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夜战纳兰溯

  • 师兄真的很扛打
  • 吻妹
  • 2608字
  • 2021-07-16 08:05:00

内院的一条小溪旁,林雨诗托着小腹,遥遥看着远方!

“天都黑了,他怎么还没有回来?”

贝齿轻扯薄唇,清秀的脸上蕴着淡淡愁容,有怨念,也有担心,更多是一种害怕。

白一朵承继着她的希望,是她现在唯一可以仰仗的人!

“炼不成丹药也该回来的呀,不知道人家会担心吗?”

腮帮鼓了鼓,翘首以盼的林雨诗带了一丝的戾气,悻然转身,回到茅草屋。

白天无聊的紧,林雨诗发挥一个女人的天性,试着捣腾饭菜。

可能她真的没什么天赋,看着满桌没什么卖相的菜肴,秀眉微倾。

这时微风拂掠,房间里的珠帘一阵摇曳,发出叮叮噹噹的响声。

凝了凝眉,林雨诗看向司婆婆的房间,

“司婆婆,是您吗?”

白一朵一再提醒不可以打搅司婆婆,林雨诗以为司婆婆是在修炼,也就乖巧的照做。

可是一整天都过去了,为什么司婆婆还是没有出房门。

“司婆婆,我做好了晚饭,白一朵还没有回来,您要是饿了的话,我先伺候您用膳?”

房间里黑洞洞的,万籁俱静,唯有风声灌进茅屋的呼呼声。

越是此时的静谧,越是让林雨诗心中忖度,珠帘摇曳,小茅屋暗淡的光幕下隐隐透着一丝阴森。

“司婆婆,您在吗?”

林雨诗又试探的唤了一声,秀眉微凝,一只手捧着小腹、一只端着油灯,借着暗淡游离的光亮,走向司婆婆的房间。

哗啦啦掀开珠帘,一间弥漫着腐臭与药香的屋子,黑洞洞,油灯的照亮范围有限,隐隐灼灼看到一张红木床架,榻前整齐摆放着一双破旧的锦鞋,如果仔细去看的话,会发现锦鞋与踏板上落满了灰尘。

林雨诗隐隐觉得不对,又试着叫了一声司婆婆,步伐缓慢的寸寸前移……

忽然,一声尖锐的惊叫划破夜空,在人迹罕至的小溪河畔,显得尤为诡秘。

当看到床榻上一具枯骨腐尸时,林雨诗吓的花容失色,手里的油灯啪哒一声摔在了地上,火焰沿着溅洒的火油蔓延,一时间火势大起,亮如白昼。

借着光亮,林雨诗清楚的看到,床榻上的尸身虽然已经腐朽干枯,从佝偻的体格以及苍寥的白发,不难看出,她就是当日夜闯林家的丹妃,司婆婆。

林雨诗瞪大了眼睛,俊俏的脸上浮现满是惊恐与讶异!

“司婆婆死了?”

发现这个秘密后,林雨诗在惊恐与失神中逃出茅草屋,而随着她的离开,漫天火焰将小屋吞没……

第三仙域,

纳兰锦月拿着翠绿手镯来到闺房,丫鬟将洗脸水放在妆案上,又去床榻前整理被褥。

“你退下吧!”

纳兰锦月将翠绿手镯扔在一边,对着铜镜取着耳钉,轻声说道。

“是。”丫鬟应了一声,莲步轻移,带上房门。

伏案托着俏鳃,纳兰锦月仰望窗外,许久才收回心神,洗漱休息。

这时,随着月光的浓郁,桌案上的翠绿手镯耀起一丝银芒,白色月光丝丝缕缕涌入手镯里。

但这一幕,纳兰锦月却全然不知,靠床看了会儿书,阵阵倦意袭来……

……

“嘿~?这个纳兰锦月,该不会是骗我的吧?”

后院外,等了半天没见人影的白一朵,已经磨光了最后的一丝耐心与对纳兰师姐的信任。

“女人,果然都是骗子!”

白一朵义愤填膺,懊恼的抓了抓头发,对纳兰锦月的恨意馨竹难书。

“那可是奶奶的手镯,无论如何,我都要拿回的。”

似乎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他可以不借丹炉,也可以娶了林雨诗,可这些怎么可以跟司婆婆的手镯相比呢?

翠绿手镯里寄存着司婆婆的元神,对白一朵至关重要!

于是白一朵撸了撸袖子,也管不了那么多,冲着防护光幕爆冲而去!

嘭~

在白一朵触碰到弧形光幕的前一刻,忽然的,一股强大吸力陡然临近,四脉颜色各异的光芒流水般灌入白一朵身体。

白一朵可以明显的感受到体内灵气的澎湃,游走周身,最终汇集到了棋盘之上。

四脉不同属性的灵气在棋盘中相互交融缠绕,最终分化成一黑一白两道丝线,分别纳入黑白棋子。

黑色棋子已经激活成了宫殿,白一朵可以明显的感知到,随着黑色丝线的涌入,宫殿内的陈设越发的清晰,墙壁上的书架中脱落一本卷轴,神识扫过,竟是一本玄级功法。

而白一朵更期待的还是白色丝线,随着灵气源源不断的灌入,本就蠢蠢欲动的白色棋子终于光芒大盛,随着银芒的漫溢,那种伴随他多日的寒冷不消而散。

“就要觉醒的了吗?”

白一朵激动莫名,对白色棋子的期望更甚。

而就在这时,纳兰家族的内部,掐诀中的纳兰捷微微睁开了眼睛,看一眼跟前节节颓势的阵眼,又看了看不断往阵眼中注入四脉灵气的族老,幽深的眸子中闪出一抹嗜血杀意。

嘴角微扬,纳兰捷阴沉沉说道:“你终于还是来了吗?”

后院外,贴着弧形光幕吸取灵气的白一朵一脸享受,忽然身下一空,扑通一声摔在了地上。

待白一朵拍拍尘土爬起身,发现原本笼罩在纳兰家的防护灵阵,竟嘭然消失了。

一脸错愕的看着眼前,白一朵意犹未尽的塌了塌眉,也没多想,径直走进后院。

就在踏入后院大门的前一刻,隐隐的觉察到了什么,脚步一顿。

“纳兰锦月说,现在的纳兰家族正在全族戒严,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白一朵警戒了一些,从背篓里取出一块黑布遮在脸上,又担心身上的道袍被人认出,索性从头到脚都伪装了一通。

做完这一切,白一朵凝一凝神,拿起诛天剑,踏着夜色翻墙而去。

可才蹦下墙头,他就傻眼了!

呼啦啦,

随着一声声火焰的弹起,眼前红灿灿的挤满了手持火把的修士。

这些人一手举着火把、一手持着刀剑,目中凶煞,死死的盯着百一朵。

一名中年男子走出人群,袖袍一甩,傲然笑道:

“不知阁下夜访我纳兰家族,有何赐教?”

“额……,我只是路过,原来这里这么多人呀!多有打搅,告辞告辞……”

白一朵说着就要转身开溜,但刚一转身,就看到齐刷刷的一行人举着火把奔赴而来、阻断了他的退路。

“兄台,既然来了,何不留下喝杯茶?”

说罢,中年男子目中陡然森冷,道袍一挥,身后假湖中漩起一个巨大旋涡,

旋涡极具升腾,形成一个巨大水柱,水星四溅,周遭空气中弥漫起淡淡的水腥气。

“这杯茶水,纳兰家为阁下准备了良久呢!”

随着男子话音落定,极速旋转的水柱倾向而去,万顷潮水奔着白一朵的面门直射过去。

白一朵心下一骇,下意识的转头逃命,可水柱的速度飞驰,须弥而至,

一头水浪化显的狰狞水龙,呼啸着张开血盆大口,将白一朵一口吞噬。

见此一幕,纳兰家族的众人均是面露嘲讽,

无论这个蒙面人有什么样的神通,面对纳兰溯以水脉灵气幻化的水龙,都将尸骨无存万劫不复。

可是,就在大家以为结果不会有什么悬念的时候,忽然的,澎湃水龙在接触白一朵身体的前一刻,竟然毫无预兆的变成一滩死水,哗啦啦浇灌在他的身体上。

水还是那么多的水,只是水脉中的刚猛灵气好似被顷刻间抽离了去,变成了死水,将白一朵淋成了落汤鸡。

“怎么可能?”

“溯长老的水系功法已经练就到了登峰造极之境,可是……竟没有伤害他分毫?”

“此人究竟是谁?他的修为实力又是到了何种境界?”

“太恐怖了!看来我纳兰家,今日势逢劫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