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空间静止

  • 师兄真的很扛打
  • 吻妹
  • 3577字
  • 2021-07-28 07:58:33

轻而易举的收拾了林老三,白一朵讶异的说出话。

这种操控灵力的感觉太爽了!

仿佛真的让他提前体验了一把天骄强者,亢奋的心痒难耐。

“这就是修仙者吗?我白一朵可以修仙了!?”

想到自己可以操控灵力,白一朵就激动莫名,

武斗场战刘无胜的时候,他只能龟缩着挨打,毫无还手之力。虽然获胜,却也是受尽白眼和鄙夷。

“正丙堂那帮混蛋,欺负我没有灵力,好生嚣张!……看我明天怎么收拾你们。”

白一朵心中愤愤,脸上却是一喜,走到林老三跟前,扬了扬手里的金算盘道:“三叔,您这宝贝可真好用,诶?可不是我跟你抢,是它自己飞过来的,您是不是平时虐待它了呀?”

“既然三叔您不爱惜,就让晚辈替你留下它好了。”

“放心,我白一朵心地纯善,一定能照顾好它的。”

手指肚在算珠中摩挲,如同抱着的是一只温顺宠物,越看越欢喜,如获至宝。

而就在此时,一道笑声划破寂静,悠荡而来。

“哈哈哈,白一朵,是我林家看错你了吗!”

随着笑声的传荡,一个略显健硕的男子踏空而至,身后紧随一群虎甲卫士。

来者正是林雨诗的父亲,林子粲。

作为林家长子,林子粲本该权势过人才对,可自从林家老祖出关,他的权威不复从前,仅仅只能调动几十名护族卫士,甚至林老三也敢蹦出来挑衅他的威严。

不过作为林家老大,林子粲时时需要站在家族利益的一边,虽然白一朵的修为很让他意外,可从家族利益的角度看,还是达不到让他们改变原则的标准。

看一样不省人事的三弟,林子粲阴沉的脸上多了一丝惊异。

“白一朵,如果是为了雨诗,你完全可以面见老夫,为何要伤人夺宝?他可是雨诗的三叔呀!”

林子粲悲痛说道,挥了挥手,让护卫抬走林老三。

面对林雨诗的父亲,白一朵并没有多少仇怨,持以尊崇的拱手拜道:“伯父,这不赖我呀,是三叔先对我出了杀招,至于这个算盘……是它自己飞过来的,完全是它自己的意思,不信你看……”

说罢,白一朵扬起手中的金色算盘,向着街道的方向,狠心抛弃,

只见金色算盘在半空中划过一道抛物线,落地之际,忽然像是有了灵性一样,直直的飞回白一朵的手中。

白一朵一把接住,在林子粲面前耸了耸肩,心中得意,脸上却是一脸的愁容:“伯父,您也看到了,我不想要这玩意的,可是它认定了我,我也没办法啊!”

林子粲老眼一眯,无声的冷哼一记。

作为有着同属性灵脉的他,自然是看的清清楚楚,

分明是白一朵在算盘落地前,操纵了灵力,

白一朵身上的灵力本就是吸纳于金色算盘,同源灵气相互牵引,这也是金色算盘会脱离原主人、飞向白一朵的原因。

“伯父,我刚才已经说清楚来意的,是三叔咄咄逼人,责任真的不在我!”

看着少年一脸无辜的愁容,林子粲阴沉的老脸垮了垮,无奈摇头:

“无论如何,你伤了我三弟,林家势必要拿你问责的!”

说罢,林子粲袖袍一挥,身后甲士齐步走出,呼呼啦啦,手中长矛齐刷刷的对准白一朵。

这阵仗,让白一朵心头一怔,干涩的咽了咽喉咙。

“伯父,我只是想见一下林师姐,用不着跟打仗似的对待晚辈吧?”

“诗儿明日大婚,她才18岁……”“而这一切,皆是因为你这臭小子!”

林子粲悻然转身,傲然而立,不再多言。

决然的态度,好似在说:不是你这头拱白菜的猪,我家闺女何须委身嫁人?

而此时的白一朵无暇理会林子粲的阴沉老脸,面对数十名身披战甲的护卫,即便有金色算盘在手,心底还是颇有惊慌。

只见虎头卫士整齐列阵,岑亮的虎甲即便在黄昏中,也显得璀璨夺目。

见此阵仗,白一朵丝毫不敢怠慢,扬起金色算盘,催动灵气,苍穹之上赫然出现一块巨大算盘。

算珠转动,漫天的算数符文倾斜而下,如同漫天符雨,在昏暗的天际中荧光闪烁。

这是白一朵可以还击的唯一招数,也是他目前最强的攻击手段。

如果单纯的对付虎甲护卫,倒也勉强应付,可是林子粲作为林老三的兄长,看到这种操纵灵器发挥的灵阵攻击,只是不削的瞥了一眼。

“班门弄斧!”

随着林子粲的一声嘲讽,一股强大威压平地而起,

手中流光一握,强横灵力漫溢,苍穹之上霎时火云滚滚,赤红一片。

林子粲本没有火系灵脉,可对付金属性的灵力攻击,非火系不可。所以他催动自身灵力,幻化出漫天火云,以风卷残云之势,将白一朵的巨大算盘焚烧殆尽。

“这就是强者的手段吗?不再受限于灵脉属性限制,即便是遇到灵脉属性的克敌,也可一战!”

手中的金色算盘剧烈抖动,随着火云的蔓延,白一朵口中涌出一口鲜血,急退两步才堪堪站稳。

“一朵,你不是他的对手,快逃!”

一个老迈的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白一朵身躯一怔,紧忙抬眸看向天空。

夜幕降临,风高雾远,东方天际赫然高悬一轮明月。

明月郝亮,大地在月光下生机盎然。

“是奶奶!”

白一朵喜出望外,他之所以敢夜闯林家,多少有点司婆婆会救他的依仗,有司婆婆,他是无所畏惧的。

但是,此时的司婆婆却显得十分虚弱,有气无力的说道:“一朵,我现在灵力枯竭,没办法现身保护你,你不是林家人的对手,抓紧逃命!”

闻言,白一朵心头一凛,这才想起收取全系灵脉时,司婆婆为了帮他争取时间,耗费了不小的灵力。

现在的司婆婆很虚弱,需要在翡翠手镯中沉睡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恢复。

“奶奶,我还不能走,如果就这样走了,林师姐怎么办?”

“哼,臭小子,为了女人,你连小命都不要了吗?”

“额……”

白一朵哑然,他对林雨诗并没有男女之情,只是作为一名肇事者,他有责任和义务拯救林雨诗,

而偏偏三日前离开林家时许下承诺,三日时限已到,白一朵偏执的要在今天把事情解决掉。

“奶奶,如果今天就这么走了,林师姐一定会恨我一辈子。”“她现在的处境都是我一手造成的,我不能不管呀!”

见白一朵此般执着,司婆婆无奈叹息,翡翠手镯在月光下闪烁绿色光芒。

“也罢!林子粲交给我,你去找那丫头吧!”“切忌,我仅存的灵力只能拖延三息的时间,时间一到,我会沉睡很久,一百年……或者一万年……或者更久!”

“这么大的代价吗?”白一朵惊愕。

如果真的是这样,为了实现自己的诺言而造成司婆婆的灵脉枯竭,这是白一朵无论如何都不能接纳的。

司婆婆只是沉沉的笑了笑,言道:“也没有那么糟糕,看到白天的沉船了吗?那是天淄国武力扩张时期的战船,内藏海量灵脉财富。”

“灵脉财富?”

“对,你设法进入战船,把我的灵镯交给司空将军。”司婆婆在神识中交代道。

“将军?”白一朵讶异的睁大眼睛,“您是说,古船里还有活人?”

白一朵不敢置信的摇了摇头,一艘沉没了上万年的远古战船,里面还有活着的将军?

如果真的有,五宗修士的甲子之约为什么无人见闻?

司婆婆有气无力的解释道:“战船内部空间重叠,乾坤颠倒,一息万年……,”

“一朵,这些事,今天没时间对你细说,今夜之后,你需要做两件事:第一是找寻五角星图的碎片,也就是五脉童子的五个化身,将其契合。刚才你之所以可以操控林老三的珠天算,就是因为我将棋盘吸收的金系灵气引渡到了你的星图内,让你体验一下拥有灵力的感觉。”

“……”

听到这话,白一朵心里五味陈杂!

原来刚才打趴林老三的那一下,只是一次体验!?

……现在体验卡到期,想要永久获得,请充值续费!

不过,司婆婆的这番话同时也告诉了白一朵,她老人家早就知道棋盘的存在。

也就是说,在纳兰家族发生的一切,都是司婆婆有计划、有预谋的安排。

否则以白一朵的体魄,即便有全系灵脉,他也吸收不了。

可事与愿违,纳兰捷的一记攻击击垮了棋盘内的白色棋子,间接导致全系灵脉吸取失败,只获得了一个空的五角星图。

白一朵想要修炼,至少需要找回五脉中的一脉。

想到这其中关键,白一朵看一眼手中的体验卡(金色算盘),面露坚毅!

“奶奶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回走散的五脉童子,将她们全部吸收。”

闻言,司婆婆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第二件事,就是进入沉船,那里有足够棋盘吸纳的磅礴灵气,所以这次的晋院名额,你无论如何都要获得。”

白一朵目光坚毅,点了点头说道:“即便不为这些,我也一定会获得晋院名额。”

只是一个飞升仙域的名额,在以前,白一朵直接就无视了。

可是现在他非争不可,因为获取的理由实在太多,每一件都是对他至关重要的。

见少年此般坚肯,司婆婆这才放心的笑了笑,散出神识,化作一团金色光幕,将整片区域笼罩。

从白一朵和司婆婆对话、到光幕散开,只是电光火石的一瞬间。

就在林子粲轻松击垮白一朵的珠天算、轻蔑一笑之时,金色光幕陡然扩张,将其笼罩。

但凡光幕内的一切,都如同时间静止了一般。

林子粲还保持着那一抹不削的冷笑,嘴角上扬一个弧度,手指捻诀,道袍微扬;

数十名虎甲卫士举着长矛、迈着阔步、塑像般保持着一个冲杀的姿势,

就连头顶盘旋的一只蝙蝠,也被静止在了半空,嘴巴微张,一只蚊子惊恐绝望的扭头看一眼……

但是白一朵却是这片静止空间内的唯一活物,正以好奇的目光四下打量。

“奶奶这招太厉害了!空间静止,这么好玩的招数,回头一定要她教我……”

感慨间,白一朵来到林子粲跟前,目光复杂的打量对方。

“伯父,晚辈对你也算礼遇谦卑,可你却毫不留情的对我动手!难道我白一朵就这么不济?”

不忿的冷瞥一眼,白一朵揪住林子粲的胡须,用力一拔……

“哼,我跟你讲,错失我这个女婿,是你林家的损失!”

说完,少年头也不回的冲出光幕、冲进林府的大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