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第十四幕 CИMNA
  • 我在大唐当主播
  • 扫叶僧
  • 2106字
  • 2021-07-16 10:21:01

静如仙,动如魔!

梅老先生须发怒张,双臂如触电般乱舞,指尖摩擦出铮錝之声。

焦尾古琴共鸣奇特,非凡人可以驾驭,但梅老先生却可以用其极致,刹那间弦音如十面埋伏,万马奔腾,所有人的神经仿佛都受到了某种神奇力量的牵引,梦回垓下。

这曲《虞美人》起调依得是教坊司最早的一个定板,走中吕调,激昂铿锵,作为琴曲独奏固然是令人振奋,可是对于演唱者来说,简直就是梦魇!

谁能跟得上这么高的起调啊!

“力~拔五岳千山渐!~”

许元霜的歌声方扬,便直追琴音。

歌声与琴声相互缠绕,直冲霄汉!

“四海无迍难!~乌骓遍踏九州泥,还似当年破釜向披靡~”

【格/律:词牌《虞美人》】

我滴妈呀!这声线怕是都撞破F7了,就算是放到我来的那个年代,也是屈指可数的女高音了啊……闪闪听得心中暗暗啧舌……这可怎么比呀,莫说现在,就算是我一切正常,也拉不出这么宽的音域,先天就输一半啊!

四下里的吃瓜群众似乎还特别吃这一套,再加上裴文德事先安排的托,一时间掌声雷动,和唱不停……

可是许元霜的歌声与琴音似乎丝毫不受影响,即便声浪再大,她们的和音曼妙,如天籁一般,居高临下,始终站在潮头。

他与她,是声音的弄潮者,放眼大唐,谁能敌手?

“完了,完了!”,韦保衡的心态已经崩了,他知道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中止这个赌局,但是,但是鱼氏姐妹怎么可能有一丝赢面嘛……

许元霜挽了个漂亮的花袖收声,梅老先生也收回十指,将手掌轻轻的按在琴弦之上,可是残留的鸣音依然久久不绝。

“再来一个啊!”

“太好听了!”

“我去!今天这趟西市跑得可真值!”

梅复元的奏和许元霜的唱都是无可挑剔。陈康士与鱼幼薇对望了一眼,那其中传递的意思非常单纯:以他们今天这种表现,就算是我们上也未必能赢啊。

眼下最开心的莫过于裴文德了,他拍着手戏谑地看向鱼幼薇:“鱼姑娘,看你的了。你曾经是平康里的花魁。希望你可以用事实证明,这个花魁头衔得来,靠的是真才实学,而非世家公子的缠头资助……”

这,这,这是杀人诛心啊!

这个指控实在有些过于刻薄。

韦保衡,陈康士,甚至连梅复元的脸色都变得极为难看。

只有许元霜笑得和花儿一样,似乎对裴文德这一席话颇为受用。

鱼幼薇点了点头,平复了一下心情,把十指按在了弦上。

今天怕是免不了被一番羞辱,自己如今能做的,就是把曲子的弹奏发挥到最好,让懂行的人认识到她鱼幼薇输得并不算惨烈便好……

她的额头传来阵阵疼痛,让她始终无法集中全部精神。

陈康士临时调教的七弦琴虽然音准不成问题,但那些劣质的竹弦发出的声音始终软绵绵地,确是无法绕过的问题。

“怎么还不开始啊!”

“到底行不行!”

人群中已经开始有人起哄。

不用想也知道,那些都是裴文德买通的托儿。

害!是啊,本来也是赢不了的,何苦要想那么多?

一念及此,鱼幼薇再没有了思想包袱,脑海里只剩下闪闪刚才临时誊抄的曲谱。无所谓了,放手一搏吧!

噌!

噌噌噌噌噌噌~

哎?这是什么调?吃瓜群众们的脑海里顿时涌起了一堆问号……这,以前没听过呀。

节奏铿锵澎湃,而琴弦绵软少力,刚柔并济,反而让声音具有了一种独特的感染力,润物细如声。

梅复元把眉毛都皱地拧在了一处,这……乐府二十八调里没有这一调啊,这是神特么的曲子?

裴文德和韦保衡大眼瞪大眼,都非常地吃惊,但至于心里想得是不是一样,那就不得而知了。

陈康士在一边几次想要身手拍鱼幼薇的肩膀提醒她不对,可是每次把手伸出来,又从曲子里嚼出了味道,他想再多听几句,便又将手收了回去。

远远望去,陈乐师就像是在跟着节奏,跳着某种晦涩的舞蹈,手臂和肩膀随着韵律舒展收缩。

许多吃瓜群众似乎也受到了感染,开始扭动了起来。

对,这支乐曲似乎有某种魔力,让人们的肢体在不知不觉间与曲同调。

鱼闪闪的歌声适时响起,每一个音都击打在了曲子的关节上,仿佛产生了如膝跳反射一般的植物性神经反应,让更多的人开始了扭动……

“心叭叭叭撸比啦,叭你吖呐骂你啦……”

【《CИMNA》/原唱:Raim,Artur,Adil/词:Baktbirepees Panbimek】

闪闪目前只能发出一些简单音节,但驾驭这类节奏歌曲却已足够。

这是一首俄罗斯网络歌曲,讲述的是青年男女一见钟情,对爱炽烈的表达。

歌词是原汁原味的俄语——在大唐年间尚不存在的语言,所以自然也没有人能听懂歌词的大意。

但这丝毫不影响路人理解这首歌,甚至,那种音乐带来的共鸣也因此表现的更为纯粹。

鱼闪闪的声音反复在心房最脆弱处敲击,敲开了人们心底最后的防线,所有的人都在摇摆,不停摇摆,一起摇摆~

韦保衡站在粉红马前,展臂抖臀,跳得最嗨。

陈大带来的一帮混混,一个个将马球杆平举在胸前,用同样的节奏踏步,左右扭动着脖子。

就连梅老先生都抱着古琴笑眯眯地在原地松胯。

许元霜并不想配合这种局面,但身体却诚实得很,每一次被歌声撞击在识海深处,她都忍不住跟着发出一声呻吟,身体也随之一阵轻微抽搐。那时主宰她身体的已经不是理智,而是本能的,被无比的舒适感笼罩时,最自然的生理反应。

鱼闪闪的眼睛一直在盯着裴文德。

她心中本来想的是:这首歌的歌名缩写就是送给你的!你个*¥%#%@!

可是裴文德哪里懂这些?

他的身体跟着节奏水蛇般舞动,视野的最高光处只有闪闪如花的笑靥,整个人都好像被催眠了一般。

这丫头太瘦了……真可惜,但是……好美啊~

她,她真的是鱼幼薇的妹妹吗?

不是一直听说……是个哑巴?

可这声音,也太好听了吧~!

CИMNA!我要娶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