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第二十四幕 光茧再现
  • 我在大唐当主播
  • 扫叶僧
  • 2071字
  • 2021-08-04 00:26:12

火光摇曳不定,闪闪双臂不住颤抖。

今时状况比当日狼群围攻更加危急。

獒犬的战斗力本来就不输林狼,眼前足足十八只獒犬,然而身边连韦保衡那样初通些武艺的护花使者都没有……

如何战?

呼噜~

黑獒王摆了摆头,猛地前扑!

闪闪举火把去架,右手的焰头啪地一声被打散。

獒王吃痛,再次退了回去。可是闪闪手中的火光也变得更加微弱。

一些大胆的健獒又逼近了半步,不停横跳,等待破绽扑击。

怎么办?

怎么办?

怎么办?!

等等,冷静,冷静,一定要冷静……

对,冷静!

闪闪忽然想起当日带萝卜回家的时候,宠物店的老板曾经说过:动物的攻击性往往都是被激发出来的。关键的时刻,安抚它们比战斗或逃避更有用。

安抚……安抚,对啊,唱首舒缓的歌,安抚一下……

舒缓,舒缓,有了……

“当天气秋凉,当树叶泛黄,我们的爱变得冠冕堂皇~”

【《love scenario》中文版/词译:胡彦斌】

歌声萦绕,黑獒王的眼神忽然有些涣散。

闪闪能够清晰地从那对硕大的瞳孔里读出不可思议。仿佛有许多光絮,从瞳仁的深处绽放开来。

等等!那光絮,难道是……

道道光华自闪闪胸前涌出,陈陶老神仙赠予的玉坠再次显灵!

什么鬼!为什么?

上一次是与狼斗,一首徐志摩的诗激发了玉坠。

这一次是与犬斗,一首情歌激发了玉坠……

难道玉坠的激活需要犬科动物做为必要条件?

温热的光丝覆盖了整片区域,这一次光茧所包裹的范围仿佛比上一次还要大。

闪闪很快又发现了新的问题。光茧虽然有束缚的力量,但是却没有真正的杀伤力。上一次若非是有韦公子抢在被光茧完全包裹之前诛杀群狼,危机并不会自行解除。否则谁知道狼群和韦公子谁会苏醒得更早一些呢?

可是今天,谁来做那屠狗英雄?

闪闪处于光茧的最中心处,她想要尝试移动,但身体却如悬浮一般,混不着力。

没过多久,一切都被光芒吞噬,恰如当日黄泉路。

闪闪也承受不住炽热的光芒,只能紧闭双目。隔着眼睑,她的视网膜底仍然映得一片光明,温热中,偶尔有些灼痛。

过了许久,那些光芒才开始逐渐散开,仿佛化作了万千蝴蝶,飘散在空中。

光感不再向刚才那般强烈,闪闪急忙睁开眼睛。

果然,所有人、兽都躺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根据上次的经验,闪闪知道自己应是场中唯一具有意识的人,她急于控制自己的身体,想要将同伴从危险的地方带走。

可是她的身体就像是被这个时空放逐了一般,无论怎样挣扎都无法移动半分。

怎么办!

如果是那些獒犬率先醒来可怎生是好?

“发,发生什么了?”,一个声音自闪闪身后响起。

闪闪虽然无法回头,但她知道那是思思的声音。

思思?她居然可以不受光茧的影响?在光芒散去后立刻就醒了过来?

“思思!把姐姐,绿翘和那个小女娃儿带走!快走!”,闪闪用尽气力嘶吼。

思思略微愣了一愣,虽然她一时不明因果,但是却很快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于是立即抢去扶鱼玄机。

她刚刚将鱼玄机架在肩上,发现闪闪没有动,不由奇道,“闪闪姑娘,你怎么不动?”

“我,我……”,闪闪挣扎了几下,身体还是半浮在空中。

思思将一切看在眼里,似乎意识到了闪闪被某种力量所束缚,于是皱了皱眉,“我们都走了,你怎么办?”

闪闪没有答话,她的确没有保留的手段。如果恢复行动时,仍然是陷在犬群之中,那她的确凶多吉少。

“全杀了!就好了!”

还有人保留了意识!?

那声音有些生硬,似乎不像是中原人的口音。

思思和闪闪一齐向发声处望去,只见方才与群犬对峙的女孩儿正了正背后襁褓,努力地爬了起来。

她看上去不过七八岁年纪,留着一头脏辫,虽然脸上满是泥垢,但一对眸子却璨若寒星,眼神肃杀且决绝。

她的胳膊很细,怕是还粗不过完全成熟的甘蔗。但是她攥刀的手却很有力气,寒光闪闪的短匕首一直被他紧紧握着,并没有掉落。

她走近了一只獒犬,手腕横剜,动作熟练,只见青光一闪,连血都没有流出几滴,就干净利落地将它解决掉了。

“狗狗……狗狗那么可爱,不要杀狗狗……”,思思双眼含泪。尽管她刚才陷于犬群之中,几乎被暴怒的犬群撕碎,可是她依然见不得生命在她面前消逝。

“它们不死,她会死,我们会死。”,那少女指了指闪闪。她的回答非常简单,也恰恰切中了重点。

思思不再说话,扭过头去,不敢去看。

闪闪则为小女孩捏了一把汗。她毕竟是经历过一次,知道这些獒犬只是暂时性的昏迷,万一有獒犬忽然醒来,该怎么办?

以眼前小女孩这样瘦弱的身材,身后还背了一个胖娃娃,如何能够和凶狠的獒犬抗衡?

小女孩一连处决了五六只恶犬,手法统一,伤口长度都出奇一致。

她究竟是谁?为什么在生杀面前可以如此冷静?

为什么她也可以摆脱光茧的束缚?从她说话的口气来看,她似乎听到了思思和闪闪最初的对话……

如果说思思是因为穿越者的身份不受光茧影响,那么她,又是因为什么?

这一连串的问题在闪闪的脑海里不停的闪过,但她却无法得到一个合理的解答。

闪闪被放逐在了淡淡的光影里,眼睁睁看着那个小女孩一步一步地靠近了黑獒王。

女孩的左手轻轻的搭在黑獒的额头,她口中念念有词,似乎是在吟诵着某种玄奥古老的经文,随后右手手腕一翻,就要动手。

就在这个时候,黑獒王的眼睛倏地张开!它双蹄一蹬,猛地挣动了一下,脖颈的侧面划过了女孩手中匕首,鲜血暴现!但它并没有因为负伤停留,身体高高跃起,张开了血盆大口,如饕餮吞雉兔,仿佛一口就要将小女孩囫囵嗦入自己的胃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