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二幕 黄泉路
  • 我在大唐当主播
  • 扫叶僧
  • 2052字
  • 2021-07-01 00:01:13

头痛得就像要裂开来一样。

闪闪感觉四肢无力,置身在无边的黑暗当中,

整片空间不住的震动,似乎是在塌陷,抑或是颠簸……

究竟发生了什么?思思师姐还好么?

闪闪强打精神,使劲全身的力气,想要张开自己的眼睑,无奈肌肉筋骨都还不听使唤。

她想呼救,却发不出半点声音,仿佛是被永远的禁锢在了时间与空间的裂隙里。

咚!

闪闪所处的时空裂隙似是与某个空间发生了碰撞,她能感觉到一阵剧烈的震颤,随后五感逐渐开始回归……

鸟鸣,人声,以及好听得如鸟鸣一样的人声在空中萦绕着,模模糊糊,时近时远……

“绿翘,出什么事了?”

“小姐,应是车辕断了。赶车师傅正在想办法加固。”

“哦,尽量动静小些。闪闪伤寒虚火还没退,受不得颠簸。”

“好的,小姐,我去帮忙扶着。”

……

光,一缕光透过眼睑,刺在了闪闪的视网膜上。

虽然眼皮还未张开,但是长时间被褫夺五感让闪闪对光线格外敏感。

她不敢直接睁开眼睛,只能缓缓将手举起,遮挡些光线。

四肢居然已经有了感应,只是尚有些乏力。

朦朦胧胧的光线自眼睑的缝隙里钻了进来,灼得闪闪双目刺痛,眼皮剧烈地跳动。

但是很快她便开始逐渐适应了四周的光感,视野从一片亮斑开始蜕变,慢慢有了斑驳的颜色,再逐渐聚成形体。

这是在……木屋里?

不,不像……好像是电视剧里才能看到的古代马车的车厢。

车厢十分宽敞,可以双排对坐。

一名古装丽人坐在对侧,将头探在窗外,虽然不见面庞,但曼妙身段韵味天成,一望便知是个美人胚子。

是思思师姐吗?

闪闪寻思着。

她张口想要打个招呼确认一下,喉咙却咿咿呀呀地说不出话来。

这是?说话的能力还没有完全恢复吗?还是喉咙受了伤?

作为一名网络歌手,没有什么比失去声音更令她恐惧的了。

噗通!

车厢忽然强烈的震颤了一下,陷在恐惧中的鱼闪闪没有防备,直接从坐凳上摔了下来。

“哎呀!”

古装女子匆忙转身,头在窗棂上磕了一下,她咬牙忍了痛,动作没有半刻迟滞,赶忙将闪闪扶起。

一副绝美天颜映入了闪闪的眼帘。

闪闪身在主播行业,美女自是见了不少,可是如眼前这般的天生丽质,却未得几人。

除了绛唇一点,远山黛染,再无半分妆容的痕迹,在这样近的距离内,闪闪绝对不可能看走眼。

可是那女子秋波通明,两只梨涡浮在颊上,随着如花笑靥时沉时现,那是一种极为柔和却极具感染力的美。

闪闪忽入陌生环境的不安,被她的笑容瞬间驱散。

对女人的杀伤力尚且如此,若是让男人瞧去,岂不要失心勾魂?

“绿翘,绿翘!快来,闪闪醒了。”

一名绿衣的小丫鬟掀帘冲了进来,两人将闪闪重新放在座上躺平,车又重新缓缓颠簸了起来。

绿衣小丫鬟显然有些不安,

“小姐,刚才赶车师傅说,车辕是有人人为破坏。

看来,大夫人并不想让我们平安离开。

我怕,我怕……”

“怕也没用,既然已经修好了,我们就快赶路吧。”

“只是临时加固了一下,这骆谷道山路崎岖,怕是未必能坚持到前方的集镇。”

古装丽人皱了皱眉,似乎想起了什么,口中喃喃道,

“下一处集镇……应是真符县吧?

真符县,黄泉路,八十四叠鬼门关……

或许今夜,我们要在山中露营了。”

“啊?”,绿翘捂着嘴唇,表情惊恐。

在这莽莽秦岭之中露营?

她虽然是一名丫鬟,可是自幼便送入了大户人家,几时有过露营经历?

如何驱寒气,如何避蛇虫,万一遇到狼群怎么办?

光是想想,就让人胆寒。

闪闪还是无法言语,她挣扎着想要站起,却又被古装丽人溺爱地放平。

“我最担心的,是闪闪妹妹。

我鱼幼薇造下的孽,我一人清还便是。

我真地不希望身边的人因我受到牵连。

今夜若是被迫露营,闪闪妹妹,哎~

怕是真地要遭罪了。”

鱼,幼,薇?

闪闪敏感地捕捉到了这三个字。

鱼幼薇?鱼幼薇!

是那个惊世才女,有大唐豪放女之称的鱼幼薇?

不可能!只是恰巧重名吧?

丫头绿翘颤抖着声音问道,

“小姐,你,你可别吓人啊。

刚才你说的什么黄泉路,鬼门关,都是些什么东西?

听起来就阴森森的。”

鱼幼薇掀开窗帘,叹了口气。

“自汉中到长安,需要横穿秦岭,自古也就只有那么几条官道。

我们走的骆谷道是其中最近的一条,但也是最险的一条。

由汉至隋,骆谷道是出了名的抛尸地,不知道有多少车马在途中不慎坠崖。

武德年间,天下尚未大定,天策将军征东平南,粮草消耗甚巨。

高祖为了从汉中调粮,重修骆谷道,车马通行才勉强有了保障。

可是真符县那一段路,仍然是奇险。

自蔡伦墓到天官坟,官道一共有八十四道弯,所过皆是穷极险峻,狐飞羊跃之地,有汉以来不知有多少人葬身崖下,阴戾之气极重。

而八十四这个数字,又是大凶,一一,三三,五五,七七,应奇积之数。

因此此地便有积尸气之说,堪比黄泉路。

穷山恶水,多出盗匪。

那里一夫锁关,凡人万夫难开,若是真的碰上,只能乖乖买路……

买路还是好的,我们这一行都是妇人,听说,听说……

哎,那些事情还是不说出来吓唬你了。”

绿翘也已是十八九岁年纪,该懂的事情,早就懂了,她怎会不知小姐的意思?

“那,那难道官兵不管吗?”

“官兵怎么管?

官兵都是吃粮饷的,跑到这种绝地,补给困难,消耗极大,只为了几名匪寇,未免得不偿失。

再说就算真将官兵引来了,流寇往山里一散,想要剿灭又谈何容易?

等会儿进了八十四道弯,这辆车多半是撑不住了。

我们要步行过岗,至少两日的行程,希望莫出什么风浪才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