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女人都是骗子

  • 师兄真的很扛打
  • 吻妹
  • 2872字
  • 2021-07-15 00:33:40

“你说什么,攻击护院灵阵的是一个不到练气境的十几岁小子?”

“不对!我纳兰家族的防护灵阵集四脉灵气交错叠加,坚不可摧,别说修为不济的小子,就是宗主亲临,也不敢以一己之力轰击。”

护院灵阵中的四脉灵气可以交错叠加,任何人试图攻击其中的一脉,都会被另外三脉灵气反噬。

“难道是杜世钦那个老匹夫?”

想到这里,纳兰捷眼眸微眯,弑杀之意弥漫。

“哼!这个隆安城城主很不安分呀!”

闻言,一名口涎鲜血的男子跪行过去,对着纳兰捷抱拳道:“老祖,杜城主狼子野心,明面上来谈药坊的事,却背地里偷袭我纳兰家族的护院灵阵,其心可诛呀!”

此话一出,家族众人面面相觑,均有惧意。

纳兰捷老眼一眯,若有所思。

“杜世钦究竟想做什么?”

一个是一城之主、一个是修仙家族,完全是不同的领域,纳兰捷实在猜不到对方的用意。

而除了杜家,纳兰捷又实在想不通,还能有谁会攻击家族的护院灵阵。

至于白一朵,可以第一时间排除,完全没有可能性。

但就是他们自认为不可能的人,此时正背着竹篓、踩着摇摇晃晃的索桥、朝着第三仙域疾步走来。

纳兰家族门前,白一朵远远的看到魏巍的门楼、气派的匾额、以及……一道半透明的弧形光幕!

意识到家族被人觊觎,纳兰家族现在是全族戒备,草木皆兵,不惜一切代价的修复护院灵阵。

白一朵眉头皱了皱,感叹道:“纳兰家族是有多么的没有安全感呀!”

此时府门紧闭,白一朵徘徊良久也不见有人出入,有点纳闷。

“这家人是有自闭症吗?怎么整天关着个门?”

抬头看一眼天色,已时近黄昏,白一朵已经没有多少时间可耽搁。

于是提了口气,迈步向前,朝着弧形光幕走去。

“站住!”

一声厉喝,让白一朵脚步一顿,四下找了找,就看到一名中年男子,脚尖踩着屋脊上的飞檐,负手而立,英姿卓绝。

轻蔑的瞥一眼少年,男子冷哼一声道:“胆敢擅闯我纳兰家的防护阵,你是活腻了吗?”

抬头仰望,看到说话之人道袍上的族徽,白一朵似乎猜到了什么,激动莫名。

“在下白一朵,拜见纳兰捷老前辈。”

后者闻言一怔,看向少年呵呵笑道:“我不是老祖,你认错人了!”

“不是?”白一朵恭敬的动作一僵,有些失望。

“那麻烦你帮我通报一声,就说我白一朵求见。”

男子呛了一记,简直无语。

他以为他是谁?纳兰家的老祖是他一个臭小子说见就能见的吗?

反过来说,真要是去告诉老祖,说门外有个牛气冲天的小孩子要见你,只怕老祖会一巴掌拍死自己。

“哎!”男子叹息一声摇了摇头,道袍一挥,大门哗啦一声打开。

看到门开了,白一朵还以为男子是邀请他进去,脸上一喜,抱拳说了声谢,

可很快的,就看到一个矮个子护院带着两名手持棍棒的家丁走了出来。

三人来势汹汹,穿过弧形光幕,看到白一朵时,均是一愣。

“又是你?”护院讶异。

屋脊飞檐之上,男子傲然而立,淡漠说道:“将此人乱棒打走。”

如果是修士出手,白一朵兴许还能仗着体内棋盘反噬一下,

而面对三个拿着棍棒的普通人,白一朵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乱棒之下,只能凄凄哀哀的逃走。

“太过分了!竟然欺负我没有灵力?”

“等我觉醒白色棋子,有了灵根,一定要让你们好看!……诶呦~,”

街道深处,白一朵捂着疼痛的肩膀呻吟着,忽然脚步一顿,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激活白色棋子,干嘛要等?”

蓦然回头,他看到了修复完善的弧形光幕,那里可是有着四脉澎湃灵气,昨天就是吸收了光幕中一半的灵气,才让黑色棋子觉醒的。

“虽然只能吸收一半,但是足够我激活白色棋子了。”

想到这里,白一朵搓了搓手掌,激动莫名。

因为怕被发现,白一朵四下芥蒂,悄咪咪接近纳兰家族。

这一次他选择后门,光幕是以半弧的形状将整儿纳兰家族笼罩,但因为两边连着别人的府邸,可以触及到光幕的位置只有前后门。

这时看着无人把守的后院门庭,白一朵认为机会难得,四下看了看,连步冲去……

而就在白一朵即将靠近光幕的半步之遥,忽然身后出现一只手臂,硬生生的把他拉住了。

“你想死吗?”一个女人的声音自后背传来,蓦一回头,两个人都吓了一跳!

“是你?”

“是你?”

女子一袭红裙手持长剑,一头长发迎风展展,一对银色耳钉在夕阳下光闪着光斑。

见是白一朵,纳兰锦月下意识的松开手,戒备的退后一步。

对于眼前少年,纳兰锦月是又恨又惧,她昨天还是七品练气境强者,只因为提剑刺向此人,莫名其妙的变成了六品练气境,整整掉了一个品阶。

而更郁闷的是,自己付出惨痛的代价,却还没能伤害对方分毫!

“可恶!”纳兰锦月心里暗骂,但理性告诉他,此人身上诡异,可能有什么妖孽法器,断然不可意气用事。

而后者也是身体一憟,想到昨天看到的春香一幕,少年白净的脸上多了一丝绯红。

两人对视,久久看着对方,晚霞映射在他们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显得斑斓多彩。

“咳~”白一朵打破沉寂轻咳一声,盈盈一笑,深深作揖:“见过纳兰师姐。”

纳兰锦月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

待心境平和,才出言问提醒道:“你又来做什么?没看到护院灵阵吗?灵阵中有强横弑力,除了我纳兰家族之人,凡是有修为的人,都会被反噬,轻者骨断筋折、重者命丧当此。”

见纳兰锦月说的这么严重,白一朵不置可否的砸了咂嘴,说道:“可是,我没有修为呀!”

没有修为就不会被反噬,难怪刚才的三个家丁可以直接穿透弧形光幕。

“什么?你没有修为?”

纳兰锦月讶然,她的确感受不到少年身上有灵气波动,还以为是因为自己实力不够,觉察不到,从未想过他会没有修为。

不过白一朵只是随口一说,纳兰锦月并未会信,毕竟昨天的一剑可是吃了大亏。

目光狡黠的扫过少年,纳兰锦月也不再纠缠此事,肃然问道:“不管你有没有修为,擅闯我纳兰家族都是死罪。昨天且放你一次,今日断然不行,你还是走吧,以后不要再来。”

“为什么?我还想着经常来呢。”白一朵皱着眉头问。

纳兰锦月秀眉微怠,问道:“什么意思?”

白一朵想说他会经常来借用丹炉,可是看着纳兰锦月,想着昨天之事,一开口,就变了腔味。

“我想经常来见纳兰师姐你呀。”

纳兰锦月是怎么也没想到,眼前十五岁少年会对她说这般话语,虽然不会当真,可还是矫躯一怔,心跳紧了半拍。

“胡言乱语!”

且不管白一朵究竟想干嘛,纳兰锦月无暇纠缠,悻然说道:“不管你欲意何为,我都要奉劝你一句,不要再来!”

“这段时间府上高度警戒,擅闯者一律格杀!”

“这么严重?”

白一朵也察觉到了,今天的纳兰家族戒备森严,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快修复防护灵阵,还有高手警戒。

纳兰锦月点了点头,“所以你不想死的太惨的话,不要再来,否则被当做族敌杀了,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白一朵知道此话不是玩笑,也凝重起来。

但他真的有要紧的事,不得不来!

于是从怀里拿出一枚翠绿手镯,交于纳兰锦月,说道:“麻烦纳兰师姐将此物交于纳兰捷老前辈。”

“我家老祖?”纳兰锦月神色一动。

凤眸微眯,看一眼白一朵手里的翠绿手镯,正想拒绝,转念一想,这个人神经叨叨的,直接拒绝想必他会不肯罢休,索性先答应下来。

“你且等着。”纳兰锦月接过翠绿手镯,带着白一朵期待的目光,走进院子。

院门关闭,纳兰锦月瞥后一眼,又看看手里其貌不扬的翠绿手镯,无奈摇头。

“只是俗外之物,老祖怎么可能上眼呢?”

“哎!真是个无知的少年。”

“也罢!就让他等着吧……”

于是,后院外白袍少年苦苦等待,看着夕阳落山、看着明月高悬、看着万家灯火烛焰摇曳……

可是,那扇紧闭的门始终没有再打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