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第二十一幕 我还会回来的
  • 我在大唐当主播
  • 扫叶僧
  • 2062字
  • 2021-07-26 21:04:15

“你……哎,总之,你不能收留她们!你会为咸宜观惹上祸事!你会为你师傅招来麻烦的!”,裴文德歇斯底里地大吼着。

思思见对方发飙,腾地站起身来,嘟着小嘴奶凶奶凶地和裴文德对线,“你谁啊!你是谁啊!好大的口气!咸宜观是李唐供养历代出家公主的,你说得罪你能给咸宜观惹上祸事?你比公主大?比皇家大?”

思思手指前戳,基本上只能瞄在裴文德齐胸的位置。她借着龙气骂蛇鼠,裴文德哪儿敢反驳,一下子气焰就蔫了,捧胸不住后退,“不,不!公主大!皇家大!自然是皇家大!”

思思嘴下丝毫不停,接着数落道:“得罪你能给师傅招来麻烦!师傅助今上登基,乃是皇帝亲封的护国仙师。你敢找她麻烦,你是对今上有意见?”

哎呦我地亲娘喂!古时律法之罪哪儿有大得过这条的?这可是大不敬啊,要诛九族的!管你是平章世家属第一,还是实权的外戚,哪怕你是皇族的亲王,这罪名谁担得起啊?

裴文德连称不敢,被思思逼地几乎是连滚带爬地向观门口退了出去。

闪闪和姐姐面面相觑,嘿呦,这小师姐看上去温柔可爱,发起飙来原来也是位狠人呐!

韦保衡早就被手足无措的黑衣大汉放了下来,他本就憋了一肚子气,这时候忽然来了精神,扯着脖子吼道,“还有!管好你那对贼眼睛!不要总是在闪闪妹子身上寻摸!告诉你!闪闪妹子,是我韦保衡喜欢的女人!”

“啊?”,闪闪心头一跳,这,这算是告白吗?虽然他此前对韦公子并不算感冒。但是告白这种事,在少女的心中,又怎会不留下丝毫波澜?

她不由将目光转向了这名白氅公子。

陌上颜如玉,公子世无双。

单论颜值来看的话,韦保衡的确是闪闪穿越大唐以来所见之巅峰了。

难得他会对自己一往情深,若是真无法回到现世……呸,呸,呸,怎么能有这种想法?明明已经找到思思姐了,只要思思姐能和玉坠产生共鸣,我们就能回去了……这个世界的所有终将如云烟过眼,何必在乎那么多?

她心中释然,脸上的笑容便格外轻松自然。

韦保衡骂过裴文德,转身来瞧闪闪,两人目光对望,只见她的笑容恬淡如百合。韦保衡一时看得痴了,莫非,闪闪姑娘她,也对我有意思?

韦公子转念一想,自己的确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有些多虑。他可是世家公子,闪闪姑娘只不过是小家碧玉。要不是姐姐鱼幼薇抛头露脸地在平康里赚了些积蓄,她不过也就是柴门一枝花,还不是嫁个市井糙汉,碌碌一生的命数?

我韦保衡要出身有出身,要相貌有相貌,要文采有文采,要金财有金财,要品味有品位,拿下眼前这么一个小姑娘还不是手到擒来?

可惜闪闪这时候无法看破他的想法,不然就只能送上一句话问候:你TM想得美!

裴文德眼见讨不得好,只能带上打手灰溜溜地撤走,扭头还甩出一句经典台词:“我还会回来的!”

苍天哪,这剧本莫不是喜羊羊前传,《攻略红太狼》吧?

以河东裴氏在京城的地位,的确会是鱼氏姐妹的大麻烦。但是眼前没有一个人关心这个话题,都是齐刷刷地把目光投向了鱼闪闪:“你,你的喑疾怎么忽然好了?”

怎么突然就能开口说话了?闪闪自己也不知道啊。这是系统?还是金手指?解释给这个时代的人听他们也听不懂啊。

其实她在开口发声的时候,也曾经快速地回想原因。根据陈陶当日所说,她认为思思师姐才是穿越时空的钥匙。也许正是因为与思思师姐相见,她才恢复了本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语言能力。

但是她绝对不可以出卖思思师姐,绝对不可以将她们是穿越者的事实让周遭的人知晓,哪怕是亲姐姐也不行。

“我,我的嗓子前段时间已经略有好转,能够发出一些单音。只是喉咙口的地方总是感觉粘连了一块皮肉,影响了正常言语。但是我发现在吊嗓拔高音的时候,似乎能将粘连处一点点撕开。今天早些时候那首歌唱得有些太过投入,撕得我咽喉生疼,但却也因祸得福,似乎将嗓子完全打开了。刚才见到思思师姐,情不自禁就,喊出声来啦!”

唐朝人自然还不懂得声带的结构,但是闪闪也只不过是借了这么一个概念煞有事焉地强行掰着逻辑。听起来似乎也,好有道理的样子。

韦保衡早就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一口一声恭喜,什么吉人自有福报,早就觉得闪闪不会失声一辈子云云。话净捡好听的说,马屁也是直往高里拍。

可是鱼玄机就要谨慎许多,她直接抓住了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漏洞:“妹妹,你与思思师姐是旧识?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啊?我怎么不知道?”

这……闪闪可就被问懵了啊。鱼玄机在这个世界是她的亲姐姐,在她没有穿越到哑女身体之前,她们姐妹二人可是形影不离。换句话说,她自己还没有姐姐了解她自己,这可如何才能圆得过去哦。

“她应该和我一样,收到过师傅的托梦吧。虽然我不太记得从前的事,但有某个梦境中的景象一直留在我的脑海,印象非常深刻。师傅,闪闪妹子,还有我,在一个光栅交错,满目琳琅的大厅里不停唱啊,跳啊……”

思思忽然出言解围,让闪闪心中暗舒了一口气。

她知道思思说的并不是梦境,而是她出道的起点,2020YY年度盛典。她知道思思脑海中的记忆并不完整,生怕她无意间道破天机,说出穿越的事实,因此急忙抢过话头,接了下去:

“对,对,对!我也做过同样的梦!在见到思思师姐之前,我一直不敢相信这些都是真的!那时我还不能开口说话。这些梦,一直都被我藏在心里,没有和姐姐分享。哪知今天见了梦中人,忽然又开口能言,一时情绪激动,有些失态。让姐姐见笑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