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柳兰兰出手

  • 师兄真的很扛打
  • 吻妹
  • 3044字
  • 2021-07-17 00:01:53

众人面面相觑,再看眼前之人,不免多了几分凝重与忌惮。

这时,一声轻笑划空而至,音波跌宕,让使得脚下石板为之颤动。

“呵呵呵~,搁下果然好手段!”

一道白影飘然而至,来者正是白天派人打白一朵的高傲男子,名叫纳兰圯。

“在下纳兰圯,前来讨教。”

白一朵抹一把脸上的水、抖抖湿漉漉的衣服,一脸的苦涩。

刚才纳兰溯的强势攻击,虽然被体内的棋盘无形化解,可白一朵是知道的,这里都是修为浑厚的强者,远不是刘无胜那样的练气境。

棋盘没办法尽数吸收他们的灵气,甚至此时的纳兰溯肯再出手,他都必将难以招架。

这是棋盘吸纳灵气的规则,不可能无限吸纳,也不可能顺心所欲。

想到这里,白一朵心中忌惮,谄媚的笑道:

“呵呵,打打杀杀多没意思呀?就像刚才,弄的满院子都是水,多不环保!”

纳兰圯看向纳兰溯,傲娇的神色中多了些许复杂。

“咳!”

纳兰圯轻咳一声缓解尴尬,断然说道:“搁下虽然可以接下溯师兄的水脉攻击,可在我看来,只是巧在你的灵脉属性。天地灵气相生相克,论修为浑厚,你未必是溯师兄对手。”

这话让纳兰溯苍白的脸色好看了一些,点了点头:“既是如此,圯师弟,快出手杀了他!”

闻言,白一朵下身板一憟,芥蒂的看向后者。

纳兰圯不动声色,越是平静,那阴冷杀意越是难以遮掩。

“哈哈哈哈…”纳兰圯忽然仰天长啸,笑声传荡四方,震动天地。

只见大地随着笑声岌岌颠簸,地面寸寸皴裂,青石地板裂出一道丈许宽的口子,

忽然,一只庞大的石头手臂探出裂口,轰声震耳,一个巨石人爬出地面。

巨大的石人仰天长啸,竟与纳兰圯的动作一致。

只见纳兰圯身臂轻摇,与此同时,那巨大石人的动作紧随,迈着震步走向白一朵。

白一朵吓的脸色铁青,下意识的急步后退,心中一片骇然。

而石人却是面无表情的踏步而前,声势浩大,大地随着步伐的节拍而摇颤。

“阁下深夜到访,纳兰家无以招待,就送你一座石窟巨坟吧!”

说罢,石人扬起巨拳,拳如大山,

势有泰山压顶之危,遮天蔽日的砸向白一朵。

白一朵下意识抱起头,脑子里一片空白。

但随着巨拳落定的一刹那,忽然的,巨石人嘭然炸裂,变成了漫天飞扬的石沫,在晚风中飘扬飞散。

一时间整个后院都在灰尘所包裹中染成了灰色,咳嗽声此起彼伏。

待到尘埃落定,大家才惊讶的发现,蒙面之人竟然毫发无伤!

“他……究竟是什么灵脉?土系也伤害不了他?”

纳兰圯惊恐的瞪大了眼睛,看着安然无恙的白一朵,第一次尝到了什么叫挫败。

这可是凝聚了他三成灵力的功法、是他引以为傲的杀招,可是,在少年面前却只是班门弄斧的笑话!

“不可能!……但是他明明没有出手还击,为什么我的土系功法会顷刻瓦解?”

对于这诡异的一幕,纳兰圯心中诧异,更有骇然。

面对如此强敌,刚才的桀骜和蔑视,化作惊骇和凝重,与纳兰溯并肩急退,目光却双双投向左院的一方天际。

与此同时,两道身影从天而降,翩然而至。

白一朵神色一凝,来者竟又是纳兰家族长老级的强者。

“老夫本不该出手的!可是关乎我纳兰家族生死存亡,已不得不出手了。”

说话之人挺拔魁梧,一声腱子肉在月光下显得格外养眼。

健硕男子说着抱拳作揖,谦谦有礼:“在下纳兰栀,木系灵脉。”

随着纳兰栀的自我介绍,另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子也是抱拳一拜,言道:“在下纳兰煙,火系。”

见此阵仗,白一朵艰难的咽了口吐沫。

现在他终于知道纳兰家的护院灵阵中,那四脉灵气的来源了。

“看来纳兰家族可以落户第三仙域,也并非只是借着药道殊荣。”

四位长老均是修为不俗之辈,还拥有不同属性的灵脉!

要知道,在这个世界里,大多数人是没有灵脉属性的,即便有缘接触修仙之途,也注定不会有大的作为。

一般说来,一个家族数代人里,能出一位有灵脉的子嗣,已经算是祖上积德了!

而纳兰家竟有四个,且还是不同属性的?

这样的家族实力,就是放眼整个灵源宗,也能算得上是佼佼者。

想到这里,白一朵心中感慨!但对危险的处境丝毫不敢怠慢,眼珠子滴溜转,绞尽脑汁的寻找脱逃契机。

“不知道我纳兰家何时与阁下结的怨,还望明示!”纳兰栀忽然问道。

白一朵忙摆摆手,殷殷笑道:“无仇无怨,我真的只是路过,没打算与你们为敌。”

“是吗?”

溯、圯、栀、湮四位长老神色肃穆,看似不动神色,体内的四脉灵气早已运转,如临大敌的芥蒂着。

“不知阁下大名,可否相告?”

“无名之辈!没有大名……”白一朵再次急忙的摆摆手,他真是无名之辈,怕他们不信,强调道:“真的,我一点修为都没有,不配与诸位强者为敌,还是放我走吧!擅自闯入贵府,我已经知道错了。”

“呵呵呵,阁下说笑了!”

可以瞬息间化解纳兰家族两大长老的强势一击,可见对方修为实力非同一般!

见对方言语轻佻敷衍,纳兰溯老眼微眯,最后一次试探性的问道:“道友,可否以庐山真面目示人?”

“有……这个必要吗?”

如果可以的话,白一朵想赶紧开溜,又不是相亲,干嘛要看长相?

可四大长老却目光凝重,对方越是神秘,越能让他们诚惶诚恐。

“怎么办?要不要攻击?”纳兰煙用神识传音,问道。

“此人来者不善,目的不明,绝对不能轻易放走!”纳兰溯道。

“从刚才的战斗看,他的修为深不可测,一旦交手,难免会给我纳兰家带来一场血雨腥风!”纳兰栀分析道。

“那么……,放他走?”纳兰煙问。

“到现在连对方是什么人都还不知道,就这样轻易放走,老祖怪罪下来,怎么办”纳兰圯不忿道。

“那么……,跟他干?”纳兰煙又问。

“说的轻松,别忘了,他至今还没有出手,就已经挡下了我们两次的击杀。这样的强者,即便老祖出手也难有胜算!换句话说,如果没有充足的准备,他也不敢独身来此……”纳兰栀再次分析道。

于是,溯、圯、栀、湮四位长老用神识讨论了起来,把白一朵晾在对面,大院中一片静谧。

而白一朵内心是紧张的,不停的四下张望,手心里溢满了汗水。

就在双方僵持之际,忽然一粒青色光点自院落中飘荡一圈,最终幽幽的飘走,落入一名女子的眉心。

女子一袭红裙,傲立于树冠之上,神色肃穆,髻上一枚青色玉簪在皎月下闪烁荧光。

看清院落中的局势,柳兰兰秀眉微怠,嘴角抽搐了几下。

“这家伙,又去惹麻烦了!”

柳兰兰是金丹境强者,面对纳兰家族的四大长老倒也不惧,只是……

凤眸微凝,她可以明显的感知,庭院中正有一股强大的威压笼罩着这片地域,那人便是纳兰捷。

“老东西,倘若你敢动手,我柳兰兰是杀不了你,可白浩师兄的滔天怒意,你承受的起码?、你纳兰家族承受的起吗?!”

心中这般警告,可女子脸上的担忧丝毫没有减缓,袍袖中的玉指紧捏在一起。

似乎是觉察到了远处觊觎的目光,深宫中的纳兰捷幽幽的抬起脸,嘴角扬起一抹戏谑笑意。

“是你的后援吗?”“我倒要看看,敢于我纳兰家为敌,你们究竟有何依仗!”

只见老者肃然而立,一股强大的灵气自周身萦绕,花白的头发无风自动,猎袍展展。

感受到身后强劲的威压,溯圯栀湮四位长老均是神色一怔,面面相觑。

“是老祖!”“老祖让我们出手!”

四人神色一凝,相视点了点头,所有的纠扰与阻绊顷刻消散,萦蕴在脸上的是肃穆与弑杀前的凝重。

“呵呵呵……既然阁下不肯留下名号,我纳兰家也不能放任你等说来就来说走就走,那就……留下吧!”

随着纳兰圯的一声震吼,大地猛然一颤,尘土飞扬,巨石交磐,万千碎石凝夯成一座巨大石山。

与此同时,纳兰溯凌空而起,手中诀印变换间,只听呼啦啦,万顷湖水似蓝色长龙盘空而起,巨浪翻涌,水星四溅,

紧接着,木系的纳兰栀一声念起,院落中顿时长满参天巨木,藤木交织,不停的蠕动生长,芊绵的树藤变成一根根尖锐的剑刃,朝着白一朵的方向咯咯咯的生长。

再看纳兰煙,火系灵脉的他,将火元素功法练就的登峰造极。只见袖袍一挥,漫天雷火倾泄而下,火浪滔天,将一域天地照的通明。

水龙、石山、剑林、火海,

四脉灵力交织互惠,让原本澎湃的弑杀之力更加强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