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第十三幕 仙人附体
  • 我在大唐当主播
  • 扫叶僧
  • 2098字
  • 2021-07-15 09:15:24

裴文德拊掌大笑,“好好好!既然鱼花魁没有意见,梅师傅,许娘子,请现身吧。”

随这一声请,人群中又走出两人,一位是须发皆白的道装老者,慈眉善目,手中抱着一把焦尾古琴,另一位则是一名俏娘子,顾盼生辉,姿色与鱼花魁也不遑多让。

陈康士见到白发老者,惊得瞠目结舌,急忙上前见礼,“老师!您怎么来了?”

这位老者名叫梅复元,正是陈康士的琴艺老师。他生性淡薄,并未出仕,只因欠过裴家一个大人情,这才被裴文德请了出来。

梅老先生并不想参与到裴家与鱼花魁的恩怨中来,他对着陈康士慈祥的一笑,并无言语。那意思就很明白了,不用顾及为师,你要帮朋友,竭尽所能便是了。

陈康士熟知师傅为人,但师道礼仪不可废。若是师傅真地要入场斗琴,那他也只能避嫌退出了。否则,这,万一要是不小心赢了,岂不是大不敬,大不孝?

相比梅复元,旁边这位可就没有那么友好了。

“鱼姐姐,我们可又见面了呢!”

她的语气透着一股子怨气,鱼幼薇心中感叹,不是冤家不聚首啊。

此人乃是平康里新晋花魁许元霜。

她是大唐第一歌姬许和子的本家,歌喉惊天籁,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实力派。

早在鱼幼薇独冠平康里的时候,许元霜便已成名,只是始终被鱼幼薇压了一头,因此对其怨气颇深。

后来鱼幼薇嫁入了李家,许和子如愿在花魁选拔中拔得头筹,可是她心中却没有丝毫喜色。

没有战胜过鱼幼薇,江湖上终究弥漫的都是鱼花魁的神话。

因此当裴文德找到她的时候,她根本没有半分犹豫,不给银子,老娘都来,一定要来!把神话踩在脚下,她才能成为真正的神话。

韦保衡皱了皱眉,“裴公子,你组的局,难道自己不下场么?”

裴文德哈哈大笑道:“哎呀,韦贤弟,我刚刚不就已经说过自己不会了么。刚才的赌约里又没有说非要自己下场,只是指定一人弹琴,一人唱歌。你看这些人我也都是临时喊的,难道还不公平么?”

临时喊的?骗鬼去吧!

明明是有备而来,可这又能和谁说理去?

韦保衡大概判断了一下形势,那梅复元的琴技固然无可挑剔,但陈康士早有青出于蓝的苗头,许元霜更是被鱼幼薇压了那么多年,从来也没有赢过。

如果是陈康士操琴,鱼幼薇献曲,胜面倒也不小。

不对,鱼幼薇那琴有些不过关,减分,她受伤挂彩,再减分……嗯胜面也许会小些,但也并非没有。

眼下既然是鱼花魁已经应下来的赌局,便让她放手搏一把吧。

他眼珠子滴溜溜转了几圈没有做声,裴文德便趁机紧逼,“怎样,鱼花魁,准备好了吗?”

鱼幼薇点了点头,“好,那就开始吧。还要劳烦陈乐师助力了。”

陈康士望了一眼师傅,又望了一眼心上人,心中踌躇不定。

可是裴文德根本不给他踌躇的机会,出言补刀:“鱼花魁,你似乎搞错了一点。现在是你要证明自己的琴艺,你怎能让旁人操琴?”

陈康士闻言如蒙大赦,连称抱歉,退在了一旁。

鱼幼薇无奈地点了点头,不过自弹自唱本就是风月女子的必修,她到也并没有十分失落,“好,那我便献丑,自弹自唱了。”

“等等!”,裴文德又开始作妖,“方才明明说好了是一人弹,一人唱,你这是不遵前约啊。”

这下可把鱼幼薇给问愣了,她现在必须自己操琴,难道还要找个人配唱?谁唱?陈康士是正经琴师,婢女绿翘也不精于此道,闪闪妹妹口不能言,当然更不行了。

她期期艾艾地应道,“这,这,谁来唱啊?”

“我怎么知道?你看,我的人也是临时找来的。不如,你也临时找个搭档吧。你也莫怪我欺你,我给你一炷香的时间,找到歌手,我们就开始吧。”

一炷香?上哪里找人?这不是欺负人吗?

韦保衡这时候也琢磨出来了,感情这就是一个套!

裴文德是早有准备,一层层将鱼幼薇套进来,现在她已经是骑虎难下……

梅复元加许元霜的组合,这在长安绝对是顶流,除了陈康士与鱼幼薇,还真想不出有谁能出面一战。

可是裴文德耍心眼把陈康士送上了BAN位,这根本就没得比了呀。

且不说西市到平康里根本不可能在一炷香里来回,就算可以,也未必能找来与许元霜一教高下的角色啊。

鱼幼薇愁眉不展,鱼闪闪却一个劲地在向她使眼色。

鱼闪闪在大学里多少也学过些民族乐器,她乐理极好,对乐谱的感觉来自天生。今天早些时候姐姐带她读过几本谱,她便已经对大唐琴谱记录的方法有所了解。

闪闪捉来登记学员资料用的纸笔,飞快地写下一段谱子,交给姐姐,然后用尽全身力气说道,“吾,差。”

鱼幼薇何等聪明,她知道妹妹说的这两个字是“我唱”。

可她真地行么……鱼幼薇忽然想起当日黄泉路上听到的那一段奇妙的歌声,当日引开敌人的歌声,似乎有点东西……可是今日这局面……

也好!大不了这琴艺班不办,我去学女红也能养家!既然妹妹要试,那便试试!百合花开,姐妹同心,又怕得谁来?

鱼幼薇转身又向裴文德道,“裴公子,我们准备好了,只是想和公子确认一下,这胜负,由谁评判?”

裴文德听她说准备好了,颇有几分惊讶,但见她没有再请帮手,便以为她是要破罐子破摔了。这一步本也在他意料之中。

于是他故作大度,指着周围的吃瓜群众,“歌曲的好坏,从观众的反应一看便知。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难道还能抵赖不成?”

“好!”,鱼幼薇向梅复元的方向行了一礼,“长者为先,那就由梅先生先行指教吧。”

梅复元对乖巧的鱼幼薇感觉不错,眼神里颇是嘉许,嘴上也连推说不敢当。

陈大早就为梅先生摆好了座位。

老先生把焦尾古琴往案上这么一放,刹那间神采焕发,双目精光闪烁,须发无风自飘,仿佛神仙附体一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