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第二十二幕 你怕不是有那个大病吧
  • 我在大唐当主播
  • 扫叶僧
  • 2103字
  • 2021-07-28 23:02:37

虽说鱼玄机也是将信将疑,但是思思与闪闪二人都是言之凿凿,又有对闪闪笃信不疑的韦公子在一旁敲边鼓,她也只能姑妄听之。

闪闪急着与思思尝试玉坠玄奥,指望着陈陶老神仙所送的宝物真能如他所说一般,助她们回返来时。于是便以嗓子疼为由,催促思思带他们姐妹安顿住处,劝韦保衡尽快离开。

韦保衡纵有千般不舍,也挡不住闪闪泪眼潸潸。

等到韦公子强忍心中乱,夹着粉红马儿走得远了,闪闪又开始攻略起了姐姐。

“姐姐,姐姐,这咸宜观乃是福地。我忽然开口能言,多半也是托了这地灵人杰的福。所以今晚我想去思思小师姐那里蹭蹭仙气,说不定对喉咙伤处的恢复有好处呢。”

鱼玄机显然没有想到闪闪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但思思小姐姐生得着实可爱,一时生了相拥入眠的心思本也正常。于是她便也未提异议,随闪闪去了。

素帷香榻,二女并卧,锦被遮不住,春光迭起。

思思似乎对于同寝的提议颇感摸不着头脑:“闪闪师妹。你,你为何执意要睡我?”

将睡字用作及物动词,并不是属于这个时代的语法,这大约是出自思思脑海深处某些残存的记忆。

闪闪嘿嘿一笑,伸手去解衣领,“当然是要和小师姐一起赏宝。”

思思沿着闪闪的素手瞧了一眼,心道是:彼与彼年相若也,道相似也。有什么宝可赏的嘛!

哪知闪闪玉臂清扬,一滴晶莹的白玉坠在她手中轻摇,透着月色微光。

“思思,你看这坠子漂亮吗?”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何况韶华少女?

思思自然是识货的,不由赞赏道,“很纯净的独山水白,真好看!”

“来,来,给你戴上!”,闪闪翻身圜向思思粉颈。

思思大惊,忙不迭地推开:“闪闪姑娘这是干什么!师父教诲,无功不受禄,这样的美玉,我岂能随便收下!”

“这坠子本身就是你的。思思小师姐今日治好的我的喑疾,对我乃是大恩。可千万不能推脱哦。”

“你的喑疾又不是我治好的,我怎能窃天之功?”

闪闪几番要将玉坠围在思思劲上,可思思数次推托,就是不依。

“这样,这样,我们换种方法。你也看到了,这玉坠并非凡物,就是指点你来咸宜观的那位老神仙送的。我们可以一起参详修炼。呶,我们一人一只手,握着它,念动咒语,说不定,说不定能帮思思小师姐找回失去的记忆哦!”

哎?找回失去的记忆这个点确实击中了思思的软肋。凡是有失忆经历的人,没有不对缺失的那段回忆存有执着与好奇的。

思思听闪闪这么说,便乖乖的伸出一只手,与闪闪五指相扣,将那枚玉坠扣在两人掌心。

闪闪脸上浮现出欣慰的笑容,继续循循善诱道:“来,跟我一起读:蝉声将短,草色与长。比屋歌竹,何人撼榆。”

“蝉声将短,草色与长。比屋歌竹,何人撼榆。”,思思认真地重复了一遍。

夜风微凉,送入窗,却无任何异状。

思思生怕是自己读错了,又一句一顿地读过一遍。

闪闪与她节奏一致,异口同声。

……

还是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闪闪的额头也挂上了几根黑线。她仔细琢磨了一下,自己是和思思一起穿越过来的,也许这段咒语需要她们两个人配合完成?

于是她又提出了新的建议,“这次我读四字,你读四字。”

……

“好,这次换你先读。”

……

“那我先读八字吧。”

……

“再换个顺序。”

……

……

奇迹始终没有出现。

那就换咒语……

徐志摩的诗,大威天龙,急急如律令,重新都再来一遍!

思思一开始还是非常认真地再配合,到了最后,她也不得不对闪闪的初衷表示了怀疑:“闪闪师妹,你,你怕不是有那个大病吧?”

害,不愧是抖音千万粉丝主播,这一开口就是老抖音人了。

初夏的夜,闪闪在蝉声中穿着单衣离开了思思的房间,向姐姐的住处走去。水白玉坠依旧戴在她的颈上。

究竟是哪里搞错了?

是三教布衣老神仙骗她?这玉坠其实本是凡物?

不,不对!老神仙没有必要骗她。况且,这玉坠确实曾经显圣!当日一地狼尸,可是真真切切的啊。

那……究竟要怎样才能回去……回到属于自己的世界?

汪!

汪!汪!

突如其来的犬吠声打断了闪闪的思绪,打破了夜的寂静。

不只是一条狗,听上去至少有十几条或者更多。

那种带有侵略性的吠叫声,让人心底发毛。

皇家园林里怎么会忽然出现成群的恶狗?

闪闪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了裴文德退走时恶毒而狰狞的面容:“我还会回来的!”

对,是他!一定是他!

他不敢直接对咸宜观下手,就开始使用各种阴招,想要放出恶犬惊走观中的姑娘。

思思,鱼玄机和绿翘相继被惊醒,一个个神情不安地走出房门查看状况。

观门早已上栓,但是自门的外侧不断地发出哗嚓哗嚓的利爪挠门声。

“再去找些东西把门堵上,防止恶犬进来。另外,在院内生一堆火,归根结蒂,动物都是怕火光的。就算它们真有办法越墙进来,我们也好有个倚仗。”

这个时代的人,野外求生的经验总要比后世多些。关键时刻,还是鱼玄机有条不紊,率先做出了判断。

于是四人很有默契地行动起来,闪闪与绿翘找东西堵门,思思和鱼玄机拾枝丫生火。

门后堆满了座椅香炉,院中的火光也熊熊燃起,四名女娃儿坐在火堆边依偎在一起,也顾不得夏日的蚊虫。

在一片狼嚎犬吠中,只有绝对的光明,才能给她们些许的勇气。

狗叫声忽然变得有些杂乱,犬群似乎是锁定了什么目标,不再纠结于和观门较劲,狂吼着向远方奔去。

“你们听到那是什么声音了吗?”,思思皱眉问道。

闪闪点了点头,“好像是,小孩子的声音。是小女孩!”

“有小女孩被恶犬盯上了?”,思思似乎有些焦虑。

月下,无助的小女孩在奔跑,后面一群高大凶猛的恶犬在追逐……

天哪!思思简直不敢再想下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