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众怒

  • 师兄真的很扛打
  • 吻妹
  • 2223字
  • 2021-07-14 10:40:10

喧闹的武斗场忽然诡异的寂静,

一双双惊异的目光看着擂台上的少年,看着他获胜、看着他领奖、看着他一扫萎态容光焕发……

而就在刚才,这位白衣少年明明已经奄奄一息在劫难逃的,

可后来他明明什么都没做呀,只是抱着头挨打,被打着打着,怎么就赢了呢?

短暂的肖静之后,是群起激愤的喧嚣,捶胸顿足表示不服。

“我白一朵凭本事获胜,你们凭什么不服?”少年不忿道。

一个麻脸女子跳出人群,咬着银牙怒目而视:“刘无胜是我正乙堂天骄弟子、八品练气境强者,怎么可能输给你?你一定是作弊!”

闻言,正乙堂弟子更加躁动,嚣声四起。特别是一些女弟子,咬牙切齿,恨不能把白一朵生吞活剥。

见此场面,白一朵也颇为惊骇,伸向榕花勋章的手颤了一记!

但他还是接过木盒子。

即便是惹了众怒,白一朵也不会退缩,因为他走上擂台的目的,就是为了这朵青铜榕花。

“无耻!”看到白一朵捧起装着榕花的小木盒,麻脸女子咬牙切齿,

“勋章本该是正乙堂的,却被这个无耻小人夺了去!”

以麻脸女子为首的正乙堂弟子,一个个红着眼睛看着少年,似有着深仇大恨,不共戴天。

白一朵捧开木盒,故意对着正乙堂阵营的方向,缓慢掀开、取出一枚精致的榕花勋章。

少年捧着青铜榕花,故作疑惑的反复打量,忽然眼睛一瞪,惊讶道:

“呀,真的耶,这上面有正乙堂三个字!”

白一朵故作惊讶,摆出一脸很无辜很欠扁模样,皱眉道:“怎么办?你们正乙堂的榕花勋章被我获得,白某很是自责呀!”

口中这么说,动作却是挑衅般的当众佩戴,如获至宝般在胸前按了按,

阳光下青色的榕花勋章金光闪耀,耀起刺目光晕。

“无耻呀!”麻脸女子气的浑身颤抖,饱满的胸膛剧烈起伏。

“白一朵你给我听着,这件事,正乙堂与你没完!”

说罢,麻脸女子道袍一甩,带着已然昏迷的刘无胜,悻然离去。

白一朵不削的砸了咂嘴,朝天翻了个白眼:“呵,一群输不起的家伙,我白一朵怕你们不成?”

这时候,负责比斗名额的女执教悄然的走到白一朵的身旁,看向台下,柳眉微倾。

“后天的复赛场地在魔啱谷,组战!”

白一朵侧过脸,诧异的看向女执教,等待她把话说完。

女执教目光直视,吐气如兰:“组战的意思,就是说,可以自由组队,选择性战斗。”

微风拂掠,女子鬓发轻扬,露出那俊俏脸蛋上的一道浅浅疤痕。

女执教下意识的拨了拨头发,侧身而立,骄阳下仙姿玉骨明眸黛眉,

她年轻貌美、修为浑厚,可鲜有人知这明艳绝伦的背后,都经历了怎样的艰辛付出。

也因此,她可以看到更多少年所看不见的东西。

“组战的队伍没有人员限制,可以是两个人,也可以是一百个人……”

“也就是说,你刚才的态度可能会激起整个正乙堂弟子对你不满,”

白一朵一愣,这话的意思好像是在说,因为他刚才的嘴欠,正乙堂会举全堂之力,与他为敌?

“至于这样吗!?”

这种被重视的感觉,让白一朵很不自在。

但白一朵不露惧色,大手一挥,豪壮道:“就算整个正乙堂的弟子要与我为敌,又有何惧?我背后,也有正甲堂作为强力后盾!”

说着,白一朵肃然转身,看向己方的武堂阵营。

可随着视线的落下,长教李素梅忙撇开目光,视若无睹的捻了捻袖袍上的褶皱,

玉秀等人也东张西望,装作没听见。

“嘿~?这群家伙,我可是为武堂挽回荣誉的英雄呀!最起码也声援一下吧,”

心中腹诽,白一朵的心里却是明白的,

现在正甲堂的整体实力薄弱,即便联合起来也斗不过人家80多人的庞大群体,

而且今天的比斗还没有结束,另外两堂任有不少的备战弟子,敌方阵营只会更庞大。

面对如此悬殊的实力落差,李素梅当然不会声援白一朵,她就这么一点家底,毕竟争夺最终的晋院名额才是目的。

李素梅甚至还盼着白一朵被整个正乙堂弟子追杀,用一个修为最差的弟子吸引数百敌人的注意力,她这边的胜算会大很多。

“现实呀!”白一朵感到人间薄凉。

好在他对晋院名额不感兴趣,参加比斗只是为了榕花勋章,现在勋章到手,后面的赛事直接弃赛就可以了,完全没有心理压力。

于是,在大家复杂的目光中,白一朵毫不畏惧,甚至得意洋洋的走出了武场。

这次比斗对他而言收获显著,不仅为杜灵儿赢得了榕花勋章,还吸纳了不少的灵气。

只是一名练气境修士的灵气始终太薄弱,远远达不到激活白色棋子的标准。

……

武斗场的赛事还在进行,白一朵的战斗只是一个小插曲,不会对战局有多大影响。

而当他捧着战利品兴高采烈的回到场外,却发现杜灵儿已经不见了。

“灵儿,”白一朵四下找了找,揪住一名路人询问,却被告知她已经走了。

“灵儿一定还在生我的气!”看一眼手里装着勋章的木盒,白一朵下意识的往外追。

可是很快他就发现了不对,脚步一顿,踟蹰间恨恨的跺了跺脚。

“给林师姐炼制丹药的事情比较重要!”

想到遇见杜灵儿耽误了这么久的时间,白一朵才有了一丝紧迫感。

抬头看一眼天色,短暂的纠结后,毅然决然的选择了给林雨诗炼制丹药。

……

第三仙域,纳兰家族。

老者一脸肃然的看着手里的一枚褐色心脏,凝眉不展。

“阵眼完好无损,可是灵阵内的四脉灵气却耗怠了一半之多!”

纳兰捷老脸阴沉,袖袍一挥,卷起劲风,将身后跪地的四名健硕男子击飞,偌大的灵院内掀起漫天灰尘。

四名健硕男子落地后砸碎院落中的石桌石椅,溅起碎石飞扬。

灵院外,数百名纳兰家族成员跪在地上一动不动,惊骇中汗如雨下。

“家族予以保障的灵阵被人攻击了,你们竟毫无察觉,真是一群废物!”

轻瞥一眼口吐鲜血的四人,纳兰捷负手走到一名族女跟前,威严赫赫的问道:“纳兰锦月,你说说,昨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纳兰锦月矫躯一怔,丝毫不敢怠慢,将昨天劝退购买灵药的修士时发生的事、到隆安城城主来访,事无巨细说了一遍。

当然,所谓事无巨细,并不包括她被白一朵偷看洗澡这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