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炼制丹药

  • 师兄真的很扛打
  • 吻妹
  • 2665字
  • 2021-07-23 08:51:46

“你还愣着干什么?”

白一朵身板一僵,微微抬起脸,才发现贵妇在说自己。

“嗯?你这丫头,面生呀!”

纳兰锦月这才想起身后的白一朵,赶紧添腔道:“哦,这个丫头是我新慕的,叫白……”

想了想,发现‘白一朵’这个名字挺女款,也就没有重新编造。

“她叫白一朵,我的贴身丫鬟。”

“噢……”贵妇点了点头,赞许道:“这丫头看起来挺水灵,嗯,回头你哥愿意的话,送去做个通房丫头。”

白一朵不知道什么叫通房丫头,也没往心里去,

纳兰锦月却是满头黑线,仿佛头顶飘过一阵乌鸦,天都变暗了。

“咳,母亲,我还有事要出门一趟,先走了。”

说着就要往外走,贵妇却脸色一沉,厉色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你还往外跑?”

“我只是出门买一些东西。”纳兰锦月赔笑道。

“不行!”

贵妇再次阻拦,迅即又耐着性子解释说:“昨晚袭击我们家的,据说还有一位是宗主的徒弟,现在是非常时期,局势不明朗,全族戒严。……而且,待会儿你的未婚夫会来……”

听到后面,纳兰锦月倍感头疼,脸色垮了垮,跟个苦瓜似的。

但贵妇不依不饶,拽着纳兰锦月不放,转即对着白一朵吩咐道:“这里没有你的事,去挑水吧。”

踟蹰间看一眼纳兰锦月,见后者满目的无可奈何,白一朵只能硬着头皮应顺,转了个身,往北走。

“诶诶诶?你去哪儿?厨房在南院!”

忙不迭的点头,白一朵又踩着小碎步往南走,后背满是冷汗。

稀里糊涂的来到南院,一个矮个子护院正在使唤家丁,耀武扬威的喝来喝去。

忽然一个较为高挑的女婢自跟前走过,矮个子护院眼瞳一缩,忙喊住她:

“诶诶诶~,你给我站住。”

白一朵心里喊苦,不情不愿的停下脚步,怯懦懦的垂头不语。

好在矮个子护院并未认出白一朵,随手指了一个方向:“别想在我眼皮子底下偷懒,去那边帮忙”

……

于是,装扮成丫鬟的白一朵,端着盛满水的脸盆、跟随一大波女仆走进一间屋子。

屋子很宽敞,没有什么家具,地上摆着很多的蒲团。

“这里应该是纳兰家的讲堂!”

白一朵心里思量,这时,一名家丁打开相连的耳室,白一朵看到摆满兵器的器械房,也看到了摆列着一排排书架的书屋……

随着家丁一间间将门打开,白一朵忽然眼前一亮,对着其中一间屋子瞪大了眼睛。

只见一间不大的屋子里,整齐摆放着数十台款式各异的炼药炉。

炼药炉和炼丹炉没有什么区别,唯一的区别就是使用人是药师还是丹师。

看着满屋子的炼药炉,白一朵瞪大了眼睛,——这不就是他要找的吗?

正愣神,忽然矮个子护院推了推白一朵的肩膀,厉色道:“傻愣着干嘛,还不干活?”

白一朵忙不迭的点头,端起水盆,大步流星的朝炼药房走去。

看到刚才还腼腆娇羞的少女,忽然风格一转,大步流星,走起路来虎虎生风,护院有点懵。

“不过,这丫头长得挺标致!”心中忖度,左右看了看,跟着白一朵走进炼药房。

瞅着少女有点彪、有点飒、有点‘放荡’的背影,矮个子护院面露猥琐,偷偷的掩上房门。

悄无声息的紧随其后,却见后者并没有擦拭打扫,而是观赏般四处游荡,手指摩挲着一鼎鼎药炉,满目激动。

“小娘子,你是新来的?”矮个子护院忽然问道。

猥琐讪笑,眼睛却盯着人家胸口看。

尽管那地方什么都没有!

心中暗自腹诽:“虽然胸前无大物,可是小脸蛋标致呀!”

“这么标致的小妮子,也不知道会便宜哪位少爷!既是如此,不如先便宜我。”

心中想的美好,可再看白一朵一副爱搭不理的态度,顿时有些毛躁,

一把攥紧白一朵的手腕,装腔作势道:“小娘子,你是聋了吗?本大爷……”

不等矮个子护院把话说完,白一朵忽然目光变得戏谑,嘴角一抽,一柄匕首抵在了后者的喉结上。

“我不是聋子,但你,是个瞎子!”

矮个子护院眼睛瞪的滚圆,这张标致的脸……怎么越看越熟悉?

忽然,一个少年的模样与之交叠,完美的契合。

“你……你是……”

“是我!”白一朵不再伪装,摘下女子发髻,嘴角上扬一抹弧度。

“昨天打我打的很过瘾吧?”

白一朵自认不是那种睚眦必报的人,但自从来到纳兰家,这个矮护院就三番两次的打自己,是可忍孰不可忍!

“你你你……你想干什么?”

畏惧的瞟一眼抵在喉结上的匕首,矮个子护院开始紧张,威逼利诱道:“不要冲动,你还年轻,不要犯傻事呀……”

“如果杀了我,你也跑不掉。不如这样,你想要什么财物尽管拿走,纳兰家富裕……”

说到这里,见白一朵不为所动,眼珠子转了转又道:“我还知道一条暗道,是炼药师预防药炉爆炸,而方便快捷逃生的暗道……”

听了这话,白一朵眼前一亮,这不正是他现在急切需要的吗。

“在哪?”白一朵急切的问。

“你先放开我,我带你出去。”

“出去?我暂时还不能出去!”白一朵很肯定的说。

目光扫过四周,白一朵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他要在这里炼丹!

目光狡黠的瞥向矮护院,白一朵问道:“你敢在这里对我‘图摸不轨’,说明这个地方一定是安全的,至少短时间内不会有人打搅,对不对?”

没有征询后者给予肯定,白一朵已经自己信了三分,

既然这样,他所需要考虑的,便是怎样悄无声息的炼制出洗鳞丹、然后逃出纳兰家族。

“今天的纳兰家族一片混乱,应该不会有人来炼药房。所以炼丹应该不成问题,问题是,他刚才所说的快捷通道,是真的吗?”

心中揣测一番,白一朵忽然意识到,矮个子管家应该不会空穴来风,而所谓逃生捷径,一定就在药炉附近,并且随手可以触发。

这样想着,白一朵犀利目光扫寻一圈,最终落在药炉前的蒲团上。

可能是注意到了少年凝视的方向,矮护院忽然神色一憟,喉结滚了滚,问:“你……在看什么?逃生法门不在那里的。”

此地无银三百两!

闻此一言,白一朵更加坚信了自己的揣测,

“哈哈哈,多谢出言相告!”

话语落毕,白一朵一记手刀劈在后者脖颈处,矮个子护院应声倒下,不省人事。

敲晕了矮个子,白一朵赶紧掀开蒲团,随着蒲团被掀开,一道灵阵法门赫然出现,阵阵光圈在坚硬的地板上映射出一个虚幻的倒影。倒影中草叶芊绵、蓝天白云,赫然便是法门另一端的景象。

“传送门?”

曾听哥哥说过,道法高深的强者,可以运用空间之术将两个相距百里的地点连起来、开辟一道空间之门。

但这种空间法门非常的消耗灵力,并且只能使用一次,尤为珍贵。

白一朵激动坏了,有丹炉、有传送灵阵、甚至身后整齐摆放着各种各样的灵草药材……

“纳兰家族对我太好了!好到我都不知道拿什么来报答他们。”

白一朵认为自己是个恩怨分明的人,回头一定要找一个纳兰家族的族人,报答一下。

“纳兰师姐就很不错,虽然昨天晚上有点不清不楚,但我已经原谅她了,以后有机会,也为她炼制一枚凝露丹?”

想到这里,白一朵也没什么心里负担了,开始准备炼丹的步骤和药材。

而就在准备妥当后,少年阴利的目光蓦然落向矮护院,嘴角一抽,

“你我并无大仇,杀人灭口这种事白某自然不会做。但是……”

蹲下捏开矮护院的嘴,拔出匕首,利落的刺了进去……

‘杀人’他不会做,但并不表示不会‘灭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