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战林家老祖

  • 师兄真的很扛打
  • 吻妹
  • 3443字
  • 2021-07-29 08:55:59

深宅内,看着眼前的母女情深,白一朵塌了塌眉。

“伯母,我不是来带走林师姐的,而且,林师姐也未必愿意-。”

笑着看向林雨诗,后者却是脸色一赯,翻了个白眼。

林母神色一肃,批判道:“白一朵,你祸害我家闺女的时候,就该想到这一天。如今大祸临头,你却要抛弃我家雨诗?”

“娘亲,事情真的不是像你想象的那样。”林雨诗道。

林母泪眼婆娑的看着女儿,拂了拂她鬓角的碎发,满目慈祥。

“诗儿,是娘亲不好,不会管教,才让你铸成大错。”“但是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听娘亲的话,跟着白一朵私奔去吧,他虽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总比孙大奎要强把。如果嫁给孙大奎……”

如果嫁给了孙大奎,你这小妮子只怕都活不到八月十五的!

见母亲泣不成声,林雨诗秀眉微蹙,言道:“娘亲,我已经没事了,没必要一定得嫁人呀。”

“傻孩子,你挺着个大肚子……”说话间,林母忽然神色一凝,瞪大了眼珠子。

只见林雨诗高高隆起的肚子,正如同泄了气的气球一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疾消瘪。

见状,林雨诗激动的顾不上避讳什么,当着白一朵的面掀起衣服。

当看到恢复正常的小蛮腰,纤细柳枝,如雪肌肤,甚至连妊娠纹都没留下,林雨诗高兴的手舞足蹈。

“恢复了!真的恢复了!”

少年少女相视一笑,林母却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林雨诗曾不止一次的向他们解释,说自己并没有怀孕,是误食丹药所致。

可是没人相信她的话,

也没人相信白一朵会是丹师。

但除此之外,眼前之事又当如何解释呢?

就在林母瞠目结舌之际,林雨诗兴奋的蹦下床,一把扯下身上的大红霞帔,冲向门前。

“我要告诉父亲,他若是知道……”

拉开门扇的一刹那,林雨诗嬉笑的脸色陡然一僵,口中的话语截然而止。

如绸月光披洒进来,让老者阴翳的神色更显可怖与狰狞。

“老……老祖!”林雨诗神色一凝,怯退一步,踧踖拜道。

特意挺了挺腰杆,想让老祖看到自己的纤细腰肢,以此证明她并未做什么出格之事。

但不等她解释一句,老祖阴沉的脸色更加冰寒。

“滚开!”一声厉喝不怒自威,一股劲霸气流直冲林雨诗的面门,将她击飞,嘭的一声撞在墙壁上。

见状,屋子里的林母和白一朵都惊呆了。

“诗儿~”“林师姐~”

噗的喷出一口鲜血,林雨诗应声倒地,不等白一朵去搀扶,林家老祖凶厉的目光扫了过去。

“白一朵,是你打伤了奕儿、夺了他的契定灵器?”

林子奕,也就是林家老三,

如果只是打伤林子奕,林家老祖或许并不会此般愤怒。要知道,契定灵器的人,自身是没有灵力储蓄,一旦契器被夺,不仅一身修为不复存在,甚至会有性命之忧。

当年,林霄钦也是心疼这个小儿子,不惜代价为他找到契定灵器修炼的法门,

可不成想,此举却是害了他。

“无知小子,你以为我林家是什么地方,轮得到你造次?”

林霄钦威声喝道,微一抬手,手心里的两枚铁球飞旋在了半空,

铁球旋转间,周遭的空气被无形牵动,循序中,房间里的书籍衣物被劲风所裹挟,呼呼啦啦,似飓风来袭,

原本静谧的月夜忽然狂风大作,两枚铁球相互碰撞,嚓出闪闪星火,如同雷电。

见此阵仗,白一朵心头一凛,

这可是林家老祖、纳兰捷那般的强者存在。

回想起纳兰捷袭击自己时,白色棋子的崩溃,白一朵就一阵后怕。

“这些老东西,怎么都是不问青红皂白上来就出杀招?”

白一朵感到心里苦闷,他现在还只是一个没有修为的灵渣呀,你们这些一族宗老能要点脸吗?

心中腹诽,身体却丝毫不敢怠慢,看着裹带阵阵飓风的铁球,畏惧的同时也在用神识呼喊司婆婆救命。

可是直到此刻,白一朵才相信,这次司婆婆是真的陷入沉睡了。

“奶奶,别玩了,会出人命的!”

翠绿色手镯冰冷的躺着,已没有了丝毫的灵蕴与光泽。

见此,少年彻底的绝望了,这才知道害怕,小身板一阵颤栗。

就在此时,悬浮于半空中的铁球嘭的一声撞击,一道雷电自空中炸开,裹挟在劲风中,直扑白一朵而去。

噼里啪啦,白一朵只感觉身体一阵麻木,全身的骨骼在电流中清晰可见。

但很快的,电流与劲风蓦然而止,一股饱满的白色灵气被体内的棋盘吸收。

这一幕让林家老祖瞪大了眼睛,刚刚还不可一世的劲霸飓风在转瞬间风平浪静,而那两枚不断摩擦制造电流的铁球,也随着风止而落,啪啪两声掉在房间的木地板上。

林霄钦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一幕:“怎么可能?”

与对方的错愕脸色相比,白一朵看着棋盘内重新点亮的白色棋子,大喜过望。

“这是什么属性的灵气?不在五大灵脉之内,却能被白色棋子直接吸取?”

神识扫过,看到棋盘内重塑白色棋子,少年激动莫名。

不过,按照棋盘吸收灵气的规则,强劲的灵气只能吸收一次,也就是说,如果林霄钦再度出手的话,后果就严重了。

想到这里,白一朵眼珠子转了转,故布疑阵的仰天长啸道:“哈哈哈~,老贼,想杀我白一朵,可别忘了我奶奶是谁!”

现在还拿司婆婆出来威慑对方,不知道对方还能不能买账。

果然,林霄钦脸色微沉,看待少年的眼神多了一丝的忌惮。

虽然亲眼见证了司婆婆的尸骸,可作为大陆上顶级的强者,即便是死了,那种夺人心魄的威慑也丝毫不减。

“白一朵,你与丹妃究竟是什么关系?她是不是有什么遗宝留给了你?”

对于刚才诡异的一幕,唯有灵宝,才能解释的通。

想到这里林霄钦恍然的捻了捻胡须,嗞的倒吸一口凉气:

“难怪,这一点我倒是疏忽了!”

说罢,林霄钦再度手指结印,一枚铁尺自袍袖中弹出,嘭然一闪,化作一条五彩斑斓的小蛇。

小蛇自半空中蠕动翻卷,吐着火红的蛇杏子,翠绿色的竖向眼瞳邪恶地对着少年。

且不知道这条小蛇是什么邪物,光这模样就很是瘆人,让白一朵浑身一阵哆嗦。

“哼,交出灵宝,老夫或许可留你一具全尸。”

看着邪性的小蛇,白一朵干涩的咽了咽喉咙,心里是五味杂陈。

司婆婆虽然对他宠溺,可所谓灵宝却从未给过他一件,刚才的装腔作势也只是想拿司婆婆威慑一下,却不成想,会引来这样的误会。

“额……,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呀?我身上没有你说的什么灵宝!”

林霄钦显然不信,冷哼一声,不再多说废话,指尖诀印一旋,打算杀人夺宝。

“无知小儿!”

随着一声不削冷哼,林霄钦催动灵气,赤红小蛇似箭矢般弹射而去,直扑少年。

少年脸色一紧,心底更是绝望。

他深刻的认识到,林霄钦的毒蛇远比寻常的灵脉攻击,此劫危矣!

但就在小蛇直射而来之际,忽然的,一道倩影飘忽而至,挡在了小蛇与少年之间。

“林师姐……”

白一朵讶异的瞪大了眼睛,林雨诗竟然为他挡箭?她是疯了吗?

但不等众人诧异,林雨诗的身上忽然炸出一层赤红的火焰,火势嘭然炸开,房间里的一切可燃物质顷刻化为灰烬。

而那条小蛇,也在火焰燃烧中寸寸皴裂,变成一段段铁水。

“怎么回事?”林霄钦老脸抽搐,这是他今天第二次出手失败。

如果说白一朵身上藏着司婆婆的什么灵宝、可以抵抗一下他的攻击,倒也合情合理。

可是林雨诗这是怎么一回事?她犯傻为白一朵挡箭也就算了,可是这忽然冒出来的火焰从哪里来的?

炙热而劲霸的火焰足以毁灭一切,林母以及林霄钦当即退后数十步,与匆匆赶来的林子粲站在一起。

顷刻间,林雨诗的房间已被烧成了灰烬,可火焰中央的林雨诗却安然无恙,捂着肚子上被毒蛇击中的部位,虚弱的倒在白一朵的怀中。

白一朵被她身上的炽热烘烤的难以忍受,但这种炙热感他并不陌生,正是魔焱尊者的赤火。

白一朵赶紧把收纳在黑色棋子内的冰寒释放,以此来对抗。

随着叱灵道人的冰寒气息外溢,白一朵的眉毛上结起一层冰霜。但冰霜很快就被林雨诗散发的火焰融化,变成一粒粒小水珠挂在睫毛上。

此一幕很是诡异,林家族人面面相觑,都不明白是发生了什么。

直到火焰渐渐平息,在少女的肚脐上印烙出一枚火焰的图纹。

“白一朵,你个骗子!”林雨诗虚弱的喃喃说道:“你不是说,洗鳞丹没有副作用吗?”

“这是丹药的副作用?”白一朵惊讶,

这次明明是用普通丹炉炼制的丹药,为什么还是有副作用?

不过这算什么副作用,分明是魔焱尊者的火系灵脉呀。

“火系?”白一朵像是发现了什么,整个人一怔,迅即掀开林雨诗的衣服看一眼。

“你干嘛?……流氓!”少女一慌,一巴掌打在白一朵脸上。

一记响彻的耳光,打的白一朵有点恍惚。不过很快他就笑的合不拢嘴,对林雨诗说道:

“林师姐,这不是副作用,是灵根,你拥有火元素灵根了你知道吗?”

“灵……灵根?”

远处的林子粲身体一晃,难以置信的看向自家老祖。

老祖眼眸微眯,这个族女他早就探查过灵池,不可能拥有灵根。

而人的灵根是与生俱来的,以前没有,现在怎么就忽然有了?

此时的林雨诗完全是懵的,呆立当场,空睁着无神的眼睛看着少年的脸。

沉吟片刻,白一朵恍然的一拍大腿:“我知道了!”

感受着渐渐平息的微弱火焰,白一朵熟悉的记得,这是来自魔焱尊者的炙火,而这股火焰绝不会来的无缘无故,

再结合林雨诗刚才服用了洗鳞丹,而洗鳞丹在炼制的过程里使用了储藏在棋盘空间内的火焰、也就是魔焱尊者的火元素灵气。

所以,是丹药所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