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传承者
  • 师兄真的很扛打
  • 吻妹
  • 3939字
  • 2021-06-30 14:58:56

堪堪站稳,面对叱灵道人与魔焱尊者双双恶怨的目光,白一朵不由得心肝一颤。

干涩的咽了咽喉咙,挤出笑容道:“呵呵,真的帮到你们了哈,感谢的话就不用说了,我家里还有年迈的奶奶等我回去吃饭,嗯,就此告辞,两位留步……”

白一朵说着就要往外跑,虽然不是很清楚发生了什么,可对危险的敏锐力告诉他,此地凶险!

果然,见白一朵还想跑,叱灵道人嘴角轻扯,咬牙切齿道:“无耻小儿,胆敢从老夫手中窃取天尊传承,活的不耐烦了!”

语罢,只见白袍猎展,一袭白影带动残影,几个闪现后蓦地出现在白一朵跟前。

白一朵刹步不及,一个趔趄撞在叱灵道人身上。

只听嘭咚一声,好似撞在了坚硬的铁板上,顿时眼冒金花,流出了鼻血。

连退数步,刚捂着口鼻,鲜血就从指缝间泊泊流淌。

而再抬眸看去,只见叱灵道人傲手而立,周身上下被一层晶体光幕所包裹,晶体光幕的表层还残留着白一朵的一行鼻血。

“无知小儿!”

叱灵道人轻蔑的瞥一眼捂着满嘴鲜血、目光惊恐的白一朵,一甩袖袍,晶体光幕瞬间消散。

“三百年了!为此机缘,老夫在这鬼地方苦苦煎熬了三百余年!”

说到此处,叱灵道人双眼赤红,哪里还有一代宗师的姿态,犹如一只嗜血的恶狼。

白一朵更是惊惶,心里也委屈。

心想这事能赖我吗?我又是何其无辜!?

“前辈,这真的不关我的事呀!我只是路过,是你强行把我留下、还让我改动棋局,我可什么都没做呀!”

白一朵真的很委屈,原本是助人为乐,却被扣上了‘盗窃’的罪名!

“哼!你不自量力拿走天尊传承,就是你的错、你的罪、你要为你的愚蠢行径付出性命的代价……”

说罢,叱灵道人爆发强横灵力,一时间周遭温度骤减,岩洞内寸寸结冰,呲呲嚓嚓,地面与岩壁生出一层白色晶霜。

一只壁虎从石缝中探出头,好奇的打量四周,但下一秒,就被冰冻成了冰雕。

随着叱灵道人曲指一握,一股强大吸力凭空而来,白一朵只觉得脖子一紧,双脚悬起,被无情的吸力扯拉到了叱灵道人跟前。

一把掐住白一朵的脖子,白袍老者双目赤红,死死的盯着眼前少年。

就在白一朵以为必死无疑之际,忽然的,一道黑影飘然而至。

随着黑影的闪现,一股热浪扑面而来,那些岩壁冰晶寸寸融化,成为粒粒吸附在岩壁上的水珠。

“叱灵老道,拿一个孩子撒什么气呀?”

魔焱尊者讥诮笑道,一把抓住叱灵道人的手臂,微微用力,周遭的温度顿时飙升。

破出冰封的壁虎刚打算把脑袋缩回去,就轰的一声变成一朵火焰,燃烧成了灰烬。

叱灵道人面色一凝,冷笑道:“魔祖,看来你是不死心呀!?”

“彼此彼此!”

说罢,魔焱尊者丢开叱灵老者的手臂,一把攥住了白一朵的左肩。

见状,叱灵道人目中生寒,一个反身扣在白一朵右肩上……

“既是如此,你我各凭能耐,听天由命!”

叱灵道人很不情愿的说道,扣在白一朵肩膀上的手爪用力一握,指甲嵌进了肌肤,疼的白一朵嘶声哀吼。

森白寒气顷刻大作,好似罡风扫面,裹挟着冰刀,在肌肤上肆意凌掠。

很快的,白一朵就感觉到身体里浮生一轮光团,一种撕开骨肉的肯綮声响传来,好像有一只手伸进了白一朵的身体里,一通搅动后攥住了某个器官,正试图生生的拔出去。

白一朵痛不欲生,可这并没有结束,紧随着,就听到魔焱尊者那阴恻恻的笑声:

“臭道士,下手挺狠呀!”

话音落定,黑袍老者神色一凝,蓬松的长发无风自动,一股刚猛的劲霸热浪喷薄而出。

一时间热浪翻涌,滋滋汗液刚溢出皮肤,就被瞬间烘干,

炽热感灼的人睁不开眼睛,犹如有人把你的脸按在了烧红的铁板上,空气中似乎都能闻见肌肤烧焦的糊臭味。

随着魔焱尊者的强势争夺,白一朵身体内的球形光团又开始摇摇晃晃的反方向偏移。

见状,叱灵道人目中闪过一丝凝重,眼睛一眯,强横寒气越发刚猛。

叱灵道人同样不甘示弱,手爪一紧,白一朵发出惨绝人寰的一声嘶吼……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白一朵宁愿去死,也不想再承受着惨无人道的冰火两重天。

可能是物极必反,在极具的疼痛之后,反而渐渐的失去了知觉,意识力开始从混乱的外部环境转向身体内。

与此同时,那些散落在地面上的黑白棋子,如筛窦中的豆子一般,颤跳着发出雨点般的声响。

然而,夺红眼的叱灵道人与魔焱尊者却毫无察觉。

渐渐安静下来的白一朵,也在灵识中看清了身体里的这一枚球形光团。

这是他前所未有过的一次看清一个物体,比肉眼看到的任何事物都要清晰。

好像来到了一个空旷的世界,整个世界里只有他一个人,周遭一片混沌,只有一枚悬浮在眼前的球形光团。

缓缓靠近,可以看到光团中有一个棋盘,棋盘中落满了黑白棋子。

而随着魔焱尊者与叱灵道人的疯狂争夺,球形光团两壁结出一层冰痂与火漫。

终于,球形光团轰然炸裂,随着光团的炸裂,一面棋盘赫然呈现。

……

身体之外,叱灵道人似乎发现了什么,目中满是惊恐与诧异。

“你……”连退数步,叱灵道人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

“你做了什么,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开启了天尊传承?”

要知道,即便以他的修为,也没有十足把握短时间里吸纳一个天尊的修为传承。

可是眼前的少年却做到了!

魔焱尊者也一脸骇然的瞪着白一朵,脸色有些苍白。

许久才像是发现了什么,魔焱尊者冷瞥叱灵道人一眼,冷哼一声,笑道:“看来,是因为你我不同属性的争夺,成全了这小子。”

“诶!天意呀!看来这场造化与你我二人无缘!”

魔焱尊者宛然叹息,苦笑着摇了摇头。

即便心有不甘,可事实已然落定,已经没有了回旋的余地。

“哼~!”叱灵道人真的要炸毛了,他可没有魔焱尊者这般坦然,此时气的牙龈疼。

“天意?老夫可不相信什么天意!”

说罢,叱灵道人目光嗜血的盯着百一朵,手掌一抬,森白寒气凝聚成一柄冰剑,朝着白一朵心脏处狠狠刺去。

“只要杀了他,我就还有机会……”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叱灵道人已显得有些癫狂,面目狰狞的犹如地狱厉鬼。

可是让他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当冰剑凶厉刺去,一股吸力轰然而至,叱灵道人面色一沉,再想收力已经来不及,

当剑锋触及白一朵胸膛之时,冰剑化作一道白色晶光,被后者吸纳进了身体里。

“怎么……”叱灵道人急忙运转灵气反震而退,堪堪站稳后,一股腥辣自喉咙涌出,唇角溢出鲜血。

“为什么我的灵力会被吸走?难道这小子也是冰系灵根?还是……天尊的传承中有着某种吞噬灵气的神秘功法?”

心中腹诽间,叱灵道人目光不着痕迹的落在魔焱尊者身上,他不能把自己灵力受损的事情说出去,万一魔焱尊者趁人之危,在这个时候对他动手,可就危险了!

悄无声息的掩去嘴角鲜血,极力的克制一番,强作镇定。

傲然负手,叱灵道人玩味笑道:“呵呵呵,没想到这小子竟有冰系灵根,甚好甚好!我改变主意了,要收他为徒,将我毕生所学倾囊相授……”

魔焱尊者目光狡黠的扫过两人,刚才的一幕他也看到,也颇感诡异。

一般说来,只有同属性的灵力才能相互吸纳。莫非白一朵真的有冰系灵根?

“如果眼前少年真的拜入叱灵道人门下,加上他体内的天尊传承,日后修为必定恐怖。到时候,以云雷道极宗跟血峦殿的恩怨,必定是一场浩劫!”

心中想到这些,魔焱尊者目中杀意弥漫。

诛杀强者的最佳时机,就是在强者还没有成长起来的时候,将其杀掉。

想到这里,魔焱尊者也不拖拉,忽然赤色灵气一凝,一杆火焰长枪赫然呈现在他的掌中。

呼呼火焰带着炽热杀意,须弥而至。

毫无意外,就在火焰长枪刺入白一朵胸膛的一刹那,长枪化作一道赤色灵力,被白一朵吸纳进了身体里。

只是电光火石的一瞬间,魔焱尊者发现中计,倾尽全力斩断外泄的灵气,喷出鲜血倒退而去。

“怎么回事?他不可能有两脉灵根,难道是什么功诀秘法?”

目中惊骇,却见身后传来叱灵道人的讥嘲笑声。

“哈哈哈,魔祖,泄了多少灵气呀?不会没留手,都泄了个干净吧?”“啧啧啧,魔宗就是魔宗,谁让你一出手就是杀招呢?”

瞥一眼幸灾乐祸的叱灵道人,魔焱尊者冷哼一声,一抹下巴上的鲜血,当即盘膝打坐修补灵身。

叱灵道人嘲笑一番之后,再也压制不住,喷出一口鲜血。

盘膝掐诀,叱灵道人已经被这连番打击磨削了脾气,看向白一朵的目光变得复杂。

就在这时,魔焱尊者忽然大笑一声,对白一朵说道:“好小子,本以为你是个没有灵根的废材,没想到呀,竟然可以吸纳老夫的火系灵气。”

“若非同脉灵根,灵气是不能相容的!”

“看来老夫这一身修为,是找到了传承之人哪!”

说罢,魔焱尊者丢去一块黑色灵牌,也不管白一朵同不同意,严肃说道:“这是我血峦殿少主的身份灵牌,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血峦殿少主。”

见状,叱灵道人目光一凝。

他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既然杀不了白一朵,而后者又传承了一位天尊强者的毕生修为,那么不能为敌就只能极力拉拢了。

而且,不管眼前少年是因为什么原因可以吸纳同属性灵气,有一个事实不容争辩,那就是他完全可以传承自己的属性功法。

也就是说,眼前的少年潜力无限!日后一但成长起来,必是惊艳绝伦之辈!

想到这里,叱灵道人目光变得火热起来,不由分说的丢过去一柄精美匕首,哈哈笑道:

“小友,这柄银龙断刃尺,是我云雷道极宗传宗信物,你且收好,日后待我将毕生所学传承于你,你便是云雷道极宗的宗主。”

“呵!臭老道,你那宗门暗争不断,三百年过去了,宗门还在不在都不知道。”

说罢,魔焱尊者又将一卷功法秘籍丢向白一朵。

“小家伙,这是赤煉焚天诀的修炼功法,你有火系灵根,这卷功法太适合你不过了。”

见状,叱灵道人紧迫起来,在身上一通乱摸,终于找到还算不错的一本功法,讨好的在白一朵面前晃了晃。

“小友,这是玄级功法,寒冰御龙诀。”

“小家伙,这是焚岩铠甲,可抵御攻击增幅灵气耗损。”

“小友,这是罗天碧海魄,可增幅三成灵耗。”

“小家伙,这是诛天剑,八阶尚兵器。”

“小友,这是破婴丹,可助你踏入元婴境时提升成功率。”

“小家伙,这是我女儿画像,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倾城倾国,国色天香……,老夫将她许配给你……”

“……”

一时间,两个老家伙又在疯狂竞标,不停的往白一朵身上砸宝贝。

见女儿都搬了出来,局势有点棘手!

叱灵道人着急呀,他为了修仙可是终生未娶,上哪里弄个女儿去?

“小友,给我一些时日,待我娶妻生子,有了闺女,一定许配给你。……诶诶诶?小友你别跑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