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你就是全世界

西边的天空眨眼间变得一片通红,把远处黝黑的山影清清楚楚地勾画出来了。

在晚霞的映衬下,热芭的脸变得通红,是那么柔和,那么可爱,显得格外动人,真是一幅优美如诗的图画呀!

热芭看着苏煜火热的目光看着自己,害羞的低下了头。

“走吧,我们去沙滩散散步。”

苏煜看着热芭红着脸,俊俏的脸上露出笑容,一脸宠溺的邀请道。

“嗯。”

上岸之后热芭已经换上白纱裙,微风微微荡漾,吹动着裙边,让他看上去仙气飘飘。

苏煜上身穿着T桖,下身穿着沙滩裤,脚下踩着拖鞋。

两人就漫步的走在沙滩下,俊男靓女,留下了一段美好的画面。

“刚才,是你公司的经理吗??”

热芭低头红着脸,用几不可闻的声音问道。

“你说什么?”

苏煜扭头看着她,刚才声音太小,没有听清在说什么。

“哼,我说刚才的是你公司经理吗?”

热芭一脸娇憨的说道。

“嗯,我聘请的职业经理人。”

“她漂亮吗?”热芭脸红红的问道。

“漂亮。”苏煜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听到苏煜说漂亮,热芭有点紧张道:“有我漂亮吗?”

想到两人谁更漂亮,说实话不分高下吧,热芭有着青春靓丽的美,时而又带有妩媚,沈澜清那是高冷御姐范,职场精英,一脸冷艳,只可远观不可亵渎,时而也有着小女人样子。

苏煜摸着鼻子沉思,双手搭在热芭肩膀上一脸认真的看着她。

热芭心里扑通扑通的跳,抬头看着他,他要干什么。

“对于世界,你是一个人,但对于我而言,你却是整个世界,你在时,你是一切,你不在时,一切是你。”

“在我心里,你是最漂亮的,没有人能跟你相比。”

苏煜想着只要不是傻子,这个时候都会说她美,说完就静静的的看着她。

热芭一脸红红的,自己就问她谁漂亮,他怎么突然对我表白,听着这句话内心感动。

“哼,你是在对我表白吗?”热芭哼了一声问着。

“嗯,那你答应吗?”

苏煜低头看着她,一脸笑容的说道。

“哼,你追上我,我就告诉你。”

热芭一脸笑容,在沙滩上往前面跑去。

看着她蹦蹦跳跳的跑远,苏煜笑了笑,追了过去,也没想着她答应,两人才认识三天,要是真的这么好泡,早就让人泡走了。

两人慢慢的跑在沙滩上,苏煜也一直没有用力去追她,最后热芭累了坐在沙滩上。

苏煜一脸坏笑的,走了过来抓住他说:“抓住了,到你兑现承诺了。”

热芭一脸不忿耍赖:“这个不算,是我累了。”也知道他没有用力追自己,要不然早就追上了,那样自己真的为难了,只好耍赖。

“你是要耍赖吗?”苏煜装作一脸不满意的说道。

看着苏煜有点不满意了,也没想到他是装的,热芭心里一揪,语气焦急带着一丝哀求:“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看着她焦急的状态,苏煜一脸玩味看着她:“那需要多久那?十分钟够吗?”

“哼,等我想好了,告诉你。”热芭看着他的表情,知道又在逗自己,语气不好的说道。

亏我刚才还信以为真,以为他真的生气了。

“好了,我们去做SPA按摩吧。”

苏煜笑了笑说道,这个项目也就是今天最后一个行程,其余像马累,白马酒庄,LV箱包去不去都可以。

热芭内心有点失落,这次不答应他,再见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也知道两人旅程已经结束,苏煜回去会忙,自己去了剧场也会更忙。

前往康乐中心,感觉热芭有点失落,话语都少了很多。

苏煜抓住她肩膀笑着说:“怎么了,情绪这么失落。”

热芭就抬头看着苏煜,一句话不说,眼里有着不舍,有着公司的羁绊,而不能答应他,也有着离别的伤感,短短三天,真的很快乐。

看懂了他眼睛里的意思,苏煜亲密的捏了下她的鼻子:“时间还久,日子还长,我们且看以后。”

“再说如果你想我了,也可以来魔都,我也可以去帝都找你,没必要这么伤感。”

听到苏煜说完,热芭一想也是,两人都还年轻,还有都是机会,现在交通也很方便,来回也就几个小时。

想通之后,热芭笑容爽朗又带着一丝调皮:“哼,谁跟你日子还长,谁会想你,你少自恋了。”

看着她心情好了,苏煜笑了笑调侃道:“既然你跟我日子很短,那我就放心追求别人了。”

“你敢!”

热芭脸色着急,像是一头母老虎对着苏煜说道。

看着到了康乐,苏煜笑了笑,没有去反驳她,抓着她的手走了进去,她也没有挣扎,脸红红的顺从,反握着手十指相扣。

这里面有单人理疗室,也有双人理疗室,苏煜为了照顾她想选择单人的,毕竟要脱衣服,让精油渗透进去。

刚要说话,热芭脸色红红的说:“我们要双人的理疗室。”

苏煜一脸诧异看着她,不怕被我看光吗?

热芭红着脸哼了一声:“我怕你做坏事。”

心里想着这种地方,都应该有这种业务吧,就算没有,他这么帅还有钱,万一技师同意了那。

苏煜一脸无语,只要一遇见喜欢的人,能让你失去思考,这地方是纯纯的康乐中心,都是专业的技师,你当时洗浴大保健吗?

也没有去给她解释,选择了一脸双人间,他都不怕自己看,那自己更不会怕了。

叫了两名女技师进来服务,这种项目真的不错,碰到技术好的,会让你全身舒服通透,按摩过程中,也会有着微小的动静。

技师经过专业训练,全身有不舒服的穴道,都能被按到,会发出诱惑的声音,热芭脸色红红的咬着嘴唇,苏煜看着她发出笑声。

“哼。”热芭脸色红红的,满头大汗,双手紧握,把头扭向一边,不让苏煜看着自己在极力忍耐的样子。

由于玩的累了,按的非常舒服,苏煜趴在床上睡着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