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第二十幕 点破玄机
  • 我在大唐当主播
  • 扫叶僧
  • 2097字
  • 2021-08-06 13:08:03

什么?师傅居然已经算到了这一步?

闪闪似乎已经想明白了这其中的关键。

文仙子早就知晓她们姐妹会来,所设计的对歌环节就是一套天然的放错体系,防止失忆的思思被别人骗过。

可是师傅为什么偏偏要选在这个重要关头外出云游?闪闪仍然百思不得其解。

同样不解的还有鱼幼薇,她早就被刚才那一连串的骚操作搞得有些怀疑人生,以至于被思思问起的时候神情还有些恍惚,只是下意识地啊了一声。

“怎么?不是?”,思思偏着小脑袋瓜追问道。

“是,是,民女……啊,不,师妹便是鱼幼薇。”

“嗯。这才对!我就说师傅不会错的嘛!”,思思满意地点了点头,一本正经地说道,“师傅已经事先为你排过命格,两年之内你便要面临生死大限。因此她特意为你赐了一个道号——玄机。此号虽能保你性命,历大难而不死。但是却治标不治本。如果你想彻底逆天改命,一定要记住——潜心奉道,切不可再为红尘俗事所扰。”

当年素手点龙的文仙子是何等人物?今上的皇位都是她算出来的。而今文仙子算到自己有难,鱼幼薇焉有不信之理?她恭恭敬敬地对思思一揖到地,“谢谢师姐!师傅教谕,鱼玄机,铭记在心。”

鱼氏姐妹这就算是被正式收入了门中。院中四女除了鱼玄机仍在仔细品着文仙子的谶语,略有些心不在焉。其他三个小姑娘早就叽叽喳喳笑作了一团。

观门口忽然一声惊呼,那是韦保衡的声音。

“裴公子,你来这里做什么?”

“怎么?这咸宜观你来得,我来不得?”

随着这道冷冰冰的声音,四名男子相互撕扭着走了进来。

韦保衡像是要将裴文德拽住,但是裴文德本就生得比他高大壮硕,身边又带了两名精壮的黑衣家奴,韦保衡又如何是对手?

裴文德虎步龙行丝毫不受影响,两名黑衣人一人拎着韦保衡的大腿,一人举这他的胳膊,几乎就是横着将韦保衡架了进来。

裴文德来得很快,比闪闪她们入观也只不过晚了一炷香的时间。

他见到前院四名女子,文仙子似乎不在其中,便以为自己来得时间恰到好处。

这厮摸着光头向闪闪抛了一个媚眼,后者皱着眉头挤处一个鄙夷的表情,便不再与他对视。

裴文德哈哈大笑,得意地向道装的思思打听,“喂!这名童子,你们家师傅呢?”

“师傅外出了。”,思思显然是不喜欢眼前这名假和尚,答句极简,语气也是冷冰冰地。

“哎?外出了?我这里有封极重要的信函需要亲自交给予仙子过目。她大概几时回来?”

“少则一年,多的话我也不知道。”

“什么?”,裴文德拼命地搓着自己的光头。闪闪仿佛已经听到了摩擦气球时那种兹拉兹拉的声音。

裴文德这次当然不会是无备而来,他专门找到了礼部侍郎裴坦,让他也写了一封亲笔信,向文仙子晓以利害,劝她不要一时头脑发热,把一只烫手山芋接在手里。

韦保衡的老爹毕竟是前礼部侍郎,而裴坦是现任。更何况,这封信的落款,还有当朝第一红人裴休的联名。

裴休身为一代大儒,明辨是非,当然不会卷入正妻手撕休妾这等八卦事里。那个签名啊,是裴文德临摹父亲的字体自己签的。裴休的书法当世一绝,裴文德自然还没有这等功力,但若是只是临摹一个名字,那他还是有把握写个八分神似。不要说外行人根本看不出来,就算看出来,他裴文德站出来证明是自己老爹写的,还有谁能反驳呢?

裴休加裴坦这两人的分量,比起温庭筠与韦悫重得可不是一点半点。

裴文德非常笃定,只要自己这封书信一到,文仙子必将就范,老老实实将鱼氏姐妹送出观外。

可惜文仙子不在,他感觉就像是一记重拳打在了空气里,差点闪了自己的腰。

但裴文德怎肯死心?他向思思追问道:“敢问这位童子,仙子不在,如今观中之事,由谁做主?”

思思心中暗骂:眼前这名秃驴怎么问题这么多啊?可是嘴上毕竟还是留了三分薄面,“师傅交待过的事,按师傅交待的去办。师傅没有交待过的事,一律暂停,无人做主。”

“无人做主?”,裴文德疑惑地望了望鱼幼薇,他从她的脸上读到了迷茫,无措,甚至微微还有一些恐惧……他懂了,这是被拒了啊。看来温老他们这一拳也打在了空气里啊。

“鱼花魁!哈哈,我早说过这咸宜观不是什么人都能来的地方。走吧,虽然终南多盗匪,我裴文德还是可以护送你们下山。费用,就不收了。”,裴文德显得十分得意,随时都不忘恶心一下鱼玄机。

鱼玄机知道裴文德来者不善,但她却也不能因此少了礼数,连忙施理道:“花魁这层身份早就不属于我了。这位施主,而今站在你面前的是道士鱼玄机,鱼幼薇这个名字,已经被封印在樊笼俗世里了。”

什么?道士鱼玄机?这是……真地出家了?

裴文德大惊失色,戟指朝向了可爱的思思姑娘。

“她们,她们要在此出家?”

“是啊,这件事师傅交待过,要按师傅的意思办。”

“不,不是!我有要事求见文仙子,手上有一封书信需要她帮忙一起参详。只要文仙子见过了,一定会收回成命,将这些假皈依真混饭的主请走。”

裴文德以为思思只是受了蒙蔽,禁不住软语相求,这才收留了鱼氏姐妹。

哪儿知道打脸来的太快,思思的回答丝毫没给他留半分机会,“这些师傅没交待。我不听,我不听!我只按师傅吩咐做事。她可没有告诉我会有假和尚上门投书论道。”

无论裴文德如何软磨硬泡,思思始终一口咬定她只听从师傅吩咐。

闪闪这时终于明白了文仙子为何一定要选择在这时候出去云游。这分明是有心躲者裴家人。

如果师傅在观里,便不得不接下裴坦的手书,也不得不卖裴府个面子。

然而只留下可爱的思思师姐在这里装萌卖傻,裴文德便也只能徒哭奈何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