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丹炉
  • 师兄真的很扛打
  • 吻妹
  • 2137字
  • 2021-07-19 06:56:17

厚实的青铜门缓缓打开,

一股温热暖流夹杂着浓郁药香,扑面而来。

感受着炙热暖意,白一朵不禁的打了个哆嗦,舒服的全身骨骼都要酥化了!

“这是什么地方?好香呀!”

迫不及待的走进去,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口巨大炉鼎。

炉鼎内赤火摇曳,混红的火光把密室照耀的通透而又显得梦幻。

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药香,这味道很是熟悉,结合眼前的巨大炉鼎……“这是炼丹炉?”

白一朵第一次看见这么大的炼丹炉,简直刷新了世界观。

“我还以为奶奶的凤鼎已经够大了!”

跟它一比,简直像是鸡蛋比西瓜,完全不在一个层次。

不过司婆婆的丹炉虽然小,却属于灵宝,亦不是普通炉鼎可比的。

白一朵环绕炉鼎观摩一圈、感受着炉鼎带来的温暖,思维渐渐清醒。

这时再看身边,赫然是一间地下密室,四壁皆是铁砖浇灌,坚不可摧。

巨大炉鼎设于密室中央,两侧是摆放整齐的货架,各种奇珍异草名目摆列,甚至有半成品的丹药和各种灵液。

丹炉前端放着一张蒲团,往后是一条文案,摆满了书籍。

白一朵随手拾起一本书卷展开,密密麻麻的文字入目眩晕,更有鬼符雷纹琳琅满目,让人眼花缭乱。

“这些都是丹方?”

白一朵诧异,明明记得纳兰捷只是精通药道,什么时候成为丹师了?

不过白一朵现在更好奇的,是自己为什么会到了这里?

“这里应该是纳兰家族的机密所在,我是怎么来了这里的?”

刚这样想着,身体里一阵寒流翻涌,让他不禁的打了个哆嗦。

捧手心哈了口热气,白一朵拢了拢臂膀,挨着丹炉取暖。

心中揣测:“应该是这里暖和,寒冷的情况下,本能的寻找热流,于是来了这里!就如同昆虫的趋光性。”

这样一想,也觉得无可厚非,便不再纠结。

“不过纳兰家族的秘密基地藏的不够隐秘呀!”

少年嘴角上扬一抹弧度,目光投向那些摆放在货架中的奇珍异宝。

“萱灵草、窟叶子、玄冰哧地芯……”

看着那些只是在传闻中听过的灵株,白一朵激动的直搓手心。

刚要伸手去拿,又迟疑的皱了皱眉:“这跟偷有什么区别?”

一想到自己正在干一件不法勾当,白一朵赶紧缩回手,纠正三观。

“我白一朵是正人君子,……最起码老哥是正人君子,我不能给他丢脸!”

自我批判了一翻,白一朵这才打消拿走宝贝的念头,

因为体内喷张的寒意,始终挨着炼丹炉鼎取暖。

炉鼎中跳跃是旺盛火焰,混红一片。

在炉鼎的上端,紧扣的炉盖上绘满了奇奇怪怪的文字和图案,有草木虫鱼,也有日月星辰,

白一朵环绕丹炉走了一圈,看清鼎纹中的绘画信息后,嗞的倒吸一口灵气。

“纳兰捷这个老家伙,炼制的是什么丹药?从纹绘的上看,这玩意已经烧炼了百年?”

一百年,似乎要从纳兰捷很年轻的时候开始炼制,日复一日,从不停歇。

这得有多大的毅力呀!

究竟是什么样的丹药,值得花费一辈子的时光来炼制?

带着好奇,白一朵踩着板凳爬上炉鼎,透过丹炉敞开的一条细小裂缝往里看。

热浪蒸蒸翻涌,如果是以往,白一朵一定觉得烫,而现在的白一朵全身寒粟,恨不能跳进焚炉内取暖。

缝隙内乌漆嘛黑,什么都看不见。

正当白一朵悻然放弃时,忽然的,一双蔚蓝色发光的眼瞳,在丹炉内一晃而过。

忽来的一幕把白一朵吓了一跳,脚下一滑,直接摔了下去。

与此同时,巨大丹炉整个的颤了颤,好像里面住着一个什么东西,正在嘲笑白一朵的愚钝。

“妖……妖怪?”

惊魂未定,丹炉又整个的颤动了几下,好像是对白一朵的疑问响以的回应,颠簸间鼎足内的火焰赤然猛烈。

白一朵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巨大炉鼎。

“难道纳兰捷淬炼的,是一只妖怪?”

“哪有拿妖怪来炼丹的?”

白一朵越发的觉得不对劲,一个被淬炼了一百年的妖怪,至今还活着?

自从来到这间墓室,所见所闻皆为匪夷所思。

一个名声赫赫的大药师,竟是隐藏的丹师,他为什么要隐藏身份?

要知道,丹师和药师在本质上有着鸿沟区别。

如果拿出他丹师的身份,放眼整个世界都是凤毛麟角,又何苦龟缩在这贫瘠的汨罗江北岸?

而更让人不能理解的是,纳兰捷偷偷炼烧了一百余年的丹炉,里面竟然关着一只妖怪?

极力的拍了拍脑门,白一朵又开始质疑起自己。

“会不会刚才眼花看错了?”

径自呢喃,白一朵扶正板凳,再次爬上丹炉……

这一次,白一朵把丹炉的盖子掀开一条缝,仔仔细细的往里看。

入眼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

但是过了许久,忽然的,一双、两双、三双……

出现在白一朵眼前的,是四五双颜色各异的发光眼瞳。

历史总是出奇的相似,白一朵惊恐之下,脚下一滑,又哗啦一声摔了下去。

与此同时,巨大丹炉整个的晃了晃,白一朵听到丹炉内传来小女孩调皮的嘻笑声。

“是谁……?”

白一朵芥蒂四周,发现笑声是从丹炉内传出的,深邃的眸子化作惊涛骇浪。

“里面的,到底是什么妖怪?”

干涩的咽了咽喉咙,白一朵感到毛骨悚然。

就在这时,巨大炉鼎又是顷身一颤,火焰猛然汹涌,厚实的炉鼎壁上裂出一道道蛛网般的裂纹。

咔咔咔,皴裂循序渐渐,有赤红的火芒从裂纹出蹿出,周遭空气骤然上升。

“这这这~!要炸了?”

就在白一朵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忽然的,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滔天火焰将密室瞬间淹没……

轰~

纳兰家族后院,已是废墟一片的狼藉中,纳兰捷与柳兰兰战的不可开交。

“哼!不愧是灵源道人看中的徒弟,小小年纪就如此修为不俗,难能可贵呀!”

少女堪堪站稳,杵着剑柄呕出一口鲜血。

“放肆!宗主道号岂是你能直讳的?”

纳兰捷却毫不避讳,背负着袖袍傲然而立,目空一切。

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传来一声惊天巨响,响声阵阵,惊的地动山摇。

短暂的诧异过后,是老者变幻莫测的脸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