前一路漂泊,这时终于有人愿意收留,可以停止奔波。眼前这些小姐姐在她眼里都和活卓玛一般。所以她对思思的要求丝毫没有抗拒,乖乖地捧起了镜子,在那里不住地换着口型,虎型,豹型,龙型……尽管她已经非常努力,但仍然去不掉那股子凶劲。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阿刁的问题,比鱼玄机要大得多啊!

思思指点了片刻,知道自己已经不能做得更多了,于是便换人来看闪闪。

鱼闪闪何许人也?那也是YY电母!

她唇角轻扬,眸光送电,刹那间如春风化语,笑靥就像会说话一般,搔地人从耳根到心头都是暖洋洋的。

“嗯,闪闪姑娘这个好!一条过。嗯,今天就由你指导她们两个,我去陪陪东赞。”

思思说罢,一转身,出屋去了。

鱼玄机望向她的背影,又望了望闪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太打击人了吧!

自己一直保护在后台的妹妹居然一遍过,而她这个花魁却要和身边那个龇牙咧嘴的小姑娘一起反复练习……这,这当个主播也太难了吧?

可是她想要雪耻,姿态就不得不放低一点儿,哀求闪闪传授些要领。

闪闪可不是惜言如金的调调,她首先根据鱼玄机富态大气的面相,将她的五官一处处拆解规划,先在纸上用漫画描出一个满意的笑容,然后再让姐姐逐一模仿,适应……

嗨,鱼花魁毕竟不是等闲之辈,

这一笑,成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