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第十八幕 饭思思
  • 我在大唐当主播
  • 扫叶僧
  • 2107字
  • 2021-07-22 23:36:46

“我如此处理,也是为了你好。”,望着韦保衡带着三位如花似玉的美人儿西去的背影,温庭筠拍了拍裴澄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你当初在国子监为司业,文采出众,做事勤恳,人缘也不错。我已经这把年纪,其实过不了多久,便要把位置让出来了,这个祭酒的头衔本来迟早是你的。可是你却……哎,英雄难过美人关,唯色一字最害人。”

“祭酒大人,幼薇并非寻常女子。若您接触多了,定会明白学生的意思。”

温庭筠见裴澄执迷不悟,似乎也有些着恼,“休要再提!你啊,和裴思谦一个德行!调在大理寺,倒也得其所哉。”

温庭筠愤然挥袖,不再理睬裴澄的呼唤,径直离开大理寺。

粉红色的叱拔高大神骏,身后拉的车上坐了四人,它仍然可以撒开四蹄,一路小跑,显得十分轻松。

韦保衡临时充当了车夫兼向导,但他却似乎对此乐此不疲,一路上向三女讲着咸宜观的典故,目光却时不时朝闪闪的面上飞去。

后世穿来的闪闪焉能看不破这种小伎俩?但看破何须说破?毕竟人家讲的故事,还是蛮有意思的。

咸宜观,又名公主观,新昌观。

话说这大唐朝的公主们啊,也不知道都抽了什么风,反正就是流行出家为女冠。所谓女冠,就是对女道士的别称。

自武周太平公主开此先河,至咸通年间也不过百来年,先后出家修道的公主竟然多达十余人。

唐玄宗开一代盛世,皇女新昌公主丧夫后出家置冠。玄宗为其在终南山畔择风水绝佳之所建了一所道观,是为新昌观。后来新昌公主的小妹咸宜公主也出了家,接手了姐姐的道观,改名为咸宜观。

此后这作道观里先后入住过华阳公主,平恩公主,邵阳公主,义昌公主……

到了先皇宣宗时期,又有永安长公主请玄书出家。长公主府的丫鬟宋华阳,本与才子李商隐交从甚密,却阴差阳错被长公主选中一齐入观为道士,世间便因此多了一对爱而不能得的怨侣。

永安长公主死后,宋华阳接管咸宜观,仍不得自由。李商隐为情所困,中年早衰,做《锦瑟》诗,引《华阳国志》的开篇典故隐喻宋华阳。一句“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道尽二人半生孽缘。

锦瑟弦断,才子病笃,没过多久,这位惊才绝艳的诗人刚过不惑之年便撒手人寰。宋华阳怮哭五日,双目几盲,伤心之下决定隐居终南,建活死人墓故步自封。

咸宜观因为安置历代公主的关系,宫中花果,一向由此采办,不能离人打理。可是恰逢宣宗误服丹药,病入膏肓,根本无人在意这等小事。不日宣宗驾崩,太子未定,恰有游方女道士文仙子路过,指出宣宗死因,破宫廷迷案,并且推算出皇长子李温有九五命格,今上方得继位。

李温登基后,按照文仙子的卦谶改名李漼。他感激文仙子恩德,请她代为主持咸宜观。咸宜观本就是历代公主所居,观主的意义自然非凡,更何况文仙子是今上登基的最大功臣,有这两层关系在,任你何等权臣,也不敢来观中放肆。

温庭筠将鱼幼薇姐妹安排到这里,就是想要借文仙子的名头压一压河东裴氏。

韦保衡唾沫横飞,将这中间的因果讲完,却见鱼幼薇面色始终不愉,于是便出言相询。

鱼幼薇叹了声气,“韦公子的父亲曾为礼部侍郎,故而可与文仙子有旧。可是而今的礼部侍郎裴坦却是河东嫡系。他若有意为难我们姐妹,也以情分相托,文仙子又当何以自处?”

“这……”,韦保衡竟然一时语塞,“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呶,前面就是咸宜观了,我们可以亲自探探文仙子的口风。”

咸宜观地处终南山麓的皇家园区,平日少人打扰,此时观门大开毫不设防,几人拾阶越坎,直接踏入了前院。

“思思!你怎么在这里?”

闪闪这句话一出口,所有人都是大吃一惊!

什么?!闪闪姑娘开口说话了?十几年的喑疾,一朝痊愈?

但是在场心中受到冲击最大的人其实是鱼闪闪!

院中一名少女,看上去不过十六七岁年纪,生得唇红齿白宛若瓷娃娃一般,虽然只穿着一身灰布道袍,但有她在这院中一坐,便感觉雕梁失色,画栋无光,仿佛尽夺终南仙气。

饭思思!她果然也穿越到了这里!

陈陶老先生感应到的那道破碎时空的光华,果真是她!

思思听见有人叫她,抬头一望,一位陌生少女面色狂喜,张开双臂向她扑来,不由咦了一声,“你,你是谁啊?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闪闪被她问得一愣,脚步略缓了缓,“思思,你不记得我了?我是闪闪啊。”

“闪闪?一闪一闪亮晶晶,漫天都是小星星……”,思思显然没有认出闪闪,但她一言不合就唱歌,脱口就是现代歌曲《小星星》……这下不用怀疑了,肯定是穿越的饭思思本思啊,但她现在这个样子,难道是,失忆了?

这时候另外三人一马也围了上来,叽叽喳喳,七嘴八舌,有的在问思思有关文仙子的去向,有的在问闪闪怎么忽然会说话了,有的呼噜噜翕动着鼻孔想来是肚子饿了讨料草吃。

“你们好吵,一个个来不行吗?马儿,让它去门口吃草,不要进观!”

思思似乎有些不开心,撅起小嘴,板起面孔,却更给人一种粉雕玉琢的既视感。

闪闪点了点头,转身对韦保衡说道,“韦公子,你先去喂马。”,然后又扭头望了望姐姐,“开口说话的事情,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清楚,我们先问正事儿。我来问。”

鱼幼薇这时候人都傻了呀,这咸宜观这么神的吗?有结界?妹妹过来直接口条就被捋利索了?她一时半会头脑还有些发懵,只能不住点头,示意闪闪继续。

“思思姑娘,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闪闪的语气温柔和蔼,十分友善,思思显然也颇为受用,一开口,又唱了起来:

“山间一老人,夸我有慧根……”

【《小道童》/原唱:二两车厘子/词:鱼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