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想法与司机话痨

“叫我吃饭?”

苏煜一脸惊讶的看着刘天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要是说你叫我吃饭我都会信。

“嗯。”

刘天仙看着他惊讶的表情,没好气的说道:“爱去不去。”

“阿姨这是想做什么?”

苏煜一脸古怪的看着她,不会真的想让自己当她女婿吧,自己才二十四岁,可没想英年早婚。

刘天仙自出道以来,身边一直有刘晓丽的身影,没有离开过半步,被保护的很好,无论交朋友还是进组,都要亲力亲为眼光不是一般的高。

能被刘晓丽看中,无疑更能证明自己真的很优秀,心里美滋滋的。

“那你去不去?”

刘天仙心情烦躁,对于母亲乱点鸳鸯谱非常不满,自己虽然对他有点好感,但是都没互相了解,实在太快不能接受。

“去吧。”

苏煜沉默一下说道,已经亲自上门邀请,无论什么事自己又不吃亏。

“走吧。”

刘天仙一脸不耐烦的说道,转身就要上楼,嘴角挂着一抹洋溢的笑容。

“等一下。”

苏煜叫住她往屋里走去,既然决定上楼吃饭,总不能两手空空,这时候出去买太麻烦,只好拿两瓶酒上去。

刘天仙疑惑的回头:“怎么了?”

“没事等我下就好。”

苏煜笑了笑没解释走进屋里,看着酒架琳琅满目摆放的红酒,挑了挑拽出两瓶红酒。

一瓶2001拉图,一瓶82年的拉菲,两瓶酒价格不是太高也不算太轻,总不至于两手空空。

刘天仙看着走进屋里,出来手上拿着两瓶红酒,淡淡道:“不用拿酒的。”

苏煜眼睛深邃的看着她,戏虐道:“这不是第一回见家长吗,带点礼物不是应该的吗?”

看着她一直淡淡的表情,像是一座万年冰山,无论什么事都不能扰乱情绪,忍不住就想口花花。

“你见谁家长?”

刘天仙淡淡说道,转过身子往电梯走去,脸上泛起一层红晕。

“不是见你家长吗?”

苏煜笑眯眯说道,看着虽然表面平静语气正常,步伐的凌乱出卖她不平静的心情。

“就是叫你一起吃顿饭,你不要多想好不好。”刘天仙一脸无奈,真是一个色胚,一直都想着占自己便宜。

“我没多想,就是因为蹭饭,所以带两瓶酒感谢。”

“哼。”

刘天仙不善争辩,哼了一声就进了电梯。

苏煜在后面跟着她,悠哉悠哉的走进电梯。

进了屋里,刘天仙指着沙发道:“你先坐,我去帮下忙。”

应该是听到开门声,刘晓丽从厨房走了出来。

苏煜进到屋坐下,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容:“阿姨,谢谢叫我吃饭,正好饿了,这两瓶酒您留着喝,养容养颜还能软化血管。”

“好,你先坐会,马上就好饭。”

刘晓丽淡雅的说道,越看越满意,恨不得是自己女婿。

看着他脸上始终挂着笑容,年轻又帅气,家世也好,一脸自信,仿佛没什么事能难到他。

苏煜笑了笑把酒递给他,换上刘天仙拿出的拖鞋,走进屋里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刘晓丽心里极其满意,拎着酒拽上刘天仙,进了厨房说道:“往出拿菜吧,还有一个汤马上就好。”

正在偷吃自己喜欢的西红柿炒鸡蛋,被母亲打断,只好不情不愿的端出去。

刘晓丽看着静静看着电视的苏煜,给人一种成熟稳重的感觉,心里更加满意,撮合之心更盛,实在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潜力股。

苏煜是紧张的不敢动,前世也没有经历过这些,所以才静静的看着电视,让自己保持平静。

等到菜都上桌之后,刘晓丽暗示刘天仙,请人上桌吃饭。

“吃饭了。”

刘天仙翻了翻白眼,也明白自己母亲的意思,只好走过去轻轻的说道。

“好。”

苏煜尽量保持平静,站起身往餐桌走去。

看着桌子上,做了八个菜,菠萝咕噜肉,尖椒炒豆腐皮,凉拌木耳,山药炒肉片,龙利鱼蒸金针菇,手抓孜然羊排,糟熘肉片,还有一道银耳汤。

看着这八个菜,颇有见女婿的意思,苏煜心里觉得有点好笑,也有点明白刘晓丽的意思。

几人落座之后,刘晓丽淡雅的笑道:“小煜,你尝尝看喜不喜欢吃。”

刘天仙看着母亲翻白眼,你这样子太容易让人误会。

苏煜一边吃木耳,一边恭维道:“阿姨,做的木耳真好吃,色香味俱全。”

刘晓丽笑容满面的说道:“喜欢吃就好,我去开瓶酒。”

看着母亲进厨房拿酒,刘天仙小声说道:“马屁精。”

心里想到这货真够能捧的,就一个凉拌木耳还能吃出什么花样,说的自己都替他脸红。

苏煜转头瞪他,不拍马屁怎么说,还能说不好吃吗。

刘晓丽摇头笑了笑走进厨房,自己的女儿的性格自己了解,平常休息也就看看书练练瑜伽,说句心性淡然也行。

自己也能感觉到女儿不反感苏煜,甚至还有一点亲密,不时的做出小女儿姿态,恐怕两人都没有发现。

要不然自己也不会这么盛情,如果两人真能成,也真的很般配,自己女儿大明星,长的又很漂亮。

苏煜也很帅还有能力,这么年轻就有自己的公司,说一句高富帅很贴切,反正自己是非常满意,就看两人有没有缘分。

刘晓丽透过厨房玻璃门,看着打闹的两人,女儿脸上不自觉的露出笑容,心里略感欣慰,希望两人能有结果。

一晃过去十多天,只要一到饭点刘天仙就会上来叫自己。

吃饭时候刘母会一直给夹菜,都让刘天仙嫉妒谁才是亲生的,刘母选择视而不见,依然和蔼的给夹菜。

早上两人跑跑步,晚上饭后一起散步,像一对恩爱的小情侣,有时还会陪着去健身。

健身难免会有一些亲密接触,两人越来越亲密,直到刘天仙进组之后,苏煜又恢复自己的生活。

两人也没有发生刘母想看到的情况,刘天仙淡然腼腆虽然有好感,也不会主动开口。

苏煜总觉得太仙了,又有点淡然,总觉得高高在上。

就算真追上,生活也会无趣,两人生活习惯有点不一样,下午时光刘天仙会抱着一本书,坐在阳台一动不动的看着,让人感觉静静的淑女模样,沉寂在文青的世界里。

苏煜年龄生性跳脱,一刻不运动都呆不住,最终也没有选择破坏两人朋友关系。

不开口永远是朋友,开口之后只能有一种选择,要不是恋人,要不然就是陌生人。

就这样静静的相处也挺好,起码是很好的朋友,至于两人以后怎么发展一切随缘吧。

距离战狼二上映的时间越来越近,提前前往帝都有些事要做。

......

帝都国际机场T2。

飞机下降一阵轰隆声响起,播报航班已到达机场,请各位旅客,旅行愉快。

苏煜穿着白色T桖,下身穿着卡其色短裤,脚下穿着一双CUCCI没有LOGO的小白鞋,戴着墨镜简单而又整洁。

这一身装扮,看着像一个邻家大男孩,背着单肩包就走出机场。

看着航站楼的出租车,找到第一台,打开车门上车。

“师傅,尊悦光华。”

“好勒,系好安全带。”司机大叔一口帝都腔。

“小伙子,是外地人吧,在这有朋友。”

司机大叔笑了笑答茬。

“嗯,怎么看出来的。”

苏煜也笑着聊天,都说帝都司机能侃,天南地北各种都能跟你聊上。

“一看你这个打扮,家庭就不错,应该来帝都玩的吧。”司机眼光犀利,一针见血的说道。

其实司机大叔,一天见过太多形形色色的人,什么人有钱,什么人装逼,其实一眼就能看出来。

对于上车就说尊悦光华,这地方可不便宜,一套房两千多万,敢去这的人,都有点实力。

“我家庭一般,有一点小钱。”

苏煜笑着跟他侃,反正一路需要一个小时,也没什么事干。

“我看你这气质,可不像有一点小钱的人,起码家产过亿。”

司机大叔认真的说道,但是恭维,心里面真是这么想的,这小伙子帅气,气质很好,有着高冷也有些温暖,最起码的没有富二代的高高在上。

“哈哈,大叔说笑了,真要是那样我起码叫个劳斯莱斯,过来接我吧。”苏煜也不得不佩服,是说司机眼光好,还是能说的头头是道,侃侃而谈好。

司机看了一眼苏煜,摇了摇头说道:“别不承认,我曾经也是富裕过的,房子我都有七八套,还有着自己的厂子。”

苏煜惊讶的看着他,也不知道说的真假,顺着说道:“那现在怎么开出租车了?”

“唉,不提也罢。”司机大叔一脸感叹,好像想起悲伤的往事。

看着他在这欲擒故纵,苏煜闭口不言,不给他机会开口。

或者看着苏煜不捧场,司机自言自语的说道:“唉,巅峰时期我光厂子流动资金,就有几千万,一夜之间什么都没有了,就剩下个孩子。”

苏煜无声的笑了笑,这人你不跟他说话,他也会自己说,就静静的听他说。

“媳妇卷着钱,跟我兄弟跑了,公司财产都给卷跑了。”大叔像是说相声似的,抑扬顿挫道。

苏煜扑哧笑了:“大叔,你不是还有七八套房子吗?”

“唉,银行有一笔贷款到期,所以房子都要变卖还钱。”大叔一脸苦笑道,“之后没有办法只能申请破产。”

“大叔,你也是有故事的人啊。”苏煜笑了笑说道,看着他唉声叹气,这些话已经不知道,对多少做过他的车的人说过,已经非常顺畅了。

“可不是,现在就想着让我女儿,毕业之后找个喜欢的人成家。”大叔一脸温柔的说道。

“这一天很快的。”苏煜笑着说道,这人说道女儿温柔的要命,显然也是一个女儿奴。

“嗯,诚惠车费176。”

大叔把车停在尊悦光华,面无表情的说道。

苏煜看着瞬间变脸的大叔,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上一秒还温柔的讨论女儿,下一秒严肃的要钱。

笑着摇摇头拿出两百递给他下车走人,听着大叔喊自己找零,摆摆手拒绝往小区里走去。

打开房门看着屋里充满生活的气息,吴嘉煜应该一直在这里住吧,抬起左手看下时间。

已经快五点也应该要下班了,拿着库里南车钥匙,下到停车场等她,给她一个惊喜,还有一些话提前挑明。

自己对于她,有些复杂毕竟是重生的第一个女人,也没有给他个交代就离开几个月。

提前来帝都也是想着处理一下两人的关系,至于她能不能接受,自己也不知道,反正结婚是不行。

坐在车里,看着拐弯处出现的粉色劳斯莱斯,缓缓行驶过来,慢慢倒进车位。

吴嘉煜推开车门走到车头,上身穿着带有Gucci字样的T桖,下身穿着牛仔裤衬托着双腿修长,脚下一双白色运动鞋。

苏煜刚要推开车门下去,看到副驾驶下来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站在吴嘉煜对面两人说说笑笑的,止住下车的动作,眯着眼睛看着两人。

两人自从汤臣一品联系之后,两人都没有在联系对方,本来这次见她是想跟她挑明,既然这样也好,懒得在去挑明。

苏煜启动库里南调头加速,奔着停车场出口而去。

吴嘉煜一脸高兴的看着许久都没有动过的库里南,可是看到的却是苏煜的决然,没有停留的奔着出口而去,眼泪不自觉的滑落。

青年察觉吴嘉煜的异样,看着眼睛直直盯着离开的车,眼睛红红的眼泪无声滑落,试探道:“妹妹,他是苏煜?”

吴嘉煜一脸木然,对青年的置若罔闻,无声的哭着。

突然转身抱住青年哭的伤心裂肺,语气哽咽:“哥,他不要我了。”

青年是吴嘉煜的堂哥,听着妹妹哭泣的声音,一脸怒意挣脱抱着自己的双手,喊道:“我去找他。”

青年作为旁观者,知道自己的出现让人产生误会,但是看着哭到泣不成声的妹妹,还是不能控制自己的大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