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背景

  • 师兄真的很扛打
  • 吻妹
  • 3020字
  • 2021-09-25 20:03:57

“小子,随我回去吧,今天可是你的生辰。”

说着,老妪苍老的身躯微微转动,在白一朵的搀扶下向着门外走去。

林家众人相视,老三接受老祖的一个眼神后,会意的点了点头,

迎前一拜,说道:“司婆婆,把白一朵带回林家,是因为……我们雨诗怀有身孕,而他,是孩子的父亲……”

这话让老妪古井无波的脸上荡起涟漪,诧异的看向白一朵。

“好小子,要当爹了?”

白一朵一愣,紧忙摇手:“不不不,是误会,我和林师姐才没有……”

见白一朵否认,林父老脸一变,厉色道:“无耻小儿,敢做不敢当,算什么好汉!”

林父怒喝一声后,又宛然长叹,好似痛惜的摆了摆手。

“也罢,女大不中留,事已至此,就成全你们吧!”

暗箱接受老祖一个眼神,林父又扬起笑容,对老妪拱手一拜:“司婆婆,既然您能为白一朵做主,那么婚事的操办,还请您老多费心了。”

林家众人在面面相觑后,明白林父的用心,均是慧心一笑。

如果司婆婆真的能够为白一朵操办婚事,那么林家倒是可以借助她丹妃的声望,名声鹊起,

毕竟与一位声名赫赫的丹师联姻,其好处是难以估量的。

之前以为白一朵是毫无潜力和背景的穷小子,可以不在意,可现在后者似乎有了闪光点,林家不得不重视。

但是老妪却只是瞥了一眼失神的林雨诗,老态龙钟的侧了侧脸,问道:

“一朵,她的肚子真是你搞大的?你打算娶她?”

“额……”

白一朵沉吟片刻,点了点头:“肚子这事确实我有责任,可是……”

“你只管告诉我要不要娶她!”司婆婆恨铁不成钢的戳了戳拐杖,苍老的身躯因为激动颤抖,带起一阵咳嗽。

咳匀称了,司婆婆这才放缓语气说道:“不想娶的话,可以不娶,回头,奶奶给你找个更好的。”

此话一出,林家众人皆是脸色难看。

相视一眼,老祖林霄筠压下怒意,躬身一拜:“司婆婆,白一朵和雨诗已然走到了这一步,不给个名分,是不是……不太好呀?”

“有什么不好的?”司婆婆厉色道:“大了肚子而已,堕胎药哪里都有得卖,又吃不死人!”

这强势霸道的一句话,让众人胸口一阵胀痛,差点没憋过去。

林雨诗也是小脸一胀,似乎忘记了自己是怎么变大肚子的了,跳出去问道:“你们这么一走,我怎么办?”

“林师姐,我说过,我会对你负责任的。”

白一朵很认真的说,目光注视,信誓旦旦。

但他说的意思是,会想办法化解丹药带来的副作用。

而这话听在老一辈的耳中,却像是小情侣之间的海誓山盟,就连思维一时短路的林雨诗也是脸颊浮起一抹绯红,红唇微抿,在白一朵真诚的注视下点了点头。

捧着小肚子迎前一步,眼眶里蕴着泪花:“白一朵,无论什么方法,你一定要说到做到,我是不会嫁给孙大奎的,你不来,我就只有一死!”

似是明白了什么,看一眼身旁的司婆婆,见后者钳着一抹诡笑,白一朵这才松了口气,重重点头。

以司婆婆的丹道造诣,应该早就看出林雨诗不是真怀孕,先才所言,也是在暗示他做出抉择。

可能司婆婆也一时不知道怎样化解,而道出实情又有诸多弊端,林家人不一定会相信是其次,迫使林家对林雨诗做出非主愿的裁决的话,可就把林雨诗坑惨了。

所以现在白一朵所要做的,就是稳下局面,尽快找到化解药效的办法。

这样的话,就需要面临两个结果,能化解,和不能化解。

如果能化解凝露丹带来副作用,固然皆大欢喜,

万一短时间里没办法化解,那么白一朵务必要迎娶林雨诗,否则,在家族的淫威下,她真的要被嫁给那个会家暴的铁匠。

“林师姐,给我三日时间,三日内必定再来林家,给你一个交代。”

说完这句,白一朵目光坚毅,蓦一转身,带着司婆婆走出林家大堂。

留下捧着小腹,目光复杂的林雨诗。

看着夜色中渐行渐远的祖孙二人,林父神色淡然的捻了捻胡须,喃喃道:

“若是真能跟丹妃扯上关系,倒也不是不能便宜这白家小子。不说凭借丹妃的声望为我林家带来何种好处,单凭这二人关系,或许他真的有成为一名丹师的潜力。”

一想到未来女婿可能会是大陆上炙手可热的丹师,林父不由得浑身一震,看向挺着肚子的林雨诗时,目光也柔和了些。

“大哥,你还真相信这小子能成为丹师?”

老三嘴角扬起一抹戏谑,漫不经心的坐回椅位,端起茶杯轻抿一口。

炼制丹药需要灵力的加持,越是高级别的丹药,越是需要浑厚的灵气注入才能成丹,

所以,每一名丹师必定都是修为不俗之辈。

而自从抓来白一朵,林家就对其进行了根骨摸索,发现他资质平庸,毫无修炼天赋。

如此可见,所谓白一朵炼制的凝露丹导致了这一系列事件,林家人根本不信。

“大哥,还是想一想怎样借用司婆婆丹妃的名声造势,为家族博取更多利益,比较实际。

同时,还要提防着他们赖账!

刚才司婆婆的态度你也看到了,她对我们雨诗好像并不上眼呀!”

老三的话刚说完,身后传来林家老祖沉闷的一声冷哼。

林家老祖嘴角掠起一尾弧度,阴翳鬼祟。

……

在一条僻静的小溪河畔,茅草屋内腾起袅袅蒸气,混红的烛火映照在少年清澈的眸子里,焰芒摇曳,逼退了那些不悦与羁绊,一抹喜色荡漾其中。

揉了揉肚子,白一朵看着满桌的菜肴,激动的直搓手掌。

“奶奶,怎么今天又是我生辰?”

颠了颠筷子,白一朵迫不及待的夹菜扒饭,狼吞虎咽。

“慢点吃~!”

老妪在白一朵身边坐下,放下拐杖,抬起戴着碧绿手镯的手,轻柔的顺着少年的背。

白一朵抿着嘴微笑点头,迅即又想起了什么,喉咙一滚,看向老妪问道:

“奶奶,为什么我炼制的凝露丹,会导致林师姐大肚子呢?这也太邪门了!”

老妪保持着慈态,面无波澜。

许久才笑了笑道:“虽然是下品丹药,但是以你一品灵师的修为灵力,在操纵我那鼎鋆凤炼焱炉时,难免会异生出一些不受控制的药效。说到底,还是你的灵力太弱呀!”

白一朵没有购置丹炉的财力,所以他炼制丹药的丹炉,是司婆婆的鋆凤炼焱炉。

当年的司婆婆就是以这鼎丹炉造就了她的丹妃名望,鋆凤炼焱炉也在她的战绩中声名鹊起,成为留世重宝。

而但凡大器重宝,经过岁月洗礼,多少会产生一些灵性,有甚者还会生出器灵。

对这种有灵性的重宝,需要足够的灵力去驾驭,否则在炼制丹药时,与其说是你在利用丹炉炼丹,还不如说是丹炉在利用你炼丹。

所以白一朵炼制的丹药,很多都衍生出了一些不受控制的异象。

-

筷子压着下唇,白一朵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原来是丹炉的问题!”

老妪展眉一笑,抽回抚摸的手臂,枯柴一般的手指迎空一弹,一枚赤红的火芒幽幽的悬浮在半空。

对着白一朵轻轻一挥,火芒带着炽烫映射进他光洁的眉心,迅即消失。

“这是洗鳞丹的丹方,你明天收集药材、再去找一鼎普通的丹炉,将其炼制。”

“虽然是下品丹药,但以你现在的丹道造诣,用普通丹炉炼制的话,成丹率可能会很低,需严谨对待呀!”

闭目感受一番,一味丹方在脑海中清晰的铺展开来。

“奶奶,这是帮助林师姐收减肚子的丹药?”

“怎么?你还真想娶她不成?”

老妪苍老的脸上浮现一抹戏谑,笑道:“这倒是一个好办法,可以先把人娶过门,不急着炼丹。”

“奶奶~!”

白一朵一颠筷头,缩了缩蕴起绯红的脖子,嗔怪道:“我还是个孩子呢?娶妻这种事,还是让我哥先来吧。”

说完又略有担心,杵着下巴怅然若失道:“还不知道我能不能炼成洗鳞丹,如果奶奶你没有死就好了!这种低品阶的丹药,随手就能炼成!”

老妪枯柴般的手臂揉了揉少年头发,眯起眼睛笑道:“傻孩子,这是你的道缘!”

夜色浓稠,夏虫呢喃。

蜡烛在桌角流干最后一滴泪,晨光终于透过小木窗照射进了屋子。

白一朵揉了揉眼皮跳下床,晃晃悠悠走出房间,伸展懒腰……

睡眼惺忪的扫过屋子,看到桌上的残羹剩饭,又看到一对碧绿手镯,白一朵眉心塌了塌,迅即深吸一口气,目中的坚毅在晨霞中变得绚丽而夯实。

简单收拾一下桌上的残局,然后拾起碧绿手镯、掀开另一间房间的珠帘,走了进去。

在这间房间里,弥漫着淡淡的药香,古朴的木床上,赫然躺着一具干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