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第二十六幕 主播
  • 我在大唐当主播
  • 扫叶僧
  • 2046字
  • 2021-08-07 14:51:26

“所以,你带着王子躲来了大唐?”,闪闪似乎听明白了其中因果。

“是的。尼玛衮大人并不相信所谓的天命预言,他只希望唐东赞大人可以易名换姓活下来,平平安安渡过一生。于是尼玛衮大人就随便找了一个死婴祭天,号称唐东赞大人已死。暗地里却委托我的父亲保护唐东赞大人东行。只是,只是路上还是引起了某些部落大人物的注意。父亲为了掩护我们,在河湟被歹人射死了。”

闪闪心道这个女娃毕竟年纪太小,胸无城府。这番话如果被别人听去,她们还哪里有命来?

“阿刁,这些话以后可不能乱说。你帮姐姐保守刚才玉坠的秘密,姐姐也帮你们保守秘密好么?唐东赞大人既然如此重要,他的身份一旦公开,必然会引起大乱。你如果想要让他平平安安渡过一生,那我们必须相互保密。”

阿刁阅历有限,一时还无法明白眼前这位大姐姐所说的话。但是她见闪闪说得严肃,便点头应了下来。

思思这时候正捧着那只勇敢的小猫崽,和它一起玩闹。

闪闪对这只酷似萝卜的小家伙也非常感兴趣,于是问道:“这只黑猫是什么来头?”

“几天前,我们在一处借宿的洞穴里发现的。当时它好像已经饿了很多天,我喂了它许多酥油和水,它才重新恢复了行动力。我见它生得可爱,就带在了身边。”

闪闪低头撸了撸黑猫的毛发,回头又问阿刁:“它还没有名字吧?”

阿刁点了点头,她一个七岁的小女孩儿,能想得出什么好名字?

闪闪颇为满意,“嗯,那以后就叫它萝卜吧!萝卜,萝卜,我们又见面咯?”

又见面?思思似乎听出了其中的语病,不解地望向闪闪,却无意间发现鱼玄机的手指似乎动了一下:“哎?玄机姑娘要醒了。”

“啊?”,闪闪急忙向思思和阿刁使了个眼色,指了指胸口的玉坠,又摇了摇手指。

思思,阿刁一齐点头,示意收到。

“哎~头好痛。啊!~~~”,鱼玄机睁开眼睛,看到一地的犬尸与鲜血,惊声尖叫!

尖叫声吵醒了身边的绿翘,随后两个女人一起尖叫!

在寂静的夜空中,这样的声音仿佛具有爆破力,自带无形的蘑菇云。

夜枭惊起,蛇虫夜遁,树梢腾起扑簌簌的黑影,草丛里传出阵阵莎莎声……

刺耳的高音在空中回荡了许久,鱼玄机的神智才慢慢回复。

“发生了什么?大家都没事吗?这些恶犬怎么死的?”

面对着体若筛糠的姐姐,闪闪也是想了好大一堆说辞,才从里面筛选出了些适合说的。

“刚才恶斗中姐姐受了撞击,大概有些事情记不得了。当时恰巧有一头猛虎经过,与獒群缠斗了起来,将它们一一咬杀。你看~”,闪闪指着黑獒王的尸体,它颈间的伤口最为明显,血肉翻起,齿痕宛然,确是猛兽所伤。

其他的恶犬或作或卧,死状狰狞,鱼玄机也不敢多看。她还没有从惊悚中完全拔出,战栗着问道,“那老虎呢?老虎呢?”

“哦。刚好又有两名猎户经过,射伤了老虎。他们大概是惦记那张虎皮,朝着林中追下去了。”

无懈可击的逻辑。

当鱼玄机将目光转向思思和阿刁时,两人很有默契地一齐点头。

闪闪不想一直纠结在这个话题,忙将阿刁和阿里王子唐东赞介绍给姐姐。等她心情略微平复,五人一猫,结伴回观。

思思为阿刁专门腾出一间屋子,随后便拉了闪闪一起去睡。

自从她亲眼见过了玉坠的神奇,对闪闪昨夜的话便信了几分。只是她坚持认为只有闪闪才能激活玉坠的能量,不肯收入私囊。

但是她开始主动配合闪闪,尝试不同的姿势和打开方式,几乎一夜未眠。直到两人都几乎累得虚脱,并没有什么奇迹发生,这才相拥沉沉睡去。

在这咸宜观里,观主文仙子不在,就数大师姐思思最有威风。

虽然她那柔柔弱弱的样子和大师姐的称号实在有着不小的反差,但是鱼玄机和鱼闪闪蒙她收留,受她恩惠,自然都给她面子。

思思一早起来,终于也拿出了大师姐应有的做派,开始代师教授规矩。

玄机和闪闪象征性地为思思敬过了茶,随后也自沏一碗,在厅中坐好。

阿刁觉得有趣,也有样学样,走了一遍流程,搬来坐凳旁听。

思思轻咳一声,开始了传道:“我不太喜欢说话,但是待师授课,该讲的话,还是要讲的。我讲课的时候呢,不允许提问,不允许打断,只说一遍,绝不重复。现在开始。”

停课的三女都非常乖巧,点头应承,无一人出声。

“这咸宜观的历史想来你们也都知道了。既然是供养公主的道观,一应供给,便不会缺乏。但是既然得了供养,便也有义务。我们需要照顾观外的牡丹,茉莉,菊花,梅花,四季花田。需要在宫廷重要宴会前采摘终南鲜果。如遇祖祭,接待外国使节,或者皇帝节日大宴群臣,我们咸宜观也要出些曲艺节目为诸位大人助兴。”

鱼玄机微微一笑,心想啊,哎,这个我会。这不就是以前花魁的活吗?换个地方,换个对象,这个我行。

哪儿知道思思话锋一转,接着就说道,“但是我们和平康里的花魁又有不同。”

鱼玄机一愣,把身体又挺直了几分,仔细听讲。

“平康里的商业模式,售卖的是固有产品。是成词,成曲,完整的演奏,或者,嗯,某些不可描述的情节……这样的商业模式是单调的,是迂腐的,是僵化的。”

要说这么一连串的形容词,思思似乎有些忘词,时不时地要瞄几眼袖子里藏的小抄。

这个动作虽然瞒得过阿刁,却瞒不过鱼玄机和闪闪。但是她们两个人都不会说破,仍然一本正经地听着“大”师姐继续讲课。

“师傅曾经说过。我们要开创一种全新的模式,打破大唐娱乐业陈腐的框架。这种模式呢,师傅称之为——主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